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9章 手掌印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叶冥你干嘛,快放手!”

    一道吼声在脑海里炸开,眼前瞬间恢复光明,一张漂亮的脸蛋映入我的眼帘。

    是玲双!

    这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房间来,而我抓着玲双的手不停地摇晃,惊出一身冷汗。

    这一刻,我明白了,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恶梦!

    还好只是梦,我松了口气!

    虽然只是梦,但我还是心有余悸,就刚刚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眼睛被那白衣女子挖走了,眼眶空空的,这种感觉很不自在。

    而且那白衣女子说七月十五是我最后的期限,这让我内心不安,难道就算我逃到京安,也躲不过去吗?

    还有,之前那个扎马尾的姑娘又是怎么回事?

    心里特别没底,希望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恶梦。

    “你醒了。”

    一道陌生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

    定眼一看,在玲双旁边站着一个老头,正微笑看着我。

    他有些清瘦,六十多岁的样子,看上去年龄虚长我父亲几岁,些许发皱的白衬衫扎了半截在长裤里,右手戴了一只老上海手表,看起来像一位退休的老干部。

    “醒、醒了,请问你是?”我疑惑着问。

    老头露出一丝笑容,说道:“老夫韦凤祥。”

    韦凤祥!!!

    这一刻,看着眼前的老头,别提我有多激动,此次来京安,按照父亲的意思就是来找韦凤祥的。

    “韦伯伯,我是叶洪的儿子,叶冥!”我赶紧自报身份。

    “我已经知道!”

    他点头,十分淡定。

    这时,想到什么,我指着玲双问:“她是谁?”

    “她是我孙女——韦玲双。”

    “好哇,你骗我!”我看向韦玲双,十分不满。

    要不是昨天我留了个心眼,选择留下来,一但相信了她的鬼话,离开了凤祥棺材铺,要找到韦凤祥岂不是大海捞针。

    然而,韦玲双不但不道歉,还朝我吐舌头,做鬼脸。

    这让我无语。

    韦凤祥解释:“昨天我有事外出,便让她一个人看管铺子。她古灵精怪的,险些误了大事,你不要生气。”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就说嘛,一个小姑娘不可能整天面对一堆棺材,肯定是害怕,才忽悠我让我陪她过夜,还说什么考验。

    提起昨晚,生气倒是不生气,只是心有余悸,不由得问韦玲双:“我记得在棺材里,我失去了意识,后来发生了什么?”

    韦玲双一脸后怕的样子。

    倒是韦凤祥没好气地道:“幸好我及时回来,不然她小命怕是保不住。”

    韦玲双吐舌头。

    虽然只是简单两句话,但昨晚我昏迷之后,韦玲双肯定没少受罪。

    “对了!”

    想起那事,我又问:“当时我躲在红棺材里,玲双似乎是弄破了什么,我就昏迷了,听说那是什么阴缘棺,究竟怎么回事?”

    韦凤祥眼神有些异样,神色复杂地瞟了我一眼,迟疑少许,这才说道:“这事你不用管。”

    说是不用管,但他的反应明显告诉我一定是有什么问题的。

    那什么阴缘棺可不一般,记得韦玲双还说什么非童子之身躲里面,小命不保,就证明有一定的禁忌。

    而当时韦玲双弄破东西,肯定犯了禁忌的,不是我想管,是我担心自己会出什么事。

    似乎是看出我的担心,韦凤祥说道:“别多想,不是什么大问题。”

    哦!

    好吧。

    看起来韦凤祥不愿意多说。

    不过既然不是什么大问题,那就不用去管,反正他也不会告诉我。

    紧接着,他问我:“你父亲没让你带什么东西来吗?”

    被他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父亲的交代,当即从贴身衣服口袋里摸出羊皮卷交给他:“父亲让我交给你的。”

    韦凤祥凝重地接过羊皮卷,然后便收了起来。

    这……

    看都不看一眼内容吗,这么不关心是什东西吗?

    这岂不是跟没给他一样?

    我一阵疑惑。

    只见他眼神深邃,重重地沉了口气,说道:“你放心,答应你父亲的事我一定会尽全力,我会想办法拿到另外半张羊皮卷,让你真正做个人!”

    这!!!

    我有些消化不来。

    想了半天硬是不太明白,忐忑地问道:“韦伯伯,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不是人?”

    这一下,韦玲双好奇地盯着我打量,像是要在我身上看出一朵花来一样。

    而韦凤祥却是意外地看着我,问道:“你父亲没给你讲过?”

    “没有。”我摇头。

    父亲从来没有给我说过这方面的事。

    韦凤祥一副不解之色,嘴上说道:“既然你父亲没说,那就算了,反正不重要。”

    哦~

    怎么什么事在他嘴里说出来,都像没事一样?

    回心一想,自己可是活生生的人,虽然命理有些缺陷,但这不妨碍什么,反正我如果不是人,难道还是鬼不成?

    这么一想,我便没放在心上。

    回神之后,我道:“韦伯伯,我父亲让我听你的安排,所以,我只能仰仗你了。”

    韦凤祥露出沉重之色,告诉我:“这几天你暂时和玲双一起看棺材铺,其它的交给我,先过了今年这个七月十五,再做后面的打算。”

    这……

    我一阵没底。

    本以为躲到京安来,有父亲在老家打掩护,我会很安全,但听他这么一说,怎么感觉还是不太安全呢!

    这一刻,我想起刚刚的那个恶梦,特别是“七月十五是你最后的期限”这话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加上韦凤祥这么说,我不由得凝重起来,一阵担心,忍不住问:“韦伯伯,那些东西会找到京安来吗?”

    “会!”

    他很肯定地点头。

    这!!!

    我顿时就紧张了,结结巴巴地问他为什么这么肯定。

    “你父亲大意了。”

    韦凤祥说着,上前抓住我右手手臂。

    这是要干嘛?

    我心头咯噔一下!

    本能地想要反抗,但又觉得韦凤祥不会害我,所以任凭他抓着,就是不知道他要干嘛,一阵忐忑。

    下一刻,韦凤祥掀开我的衣袖,把我的臂膀露了出来。

    这时,我才看到,在我的臂膀上竟然有一个黑乌乌的手掌印!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