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6章 一两灵魂三铜钱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心里不高兴,同时也有些疑惑。

    地址是对的,铺子名也叫凤祥棺材铺,应该错了不,难道这姑娘就是韦凤祥?

    不像啊!

    潜意识里,韦凤祥应该是个老头才对。

    疑惑着,我走进铺子,抱笑说道:“你好,我叫叶冥,天门村来的,不买棺材,来找一个人,他叫韦凤祥。”

    听到我找韦凤祥,姑娘眼珠子转动,审视着我,半天不动声色。

    正当我要开口时,她道:“我不知道你找那老头干嘛,他已经将棺材铺转给我了,现在,我是这里的老板。”

    不会吧!

    我当场就不淡定了。

    仔细一想,她这么一个小姑娘,年龄和我差不多,不可能自己经营棺材铺。

    毕竟没有哪个姑娘愿意整天面对一堆棺材。

    心有质疑,我问:“你没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她直勾勾地盯着我。

    这姑娘有些古怪,我不确定她是不是骗我。

    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愣了愣,我问:“那你知道韦凤祥去了哪里吗?”

    “不知道。”姑娘摇头。

    “联系方式呢?”我不死心地问。

    “没有。”姑娘摊手。

    这可怎么办?

    父亲给我的银行卡里也没多少钱,找不到韦凤祥,我连容身之地都没有,难不成要流浪街头?

    似乎看穿我的心思,姑娘说道:“你一定是外地来的吧,如果没地方去,我这里正缺一个帮手,来我这里上班,包吃包住,月工资一千八。”

    乍一听,我有些心动。

    如果她骗我,在这里上班,等于是守株待兔,肯定能遇到韦凤祥。

    如果她没骗我,一时找不到韦凤祥,我肯定要流浪街头,在这里上班有个容身之地,也好慢慢打听韦凤祥。

    怎么看对我都比较有利,所以我答应了下来。

    然而,她却是道:“我们小店也不是什么人都要,首先,你得有胆量,所以,得通过考验才行。”

    “什么考验?”我问。

    她道:“很简单,只需要在铺子里过一夜,就算是通过考验,明天正式上班。”

    似乎是怕我不愿意,她紧接着又道:“不过你放心,我会陪你。”

    陪不陪都无所谓,反正我不怕,只是,我对这姑娘有些怀疑,这让我有些拿不定主意。

    只是,找地方落脚可得花钱,我也没有特别好的去处,走一步算一步吧,至少可以省一晚住宿钱。

    再说,她一个姑娘家,还能拿我怎么样?

    我答应接受考验之后,姑娘显得很热情,一阵问长问短。

    一番交谈,得知她叫玲双,其它的信息知道的不多。

    叫了外卖,吃过晚饭,天已经乌漆麻黑,整条街的铺子也已经关了门,只有凤祥棺材铺还点着昏黄的白炽灯。

    她看了看时间,带着我来到铺子后面。

    后面有个不大的后院,乍一看,一口特别大的黑漆棺材停在正中央,在棺材的下面,插有三炷香,还有一盏长明灯,棺材前后左右、上上下下均贴有黄符。

    这绝对不正常啊!

    看到这一幕,我当场就紧张起来:“这是什么情况?”

    “嘘~”

    她朝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轻手轻脚地将已经快烧完的三炷香换上,再在长明灯里添油。

    突然,不知怎么搞滴,长明灯灭了。

    “不好,灯灭魂翻身。”

    她慌手慌脚重新点燃长明灯,然后拉着我就往铺子里跑,嘴里嘀咕着千万别出事。

    刚把铺子后门关上,前门就响起敲门声。

    “咚咚咚!”

    “谁呀?”

    玲双挑眉,朝屋外询问。

    这时,门外响起一道沙哑的声音:“一两灵魂三铜钱,我称魂来了。”

    称魂!!!

    不会吧,这棺材铺这么邪门的!

    我承认,我后悔了!

    早知道这个情况,我宁愿花点钱住宿也不留在这棺材铺里。

    “活人尚在,死人勿扰,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滚!”玲双厉声呵斥。

    “砰砰砰~”

    门外的东西不但没走,反而催命一样的打门,仿佛下一刻门会被他打破。

    一看不对劲,玲双急忙跑到柜台后面抄家伙。

    很快,黄符,桃木剑,镇魂铃什么的拿在手,如临大敌。

    这?

    她好像有些本事。

    “要不要帮忙?”我赶紧问。

    要知道,我虽然没有道术,但以前一直给父亲打下手,会的自然不少,打下手绝对没问题。

    “你觉得呢?”她反问的同时,隔空打出几道黄符贴在大门上。

    就这一手,可以看出她还是有点道行的。

    就在我以为问题不大时,后院传来“砰砰砰”的嗑碰声。

    心头一紧,我不由得问:“玲双,后面是什么情况啊?”

    她无比凝重:“之前长明灯灭了一下,那东西在掀棺材盖,怕是要出来了!”

    “这、这……”

    我吓得结结巴巴说不出话。

    前门有个东西在打门。

    后面又有个东西在掀棺材盖。

    这可如何是好?

    被她坑这么惨,我想哭的心都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