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LOL:在下联盟整蛊王 第七十章 无奈的换线

时间:2022-05-29作者:天海兰太郎

    张无忌赶紧瞪大了眼睛看向屏幕。

    这时他才发现,刚刚还完好无缺的三小兵防线,现在居然只剩两个了。

    有一个小斌莫名其妙地凭空蒸发了。

    林然就是借着这个小兵露出的空档,出钩勾到了他。

    明明没人攻击,这个小兵是怎么死的?

    什么都做不了的张无忌郁闷地点了一下林然的锤石。

    他这才发现,锤石身上初始拥有的小斌去置器,现在少了一个,变成两个了。

    那也就是说,林然是在出钩的时候,用去置器秒掉了那只挡路的小兵,完成了这个看似不可思议的一钩。

    此时,厄斐琉斯已经走出了塔外,端着莹焰对着女枪狂喷不止。

    上面的三角草处,则走出了一个六级的瞎子,用w摸到厄斐琉斯的身上后,一记r闪把泰坦给踹了回来。

    同时这一记神龙摆尾,还波及到了被林然控住的女枪身上。

    在两点一线的情况下,乐言没有手抖,一个qq收掉了女枪的人头,并拍出天雷破减速了泰坦。

    有盲仔抗塔,三人的火力自然够用,很快又追死了没有闪现的泰坦,完成了对rw下辅的双杀。

    杰克爱与乐言各拿到一个人头。

    “怎么样,我这波指挥的勾引没问题吧?说了让你抗塔接q给个坠明就能杀,你还非不信。”

    “看看,看看,对面俩人是不是死完了?没有把握的事情,你然哥会轻易开口吗?”

    林然哈哈大笑。

    毕竟刚刚杰克爱对他的指挥产生了异议,并不相信他能钩到小兵身后的女枪,所以第一时间并没有打算卖屁股去接泰坦q。

    现在用事实证明了自己,林然别提多得意了。

    收了人头的杰克爱只能虚情假意地赔笑:

    “哎呀呀,太强了我的然哥!这波是小弟我意识不到位了,差点错失良机,该打,该打!”

    乐言则开心地扭动起来:

    “嗨呀,不是早跟你说了吗水子哥,遇到这种情况,听然哥的准没错。”

    “然哥脑子那么好用的一个人,怎么会骗你呢?是吧然哥。”

    “你看看,然哥每次使唤我走哪去哪,干啥干啥,我都是跑的老快了。”

    “明明可以不用动脑子,为什么非要勉强自己呢?”

    这倒是乐言的真实想法。

    他是真的喜欢与林然一起打游戏。

    毕竟一个能上韩服千分的人,操作肯定是不差的。

    以前小乐言被人诟病最多的,就是没脑子和不敢打。

    这多半与他不适应赛场节奏、自己又比较年轻、迫于压力开始瞻前顾后有关。

    可自从林然首发,并接手指挥权之后,他得到的红利是最多的。

    毕竟打野位嘛,摇起来最方便。

    林然的指挥又相当独到,显得他整个人也灵性了起来。

    这就使得,在ig的这段连胜中,乐言的风评也一直在显著提高,逐渐摆脱了人们对他世界赛丑陋表现的印象。

    看着美滋滋表情的乐言,杰克爱无奈地叹了口气。

    嗯,有时候没脑子,喜欢傻乐呵还真挺好。

    解说台上。

    “ig三人一次完美的配合,成功击杀了rw的下路双人组,现在人头数也是来到了7:3。”

    “没错,虽然人头的差距不大,但rw的局面已经相当不利了,下路的接连阵亡,使得他们节奏全无。”

    “只能说tricky的这手神钩太过于出其不意了,无忌估计也是没想到,他居然会玩儿穿兵q这一手。”

    “是的,坠明钩子接盲僧r闪,教主在自己塔下动都没动一下,就直接被控到了死,这找谁说理去。”

    “找谁都不好使了呀,现在厄斐琉斯塔皮已经吃嗨了,还收获了一个人头与一个助攻,再回家一趟,双方的装备差距就更大了,到时候女枪怕是线都很难站得住,是真的惨。”

    “哈哈,再惨还能惨得过上路的铁皮人吗?现在已经被要被晒哥压到二塔去对线了。”

    “这个确实没办法……毕竟铁男在前期面对ap上路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合适的装备选择。”

    “不像是在打ad英雄的时候,能用护臂顶一顶,水银鞋那点可怜的魔抗完全不够用啊。”

    “是呀,现在rw上下线都是大劣了,看看他们能不能找到什么解决目前窘境的办法吧。”

    “对的,在这么对线下去,就真的是慢性死亡了。”

    猫皇和雨童你一言,我一语,把局势分析了个大概。

    虽然他们提到了rw要寻求变化,可每条线都打不过的他们又能怎么办呢?

    在下路双人组复活之后,他们还真给出了一种方案。

    那就是女枪和泰坦赶往了上路,铁皮人则来到了下路。

    上下换线!

    但这多少也只是一种无奈之举。

    如此一来,虽然铁男在厄锤的压制下,基本上吃不了什么兵,但说的好像跟他面对兰博能吃到一样……

    弄不好还要更舒服一点。

    而女枪泰坦面对兰博的话,兰博既无能肆无忌惮地断兵发育,同时在线上也要小心走位,多多规避泰坦。

    毕竟没有防装的兰博万一吃到一钩,接上泰坦一个r,再被女枪大招那么一扫,还是会死掉的。

    这样的话,虽然没有从根本上缓解困境,但至少比干站着等死强。

    发现rw换线的杰克爱也在第一时间问道:

    “晒哥啊,咱们要不也跟着换吧,不然你挺不舒服好像。”

    “万一到时候奥拉夫来了,那仨人是能够直接越你的,你的快乐就木有了。”

    虽然他和林然打谁都是暴打,但theshy可不一样。

    面对铁皮人这种笨重的短手,兰博自然能玩得很开心。

    可女枪与泰坦这对伤害与控制具在的组合,却给予了他一定程度的威胁。

    theshy则依然保持着他那副酷酷的模样:

    “没事,水便打,不怕的。”

    “憋说凉个人,就栓中野来四保一,也奈何不了窝。”

    看theshy牛皮吹得震天响,林然张了张嘴,也没说什么。

    虽然他感觉换线之后的theshy很危险,四人包上的话他是必死之局。

    但晒哥帮自己下了台阶,自己又怎么能去拆他的台呢?

    大不了就是死一次嘛,现在优势这么大,无所谓的。

    况且如果rw真的是四人包上,就算杀掉了theshy且无人被换,都不一定赚。

    毕竟要牺牲岩雀与奥拉夫大量的打钱时间,而且还要赶很远的路。

    同时theshy的伤害相当夸张,要是配合防御塔配合的好,弄不好还能反杀一个。

    那样的话,才真是亏到姥姥家。

    更别说可以趁机反野的盲僧与可以狂吃塔皮的发条会有多开心了。

    怎么想都不划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