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LOL:在下联盟整蛊王 第六十八章 开局即裂开

时间:2022-05-29作者:天海兰太郎

    但在这么危险的处境下,根本没什么时间仔细考虑。

    要是犹豫不决的话,怕不是要赔了夫人又折兵。

    于是,weiyan直接放弃了思考,挥舞着双斧就劈到了林然的身上,勇敢地带着队友做出了选择。

    管不了那么多了,干吧!

    岩雀在秒厄斐琉斯的时候,已经打空了自己所有的技能。

    而女枪的输出在没有装备的支撑下,也显得乏善可陈。

    所以,林然便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奥拉夫的身上。

    当奥拉夫开着w,平a了两次之后,他的手上终于泛起了蓝光。

    来了!他要放q了!

    就在这个瞬间,林然交闪过塔。

    不仅躲掉了奥拉夫的飞斧,没有被减缓移速,同时也用这根防御塔,隔开了他与奥拉夫。

    奥拉夫一愣,急忙朝着锤石的方向开追,试图重新把锤石纳入自己的攻击范围。

    可林然都已经算到了这一步,又岂会给他砍到自己的机会?直接开始秦王绕柱。

    这下子rw三人可是尴了个大尬。

    由于二级的女枪点的是q与w,此时他们三个人加起来,竟是连一个减速都掏不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然在那里转圈。

    虽然林然的身板没有奥拉夫硬,但防御塔的输出明显高于女枪和岩雀。

    四下攻击之后,奥拉夫也倒在了地上,而林然的血量也仅剩一百不到。

    就在奥拉夫死亡的那个瞬间,林然终于释放了自己捏了很久的q技能。

    这个q技能看似是朝着奥拉夫甩去的,但奥拉夫却提前一步死在了防御塔的光弹之下。

    于是,这个q技能便得以延伸,出其不意地钩到了正拼命输出的女枪身上。

    这时,林然也终于结束了自己的挣扎,死在了岩雀的石块之下。

    但虽然他死了,q技能的拉扯效果依然在发挥作用。

    女枪被他拽到了塔下,成为了防御塔的下一个目标。

    一下,两下……

    女枪的控制效果还未解除,就已经连吃了两颗光弹。

    意识到不好的张无忌在重新获得身体控制权的那一瞬间,急忙按出了自己的闪现。

    但这个闪现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伤害已经累加到满值的防御塔极限地打出了第三下攻击,送走了闪出塔外的张无忌。

    于是,下路的一塔处,就只剩下了呆住的岩雀以及五人尸体的一地鸡毛。

    “哇,rw引导的这一次强势四包二,居然打出了个三换二,这对他们而言,完全不能接受啊。”

    看到女枪也倒地的雨童不由得感慨道。

    猫皇也点了点头:

    “而且在厄斐琉斯死亡之后,锤石并没有碰到奥拉夫哪怕一下,所以奥拉夫的人头也是厄斐琉斯的。”

    “这一波第一个死去的厄斐琉斯居然收了两个头你敢信?”

    雨童叹了口气:

    “而且rw这边的两个人头一个是奥拉夫拿的,一个是岩雀拿的。”

    “进塔时他们的兵线也薄,经验也没有赚到很多,甚至可能在四人的分享之下,还亏了一些。”

    “在这样的情况下,女枪和泰坦马上还要上线,去面对一个俩人头的厄斐琉斯与一个有人头与助攻、同样不穷的锤石……下路怕是已经炸了啊。”

    猫皇笑了笑:

    “没办法呀,只能说这波tricky的处理太好了。”

    “回放的时候我看了一下,他居然能想到先偷偷a一下那三个远程兵压血量,最后还留了个q极限拽回女枪……”

    “而且他在厄斐琉斯被集火时,放的那个e也很关键,甩到两个人不说,还把他们推向了一个最不适合追击厄斐琉斯的位置,细节简直太到位了。”

    “或许这就是锤石这个英雄能够在路人局与职业赛场上经久不衰的原因之一吧,他能打出的上限确实恐怖。”

    “tricky这波不管是意识还是操作全都拉满了,连想法都是那么的天马行空又合乎常理,只能说rw输的不冤。”

    雨童听完猫皇的一通天花乱坠彩虹屁,忍不住也笑了出来:

    “哦?这不是你刚刚吐槽tricky那个一级锤石操作的时候了?”

    “我记得你当时,可是说tricky的锤石很下饭,能让你吃三大碗啊。”

    猫皇哈哈一笑:

    “哎呀,此一时彼一时嘛,他一级那波投怀送抱又不只我一个人笑,你和观众们不也笑了嘛!”

    “打得好我们解说就吹,打得不好解说也得说不是?”

    “不然把解说比赛搞得跟庆功大会一般,那多没劲啊。”

    雨童点了点头:

    “也是,也是!”

    “哎,我们看这波,乐言在队友被抓之后也没有闲着,而是配合上路的theshy搞起了铁男。”

    猫皇也赶紧接过了话茬:

    “由于铁男是一血出门的,身上比平时多了一块红水晶,虽然已经被晒哥提前消耗到了半血,但可能会比想象中要肉……”

    “漂亮!晒哥的两个鱼叉与乐言的q全都命中了!”

    “那这样的话,红水晶也救不了塔下的铁男,他也和ig的下路一样,被对方打野送回了家。”

    雨童叹了口气:

    “但是ig下路可是二换三啊,而且不亏多少兵。”

    “铁男这个不仅是零换一,塔下还有两波兵啊,差远了好吗?”

    猫皇摊了摊手:

    “嗨呀,这不是在帮rw往好的方面想嘛。”

    “只能说holder这波有点年轻了,他应该能想到自己会被越的,但并没有提前布局。”

    “毕竟盲僧可是在他家蓝buff处开的野,越他不过就是顺路而已。”

    “像ig下路的杰克与tricky,面对同样局面,处理的就要好很多。”

    “一来保持了健康的血量,二来没有让对面囤积太多的兵线。”

    “这样即使被越掉了,却也让对面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holder血量只有一半,兵线还放进塔这么多,确实是太危险了。”

    “没有哪个打野能拒绝这种诱惑的……”

    雨童打断了猫皇的话说道:

    “那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晒哥的对线实力与压制力太强,所以导致铁男力不从心呢?”

    “毕竟对面是theshy的招牌兰博啊,还能保持这个状态就已经不错了。”

    “如果换我的笨比铁男来的话,怕是已经被晒哥烤回家两次了。”

    猫皇顿了顿继续说道:

    “呃……你要这么说的话,那也没错。”

    “theshy这个人确实太凶了,跟他对线可能确实无暇顾忌其他。”

    “不过话说回来,rw这刚一开局,就直接裂开了呀。”

    “这对于选择前中期节奏阵容的他们来说,可太伤了。”

    “如果不赶紧想办法找回节奏,可能就要一崩到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