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LOL:在下联盟整蛊王 第六十二章 F6入侵风波

时间:2022-05-29作者:天海兰太郎

    这边正是小鱼人越塔强杀的现场。

    只见他先是在没有兵线的情况下强行冲塔,用e技能规避了塔的第一下伤害后,坐到了残血卡牌的脸上,然后用w戳了上去。

    一级团卡牌是交了个死亡闪现的,小鱼人知道他没闪,所以打的异常强势。

    可就在他戳完w后,还没来得及放q,就被提前抽好黄牌的卡牌晕在了原地,并吃到了塔的一下伤害和卡牌的万能牌。

    同时,卡牌开始秦王绕柱,围着防御塔转起了圈圈。

    小鱼人当然不能忍,清醒过来之后立马就是一个q技能窜上,重新贴到了卡牌的脸上,然后用鱼叉猛戳了一下防御塔,稍微宣泄宣泄对防御塔狂a自己的强烈不满。

    趁着他原地a塔的时候,卡牌又往前跑了两步后,居然无视了自己仅剩三十不到的血量,回头给了小鱼人一下平a,一点都不怕小鱼追上来把他a死的。

    小鱼人果然趁机跟上,毅然决然地挥舞着自己手中的鱼叉,再次他妈的地戳了一下坚如磐石的防御塔。

    然后,伴随着防御塔的第三次攻击,小鱼人终于倒了下去。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家伙的引燃在此时终于冷却完毕,并在他死去前的一瞬间,将其丢到了卡牌的头上。

    只能说多亏卡牌自己蠢,没有及时拉开距离,给了小鱼人本要被反杀的人一个反杀的机会。

    引燃的指向性伤害,卡牌自然是无法躲避的,只得无奈中与鱼人一起倒在了原地,两个中单一起双双把家还。

    顿时,直播间里到处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完了,下路的大然哥不搞了,好不容易才洗白了一波,这边的小然哥这又开始了。”

    “峡谷之巅?牛马发癫!”

    “不行了,我绷不住了,这俩人真尼玛是卧龙凤雏,匹配机制确实有道理的。”

    “这就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吗?但凡有一点失误早就杀了。”

    “我奶奶来了都不会a两下塔!”

    “只能说这个小鱼人没有提前设置好,像我这种能切回目标选择的人,从来不会在越塔的时候a塔a兵。”

    “卡牌也够顶级,老惦记着绕塔他那b塔干鸡毛,早往后跑早没事儿了,再给小鱼人八条腿他也追不上。”

    林然揉了揉微微发痛的额头。

    呃……这把应该是指望不上他了。

    虽然讲道理来说,小鱼人这波其实还蛮赚的。

    毕竟对他而言,中路的线正处于一个回推线的状态,卡牌要亏掉不少兵,他再上线的时候则能吃到一大波兵。

    而且,他是先卡牌一步死掉的,虽然亏了经验,但是却叠了两层杀人戒,白嫖了十点法强。

    不要小看这十点法强,对于小鱼人这种ap刺客而言,前期的每一点法强都极为珍贵。

    在很多情况下,这为数不多法强所带来的提升,可就是秒与被秒的区别了。

    但是呢,小鱼人本来是能够不死单杀卡牌的。

    而且从他这越塔时的逆天操作来看,也是很难让人相信他啊。

    不过总而言之,现在至少他还是优势的。

    反正卡牌看上去也不像是正常人,大家五五开吧。

    林然一边叹气,一边和厄斐琉斯一起,重新回到了下路。

    这虽然是黄金局,可好歹也是在峡谷之巅吧?

    真不知道是从什么是时候起,峡谷之巅的含金量越来越低了。

    大量的牛马与剧组涌入其中,严重影响了正常玩家的游戏体验。

    很多时候,上分看的不是实力,而是看双方人员之中牛马与眼缘的所占比,真离谱啊。

    不过林然向来不是一个喜欢苛责队友的人。

    毕竟他也经常会有蠢到离谱的失误与操作,来帮助队友促进血压的有效提升,大家大哥别说二哥,就别互相嫌弃了。

    所以林然便很快摆正了心态,继续在线上压制着女警与莫甘娜,并为关键的六级做着准备。

    虽然莫甘娜手上有灰盾,但灰盾能够抵消的仅仅是控制效果,并不能免疫透骨尖钉的伤害。

    由于不清楚蔚的位置,加上有女警的夹子在塔下,他们也不太好越塔,只能尽可能地去消磨对面的状态。

    在林然的钩子与厄斐琉斯的偷点之下,女警与莫甘娜的血量也基本都在半血左右徘徊。

    摇下打野吧!

    看了一眼上路再次死掉狗头人与仅剩一层塔皮、马上就要被推掉的上一塔,林然便准备打字喊正在己方三狼处逛街的扎克来下。

    再不赶紧做点什么的话,如果一会腕豪来换线,他们就更没机会杀人了。

    可就在林然刚敲起键盘的时候,河道中间草丛的那个真眼,再次窥探到了蔚的位置。

    这次蔚依然没有进这个草,也没有来下,而是朝着扎克的f6处前进。

    扎克显然也在视野中看到了蔚准备偷自己f6的举动,顿觉不爽,也朝着己方的f6坑中赶去。

    此时,腕豪已经推掉了上一塔正在回城,而六级卡牌也不在视野中,不知道在哪里猫着。

    要知道,这两个人的手上可都是有tp的,卡牌的大招也没用过。

    万一其中一个传送下来,扎克岂不是要凉?

    弄不好还要带上中路正在补刀的小鱼一起送。

    林然可不相信,要是扎克在野区打起来,小鱼会熟视无睹,他必然会参战。

    于是林然赶忙在f6处打了一个危险的信号,并标记了一下卡牌与腕豪的tp。

    不过这个扎克头铁的厉害,完全不能舍弃他可爱的f6,反而打了个正在路上与请求帮助。

    小鱼人果然是个好战的主,第一时间就丢下了小兵,朝着f6的坑中拐去。

    狗头大哥虽然嘴上说着摆烂,可在这个时候,却也站了出来,同样大义凛然地点了点自己的tp与鱼人身上的黄眼,示意给个眼位,他也能支援。

    林然脸都歪了。

    好家伙,你们这上中野是真的心中没b数啊,不会以为现在打团能打得过吧?

    都不说卡牌与蔚了,哪怕只是一个腕豪tp下来,他们都最少死两个。

    五人个头在手+单吃全部上一塔塔皮的腕豪,这个时候身上最少也有一件成装,自己这边还在用散件的人哪里能抗衡?

    于是,林然便准备在队伍频道里发一个:

    “要不算了吧,打不过的。”

    可还没等他把字打完,看到三个群情激奋的队友,厄斐琉斯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也发起了疯,同样抛下了下路兵线,对着f6打了个正在路上。

    并且他还点了点林然,示意林然跟他一起去。

    林然一呆,默默删掉了编辑好的消息,跟在了厄斐琉斯的后面。

    算了算了,看来自己是劝不住这些队友了,那就一起去吧,拼一枪拼一枪。

    至少对面的下路二人组肯定来不了,最多就是三打五,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往好的方面想,要是打得好,说不定一举翻盘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