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七十九章 茶摊巧遇

时间:2017-11-03作者:木南之

    雪山派的那些人最终还是安全离开了。

    这个决定并不是狄飞惊做出来的,而且这也不是他的风格。做出这个决定的人乃是胡月楼的老板娘谷清。

    当然了,谷清也没有那么随便就放了他们,在让他们离开之前,谷清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那些雪山派的人明天早上还要过来一趟,寅时末卯时初的时候,他们必须全部到胡月楼的门前,自掏腰包给任丘县城里的那些乞丐施粥。

    对于这个要求,那二十多个雪山派的弟子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下来。谷清也不怕他们不答应,因为在这些人临走之前,萧峰说了一句“日后有暇定当去雪山派拜访一下”。

    至于这些人离开之后,那个青年会得到怎样的教训,木小九等人就不得而知了。

    处理完了这些雪山派弟子的事之后,等到那些雪山派弟子都走了,那金乌派弟子才一拍大腿“嘶,我说怎么看着这人有点眼熟,你是不是幽灵禁卫军的那个什么……诶,叫什么来着。”

    皇阿玛撇了撇嘴“皇阿玛,差点被你一刀砍死的那个,说起来还要多谢你当初手下留情啊。你不记得我的名字,我倒是一直记得你杨万里的名字。”

    杨万里摆了摆手“别,什么万里、万里的,我现在改名了,不叫杨万里,叫杨小凡。说起来,当初就因为饶了你一名,后来余青花那个王八蛋知道了,把我逐出帮会了不说,还派人追杀了我好长一段时间。行了,别说这些了,我刚还寻思雪山派那帮人怎么招惹到了你们,想不到你也是那边的啊,可把我吓了一跳。”

    皇阿玛一边在心中感慨着杨小凡这家伙的神经大条程度,一边努了努嘴“啧,想不到你还会被吓到啊,当初拿刀劈我的那股子劲头呢?”

    杨小凡挠了挠头“那我到底不也是没弄死你吗?”

    就在这时候,木小九也有些惊讶的叫出了声“花娇娘!?”

    那先前坐在杨小凡对面的男子身子一震,然后苦笑着缓缓转过身来,不是当初曾经在洛阳帮过木小九的花娇娘还会是谁?

    “小九,我……我看你有事,就没跟你打招呼。”

    木小九咧了咧嘴,也没当一回事,走上前去拍了拍花娇娘的肩膀“哎,我就说看着这把剑很眼熟嘛,走走走,反正都认识,一起进去喝酒吧。老皇,我说你就别揪着当年被人砍过的事了。以前在岛上我还打过你一顿呢,走了走了,一起进去喝酒。”

    皇阿玛啐了一口“话不能这么说,当年那不是误会一场吗?大家都有错,就没必要揪的那么死跟个娘们一样了。这不一样啊……”皇阿玛话还没说完,就被木小九走到身边一把往里面拽去,一边拽着一边还在嘴里威胁到:“你别太猖狂我跟你讲,不然我一会儿就给听鱼发飞鸽传书,让她祸害死你。”

    ……

    夜已经深了,丑时刚过,天上一轮明月一直在向地面倾洒着光辉,那一颗一颗芝麻一样的星星也不时的眨着眼睛,即便偶尔被天空中的那一两朵云彩给遮住,很快也会再挣脱出来。

    忽然间一阵风吹过来,依偎在萧峰肩头的阿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察觉到了阿朱有些冷的萧峰一把将阿朱搂进了怀里,然后有些心疼的说道:“阿朱,要不咱们回去吧,太冷了。”

    被萧峰搂住的阿朱面色有些酡红,但是很快,她的眼中就掠过了一缕坚定之色,侧着脑袋又往萧峰的怀里钻了钻“没事萧大哥,我不冷,咱们再呆一会儿吧。”

    萧峰有些感动,他那里会不知道阿朱之所以会忍着寒冷在这里陪他,完全是因为他今天那句“或许今后要有好长一段时间都看不到中原的月亮了。”

    而另一边,坐在房顶上的木小九和狐小仙正低头看着下面院子里的萧峰和阿朱。映入眼帘的,刚刚好是两个人紧紧相拥的这一幕。

    狐小仙看了一眼木小九,语气有点酸的说道:“你看,这天一冷一吹风,萧峰大哥主动就把阿朱妹子抱紧怀里了。”

    这话听起来分明就是欲言又止,那言语里面的意味简直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可是木小九死活是没听懂,还应和着说了一句:“是啊,也不知道大哥和阿朱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什么,两个人的感情已经这么好了居然。”

    狐小仙一个白眼差点飞到天上去“啧,突然感觉有点冷……”

    木小九闻言一怔,然后有些迟疑的转过头去“小仙,你的功夫不是还在吗?按理说以你的内功修为你不应该觉得冷才对啊。”

    狐小仙差点被木小九这一句话给噎死,良久,她才忿忿不平的锤了一下木小九的肩膀“白痴……你可真是个白痴。”

    木小九依然有些不明就里,但是狐小仙这么说,他也就这么一听了。所以他傻笑着抬起手摸了摸狐小仙的脑袋“好,我是白痴。”

    狐小仙看着不复往日那般聪慧冷静,反而一脸傻笑的木小九,又想到他为了救自己不惜与整个魔门正面对上,忍不住鼻子一酸。为了遮掩住有些发红的眼眶,狐小仙也学着阿朱那样,侧过了头,一下靠到了木小九的怀里。

    而在对面的房间里,狄飞惊站在窗前,一边自饮自酌着,一边看着房顶上的木小九两人和院子中的萧峰两人,忍不住笑了起来“真好啊……只是不知道,纯儿你现在又在哪里呢?”

    一想到被白愁飞掳走的雷纯,狄飞惊手上的劲道突然大了些许,竟是一把将手中的白瓷酒杯给捏成了碎片。但他的面上依然平静,随手将手里的瓷器碎片扔到一旁,狄飞惊又拿起了一个杯子,也没在意手上的那道被瓷片划破的小口子,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在帮谷清处理完那些施粥的雪山派弟子之后,众人便再次上路了。秦霜、聂风以及狄飞惊三人带着手下先回了天霜堂,似乎是有些事情需要处理陆小凤随着花满楼去了江南花家,据说接下来他要查一桩大案,似乎与平南王府的失窃有关。

    木小九倒是也想跟着陆小凤去玩一玩,可惜他不能,如今已经处理完了狐小仙的事,他需要去京城一趟。

    其实去京城也没什么事,只是他早已经答应了小皇帝,处理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就去找他,然后奔赴边疆,加入到这一次的战争当中。而且这还是他自己要求的,因为他的先天无相指剑已经到了一个**颈期,而战场刚好能够帮助他破关,以达到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的层次。

    至于剩下的幽灵禁卫军的众人也没有回京城,而是直接往西域方向去了。据皇阿玛说,他们帮会也报名参与到了这一次的交战当中,而现在紫夜细九已经带着幽灵的大部队即将达到西域战场了,他们现在就是去汇合的。

    从京城出发的时候,浩浩荡荡两百余骑。可再赶回京城的时候,一行人却只剩下了木小九、狐小仙以及萧峰、阿朱四个人。

    赶了半天的路,木小九和萧峰、狐小仙三人还好,但是阿朱却有些受不了了,昨晚为了陪她的萧大哥吹风看月亮,阿朱有点受了风寒,却是到此刻才说出来。因此,四人便在官道旁边找了一个茶棚,要了点茶水,暂且歇息一下。

    四人刚刚坐下,就听到了旁边那一桌人的聊天声。

    “嗨,你们听说了吗?魔教的钟离从南在西北面那个战场上现身了,一个人一把刀夜闯军营,连着杀了西夏那边的两个将领然后退了出来,只受了一点轻伤。”一个青年拍着桌子说道。

    “钟离从南?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另外一个人问出了木小九心中的疑惑。

    “你是不是傻?钟离从南啊!风云榜上那个!小楼一夜听春雨!”

    提问的那人一下子恍然大悟“噢!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酒间曲、灵鹫女,小楼一夜听春雨里面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是吧。”

    “去,说了这么半天你才想起来。还得把风云榜捋一遍,你到底是不是武林中人啊。”青年瞥了那人一眼,然后继续说道:“不过你说起风云榜我倒是突然想起来,风云榜上又加了两句你们知道吗?”

    桌上另外几个人都摇起头来。

    “切,要不说你们没见识呢,真是的,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

    听着青年的这句嘲讽,木小九四个人互相看了看,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名为“尴尬”两个字的情绪。所以说,他们这四个扔在江湖上都能炸出响来的名人,如今却成了没见识的人?

    算了,没见识就没见识吧,这孩子还小,不跟他计较。就算要计较……要计较也先等他把话说完再说吧。

    “得了,别在那装蛋了,赶紧说。”很显然,青年这种做法让同桌的几个人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好好好,我说,我说还不成吗?看你们一个猴急猴急的,又不是去青楼睡姑娘,急个屁啊。就算真是要去睡姑娘你们不也得让人家把衣服先脱了?”青年白了几个人一眼。

    “不用,我喜欢穿着衣服的,有滋味。”一个人突然幽幽说道。

    青年一窒,旋即脸上露出了苦笑“好好好,你牛,我说。这新添的两句诗,便是剑藏蛇,拳隐伤,无色无相身无量降龙掌,御九阳,越女剑落越女旁。两句诗,一共包含了六种武功。你们可以猜一猜,这六种武功都是什么。”

    木小九压低了声音“第一句里面,剑藏蛇说的应该是金蛇剑法,拳隐伤我觉得很可能是指七伤拳,剩下无色无相身无量我觉得有可能是小无相功。第二句的话,降龙掌毫无疑问就是降龙十八掌了,御九阳是指九阳神功,越女剑落越女旁这个就是越女剑了。”

    前面都还好,最后一个倒是让狐小仙有些诧异“越女剑?射雕英雄传里面江南七怪中的韩小莹的越女剑法?不可能吧,那套剑法很一般啊。”

    还不等木小九开口解释,萧峰就率先说道:“江南七怪我也略有耳闻,七怪中的韩小莹武功确实一般,那套越女剑法也是平平无奇。但是这越女剑法实际上传自古时,乃是越国一位名为阿青的女子所创。据说那阿青凭此剑法可以以一当千,独斗三千越国甲兵。只是当时就没有人学完整,再加上多年来的修改,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说不定小九说的正是这阿青的越女剑。”

    “咦?兄台好见识!”萧峰在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压低声音,是以这番话被那邻桌的几个人听的十分清楚,其中那青年更是由衷的称赞了一句。

    萧峰摆了摆手“各位见笑了,萧某我也是道听途说,不足挂齿。”

    很显然,那青年对江湖上的事情很了解,所以在听到“萧某”这两个字,再加上方才萧峰口中的“小九”,青年很敏锐的察觉到了几人的身份。而木小九手边那个酒葫芦更是让他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两位兄台,莫非是丐帮前帮主萧峰以及酒公子木小九?”青年有些犹疑的问了一句,但实际上他心中已经有了da an。

    “我去,老秦,你开什么玩笑!”这人刚说完,就见萧峰点了点头,对着自己这桌抱了抱拳“没错,在下正是萧峰,那一位则是我义弟,木小九。未请教几位”

    邻桌几ren mian面相觑,他们是真的想不到路过此地喝个茶歇歇脚,居然能碰到这么两位牛人。但是萧峰话都问出来了,他们也顾不上多想,连忙抱拳依次报上了性命。

    说起来,这五个人的名字倒是有趣:王东东,解西西,姜南南,孙北北还有朱中中。其中解西西是女子,而方才说出那两句诗的则是孙北北。然而这五个人里面,又以孙北北的武功最低,只能算是二流境界中等,其余四人则是齐刷刷的登堂巅峰,相差不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