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七十八章 服软

时间:2017-10-31作者:木南之

    在这已经开始变得静谧了起来的夜里,灯火依然辉煌的胡月楼突然被人堵在了正门口,这些人各个身穿白衣,披着雪白的披风,腰间还配着长剑。而为首两人中的其中一个赫然便是先前被狄飞惊扔出了胡月楼的那个青年。

    “我可真想不通,师傅究竟为什么会把你破格提拔于你,武功悟性差还不肯好好练功,成天琢磨些旁门左道、蝇营狗苟的东西。这也就罢了,如今出来一行,你自己说你已经惹了多少事了?”青年旁边那个为首的男子冷声训斥着青年。

    青年讪笑着点着头,眼中却写满了不以为然,甚至还有一点怨恨。

    “行了,你说的那些人就在里面?”为首男子皱了皱眉头,这种话他不是第一次说了,但是没办法,说再多次这个白痴还是不会记住。

    “没错大师兄,那些人就在里面。”青年点了点头。

    “走吧,我们进去,倒要看看是哪门哪派的高人,竟敢欺辱我雪山派的弟子。”为首的那个男子一把揭开了头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张中年人的面容,若是有到过雪山派的人看到此人的话,定能一口叫破眼前这中年人的名字这人赫然便是雪山派的烽火神龙封万里。

    随着雪山派一行人二十余人走入胡月楼中,先前得了谷清吩咐的那个侍女面上顿时露出了惊慌之色,转身快步走进了后院。

    可还不等这侍女开口禀报,那再度走进了胡月楼的青年就已经直接喝骂了起来“刚才伤我的那几个狂徒呢!小爷我带人过来了!”

    后院里面,众人看着有些惊惶失措的侍女,再听着耳边的喝骂声,哪里还会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木小九冲着狄飞惊打了个眼色,示意他陪在谷清身边,然后第一个站了起来“走吧各位,咱们出去瞧一瞧,那白痴到底搬了多少救兵过来,够不够给咱们助兴的。”

    先前那一次出去其实根本就没多少人,统统算上也就只有木小九、狐小仙、萧峰、阿朱、狄飞惊、陆小凤以及聂风秦霜,再加上诸葛暮烟和轩辕冥血。剩下的人要么就是懒得出去凑热闹,比如说花满楼,要么就是正和别人喝到了兴起,一时间脱不开身。

    但是这一次,木小九一声吆喝,整个后院里面一百八十多个人全都站了起来,迈开腿就要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在说笑着。

    然而就在他们马上就要出去了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风火神龙封万里?雪山派的人?”

    “衣服上绣着三足火鸟……你是金乌派的人!”封万里侧头看向了那个说话的男子,却是一眼就看到了那说话之人衣服上的图案。

    “啧,想不到你们雪山派不止掌门人是白痴,就连弟子里面白痴也不少。”金乌派的男子瞥了一眼那个一连张狂之色的青年,意有所指的嗤笑到。

    “呛!”的一声,封万里没有回话,手里的长剑却已经出了鞘。这堂堂的风火神龙,竟然一言不合就直接朝着金乌派的男子一剑刺了过去。

    “小凡,你……”坐在金乌派男子对面的那个青衣男子忍不住开了口,言外之意显然是在问要不要帮忙。

    金乌派的男子咧着嘴一笑“娘娘,你就瞧好吧,这种白痴我平日里可都是一刀一个的,还什么风火神龙,今天我就让他变成虫!”说着,这男子抬手重重一拍桌子,竟是直接将桌上的长刀连鞘一起震了起来,然后随手一抽,便将鞘中的宝刀抽了出来。

    “听说你们金乌派的金乌刀法正好克制我们雪山派的雪山剑法,今天我倒要瞧瞧是不是真得。”刀剑相触,封万里和金乌派的男子一下子撞到了一起,然后交错而过,便在这交错的一刻,封万里那故作豪爽的话语幽幽传入到了金乌派男子的耳朵里。

    “呵,那你可要睁大眼睛,别等到被我一刀斩了首级之后还没看出来我们金乌派刀法的玄妙之处!”说着,男子抬脚在地上一顿,突然猛地再次冲了出去,一招“梅雪逢夏”用了出来。

    不过一刹那的功夫,男子便从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各劈出了三刀,这十二刀刀刀势大力沉,竟是直接将封万里剑法中的变化尽数消弭于无形之中,同时也封堵住了封万里所有可以再次出手的方向。

    “千钧压驼!”金乌派男子一声大喝,突然猛地一刀劈了下去,封万里抬剑去挡,却被男子一刀劈的连连退出了三步,手中长剑也是震个不停。

    “卧槽?那不是杨万里吗?”皇阿玛仔细看了看,然后走上前来,低声说道:“小九,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刚离开桃花岛的时候打了一场帮会战,差一点被人用刀劈死?当时劈我的那个人就是这小子。”

    木小九看着场中那个拎着刀,一脸笑容的看着封万里的金乌派男子,轻轻点了点头“这小子武功不错,刀法也很纯熟,恐怕是下过一番苦功夫的。现在的你也不过堪堪是一流境界,对上这小子恐怕还是有点悬。”

    皇阿玛翻了个白眼“废话,我管着那么大一个帮会,武功落下一点岂不是很正常?别说这小子了,我现在就算对上暮烟和十三也不过就是五五开而已,整个闲逸堂高层里面除了朵儿之外,我对上谁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木小九略感好笑的说道:“那还不是怪你自己?不过你的判断力倒是挺好的,闲逸堂里去了我跟清曦姐,大概只有冥血和这小子在一个水平线上,十三和暮烟也要弱他一筹。”

    正说着,封万里他们两个已经又一次打了起来。

    “嘶,说好了是来找我们的岔,怎么这两个家伙先打起来了?”木小九看着打的难分难解的两个人,有些牙疼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直接开口喊道:“哎哎哎!那两个!你们先别打了,有什么事咱们一个一个来。金乌派那个你先一边歇着去,等我们把事情处理完,这二十几个大老爷们都是你的,随你享用。”

    或许是因为与狐小仙重见,再加上又喝了点酒,所以木小九的言语中多多少少的带上了一点调侃,听得狐小仙在后面忍不住直拍脑门,而场中正在交战的那两个人也是听得额头青筋一跳。

    “大师兄!大师兄!就是那帮”青年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从后院涌了出来,本来兴致冲冲的大喊顿时戛然而止。看他那样子,简直活像是一只被人掐住了脖子的鸭子。

    “啧,继续叫啊,你怎么不叫了呢?”木小九挑着眉毛,挥了挥手,身后那一百八十多个人直接将二十多个雪山派的弟子团团围在了中间,就连正在交手的那两个也不例外。

    “唉,早知道我也建个帮会了。”木小九摇头晃脑,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这种一呼百应的感觉还真是不错。”

    狄飞惊和皇阿玛在后面齐刷刷的翻了个白眼,他们俩可都是知道木小九在闲逸居的时候的那个熊样子的。这小子压根就不会,也懒得管理帮会,真要是让他弄个帮会,除非他只是当个甩手掌柜,否则用不了两三天帮会就要黄。

    “小子,你想干什么?”封万里两人都停了手,但是封万里并没有把长剑收回到鞘中,而是单手持剑,虎视眈眈的看着木小九。

    木小九一时愕然“哈?我想干嘛?你们不是来找场子的吗?我干嘛?你有病吧,我想请你喝酒,你敢喝吗?”

    封万里一时语塞,对啊,他们不是过来找场子的嘛?可是……

    封万里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木小九他们这边的众人,小心脏不由得“突突”的跳了起来。虽说这些人他一个都不认识,但是他却完全能看得出来,对面为首的这几个人就没一个实力在他之下的。

    也是,封万里不过是和皇阿玛差不多的水平,甚至比皇阿玛还要稍稍低一些,勉强算是摸到了一流境界的那条线。而木小九他们这边,站在最前排的却是木小九、萧峰、狄飞惊、陆小凤、花满楼以及秦霜、聂风这七个人,哪一个放出来都能把封万里吊到房梁上打。

    意识到了目前的状况之后,封万里忍不住在心中偷偷骂起了那青年,不是说就几个人吗?怎么这会儿突然出来了这么多,这怎么着也得有一二百人了吧……还有,不是说实力一般嘛?这他妈的是实力一般,对面最强的那个汉子估计已经能把师傅当蹴鞠踢了吧……

    没错,封万里心中那个能把白自在当成蹴鞠踢的汉子不是别人,正是萧峰。也正因为萧峰实力高强,所以封万里便多看了他几眼。

    可是就这多看的几眼,却叫封万里身上的汗“唰”的一下流了下来,但他却不敢有丝毫异动,甚至连汗都不敢擦一下,就那样死死地盯着萧峰的胸口,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着。

    众人显然也发现了他的目光,是以纷纷看向了萧峰的胸口,然后,他们便看到了萧峰胸口那个半遮半露的小半个狼头刺青。

    刚才在里面喝酒的时候,因为酒兴起了,身上有些燥热,萧峰索性就把衣襟拉开了一点。结果嘛,扯着扯着,就好像多扯了一点。

    此时此刻,封万里心中已经开始疯狂的骂起娘来了。

    他虽然没见过萧峰,但这可不代表他没听说过萧峰。一个面容硬挺刚毅的汉子,加上胸口的狼头刺青,再加上身后跟着的穿着水粉色衣衫,带着亮银色叶子头饰的美貌女子……

    这个形象……好像有点符合这段时间正在江湖上游历的丐帮前帮主萧峰啊,连身边跟着的女子都跟形容里面一模一样。

    “这个白痴……怎么就招惹到了萧峰……”封万里额头上的冷汗已经顺着脸颊流到了嘴角,他甚至已经能够感受到一点咸味了。

    “封大侠,你怎么不说话了?不说话也行,你要不擦擦汗?我看着都觉得有点可怜。”木小九冲着封万里眨了眨眼睛。

    封万里被木小九的言语吓了一跳,连忙扭头看了过去。这次有了萧峰作为参照物,他又开始根据传闻对照起了木小九。

    “酒葫芦……大氅……这不会是萧峰的义弟,酒公子木小九吧……”封万里觉得自己的心里已经变得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了。不过别误会,他是在笑自己也是个白痴。

    “我怎么就带了这支队伍……我他妈也是个白痴啊原来……”

    “大师兄……”青年看出了封万里的古怪,自然也明白了事情有些不对头,照理说就算碰到了一百多个人,大师兄也不该怂成这个样子啊。很显然,自己这一次可能是踢到铁板了。

    念及于此,青年一咬牙,突然开口道:“各位,今天的事是我的不对,我愿意对胡月楼和各位的所有损失做出赔偿,也愿意向那三位被我伤到的人诚挚道歉,还望各位大人有大量,放过我等一马。日后在下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青年是纨绔了一点,也狂傲了一点。但他真的不是白痴。既然眼下的情况不对,自己很可能踢到了铁板,那认怂显然是最好的办法。面子?平日里面子比天大,这种时候,面子值几个钱?

    青年这番话一说出口,所有人都对他大为改观,甚至包括一直在心里咒骂他祖宗的封万里都是有些讶异。木小九更是摸着下巴仔细打量了青年一会儿,然后说道:“哟,这小子看来也没那么白痴啊,还知道服软,啧啧啧,真的是,出乎意料啊。”

    青年低下头,在心里骂了一句,面上却赔着笑说道:“这件事确实是在下做错了,不知道各位能不能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木小九扭过头去看向了狄飞惊,这件事还是要狄飞惊来定夺,毕竟这青年是在谷清的客栈里面闹的事,惹到的人也是谷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