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七十七章 青年、乞丐与男女

时间:2017-10-31作者:木南之

    萧峰虽然是在笑着,但是眼中却已经燃起了怒火。

    “没错,你说的很对,乞丐确实是满大街都是,我也常常能见到。但是像你这样的人渣,恕我直言,我简单的还真不多。”萧峰缓缓抬起了手掌“人渣也就算了,像你这么傻的人渣,我见得更少。”

    “你什么意思!”那青年面色一变,有些狰狞的说道:“怎么着,你们还真想人多欺负人少了是吧!告诉你,我可不怕你们!有本事的你们就在这等着,最多一刻钟时间,我们明刀明枪的干一场。”

    站在后面的木小九一听这话,顿时忍俊不禁,一个忍不住直接笑了出来“我还以为是个什么玩意儿,搞了半天也是个白痴。大哥,别跟这种白痴多说了,再说下去你会被他拉到同一个水平线上,然后凭借着他丰富的经验打败你的。”

    萧峰点了点头,突然一抬手,十分缓慢的一掌拍出。

    当然,缓慢只是在在场的少数一部分人眼里而已。对于那青年来说,这一掌他根本还没看清,就已经被萧峰结结实实的一掌拍在了腹部,整个人直接如同断线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

    “区区一个二流”萧峰啐了一口。

    可惜的是,对于那青年而言,苦难还远远没有结束。

    正在往后倒飞的他突然猛地停了下来狄飞惊不知何时已经以极快的速度绕到了他身后,同时一把掐住了他的脖颈。要知道,狄飞惊修炼的武功可是大弃子擒拿手,被这门功夫抓住的人,凡是同境界或是境界较低的,还从来没有人能够挣脱过,又遑论这个青年?

    下一刻,狄飞惊像提溜一只老鼠一样的提溜着青年,抬手便是两个耳光扇在了他脸上,这两记耳光一正一反,一左一右,倒也相得益彰“小子,我们就在这等着你,等你搬救兵过来。你若是敢来,我们自然会接下你要是不敢来,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青年一对秀气的眼睛中满满的都是惊恐,当然,在惊恐之中,犹自也还藏着一丝狠辣。

    看到青年这种目光,狄飞惊顿时明白,待会儿这小子定然会带着人过来找场子的。所以他也没等青年答话,抬手就把青年扔了出去。

    在后面,木小九用胳膊轻轻撞了一下萧峰“大哥,你刚那一掌会不会太狠了?看样子老狄还有点不过瘾,你那一掌不会把那白痴小子给打死吧。”

    还不等萧峰回答,一旁的诸葛暮烟便愣住了“啊?萧大哥刚才那一掌打下去,那小子连血都没吐,怎么会被打死?萧大哥那一掌不是只是为了略作惩戒吗?”

    萧峰意味莫名的笑了笑“刚才那一掌我用了一个小小的法子,叫做藏劲。我掌中的劲道在打入他体内之后不会立刻爆发,而是会潜伏在他体内。一旦他调用真气,那股劲道便会爆发出来,也算是对他略作惩戒吧。不过你们放心,那一掌没有多大劲,估计最多也就是让他受个伤,难受几天罢了。”

    “嗬?还有这种玩法?”诸葛暮烟的眼睛一下瞪大了“诶,小九,那你刚才那么问,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啊。”

    木小九笑着点了点头“没错,这种藏劲的法门不少功夫当中都有,比如我桃花岛的兰花拂穴手就可以在敌人体内埋下真气,下次再拂中的时候两股真气一同爆发还有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中的毁天灭地大紫阳手这门功夫,也可以让真气在敌人体内隐而不发。”

    “啧。”诸葛暮烟啧啧称奇“想不到居然还有这种操作,厉害了。”

    “走吧,咱们进去接着喝酒。”狄飞惊有些尴尬的偏过头来,控制着自己不去看谷清那一对闪着小星星的眼眸,然后打断了众人的话。

    木小九憋着笑,这个狄飞惊,即便是面对雷损、苏梦枕甚至是雷纯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畏之如虎过,这也算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了。

    不过他倒是也没有坏到说故意不去理会狄飞惊,让他继续尴尬下去。毕竟在这大厅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让狄飞惊忍受着谷清的目光,那也是挺尴尬的一件事,与其如此还不如赶紧把他带走。

    当然了,兄弟也不能说就这么简单的就当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所以,回去喝酒可以,但是

    “好啊,走吧,咱们回去接着喝,顺便等一等,看看那白痴家伙会不会带人回来找场子。对了老板娘”木小九对狄飞惊那“哀怨”的目光完全采取了置之不理的态度“走啊,进去一起。”

    谷清顿时一喜,正要点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啊,你们先进去吧,我把前面的事情处理一下再说。”

    说完,谷清直接走向了那已经被侍女扶起来的乞丐处,招呼人取过来了一点干粮和递到了乞丐的手里“大叔,你先拿这些填一填肚子吧。”

    这中年乞丐颤颤巍巍的伸出了仅有的左手,从谷清的手里接过了干粮,然后冲着谷清鞠了一躬,转身走了出去。看他那样子,先前青年打他那一下应该还是有些疼的。

    谷清看着走出去的中年乞丐,眼中有一抹欣慰。

    一直到中年乞丐消失在了门口,谷清才转过身去,面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二位,让你们受惊了。这里有些银钱,二位若是不嫌弃的话,拿去置办一身新衣裳,剩下的,权当是我对而为的一点歉意。还请二位不要推辞,直接收下吧。”

    说这话的时候,谷清的眼中满是诚恳。男子本想拒绝,可看着谷清的那种眼神,犹豫再三之后,他还是收下了银子“这事本也不怪老板娘你,只是有恶客而已。既然老板娘执意,那这银子我们就收下了,多谢老板娘。”

    说完,男子也没打算继续在这逗留了,直接带着女子离开了胡月楼。

    且说那中年乞丐从胡月楼出去之后,随便找了个阴暗的街角坐了下来。没办法,身上的伤势有些太疼了,他得先休息休息,然后再去找今晚上的栖身之所。

    不过在那之前,他倒是可以借着休息的这会儿功夫,先把那两个还有温度的白面馒头吃下去。

    正想着,乞丐突然在其中一个馒头上摸到了一个缺口。

    “呵还以为那老板娘有多好心,想不到施舍给我的还是一个被人吃过的馒头,估计是从哪一桌上收下来的吧。”乞丐自嘲的笑着,却又突然把馒头放到了腿上,轻轻的抽了自己一耳光“瞎说什么,人家老板娘没把你赶出去,还肯给你吃的,这已经很不错了。”

    骂了自己一句之后,中年乞丐心里似乎好受了一点。他拿起那个缺了一个口子的馒头放到嘴边,然后直接咬下去了一大口。

    “嗯,还是热馒头好吃”中年乞丐一边咀嚼着馒头,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话。结果嚼着嚼着,他突然面色一变“哎呦!什么东西!”

    原来,吃了两口之后,他突然嚼到了一个有点硬的东西。

    张嘴吐出了那个小玩意儿之后,乞丐正想把那东西一把丢掉,却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迎着月光看了一眼。

    不看还好,这一看,乞丐突然愣住了那此时在月光的映照下正反着光的**的东西,赫然是一小块银子。再联想到那馒头上的缺口,乞丐一下子变得沉默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乞丐把一个馒头放到了腰间的破口袋中,另一个馒头则被他重新塞到了嘴里。只见他不顾身上的疼痛,挣扎着用仅有的左手在地上把自己撑了起来,然后对着胡月楼的方向又鞠了一躬。

    那老板娘也是好人啊只可惜,自己只是过路,明天自己还要继续出发,去继续完成自己需要完成的事。而做那件事,自己多半是要没命的。不然的话,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报答那位老板娘。

    自从当了乞丐以来,奚梦华已经记不清楚自己究竟遇到了多少的白眼和多少的谩骂了,对此,他早已经习以为常。若不是今晚那个青年实在是骂的太过火,甚至牵扯到了他的妻子的话,他也不会头脑一热就冲了上去。

    但是,尽管受到了那么多的白眼和谩骂,奚梦华却依然相信,这个世界上尽管恶人很多,但是同样也有着好人。虽说恶人远比好人多得多,但是只要有温暖,那不就够了吗?

    就像今晚的这个老板娘,就像su zhou那个卖馄饨的小姑娘

    说起来,不管是这位老板娘,还是当时的那个小姑娘,自己好象都不知道她们的姓名啊奚梦华苦笑着,算了,反正也只是萍水相逢,自己终究是没办法报答她们的善良和恩德了,知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又能有什么用呢?

    想到这,手中剩下的大半个馒头奚梦华也没有再吃下去的心情了,再等等吧,还是再等等吧,等到再晚一点,自己真的很饿了,再去吃掉剩下的这些馒头。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含糊不清的念叨着这句话,奚梦华慢慢消失在了街上。

    处理完了中年乞丐和那一对男女的事情之后,谷清又朝下面的侍女吩咐了两句,让她们盯着点,一旦一会儿有那些寻仇的人过来就立刻进来通知她。然后,她便直接朝着后院走去。

    其实她也想光明正大的给那乞丐一些钱财,但是很可惜,她不能那么做。因为那么做不是在帮那乞丐,而是在害他。当着一堆人的面给一个乞丐钱,这不是摆明了要让那些人去抢吗?

    所以,她只能出此下策,让侍女把银子塞到馒头里,再把馒头递给那乞丐。虽然是下策,而且很容易让别人误会,但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希望有了那块银子之后,那个乞丐能暂时过的好一点吧

    一边想着,谷清一边走进了后院之中,刚一进去,她便直接娇喝了一声“狄公子,来!我们的酒还没喝完呢!”

    另一边,那被萧峰拍了一掌的青年在被狄飞惊扔出了胡月楼之后,先是站在门口恨恨的看了一眼胡月楼的牌子,然后揉了揉被萧峰拍中的那个位置,感觉了一下自己似乎没什么事之后,这才放心的吐出了一口气,转身就要用轻功离开。

    想不到,这边一口气提上来之后,还没等他跳到一半,一股真气就突然以他的腰腹为中心炸开了。好家伙,这一下可是让他受伤不轻,那一口气也没能提完整了。所以,刚刚跳到一半的他又再次摔了下来。

    “嘶!我次奥!”青年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气的直接开口骂了出来“居然玩阴的!疼死小爷了!”

    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直到感觉自己似乎稍稍好了一点之后,青年这才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可他不起来还好,这一起来,萧峰的真气和他被摔得那一下的后遗症顿时体现了出来。这青年只觉得喉头一阵腥甜,然后一口血直接呕了出来。

    那摊血从他口中呕出,再砸落到地面上,顿时崩起来了不少,溅的他衣服下摆上到处都是,鞋子也没能幸免。

    更可笑的是,呕出这口血之后,青年突然觉得脑子一晕,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又趴着摔了下去,正好把他吐出来的血给盖了个完整。

    “哎!哎呦疼死我了”

    这一次青年学聪明了,没有太快爬起来,而是选择了一点一点的让自己的身体站直。

    看着自己那已经变得血迹斑斑,污秽不堪的白色袍子,青年“呸”的一声,啐了一口,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胡月楼。

    不看还好,这一看他才发现,先前自己打了的那个乞丐正好从胡月楼中走了出来。青年本想着冲过去,拿那个乞丐再撒撒气。可是这步子刚一迈开他便发现,自己现在只要一动,浑身上下哪都疼。在这种情况下,他是不敢再去寻谁的晦气了,直接扭头就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