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七十五章 抢,终

时间:2017-10-30作者:木南之

    在众目睽睽之中,萧峰的掌劲接连突破了祝玉妍的两重防御,开始离祝玉妍的身体越来越近,而这一掌的劲风也已经刮得祝玉妍的衣服猎猎作响。但是祝玉妍依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横起了长剑,架在了身前,希望能够再阻碍一下萧峰的掌力。

    很可惜,所有人甚至包括祝玉妍自己都知道,这是徒劳无功的。先前她用尽全力构建出的两重防御都没有挡住萧峰的这一掌,又何况是这仓促之间提起的一剑呢?

    裹挟着劲风,萧峰的这一掌已经带上了风雷之势,若是被这一掌拍在身上,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换了他们,他们是绝对扛不住的。即便能够在这一掌下侥幸逃生,估计也会身受重伤,动弹不得。

    那么,祝玉妍能够挡住这一掌吗?

    da an是否定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楚,尽管祝玉妍还没有死心,依然在奋力的去抵抗,但是她却已经仿佛认命一样的闭上了双眼。

    祝玉妍如今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然而,想象中的狂暴掌劲并没有到来,相反的,祝玉妍只感觉到了一股微弱的清风拂过了她的脸颊,吹动了她的一缕长。

    愕然间,带着那么一丝丝疑惑,祝玉妍睁开了双眼,看到了眼前那只离自己的面容只剩下一寸多一点距离的手掌。

    萧峰这一掌没有拍下去,而是停了下来。

    然后,萧峰便收回了手掌,冲着祝玉妍爽朗一笑“祝掌门,你输了。”

    祝玉妍呆呆的看着萧峰刀削斧凿一般硬挺刚强的面容,突然颓然的叹了口气,将手中的长剑扔到了地上。

    她不想再反抗了。

    一来,如今的形式已经不容许她再反抗了,尤鸟倦和荣风祥都已经趁着这个时机悄悄逃离了这边,而魔门的那些弟子也已经所剩无几,而且剩下的这些要么已经被擒住了,要么也是丧失了战斗力。

    二来,祝玉妍身为阴癸派的掌门人,堂堂阴后之尊,虽说是个女子,但是无论是才情还是豪气,实际上她都丝毫不熟男子,因此她也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如今既然已经输了,那干脆爽快的认输好了。

    “你这一掌……为什么没有拍下来?”尽管已经选择了认输,但是,这句话祝玉妍还是问了出来。因为从出身上讲,萧峰乃是正经八百的正道人士,曾任丐帮的掌门人,而她则是魔门阴癸派的执掌者;从立场上讲,他们两人如今乃是敌人,甚至曾经一度要朝着不死不休的方向展。

    不管从什么角度上看,萧峰都完全没有收回这一掌的必要。

    萧峰看着祝玉妍,笑着说到:“其实仔细想想,你也是为了小仙儿妹子好,而且看起来你和小仙儿妹子之间的感情也不错。若是我真的杀了你,岂不是让小仙儿妹子伤心?再者说,现在你和我小九贤弟也算是一家人了,没必要把事情闹的那么大。”

    祝玉妍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依偎在一起的木小九和狐小仙,她真的没想到,最后她能活下来,居然还是因为这两个人。

    这时候,狐小仙也看到了祝玉妍瞥向这边的目光。她先是低声跟木小九说了句什么,然后便朝着祝玉妍的方向走了过来。

    祝玉妍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狐小仙,突然开口说到:“以后……以后你们两个人的事,我不会再管了,希望这小子真的如你所说,不会骗你。”

    狐小仙看着祝玉研,心中的感情仿佛是打翻了五味**一样,说不上到底是种什么感觉。平心而论,其实她是有些怨恨祝玉研的,因为祝玉研竟然企图以关押的方式来拆散她和木小九。但是仔细想一想,其实事实正如萧峰所言,祝玉研也是为了她好。

    虽然说祝玉研用了错误的方式,但是她的出点终归是好的。

    而且最主要的是,平日里祝玉研一直对她很好,再加上现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与其去怨恨,还不如平和相待。

    “师……师傅,您放心吧,小九他一直都对我很好的。”沉默了半天,狐小仙最终却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尽管说心底也知道不该去怨恨,可是狐小仙的心中终归还是会有芥蒂的。任凭是谁被人差点活生生的拆散一段感情,心中恐怕都不会说全无半点芥蒂的。

    狐小仙也是人,会有这种感情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算了,我也管不了。”祝玉研自嘲一笑“你一厢情愿的要扑到人家的怀里,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拦我已经拦了,可你执意要走,那我也没办法留住你,祝你好运吧。”

    一直在边缘地带游走、假打的婠婠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如今这个结局虽然不能说是皆大欢喜,但是终归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

    祝玉研没有多留,也不好意思多留,跟狐小仙说完那两句话之后她便直接带着魔门的那些散兵游勇离开了这里。而此时天色已晚,再加上一整天都在赶路、等待和战斗,所以木小九等人也是有些疲惫了,就没有回京城,而是直接进了任丘县城当中。

    说起任丘,有些事便不能不提。

    任丘虽是县城,但却历史悠久,早在八千年前就已经有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了。而在西汉之时,西汉大将军任丘在此地筑城作为防海口,从此这里便得名“任丘”。同时,这里也是神医扁鹊的故乡,因此此地医术展极为昌茂。

    进入任丘之后,众人直接兵分两路。那些伤员自然是去了医馆,先行包扎一下伤口,处理一下伤势;而剩下那些人则是直奔任丘最大的酒楼——胡月楼。

    这胡月楼装修与寻常中原酒楼不同,反而是尽显一派西域风情,华丽而又充满了异域之感。同时店里的侍者也都是女子,穿着西域服饰,身姿妖娆。就连酒楼里面的特色菜肴也尽数都是些异域菜品,不只有西域菜肴,同时也有大元和大清的一些吃食。

    实际上,这胡月楼的老板娘正是一个西域人士。这老板娘汉家名字叫做“谷清”,父亲是汉人,母亲却是胡人。她早年曾在西域生活,后来与母亲一起随着经商的父亲走南闯北,去过许多地方。等到她父亲病死之后,秉持着汉人“落叶归根”的习俗,谷清和她母亲便带着她父亲的尸骨回到了她父亲的家乡,也就是任丘。

    葬下父亲之后,正值去年的战乱,她也没办法带母亲回到西域,所以便留在任丘开了一家酒楼,同时还收留了不少跟她一样被战乱困在中原的异域女子,让他们成为了胡月楼的“小二”。

    说起来,中原人其实都对异域风情很感兴趣,所以谷清这酒楼开起来之后倒是生意红火,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便扩建了三次。

    此时天色已晚,早已经过了晚饭的时辰。所以现在胡月楼里面的客人也并不是太多,即便是依然待在胡月楼中的客人也都很少有在吃饭的,基本上都在一边喝酒,一边听着胡月楼独有的西域曲子。

    “嗬,这地方倒是新奇。”一进到胡月楼中,狄飞惊顿时眼睛一亮“我早年虽然没有去过西域,但是却认识一些西域商人,听他们讲述过西域的风土人情。看来这胡月楼的老板应该是去过西域,或者干脆就是个西域人士,不然绝对不可能把酒楼装点出这种西域感。”

    而跟在后面的阿朱在看到眼前胡月楼的景致之后也是啧啧称奇了起来“萧大哥,这酒楼好漂亮啊,想不到任丘这么一个县城居然会有如此豪华的酒楼。我以前久居姑苏,见到的听到的都是江南那种婉约而又小家碧玉的模样,这段时间跟着你倒是也见到了中原、北地甚至是西南的风情,可是这酒楼的装修竟然与姑苏、中原、北地和西南都大为不同。”

    萧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是啊,虽然我能瞧出这装修不像是中原的风格,但是若不是狄老弟开口道破的话,我倒也不知道这竟是西域的风格。”

    几人正聊着,一个穿着西域舞娘服饰的女子步履娉婷的走了过来,娇声道:“几位客官里面请,不知道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听着那有些别扭的中原话,狄飞惊一下子笑了起来“姑娘是西域人士?”

    那女子看着狄飞惊英俊的面容和温和的笑容,忍不住面色一红,然后大方的点头道:“公子所言正是,我是西域人。”

    狄飞惊点了点头“嗯,我们大概有一两百人吧。”

    这人数一下子把那女子给吓了一跳“啊?公子你是说……你是说你们有一两百个人都要过来吗?”

    秦霜往前走了一步,沉静说道:“嗯,都要过来,准确的说大概是一百八十六个人。”

    今天从京城出来的时候,实际上一共来了两百零七个人,但是在方才那一战中,有二十一个人失去了性命,所以现在只剩下了一百八十六人。说起来,好在这死掉的二十一个人中,有十九个人都是玩家,死亡之后依然可以复活,也就是说真正失去了性命的人其实只有两个。

    侍女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几位客官可以在这里先等一下吗?这么多的人很难安排,我需要先去请示一下我们老板娘——”

    “不用了。”侍女的话才刚刚说完,一个娇俏的声音便在这侍女的身后响了起来。一听到这声音,侍女立刻让到了一旁,毕恭毕敬的问候到:“老板娘您来了。”

    而随着侍女脚步的移开,胡月楼的老板娘——谷清也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在看到这女子的面容时,木小九、聂风和秦霜等人都是被震撼了一下,而其中又以正好站在谷清对面的狄飞惊最为吃惊。

    其实按理来说,众人见过的mei nu都不少,虽说如今站在众ren mian前的这个女子有着西域血统,但却也不足以让众人惊讶。真正令众人感到吃惊的地方在于,这女子若不是有着胡人血脉,那她简直就和雷纯长得一模一样。只是相比与雷纯的清艳和那种隐隐的孤高而言,谷清则显得更加温柔,也更加平易近人。

    容貌虽然相似,可是气质却完全不同。

    因此,在吃惊过后,狄飞惊迅的整理好了心情,有些疏远的说道:“老板娘,我们今日共有一百八十余人到此,不知道能不能安排的下?”

    方才在楼上时,谷清也看到了狄飞惊那温和的笑容,所以她才会主动下来。但是如今面对着她,狄飞惊却又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这不禁让谷清觉得有些奇怪。只是面对着狄飞惊的问,她还是很干脆的回答道:“当然安排的下,只不过我想若是坐在楼中,你们之间夹带着其他的酒客,想来也不会开心。所以,不如我找人安排一下,把后院收拾出来。那里极为宽敞,你们也可以纵情玩乐。”

    木小九看出了狄飞惊的异状和他那紧紧握着的拳头,顿时明白这老板娘的样貌让他想起了被白愁飞掳走的雷纯。所以,木小九在后面轻轻拍了拍狄飞惊的肩膀,然后走到了他的前面,冲着老板娘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就有劳老板娘了。”

    谷清微笑着摇了摇头,冲着众人纳了一个万福“老板娘这称呼未免太过生硬了,我汉家的名字叫做谷清,若是各位不介意,直接以谷清称呼我就好了。”

    木小九看着谷清,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怪异的想法。

    其实相比之下,木小九真的觉得谷清比雷纯好很多倍。雷纯固然貌美,但是心机深沉,工于心计。最主要的是雷纯的心很狠,很多东西说舍弃就能舍弃。反观谷清,尽管才刚刚见到,可是这谷清身上却自有一股子让人想要结交、亲近她的气质。最主要的是,她长得还和雷纯很像。

    所以,木小九突然忍不住的想,能不能试一试,看看谷清和狄飞惊有没有那么一点可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