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六十九章 初见穆强

时间:2017-10-30作者:木南之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

    那黑衣人的镖上虽然涂了剧毒,但却并不是什么独门的毒药,而是一种比较普通的可以置人于死地的毒药,解药不难配置,而且发作也不是很快。所以那中年大夫在确认了木小九所中的毒药之后,很麻利的就配置出了解药,然后帮木小九处理好了腿上的伤口。

    “真没想到,你学到的居然是阿青那个原版的越女剑法。”木小九有些感慨的说着,然后吩咐那中年大夫去了绍兴府衙,去找一下总捕头王启和。

    千漓末槿点了点头“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学的是越女剑法,是到了后面才知道的。”

    “不过,究竟是什么人,居然会阿青的越女剑?”木小九突然有些好奇,毕竟据说阿青的越女剑已经失传许久了,想不到居然还有人会。

    千漓末槿也摇了摇头“师傅是个中年妇人,穿着打扮都很简朴,当初只是带着女儿回家路上遇到了我,所以传了我剑术,但是却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

    木小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估计这中年妇人应该是游戏中设置出来的一个类似于隐世高人的角色吧。

    两个人都没有继续说话,直到过了半晌,医馆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而后,在木小九和千漓末槿的注视中,王启和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一进来便直接单膝跪地,冲着木小九纳头便拜“抱歉木大人,下官办事不利,没有尽早查出城中还有贼人窝藏,害大人受了伤,下官简直罪该万死。”

    木小九摆了摆手“王捕头起来吧,此事与你无关,是我自己太过大意了。”

    王启和站起身,然后抿了抿嘴唇“大人,下官从手下人处听闻城中起火之后,便吩咐手下人分成了两批,一批去组织灭火,另一批则去四门分别进行通报,让他们紧闭城门,不要放任何人通过。不知道大人您是否还有什么吩咐?”

    “你做的很好。”木小九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那些人估计不会出城,而是会继续藏在城里。虽然说今夜我因为大意中了埋伏,但是却也不是全无收获。目前可以确定的是,估计在陆俊宇的配合下,城中应该已经被他身后的人埋下了不少钉子。在那些人的配合下,估计你们很难找到今晚埋伏我的刺客。”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下官实在不知,还请大人示下。”

    看着王启和那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木小九不禁觉得有些头疼。这个王启和什么都好,办事能力也有,为人也算是正直,只可惜太过谨小慎微了,行事一点主见都没有。

    “嗯……你容我想一想……”木小九思忖了一会儿,然后才继续说到“这样,你先派人去知会一声,让各门的守卫这两天加大排查力度,看看能不能抓到听香酒坊的掌柜然后,从明天早晨开始,将城里所有的捕快全都派出来,让他们在城中十二个时辰轮班巡逻,一来防止他们继续兴风作浪,二来也看看能不能抓到什么蛛丝马迹。要记得,这些巡逻捕快要分成两批,一批在明,一批在暗。如果人手不够的话就请援好了。”

    王启和点头应下,然后说道“遵命大人,那我现在就去办。”

    说完,在得到木小九的应允之后,他便立刻离去了。当然,在走之前,他留下了五个捕快守护在这里,以防不测。

    待王启和走后,房间里便只剩下了木小九和千漓末槿,而此时此刻,时间已经快到寅时了。

    看着千漓末槿困倦的打着哈欠,木小九笑了笑,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钥匙“绮语阁三楼,上楼梯左手第一间房。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明天要是我没在这,你就去府衙找我。”

    千漓末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从木小九的手中接过了钥匙,她也明白,这个时辰要去找客栈实在是不太现实。

    “好,那我明天起来之后会过来把钥匙还给你。”

    ……

    次日清晨,木小九尽管睡得很晚,但是却依然起了一个大早。

    “木大人早。”门口的几个捕快正在吃早餐,一见到木小九过来,五个人连忙站了起来,冲着木小九抱拳行礼。

    木小九笑了一下,示意他们坐下。

    “大人,我们也给您买了早餐,您也吃一点吧。”一个捕快指了指桌上,木小九侧头看过去,发现确实是多出来了两个包子和一碗豆浆。感受了一下空空如也的腹部不断传来的饥饿感觉,木小九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最终还是没能抵抗住早餐的巨大you huo。

    “你们一晚上都没休息?”一边吃着早餐,木小九一边随口问道。

    “呃,王捕头说了,我们等到一会儿把大人您送到府衙之后,就可以回家休息了。而且今天这一整天我们都不用去衙门当值了。”一个捕快笑着说到:“对了大人,王捕头昨晚又过来了一趟,不过那时候您已经睡着了,所以我们也就没打扰您。王捕头托我们给您说一下,您要见的那个人他会直接带到府衙,您待会直接去府衙就可以了。”

    木小九略一思索就知道,王启和说的那个“他要见的人”,应该就是王启和给他推荐的那个代知府了。

    吃完早餐,木小九没有让五个捕快护送他,而是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了。其实他腿上的伤势并不严重,昨晚在那中年大夫为他驱除干净du su之后,再加上这一晚上的休养,其实他已经恢复了九成半了。

    走在街道上,木小九有些感慨于王启和的办事效率。昨晚在让他加大城中的巡查力度之后,果然今天大街上时不时的就能看到一队巡逻的捕快。

    医馆和府衙之间的距离虽然不远,但是也不近。好在现在时间还早,除了一些早餐摊位之外,更多的摊位都还没有出摊,那些店铺也都没开门。因此木小九也不急着走,而是选择了慢悠悠的朝府衙的方向溜达。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抵达府衙。

    “大人,您来了。”府衙门口,有两个捕快正在把守着大门,一见木小九过来,两人连忙行礼“王捕头和穆先生已经在府衙里面了,您直接进去就行。”

    木小九点了点头,心思一动,多问了一句“他们过来多久了?”

    两个捕快对视了一眼,然后由其中一个人说道:“王捕头和穆先生大概已经到了有一刻钟了。”

    “好,我知道了。”木小九冲着两个捕快笑了一下,然后迈开步子往府衙里面走了进去。刚一进去,他便看到府衙正堂里面赫然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王启和,另外一个则是一个约有三十岁上下的男子,丰神俊朗,一身正气。

    “二位,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王启和本来正和穆强聊得开心,一听到木小九的声音,他顿时起身向外面迎去“木大人哪里的话,我们二人也才刚到一会儿。”

    王启和都站了起来,穆强自然也不会托大坐着,同样站起身走向了外面,冲着眼前的年轻人,也就是木小九拱了拱手“草民穆强,见过木大人。”

    木小九冲着两个人抱了抱拳算是回礼,然后一边看着一身文士服的穆强,一边开口道:“王捕头,这位便是你向本官推荐的代知府的人选吧。”

    王启和连忙点头“没错木大人,此人名为穆强,肃穆的穆,刚强的强,有举人功名在身,本可为一县知县,但是却选择了回到绍兴的书院,当了一名教习。”

    木小九点了点头,虽然这穆强尚且还没怎么开过口,但是单凭那身气质,便已经让他心中生出了几分好感。

    穆强拱了拱手,谦让到:“王捕头实在是客气了,就凭我这身微末学识,怎敢妄言成为一县的知县?”

    王启和愣了一下,正要说话,却听木小九开口道:“穆先生,话不是这么说的,若是你连区区一县之地都不敢说自己能治理好的话,那今日之事也就不必谈了,还是趁早回去的好。”

    “今日之事?”穆强一怔“什么今日之事?”

    这一次轮到木小九一头雾水了“王捕头,你没跟穆先生说?”

    王启和讪笑着说道:“我刚要说,大人您就过来了。这不,我还没来得及说呢,穆先生他对这事还半点都不知情。”

    木小九撇了撇嘴,看来这王启和有时候办事效率比谁都高,有时候却也是拖拖沓沓的,办不利索事啊。

    若是换了平日,说不定木小九还会玩一玩什么循序渐进的把戏。但是最近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多,他也没什么兴趣浪费时间,干脆直接了当的说道:“穆先生,你应该知道我昨天刚刚杀了绍兴城的知府,陆俊宇吧。”

    “呃,这个,略有耳闻。”穆强迟疑了一下,心中有了些想法“大人莫不是想要让我……”说着,穆强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后面的话也没能再继续说下去。

    木小九一看这穆强的样子,心中便明白,他大概是知道自己想要让他干嘛了“穆先生果然是个聪明人,没错,这一次叫你过来,其实正是想要让你暂代绍兴城知府一职。”

    穆强本来想要谦让两句,却听木小九又继续说道:“穆先生也不用推辞来推辞去的,本官只想问你,你觉得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

    穆强沉吟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这……怕只怕草民资格不够。”

    “资格这种东西暂且不谈,我只问你有没有那个能力。”木小九皱了皱眉头,这些读书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死脑筋“这职位也只是暂代而已,朝廷会另外派人过来接替这个职位的。我只需要你在一段时间内暂时帮忙处理政务。”

    “我……可以。”

    说白了,读书人有几个不想当官的?穆强原先不做官,其实也只是因为guan chang黑暗,他并不像参与到其中罢了。如今有这位木大人撑腰,他大可以一展胸中抱负。虽然说仅仅只能够在位数日,但是说不定如果干好了,他就能够转正了呢。

    果然,下一句,木小九直接说到:“很好,虽说你现在只是暂代知府,但是如果你能干的好的话,尽管不能转正,但是让你正式为官却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那就多些大人了。”穆强不卑不亢的回应了一句,然后却是又说道:“不过大人,单单凭借王捕头的一面之词,和在下的一句保证,您就做出这样关乎一城百姓的决定,是不是有些草率了?”

    木小九笑了笑“你放心,我又不是立刻就走,这不是还有几天的观察期呢吗?要是你真的不行,大不了就让你去给陆俊宇做个伴好了。”

    穆强眼睛一瞪,他一个读书人,何曾听过这种言论?这木大人的意思很明显了,要是自己干的不好,他就要一刀砍了自己脑袋。

    尼玛,什么鬼?

    就算是真的失职,那也没有这么干的啊!一言不合就砍头算是怎么回事啊?这下子,穆强心中那股子读书人的脾气顿时涌了上来,正要跟木小九回呛两句,却听木小九突然又开口道:“这样吧穆先生,咱们两个打个赌。你要是能够做好代知府的工作,我担保你入京为官,而且不用参与到派系之争里你要是做不好的话,我就一刀斩了你的首级,你看如何?”

    嗯?穆强压下了心头那股火,略带挑衅的看向了木小九“木大人这赌我倒是敢接,但是木大人,您有那个能力吗?”

    木小九玩味的笑着“穆先生,你这问题问的,我要是回答了,倒像是我在自夸一样。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一天时间,你去打听打听,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然后再回头来看你要不要接受我的赌约。”说完,木小九便直接坐了下来,低头掸了掸大氅上的灰尘,然后随手拿起旁边的茶盏,抿了一口有些凉了的清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