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六十八章 千漓末槿

时间:2017-10-30作者:木南之

    坐在椅子上,木小九一脸玩味的笑意,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听香酒坊的掌柜,也不主动开口,也没什么动作。

    良久,听香酒坊的掌柜终于忍不住了,苦笑着说道:“大人,我招了,我全都招了,您想要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您。”

    “哦?”木小九摸了摸下巴“啧啧,掌柜的改主意了?”

    听香酒坊的掌柜无力的点了点头“我还能不招吗?恐怕大人您都猜到了,只是需要我亲口把da an说出来而已。”

    “没错。”木小九笑了起来“那你就说吧。”

    “我,其实是俊宇身后的人留下的一颗棋子,当初我虽然也和其他人一样收到了警告,但是我们被警告的方式却不一样。他们是收到了一封信,我却是见到了那送信之人。”

    “而且,那人对我的警告也跟对其他人的不一样。我同样要每个月上交银钱,但是却比其他人少了一半,他们只说日后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的时候,我要按照他们的指示去做,否则就会要了我的命。”

    “那天被王捕头派人带走之前,我接到了一封信,上面写的有一部分就是那天我说的那些内容,另外上面还说,我只要照做了之后,以后我的妻儿老小就彻底自由了。”

    木小九微微颌,想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问了一句“他们为何会选中你?”

    “这就要牵涉到信件上的另外一部分了。”说着,听香酒坊的掌柜的脸上竟然有些愤恨“如果今晚大人您没来找我,明天我就会因为受到良心的谴责,然后去衙门自,并且表明自己是一个高丽人的事实。他们会选中我,正是因为看中了我高丽人的身份。”

    木小九深吸了一口气,复又问道:“那信上有没有说如果我今晚来找你了,你要怎么做?他们肯定不会遗漏这一点的。”

    “呵,他们当然料到了。”

    看着听香酒坊掌柜那突然变得狰狞起来的脸庞,木小九瞬间便明白过来,自己遇到了伏击。

    “如果你来了,我当然是要向上层汇报了!”

    吼声刚落,四五个手持长剑的黑衣人便从外面破窗而入,同时齐齐向木小九掷出了一枚梭子镖,同时那听香酒坊的掌柜一把拉过了妻儿,随手在床边一拍,然后便从翻过来的床板处溜掉了。

    从那掌柜的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木小九就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他第二天要去自,那为什么不能直接自,反而要拖延一天,让事情生出变数呢?

    现在木小九大概明白了。原本,这些人的方案可能正是让听香酒坊的掌柜立刻自,或者故意露出很明显的破绽,让人把他抓走,牺牲自己以保全身后的势力。但是因为来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别的官员,所以他们改变了主意。

    这样一来,他们身后的势力就很值得玩味了,究竟是谁居然设下这种局,只为杀了他木小九?

    木小九不能确定,而且现在也不适合思考这些事情,毕竟他正在经受五个一流高手的围攻。而阁楼外面的脚步声也证明,此时此刻,外面也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让开一柄当胸刺过来的长剑,木小九右手一晃,从怀中抽出了红衣刀,然后一刀劈开了另外两把长剑。

    “啧,五个一流高手,看来你们的主子是真的很想杀了我啊。”木小九轻笑着说道:“只不过,你们主子是不是低估我了,居然以为就凭你们五个人也能打败我?”

    那五个人都没有回话,只是继续挺剑朝着木小九攻来。

    就在这时,房顶的瓦片突然被人踩响,随后,四张大网从四面落了下来,直接将这一整个二层小楼都包了起来。

    然后,木小九便惊讶的现,那五个围攻他的一流高手眼中,居然都流露出了视死如归的表情。

    “死……死士……”木小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苦涩之意,不只是因为他现了这五个人死士的身份,更因为他听到了外面“哐当”“哐当”的声音,以及那股慢慢逸散上来的,火油的味道。

    “即便是浪费五个死士,也要活生生的烧死我吗?”木小九死死的咬住了牙,想不到,俊宇身后的人对自己居然有如此强烈的恨意。

    “我家主人说了让你不要继续查下去,可你偏偏要查。如今你会死,也不过是因为你自讨苦吃罢了。”一个死士终于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而紧随在他这一句话之后的,便是数个被扔向二层小楼的火把。

    房间里面的温度一下子升了起来。

    木小九眼神阴冷,左手突然一把拽出了红袖刀“但是你们家主子应该还不知道,我有两把刀吧。”说完,木小九往前重重踏了一步,然后一刀挥出。

    这一刀在火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了耀眼的光芒,直接一刀将他身前的两个人连人带剑都劈成了两节。

    这还没完!

    在漫天泼洒的鲜血之中,木小九并没有避开那些落下的血液,而是直接从两具尸体中穿行而过,然后右手又是一刀斩下,将那先前说话之人的头颅给削了下来。

    若不是外面正燃起着熊熊大火,木小九一定会选择把身后那两个家伙也干掉。但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不能,也不敢恋战。所以他并没有反身在与那两个人交手,而是选择了向前猛冲,然后一刀破开了外面的大网。

    “该死,里面那五个废物居然没缠住这木小九。”白天曾用梭子镖偷袭的那个黑衣人此时也站在楼下。眼看着木小九就要飞渡而出,这人骂了一句,然后抬手便是一镖,正中木小九的小腿。

    木小九中了一镖,有些吃痛,却是不敢多做停留,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直接落到了院子外头。

    院子里那些人不等黑衣人下令,便直接纷纷追了出去,看样子如果今晚不能留下木小九,他们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而落到院子外面的木小九已经开始有些晕乎乎了起来,想都不用想,那黑衣人掷出的飞镖上面肯定是淬了毒。

    然而身后的喊杀声依然如影随形,木小九有心想要运功祛毒,但是后面那些人又怎么可能会给他这个时间?匆忙之下他只得是抬起刀剜下了腿上中镖之处的那块肉,然后点了穴道止住了血,便跌跌撞撞的一边服用九花玉露丸,一边逃离了起来。

    然而,毒性作的实在是太快,木小九还没跑出去两条街,就现自己已经有些看不清东西了。恍惚间,他只见到前方有一道白色的身影,然后便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千漓末槿刚刚从城外进来,本来准备找找看还有没有开着门的客栈,然而连续敲了两家的门都没有人回话。她还想着再找一家,要是不行就去野外露宿一晚呢,就看到一道身影摔倒在了自己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眼前这个摔倒在自己面前的男子,看起来似乎很是有些眼熟,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所以她走上前去,看了看木小九的脸庞,然后,她就想起来,眼前这人赫然便是从前曾经在江上救了她一次的那个男子,木小九。

    不过印象中,这人的武功很好啊,怎么今日居然……

    还没等千漓末槿思考完,后面那些追兵便追了过来。

    “这么多人?”千漓末槿眨了眨眼,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颗普通的解毒丹给木小九服了下去。这家伙面色青,腿上的伤口颜色也不对,显然是中了毒。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毒,不过这种以牛黄制作的解毒丹对大部分的毒都有缓解作用,应该能暂时顶上一会儿。

    先把这些追杀过来的人解决了再说吧。

    千漓末槿从腰间拔出了长剑,然后身形一闪,冲到了追兵的人群当中。随后,只听“叮叮叮”的无数清脆声响渐渐在这夜晚中连成了一片。等到声响落下的时候,千漓末槿已经出现在了这些人的身后,手中的长剑赫然也已经回到了剑鞘当中。

    而此时此刻,那些追兵手里的兵器赫然都已经落到了地上,而他们的手腕上不约而同的都多出了一道血痕。

    紧随其后跟过来的黑衣人恰巧见到了这一幕,惊呼出了声。

    千漓末槿背对着追兵,面朝着黑衣人,面色清冷“离开,或者死。”

    黑衣人那被黑色面巾遮挡住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这位女侠,这是我等与这人的事,与你无关,识相的,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否则即便你剑法精妙,可是我们这人也不少。”

    千漓末槿依然那样冷冰冰的看着黑衣人“一群二流三流的土鸡瓦狗,加上你一个化境的家伙,也敢口出狂言?”

    黑衣人眯起了双眼“你也不过是一流的境界罢了。”

    “呵,是吗?那加上我呢?”不知道何时,木小九已经站了起来“我中了你的暗器,又中了毒,实力可是大减,你要不要来试一试?”

    黑衣人的眼中终于掠过了一丝忌惮“木小九,今天算你命大,下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说完,黑衣人大手一挥“我们走!”

    木小九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带着他的一众手下慢慢走得越来越远,直到离开了他视线之后好一会儿,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芦苇姑娘,这次真是多谢你了。想不到我一时大意,竟然差一点就中了招。”木小九自嘲的笑着“还是有些不够警惕啊。”

    千漓末槿走到了他身旁,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你还好吧?”

    木小九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再睁开的时候现眼前的景象还是有些迷离,所以便苦笑着说道:“还真不怎么样,先前我中毒之后强行运功,导致毒性作过快,若不是姑娘你那颗解毒丹,只怕我刚才连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装模作样的吓唬他们一顿了。”

    千漓末槿笑了笑“好吧,那我送你去找个医生。”

    说完,千漓末槿直接伸手把木小九拉了起来,然后就近找了个医馆,“咚咚咚”的敲起门来。

    “谁啊!这大半夜的让不让人休息了!”

    没一会儿,屋子里便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然后医馆的大门便被一把拉开。

    随着光亮的透出,中年人一眼便看到了门口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姑娘一身白衣,手里还提着把剑,另外一个青年则是披着件黑色的大氅,虽然没拿wu qi,腿上却赫然有着一块血渍。

    见状,这中年哪里还会不知道眼前这两个人是武林人士?是以他虽然不悦,但是还是耐着性子说道:“二位,有事嘛?”

    木小九看着这明知故问的中年人,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费力的从腰间扯出了一块牌子,扔到了中年大夫的脚下“我乃朝廷特使,官至从二品,你开门,我中了毒,需要诊治。”

    中年人一听这话顿时愣了一下,然后忙不迭的从地上捡起了木小九的牌子,瞟了一眼之后就不敢多看,直接把两个人迎了进去。

    “想不到你这官位还挺好用的嘛。”千漓末槿一边搀着木小九往里面走,一边打趣着说到。

    木小九苦笑着说道:“我这官再大,今天要是没有你,只怕明天我也要暴尸荒野了。对了,说起来,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没有学过内功,没想到这一次你居然便已经有内功傍身了。”

    千漓末槿点了点头“是啊,上次江面上那一战之后没多久,我就学到了一门内功,虽然说只是普普通通的内功,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总归是让我的剑法更上了一层楼。”

    在千漓末槿的搀扶下,木小九缓缓地躺到了床上,然后一边让那中年大夫查看着伤势,一边随口问了一句:“说起来,你的剑法倒是精妙的很,想来应该不是什么普通剑法。不知道我能不能冒昧问一下,你这是什么剑法?”

    千漓末槿也混没在意木小九的唐突,爽快的答道:“我学的是阿青的越女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