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六十七章 是真是假

时间:2017-10-30作者:木南之

    府绍兴,陆府,正堂之前。

    说到后面的时候,美貌妇人的话语已经开始变得断断续续的了。之所以会这样,一半是因为她在哽咽,一半是因为,她已经撑不住了。

    中了毒的她,此时此刻,已经濒临死亡了。

    木小九有些不忍心,他知道,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死。所以他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最终还是开口问道:“你,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家财都被人搬光了,他也死了,我还有什么愿望?”妇人说这话的时候,不禁露出了带着几分自嘲的笑容“只是我觉得有些可惜啊,我的孩子最终还是没能活下来……”

    “孩子……孩子……”妇人的眼中突然露出了仇恨的光芒“木大人,我看那些人对你甚是忌惮,你武功应该很高吧。”

    木小九顿时会意,直接开口道:“你是想让我杀了那些人吧,放心吧,即便你不说,我也会杀了那些人的。”

    妇人顿时笑了“如此,多谢木大人了。只可惜我常年被囚禁在后院,对那些人的身份也不了解,不然的话说不定我还能”

    话音戛然而止,木小九心中一惊,走上前去探了一下妇人的脉搏,发现她赫然已经死去了。而在妇人的脸上,那抹笑容却还依然存留着。不知道为什么,木小九总觉得那笑容里充满了释怀和如释重负。

    木小九叹了口气,轻轻帮妇人合上了双眼,然后轻声呢喃到:“你放心,我会杀了那些人,祭奠你和你的孩子的。”

    绍兴的小雨已经淅沥沥的下了一整天了。

    木小九离开了陆府,走在街道上,心中却总觉得有一块大石头堵在自己的嗓子眼里,咽也咽不下,吐也吐不出,就那么郁结在那,难受的很。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找到那些武林人士的跟脚。一来是为了查出他们和陆俊宇之间的关系,木小九总觉得他们并不像是陆俊宇的门客二来是为了追回被他们劫掠走的,陆俊宇这些年搜刮到的钱财三来,这也是为了满足美貌妇人的遗愿了。

    木小九有种预感,尽管如今显露出来的蛛丝马迹告诉他,那些酒楼、青楼的老板很可能能够告诉他一些有关那些武林人士的线索,但是这不够。单单靠这些线索,他很可能没办法找到那些人的真实身份。

    所以在回到绮语楼之前,他先去了一趟驿站,托人给身在杭州的木断和木玉寄了一封信。等到事情办完之后,他才朝着绮语楼走去。

    “大人,您回来了。”一进绮语楼,整个绮语楼里面依然很热闹,戏台子上也正有绮语楼的戏班子在唱戏。而王启和就候在门口,一方面为了警戒,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等待木小九归来。

    木小九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问道:“我走之后,你有没有继续审问绮语楼的掌柜?”

    “有。”王启和回答得很干脆“绮语楼的掌柜也给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另外,我还让人另外带了几个掌柜的过来,他们给出的信息和绮语楼的掌柜给出的信息一模一样,很显然他们都是被人用同一种方式警告的。”

    “哦?”木小九略带疑惑的看向了王启和“说来听听?”

    王启和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先在头脑中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才开口说道:“大人,是这样的。这些掌柜的被警告的时候都是在陆俊宇刚上任的第三年秋天的某个晚上,而且虽然关于具体日期记不清了,但是按照他们的供述来看,下官推测他们很可能是在同一天被警告的。”

    “而他们被警告的方式也一模一样,都是半夜被窗户的响声惊醒,然后发现床头多了一封信,上面写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落款是陆俊宇的名字。”

    木小九皱起了眉头“你说窗户的响声?什么响声?”

    王启和答道:“嗯,就是那种窗户被人拍响的那种声音。”

    木小九点了点头“嘶,如此说来,看来去警告他们的人轻身功夫应该不错。在房间里有人睡觉的情况下进出房间却不吵醒人,离开之后再拍响窗户让人醒来……”

    “没错大人。”王启和也有些感慨“我还特意问过,那些掌柜的里面有一个是那种睡眠特别浅的人,晚上睡觉的时候只要外面有一点响声就能把他惊醒过来,但是房间里面进了一个人他竟然毫无所觉。那之后就因为这件事,他有好几天都不敢睡觉。由此可见,那穿梭在房间里面的人定然轻功极好。”

    “你说的那个睡眠特别浅的人是谁?”木小九随口问了一句。

    “呃,那人是听香酒坊的掌柜,大人若要审问他……”

    “不必了。”木小九摆了摆手“就是随口一问而已。对了,说起那些武林人士,你有没有什么信息能给我?”

    “呃,说起来……”王启和突然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咬咬牙说道:“大人,那些掌柜的说的和我了解到的情况不符。”

    “嗯?”木小九一惊,看着王启和,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到:“不符?你是说……”

    “没错大人。”王启和点了点头“陆俊宇手下的那些门客我都见过,但是里面并没有一个轻功很好的人。武功厉害的倒是有几个,但是轻功最好的一个充其量也就跟我在伯仲之间,绝对做不到落脚无声。而且我问过那些掌柜,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住在二楼,就凭我和陆俊宇手下那些门客的轻功,只怕飞纵上二楼都会发出不小的声响。所以我在想,那些掌柜的是不是说了谎”

    “不一定。”木小九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玩味的笑容“这件事上很可能你们都没说谎,陆俊宇手下的门客,你确定你都见过?”

    王启和一下子被木小九问的愣住了“大人你的意思是……”

    “陆俊宇很可能有两批门客,一批在明,真的是他的门客一批在暗,与其说是他的门客,不如说是他的幕后黑手。啧,我们这位陆大人,真的是很有本事啊。”木小九说到这就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又说道:“现在基本上没什么太大的危险了,你去叫上那些捕快,直接回府衙吧。这些掌柜的直接释放就好,不用再看着了,估计他们应该把该说的都说了。”

    王启和虽然有些不明白木小九这举动是要干嘛,但是身为下属,他还是很明智的选择了实行。毕竟眼前这位大人看起来也是有真才实学的,不像是那种夸夸其谈之辈。

    “对了,明天一早,你去把你向我推荐的那个代知府的人选带过来绮语楼找我,我要看一看他的本事。”

    “遵命大人。”

    ……

    绍兴城的小雨一直在下着,就这样下到了晚上。

    因为下雨,月亮也没有在天空中露出踪迹,所以今晚的绍兴一片漆黑。不只是绍兴城一片漆黑,木小九的房间里也是一片漆黑。

    木小九没有点上灯烛,而是就这样坐在漆黑的夜里。

    良久,窗外传来了打更人的锣声。那铜锣一共响了四次,显然现在已经是四更天,也就是丑时了。这个时间,除了打更人和木小九以外,恐怕绍兴城里大部分的人都已经睡去了。

    木小九没睡,是因为他在等,而现在,他等的已经来了。

    他等的就是打更人的这铜锣声,他等的就是四更天。

    木小九站起身,重新披好了大氅,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了斗笠戴在头上,走到窗前,轻轻推开了窗子。而随着窗子被推开,一股子凉气直接从窗外涌了进来。

    木小九有些贪婪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直接翻身从窗户跳了下去。若是此时有人在这房间里的话,那么那人定然会大惊失色,因为木小九这一番动作下来,除了推开窗户时发出了一点声响之外,竟是再没有半点多余的声音。

    丑时的绍兴城,大街上已经是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了。木小九披着黑色的大氅,头上戴着斗笠,走在这夜里,看起来其实还有几分渗人,活像是个雨夜屠夫。

    只不过木小九今晚出来不是为了sha ren,而是为了……

    “一条街,两条街,三条街……就是这了。”木小九抬起头,看了看眼前围墙里的二层小楼围墙里正是听香酒坊的后院,而那二层的小楼则是听香酒坊掌柜的居所。

    木小九今晚出来,是为了解惑的。

    以木小九的轻功,上个二层楼简直如履平地。只见他连借力都没用,直接一纵身,便已经站在了二楼的围栏上。

    下了围栏,是一条走廊,而走廊的左侧便是听香酒坊掌柜和他夫人的房间,右侧,则是听香酒坊掌柜儿子的房间。这些事情,早在今天白天的时候,王启和离开之前,他就突然想起来,然后向王启和打听好了。

    当然了,他当时也没有说的那么直白,只是让王启和给他介绍了一下每一位掌柜的家中的布局。

    轻轻推开左侧房间的门,木小九闪身走了进去,然后再次将门轻轻合上,整个过程中就连开门关门的声音都几乎微不可查。

    房间里,听香酒坊的掌柜和他妇人正在床上熟睡着。

    木小九想了想,没有再继续控制自己的脚步声,只是慢悠悠的走到了床边上。然而,那并不大的脚步声依然没有吵醒听香酒坊的掌柜。

    木小九挑了挑眉头,抬手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

    床上的两个人还是毫无反应。

    木小九幽幽的叹了口气,然后突然一掌拍在了桌子上,直接将整张桌子都拍的散了架。如此巨大的声响,吓得听香酒坊的掌柜和他夫人一下子就被惊醒了,就连住在隔壁的他们的孩子都连带着吓了一跳,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二人一看到木小九,那掌柜夫人直接被吓得尖叫出了声,相比之下,那掌柜的倒是镇定了一点,哆哆嗦嗦的问了一句:“阁、阁下是谁,深夜到访,不知所为何事?”

    木小九不屑一笑,从怀中掏出了特使的牌子扔到了床上“朝廷特使,木小九。”

    虽然不知道朝廷特使是个什么官职,但是白天的掌柜的可是听到过木小九木大人的名头。此时一听木小九自曝身份,这掌柜的的小心脏顿时被提溜了起来、要知道,白天的时候这位可是刚刚话都没说就砍了陆俊宇陆知府的脑袋啊!

    “木、木、木、木大人,您、您这大半夜的,怎么,怎么”

    听到听香酒坊掌柜这整张嘴都已经变得不利索了之后,木小九也没在意,更没答话,而是慢悠悠的取出了一根火折子,吹了两口之后点燃了屋子里面的蜡烛。

    等到蜡烛的火光渐渐充盈了整个房间之后,木小九才开口道:“你们儿子马上过来了,等他来了再说吧。”

    正说着,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约有十来岁的少年从门口走了进来“爹、娘,你们怎么”

    话还没说完,少年就顺着一脸紧张的父母的视线看到了木小九,然后大惊失色的退了好几步“你是谁!”

    木小九似笑非笑的,也没回答少年的话,反而直接说道:“掌柜的,如今你的妻儿都在场了,我倒想问问你,你不是半夜里有一点声响都会醒来吗?那为什么我都已经进屋了,你却还睡的像头死猪一样呢?”

    听香酒坊掌柜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想、想必是大人轻功太高,落脚无声,所以小人才没有察觉?”

    “呵。”木小九嗤笑了一声“是吗?那为什么我先前敲了两下桌子,发出了声响,你却依然没有醒过来呢?”

    “这……”听香酒坊掌柜一下子变得哑口无言了起来。

    这时候,他妻子倒是帮了一句腔“这个,启禀大人,我家掌柜的今天被衙门的官差们带去问话,心神不宁,所以这一睡觉就睡死了过去。”

    “啧啧。”木小九微微眯起了眼睛“是吗?可我怎么听说上一次他心神不宁的时候,被吓得好几天都没睡着觉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