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百八十八章 四成

时间:2018-04-29作者:木南之

    ,精彩小说免费!

    活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在这个武侠世界里面,纷争不断、战乱不休,江湖中人看似快意恩仇、潇洒随性,但是实际上,大家过得却是刀头舔血的日子。

    对于江湖中人来说,每一步走出去,都是落在刀尖上的,稍有不慎,那便要被割破脚底。流血倒是小事,可是若是因为疼痛,一不小心摇晃了身子,那说不定就要直接跌落,就此丢了性命。

    有人说,越是看着风光的人,往往在暗地里越是要如履薄冰,小心翼翼,每一步都要走的谨慎无比。否则,稍稍出那么一点差错,可能就会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左冷禅,就是如此。

    纵观左冷禅这一生,自从当上了嵩山派掌门、五岳剑派盟主之后,虽然作为正道中的一杆大旗他完全不合格,但是身为嵩山派掌门,他大耗精力,在五岳剑派诸多好手死于与日月神教的火并之后,将残存的诸般剑法归纳整理,一一修改,使本派一十七路剑法重回巅峰。虽说他并没能创出什么新的剑法,但是单单是这种整理,便足以让他成为嵩山派史上的大功臣了。

    而后,他一直以将五岳剑派合并为一体作为梦想,前前后后几番动作,到最后甚至不惜投身魔道,与日月神教为伍。事实上,自从一直求而不得开始,五岳剑派并派其实已经成为了他的心魔了。

    随后,在魔道之中,他也一直小心翼翼,凡事躲在暗处,不敢有过多暴露,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甚至不敢迈开步子。

    结果,到了最后,他还是出了岔子。而且这岔子不是出在别人身上,反而是他自己给自己种下的恶果。

    大概他也没想到,段誉居然对杀父之仇有如此执念,甚至想要将每一个跟段正淳和刀白凤的死有关的人全都杀掉吧。毕竟对他来说,无谓的报仇这种事,似乎有点太遥远,也太不理性了。

    左冷禅已死,段誉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扫视了一圈周围。

    躲在不远处的追命心生寒意,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甚至屏住了自己的呼吸。通过方才段誉与左冷禅的一番交手他已经可以看出,自己完全不是段誉的对手。甚至就连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轻功都未必能够强过段誉。所以,他不敢让段誉发现自己。

    “呵。”段誉轻笑了一声,他知道这附近有人,但是,他并不打算强行找出那个人。因为,他并不想杀了暗处那人。

    自己杀的人,若是还要自己出去传扬,那未免太丢人了一点。这躲在暗处的人虽然有对自己不敬的嫌疑,但却刚好可以成为自己的传声筒,替自己把这件事传扬出去。

    那些跟父母的死有关系的人,一个一个的,全都跑不了!

    段誉转过身,迈开步子,慢慢离开了这里。

    良久,追命从树上纵身跳了下来,走到了左冷禅的尸体旁边。

    不管怎么说,左冷禅终归曾是一派之主。可是如今,他却落了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虽然先前两人还是敌人,可是这场景,难免让追命生出几分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江湖中人的……宿命吧。”追命呢喃着,他实在是想不到除了宿命之外,还有什么词可以用了。

    “罢了,此地不宜久留,我还是赶紧离开吧。”

    轻轻摇了摇头,追命也离开了。他心中其实有些想要给左冷禅弄一个简陋的坟墓的,但是谁也不知道段誉会不会突然回转。在这种情况下,追命也不敢贸然以身犯险。

    为左冷禅立坟是因为兔死狐悲,可兔死狐悲的情绪,终究比不上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而待到追命回去后不久,一只信鸽拍打着翅膀,从李清曦的手中飞出,飞向了身在离这里并非很远的襄阳城中的木小九。

    ………………………………………

    襄阳城倾乐坊中。

    打从准备要来倾乐坊的那一刻起,木小九就知道,自己今晚要杀的人,肯定不在少数。

    掰着手指头数一数,大概,有那么一楼的人要杀吧,

    狄飞惊要陪着自己来,木小九其实并不想答应,因为会有危险。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劝不住狄飞惊,所以就让他来了。

    狄飞惊愿意陪自己走这一遭险关,木小九心中自然是很感动的。

    只是,沈虎禅竟然也愿意甘冒奇险来趟浑水,木小九就有些不解了。虽然说沈虎禅是个真正有着“任侠脾性”的人,但是,无谓赴险这种事,怎么也不像是沈虎禅能做出来的。

    沈虎禅是任侠,不是傻。这一趟,来是锦上添花,不来也没什么所谓。所以,沈虎禅的来,多少让木小九有些不解。

    因此,站在倾乐坊的门口,木小九开口向沈虎禅问道:“沈大侠,都到这了,我就不问你到底要不要进去这种废话了。但我想问问,你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呢?没必要的。”

    沈虎禅莫名的笑了笑“冒险?我可不觉得自己是在冒险。”

    木小九看了沈虎禅一眼“哦?沈大侠何出此言?”

    沈虎禅直视着木小九的双眼“很简单,我可不觉得,干出了那么多震惊天下的大事的木小九,会在这个时刻把自己放在生死大劫中。你是那种可以将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的人,但是,现在还没到你这样做的时候。所以,这一趟或许危险,但不会有事。”

    木小九挑了挑眉毛,然后摇了摇头“四成。”

    听到四成这个词,狄飞惊低着头笑了起来,沈虎禅则是眼睛一亮,然后笑着道:“够了、够了,再多也没用。”

    “啧”木小九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然后踏步上前,一把推开了倾乐坊那关着的大门。

    乐声大作,饮酒声、喝令声、吵闹声、娇声淫语还有脂粉香、酒香、菜香、男子的汗臭味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全都混杂在了一起,然后顺着被木小九推开的门涌入了木小九三人的耳朵和鼻子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