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百八十七章 左冷禅的死

时间:2018-04-29作者:木南之

    ,精彩小说免费!

    段誉没有正面回答左冷禅的问题,原因当然不是他被左冷禅问的哑口无言、不知所措,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之所以没有正面回答左冷禅,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段誉其实知道附近还有人,第四个人。而在有第四个人在场的情况下,段誉又怎么可能会把自己接下来都想杀谁这种事说出来呢?

    段誉不知道第四个人是谁,也没兴趣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他的杀父仇人之一就是了。既然如此,只要那个人别不长眼的冲出来阻止自己杀了左冷禅,那段誉根本不会去理睬那位“第四个人”。

    就在左冷禅还想说些什么来为自己辩解的时候,段誉突然动了。

    对于段誉来说,一个受了内伤的左冷禅,解决起来简直不要太简单。所以,他甚至没有离开原地,只是抬起右手,随手指了出去。

    这一指,乃是六脉神剑中的“中冲剑”!

    六脉神剑剑气无形,却并非完全无法看到。因此,左冷禅死死地凝视着这道剑气,手中长剑对准剑气,一式仙人指路迎了上去。

    “叮!”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过后,左冷禅“噔噔噔”倒退出了两步,手中长剑更是震个不停,甚至于他右手虎口之处都已经有丝丝鲜红顺着挣裂的小口子渗了出来。

    然而,素来在玩家中被成为“人形机关枪”的段誉又岂会只放一道剑气?就在左冷禅挡下了一道“中冲剑”,正在暗自欣喜,松下一口气的时候,段誉轻蔑一笑,抬起右手,尾指一点,又是一记“少冲剑”被他用了出来。

    六脉神剑,每一脉都有不同。“中冲剑”走“手阙阴心包经”,大开大阖、气势雄迈;而这“少冲剑”却走“手少阴心经”,轻灵迅速,比之中冲剑,或许威力上略有不足,但速度上却犹有胜之。

    不管怎么说左冷禅都是个老江湖了,对敌经验相比之下更丰富一些。先前挡下那一道“中冲剑”之后,左冷禅已经能感觉到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内伤隐隐作痛,愈演愈烈不说,右手臂也被震得有些发麻,虎口更是直接裂开,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敢接第二剑?

    因此,在段誉玩味而又讥讽的目光中,左冷禅干脆撇了一张老脸不要,就地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段誉这一道速度极快的“少冲剑”。

    躲开剑气之后,左冷禅轻轻咬了咬舌尖,让因内伤而略微有些昏沉的头脑清醒了不少,然后整个人突然从地上直接弹了起来,飞快的朝着右侧逃窜而去。

    可惜的是,他太低估段誉了。

    见左冷禅竟是要跑,段誉皱了皱眉头,脚下一动,整个人迅速赶了上去。与此同时,他右手平举,瞬间便是四剑齐出!

    四道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是迥异的剑气在同一时间被同一个人用出,而且偏偏这明明不同的四道剑气却又做到了相辅相成、互为互补的程度,甚至隐隐有合为一道剑气的可能。

    左冷禅心中叫苦不迭,面上却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在半空中强行扭身,手中长剑一横,然后一剑挥出,妄图拦下四道剑气。

    四道剑气,最终有两道被左冷禅成功拦了下来。然而,这并没能让左冷禅好受多少。且不说那两道他没拦住的剑气,单单是这两道他拦住了的剑气也直接击碎了他手中的长剑,剑气中蕴涵着的那股内力更是让他直接伤上加伤。

    而后,那两道他没能成功拦住的剑气直接洞穿了他的小腹。只见随着左冷禅那一声闷哼和面上那一抹痛苦之色的一晃而过,他的小腹上瞬间多出了两个鲜血淋漓的小洞,那两个小洞周围的袍子在眨眼间就被小洞中流出来的鲜血给染红了一片。

    “嘭!”的一声,左冷禅的身体无力的摔落到了地面上,看起来就像是个被人随手给抛弃掉的木偶一样。

    追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生出这种感觉。

    地上那个毕竟不是木偶,而是嵩山派的掌门人,五岳剑派中最接近“五岳剑派盟主”位置的一个人,虽说命不太好,但是却的的确确称得上是一位枭雄。

    “真可惜啊……”躺在地上,左冷禅已经彻底丧失了斗志。

    他很清楚,现在就算段誉不动手杀他,他大概也快要活不下去了。所以,他干脆就放弃了抵抗和逃跑的念头。

    “本来今天应该很顺利的……为什么呢?”左冷禅呢喃着。

    是啊,为什么呢?

    最主要的当然是因为,他被人坑了。

    段延庆带着西夏一品堂的那些人离去,坑了他左冷禅第一次;由金宏浚和师兄所带领的那些嵩山派弟子临阵倒戈,坑了他左冷禅第二次;无花和尚和老实和尚在没了援兵之后转身就走,丝毫没有来前阵帮忙的想法,坑了他左冷禅第三次。

    就算是再精明似鬼的人,接连被“自家人”坑了三次,只怕都要落得个跌进天坑、摔个一身泥的下场。左冷禅自然也不例外。

    好在……

    “好在,就快要解脱了啊……”不知道为什么,在死亡真正即将来临的这一刻,左冷禅反倒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

    而段誉,此时已经来到了左冷禅的身旁。

    看着面带微笑的左冷禅,段誉突然没由来的生出了一阵厌恶“你笑什么?还有没有什么遗言了?要是没有,就去死吧。”

    左冷禅微笑不改,只是缓缓摇了摇头。

    那意思是“我没遗言了,也没事了,你杀了我吧。”

    段誉突然觉得有些奇怪,他不知道左冷禅究竟是怎么了,但这并不妨碍他发现左冷禅的反常。毕竟这种反常,对任何人都太过反常了。

    最主要的是,枭雄,难道不该对死亡极为抗拒,求生意志强烈吗?

    为什么左冷禅看起来反而像是解脱了一样呢?

    段誉强压下心中那纷杂且有毫无头绪的念头,然后对准左冷禅的眉心,一指点了下去。

    一指过后,世间再无左冷禅。

    除了一具尚且温热的尸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