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百八十六章 父仇

时间:2018-04-29作者:木南之

    ,精彩小说免费!

    王小石抱着挽留剑,抿着嘴唇,很明显有些不开心。在他身后,另有二十余人在温柔的带领下走了过来,看身形步伐以及身上的穿着,这二十余人很明显都是来自于金风细雨楼的好手。

    而在王小石和温柔等人的旁边,金宏浚跟师兄也带着一众嵩山派的弟子与他们聚在了一处。很显然,这两伙人马并非初次相见。

    无情、铁手、皇阿玛、苏凌天等人走到了王小石和金宏浚他们这些人的前方,而后,只听无情开口道:“这一次真是多谢各位施以援手了,只是希望各位能够讲清楚一切的来龙去脉,也好让我心中有底。”

    听着无情这虽是感激,但是却又毫无情绪的话语声,王小石看了看师兄和金宏浚,然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前将木小九的一应安排和自己是如何在机缘巧合之下加入这件事的全都说了出来。

    ………………………………………

    与此同时,追命藏于暗处,静静的观察着下面的形势。

    追命第一次觉得,自己没有尽快解决掉左冷禅是一个很正确的决定。虽说眼下说不定左冷禅就要死在别人的手中,一番努力也即将为他人做嫁衣裳。可是仔细想一想,只要左冷禅死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管他左冷禅最后是死在了谁的手里,反正死了就行。

    只有死了的左冷禅,才是好的左冷禅,这一点毋庸置疑。

    而且,让追命觉得即便左冷禅死在别人手下也不亏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那个现身堵住了左冷禅去路的人。

    “段誉?”追命在心中暗暗思忖着“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样子,怎么觉得他跟左冷禅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这一点不止追命很是不解,左冷禅自己也同样是一脸发懵。

    要说他和段誉有仇,他还真就想不到他什么时候招惹过段誉。而且段誉踏入江湖也有挺长一段时间了,两人多多少少也曾见过彼此几次,若是真的有仇,这段誉早干嘛去了?

    可若是没有仇……

    左冷禅看着段誉那一脸仿佛要生吞活剥了自己一样的表情,心中暗暗叫苦,段誉这副模样,说他跟自己没仇,自己都不会信吧……

    可是左冷禅敢对灯发誓,他从来没对段誉下过手。

    “原来是大理镇南王……”虽然不明就里,但是左冷禅还是决定先打个招呼,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下一刻,左冷禅就被打脸了。

    “住口!”段誉一声冷哼“大理镇南王这几个字从你口中说出来,简直就是对先父的莫大侮辱!”

    段誉这话说的,左冷禅听完直接整张脸都绿了。我说一句“大理镇南王”就是对你那个死了的爹的侮辱,那我要是直接叫一声“段正淳”呢?我是不是就等于刨了你家祖坟了?

    “段公子,这么大的火气,不知是从何而来啊?若是我在不经意间做了什么开罪你段公子的事,还请段公子大人有大量,能够原谅我的过失,放我一马。”尽管心中憋气,但是左冷禅还是低声下气的说道。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何况段誉这小子的武功,现在已经比他这个“老家伙”要高了。

    “哟,左掌门很谦虚、很和气啊。”段誉话里有话的嘲讽了起来“这话说的可真漂亮,要是我还是以前的我,只怕真就把你给放了过去。只可惜,如今的我可比以前小气多了,想让我放过你?呵,这也不是没可能,只要你把脑袋交给我,我便放过你。”

    左冷禅越听越怒,到后面更是干脆也不装模作样了,直接一甩袖子,开口骂到:“你这小子,好刁的一张嘴,好一个咄咄逼人的性子,我且问问你,我左冷禅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竟然让你如此折辱于我?莫非我与你有杀父之仇不成!?”

    “哼!原来你还知道!”段誉怒瞪着左冷禅“我以为你这辈子都想不出来你我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血海深仇呢!”

    左冷禅一下子愣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一语成谶,真的说中了自己与段誉之间的仇怨。

    可他更想不到的是,自己什么时候与段誉有了杀父之仇?

    大理段二,段正淳不是死在了那个慈航静斋的弟子,齐梦旋的手上吗?怎么就成了自己杀得?那段二死时,自己还是站在正道一边的啊。直到后面事情快要败露的时候,他才带人转换了阵营的。

    等等……该不会……

    左冷禅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可能。

    下一刻,段誉狰狞的说道:“你刚才一定是在想,我父亲明明是齐梦旋出手杀死的,又关你什么事对不对?可你是不是忘了,当初齐梦旋从慈航静斋堕入到邪道之中,就是受了你左冷禅的蛊惑!”

    还真被自己猜中了!

    左冷禅心中叫苦不迭。一来,当初的确是他出言游说齐梦旋,使齐梦旋加入邪派阵营的,这件事在邪道阵营高层中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所以他自然也就无从辩驳。二来,他怎么也想不到,段誉居然是这种偏执狂,明明离得老远,没有半点直接关系,可就因为一点间接的原因,段誉这小子居然就把自己当作了杀父仇人。

    “段誉!那照这么说,你的杀父仇人岂不是多不胜数?”左冷禅还在垂死挣扎着,没办法,他体内犹有伤势,而且这伤势还在越来越重。他本就不是段誉的对手,如今又身上有伤,真打起来,他估计走不过几个回合。因此,能开口,他尽量不动手“当初那些与我们同进同退的邪道众人几乎各个都是你的杀父仇人,难道你要挨个杀过去吗?那雄霸呢?若是我记得没错,你和雄霸还有过合作!”

    段誉冷哼了一声“我觉得谁跟我有仇,我要杀谁,这都是我自己的事,跟你左冷禅有半毛钱关系吗?你就老老实实的,等着我取下你的脑袋就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