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百八十一章 半牙

时间:2018-04-25作者:木南之

    对于经常在江湖中厮混的人来说,暗语这种东西,多多少少都是会有些了解的。而且说不定,其中不少人都曾亲自用过暗语。毕竟,江湖之中,买凶杀人大多用暗语,黑市拍卖往往也用暗语,就连有时候传递消息也要用暗语。所以,江湖上鲜有对暗语一窍不通的人。

    江湖中惯用的暗语各有不同,有的是行业内通用一套暗语,有的是门派内部或是帮会内部自有一套暗语。但是更多的,平时大家偶然见面,来不及约好词汇、规矩,那便直接用些简单的代词、隐喻。

    比方说,倚红偎翠、风花雪月这种词语看起来没什么实际意义。但是当把这两个词汇跟白天的事联系一下,沈虎禅便很快就明白了,这两个词的意思是,木小九要去跟人家来一场“亲密接触”,或者说木小九想去跟人家动动手,过过招,还问他一起与否。

    他说“倚红偎翠固然快活”,便算是答应了这事,但是他又说“美酒佳肴、赏心悦目”,这就是在说“我跟你们去,但是事情要做的漂亮,咱们不能急着动手,得先观察观察。”

    而后,狄飞惊弹出银子,问沈虎禅下一局里愿不愿意做个添头。这便是在追问沈虎禅“你别说那些没用的,待会儿你帮不帮忙?”

    因此,为表诚意,沈虎禅才说“这顿我请、下顿也我请,你们做添头”,意指“可以我第一个动手,你们给我帮忙”。也就是说,沈虎禅就相当于是承担下了大部分的火力和风险。

    所以,木小九最后那番话才隐隐有意说让沈虎禅不急动手,他和狄飞惊会先出招,如果到时候敌人太强,沈虎禅再出手也不迟。

    就这样,仿佛是在讨论聚会一般的三个人其实已经商榷好了晚上到底要做些什么。若是让那酒坊的小二知道这三个“穷鬼”先前在他们店里讨论的其实是杀人之事,也不知那小二会是个什么反应。

    不管他是什么反应,反正这会,三人已经在去杀人的路上了。

    而他们要杀的人,如今正在襄阳城倾乐坊。

    实际上,襄阳城本没有倾乐坊的,这家倾乐坊,是襄阳城前段时间才开的。具体往前推到什么时候的话,那大概便要到上一次边境之战爆发之时了。因为就是那一次,悟真和柳夕晴卖掉了一笼烟雨,跑去抵御来自扶桑和高丽的入侵。

    没错,襄阳城倾乐坊的旧址,就是柳夕晴的一笼烟雨。

    当初柳夕晴卖掉一笼烟雨之时,倒是没有直接卖给魔门阴癸派的人。但是后面这块地皮连带着上面的建筑几经辗转和易手,最后还是被阴癸派的人给买走了。而后,阴癸派在一笼烟雨原店的基础上做了一些修改和重装,随后便弄出了这襄阳城倾乐坊。

    毕竟柳夕晴的一笼烟雨本来底子就好,装的十分精致,所以阴癸派当时也没花太长时间,就直接重新开业起来。时至今日,这襄阳城倾乐坊已经小有名气了。

    而木小九他们现在就要去倾乐坊。

    对此,木小九难免有些感慨。毕竟虽然店不在了,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讲,那就是悟真和柳夕晴的定情之地。

    而今日,悟真已然快要与柳夕晴完婚了,他却要在两人的定情之地处杀人。这似乎有点……不吉利?

    ………………………………………

    与此同时,某个大院当中,北冥楼大楼主则依然在跟树上那人聊着摘星阁的事情:“你的意思是,这次洗牌之后,双方也不会大打出手,最多就是起一些小摩擦,双方彼此蚕食。对吗?”

    “嗯……”树上那人用鼻子哼了一声。

    “那……”北冥楼大楼主似乎还想问些什么。

    “喂,你别得寸进尺啊。”树上那人突然开口道:“今天你都问了几个问题了?有完没完?我到现在书都没看多少呢。”

    大楼主很清楚,树上那人这话一出,自己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所以,他先是沉吟了一下,然后才说道:“这书都是你自己写的,你偏偏还要去看,倒也真是奇了怪了。罢了,那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就知道……唉,算了,问吧问吧。”树上那人一开口,语气里满满的全都是不耐烦。

    “嘿,若是这一次洗牌之后,我们和摘星阁打起来了,谁能赢?”

    树上那人躲在树荫里翻了个白眼,然后嘬了嘬牙花子“哎哟,我真是服了你了,这种问题有意义吗?不就是想知道实力对比嘛,你直说啊,非要拐弯抹角的。有病。”

    “嘿嘿。”大楼主笑了起来,也不回话。

    “算了,若是那个时间点打起来了,照现在这种情势走下去,到时候正面战场上,大概是北冥楼更胜一筹。而采取多种多样的方式彼此相拼,不仅仅局限于正面搏杀的话,摘星阁更胜一筹。”

    大楼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突然又问道:“你算上你自己了吗?”

    然而,除了偶尔有微风拂过时,会吹的树叶沙沙作响之外,树上已经毫无动静了。就连那只先前被主人垂下来在半空中晃悠的小巧脚丫似乎也已经被收了起来,不知所踪。

    大楼主知道,那人还在树上。但是他也知道,今天的问题到此为止了,就算他上去把那人拽下来问,他也再问不出什么的。

    “嗨,罢了。”从座位上站起身,大楼主这回没有把书扔回到上面,而是直接把书端端正正的摆在了桌子上。然后便一手提着小酒壶,一手提着小火炉,晃晃悠悠、不急不缓的离开了树下这个位置。

    过了没一会儿,一根几乎肉眼不可见的纤细丝线从树上射了下来,然后在眨眼间将桌上那本书重新卷回到了树上。

    书卷穿过树叶时,曾带出了一片空洞。或许是因为北冥楼大楼主已走,这人便也没有了那么重的警惕心。因此,在那一瞬间,通过树叶之间被带出的孔洞,似乎可以看到……

    半颗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