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百七十八章 真容

时间:2018-04-24作者:木南之

    一根手指击碎自己的飞刀,又硬生生的扛下了仲孙烈那一枪,这就是宗师境界的白愁飞的真正实力吗?大师和宗师之间的天堑,就真的如此的难以逾越,甚至遥不可及吗?

    李清曦咬了咬牙,突然觉得一把飞刀可能不够,所以,她的左手中也多了一把飞刀。而且,她已经做好了两刀之后再出两刀的准备了。

    然而,下一刻,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李清曦和白愁飞两人之间。

    在幽灵禁卫军中,北宫萧然的身份是有些成谜的。

    当然,这倒不是说北宫萧然是什么人派来的奸细,也不是说北宫萧然是什么藏的极深的十恶不赦之徒。这个所谓的“身份成谜”只是在说,整个幽灵禁卫军上至帮主紫夜细九、皇阿玛,下至战堂甚至是其他堂口的那些帮众,仅有一个人知道北宫萧然的师承。

    那个人是仲孙烈,他对北宫萧然的师承似乎忌讳的很,不但从来不肯主动提起,甚至就连别人问他他也不肯说。

    至于北宫萧然,不管是谁问她,哪怕是关系再好的人,她要么信口胡诌一个门派用来应付,要么干脆说句“你猜”。

    不过,最让人无可奈何的事情是,北宫萧然的武功让人完全看不出路数。她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叫人看的似是而非,似乎是在哪里见过的,好像有那么一点眼熟,可是,还是不认识究竟是什么功夫。

    因此,北宫萧然究竟学的是哪门哪派的武功,至今依然成谜。不过大家都知道,北宫萧然的武功还不错,不管哪一次与敌人作战的时候,除了仲孙烈和李清曦这两个不讲道理的绝学玩家之外,北宫萧然的杀敌数总是能排进前三名的。

    甚至有一次,在西域战场上时,北宫萧然还力压了仲孙烈和李清曦两人一头,成为了杀敌数第一之人。因为那一次敌军众多,仲孙烈拼命出手,把自己活生生玩到了脱力,李清曦带的飞刀一次次重复使用,终究有崩坏和丢失的时候。唯有北宫萧然从开始一直力战到最后,不但气力仿佛源源不断,而且从敌人手中夺过来的刀剑也都能使用。

    那一战之后,仲孙烈和李清曦的弱点就稍稍有些暴露了出来。

    换做江湖上哪个人被丢到人堆里了,剑断了无所谓嘛,随手捡一把就是了,江湖中随手抓十个人出来,起码有四个人是带剑的,还有两个人是带刀的,两个是玩徒手的,剩下的两个人里面,一成的人玩暗器,最后那一成的人才是奇门兵器的使用者。

    仲孙烈的枪一断,若是在什么江湖大会之类的地方,找遍全场他都不一定找得到第二杆枪,说不定找根齐眉棍还更简单些。

    而李清曦如今小李飞刀功夫尚且没能圆满,以标准的、最适合她的飞刀用出来小李飞刀,则威力可以尽出;若是以其他飞刀用出小李飞刀的话,威力十存七八;而若是以小李飞刀的手法御使其他暗器,则威力大概就要对半折一下了。

    所以,一旦李清曦的飞刀用没了,她差不多就要少了一半本事。

    因此,那一次,仲孙烈不知节制,最终力竭,李清曦飞刀用尽,又没有暗器,只能从地上时不时捡起几根箭矢,折下箭头当作暗器使用。唯有北宫萧然一路杀到最后,拔得头筹。

    而这一刻,这个曾胜过仲孙烈和李清曦的人突然站了出来,挡在了白愁飞的面前。

    白愁飞是宗师,这是再清楚明白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北宫萧然依然丝毫无惧,面上也还是带着些微笑。

    “以前就听说你长得很帅。”北宫萧然呲牙笑着“想不到真的挺帅的。不过,我也很帅,你要不要见识见识?”

    白愁飞皱起了眉头,抬起了手指。

    这一次,他抬起的不是食指,而是中指。

    这个世界上,指法类的武功里面,用到最多的两根手指,一般是拇指,还有食指。而剩下的,要么是食指中指并作剑指,要么是五指都用,各有妙法。但是,却似乎从没听说过有仅用中指的。而从没听说过哪一门指法,以中指用出最强。

    白愁飞觉得很好玩,所以他的二十四节气惊神指,最强的不是食指,而是中指。

    这代表的事情不多,而其中最主要的一件事是,白愁飞觉得,眼前这个人,比刚才那把飞刀还要麻烦。

    不一定比那把飞刀厉害,但是更麻烦。

    北宫萧然见白愁飞不说话,便笑了笑,抬手从头上扯下了一顶相当逼真的假发,又在脸上随手扯了两下,弄下来了一点东西。

    转眼的功夫,一个长得中等偏上容貌,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姑娘,竟然就变成了一个俊逸出众、还带着三分狡黠的帅气……短发女子。

    北宫萧然揉了揉头上那被自己用断剑修的略有些失败的短发,有些苦恼地开口道:“反正跟你打完就要暴露身份,还不如自己先露出真容,省得一会儿吓到别人。”

    这一刻,有几个一直在抽空关注着这边的人心中突然都想到了一件事,或者说,在见到北宫萧然的一刻,他们想到了一个人。

    绝学榜上有那么一个人,好像从来没有在什么公共场合公然露过面、出过手,只是有小道消息说,那是个留着怪异短头发的俊美少年。

    留着怪异短发的俊美少年……

    皇阿玛一剑挑开身前那个敌人的性命,左手一晃,一掌拍出,竟是直接震断了那人的心脉。而与此同时,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点笑意。

    天色渐暗,西边天幕上残阳映照,赤红如血。

    而地上,渐渐有了些浮尸遍野的意味,毕竟,已经有很多人的性命丢在了这里,而且,接下来,还会有更多人的性命被丢在这里。

    前方战局中,左冷禅的心中已经生出了退意。

    后方战局中,七绝妙僧和无花则是很果断的直接跑了。

    原因很简单,上一刻,是无情带着五个童子被他们两个人压着打。

    而下一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