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百七十章 炸了

时间:2018-04-19作者:木南之

    夕阳西下,天色渐暗,已经沉到了地平线左近的日头疯狂的燃烧着自己,散发着今日的最后一抹余晖,将周边的云彩都镀上了一抹透着火红的金色,看起来让人很是惊艳。

    山风已止,林间的树叶终于不再沙沙作响,木小九也终于不需要再用内劲去阻止微风将他画在地上的图案给吹乱了。

    事实上,就算山风不停,他也不需要再这样做了。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经把地上那庞大、纷杂但又井然有序的图案给擦掉了。

    最后三天的第一天,已经进入尾声了。

    白天算计、布置了一天,到了晚上,人总归是要休息休息的。所以,他约了几位朋友,准备去找点乐子,放松一下。

    他那几位朋友现在就在襄阳城内等着他呢,天黑之前,他需要到襄阳城内,然后跟那几个朋友一起吃个饭。

    ………………………………………

    无情的话语仿佛有魔力一样。在他说话之前,微风还在吹拂着。可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那微风却停了下来。

    而随着微风的停下,左冷禅、白愁飞、段延庆三人带着手下从官道两旁的隐蔽处走了出来。

    “哈哈,无情公子不愧是神侯座下的四大名捕,真是慧眼如炬啊。我早知道我们这拙劣伎俩瞒不过你,只是没想到,你居然只看了一眼就发现了。”左冷禅笑着说道,言语中丝毫不见杀意或是锋芒,甚至让人生出一种“他不是来杀人,而是来跟老朋友们叙旧”的感觉。

    “我道是谁,原来是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左大掌门人啊。”无情对左冷禅那番话丝毫没有反应,只是自顾的说道:“想不到,堂堂五岳剑派、嵩山派的人居然跟四大恶人之首、叛入西夏的段延庆搅合在了一起,而且你们这小班子里,居然还有个手弑结拜义兄,强抢女子的白愁飞。呵,一个不忠,一个不义,还真是恶贯满盈。”

    无情这番话说的,直让皇阿玛等人忍不住为他叫好。一个不忠说的是左冷禅,背离五岳剑派、背离中原正道,甚至背离了中原,如此行径,堪称不忠的典范。一个不义说的则是白愁飞,亲手结拜义兄苏梦枕,蛊惑金风细雨楼不少人随他出逃,成立“风雨楼”。

    而不忠不义,加到一起,便是段延庆的外号:恶贯满盈。

    然而,无情的这一语讥讽,却是丝毫没能影响到对面的三人。左冷禅为人阴险奸诈,脸皮极厚,这种程度的叫骂完全不能动摇他的心智;白愁飞狠毒凶残,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心智甚至比左冷禅还要坚定,又怎么会被几句嘲讽轻易激怒?段延庆更是不必多说,他这会儿心里指不定打着什么小算盘呢。

    “呵,无情公子真能说笑。”左冷禅皮笑肉不笑的说着:“俗话说得好,良禽择木而栖,我左冷禅一个活生生的人,又怎么就不能改换门庭了呢?”

    白愁飞皱了皱眉“别说废话了,他们这些人看起来人数众多,实际上不少都是军队中人,个体实力不强。尽快动手,别让他们构成杀阵,此战必胜。”

    不知为何,白愁飞这话丝毫没有压低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在给己方支招,反而更像是在提醒无情和皇阿玛等人“你们赶紧结阵啊,不然一会儿我们一动手,你们就没机会了。”

    局势莫名,在这个时候,谁都不会妄动。

    但是,有的时候,这种局势,依靠智计解决的话只会让大家都越陷越深,反倒是莽撞或是不照情理出牌的人,才能破了局。

    “这是不是要打起来?”仲孙烈眨了眨眼睛。

    令狐寄桑先是一怔,旋即失笑着说道:“那是肯定的啊,你看看两边这架势,这一仗肯定是非打不可的。”

    仲孙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那我能说话吗?”

    这回轮到令狐寄桑不解了,就连苏凌天都有些奇怪的看向了仲孙烈,不知道他为什么想要说话。唯有比较了解仲孙烈平素作风的北宫萧然这会儿隐隐猜到了仲孙烈的想法,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你……当然可以说话啊。”令狐寄桑说这话时,明显犹豫了一下,毕竟他不明白仲孙烈的意思。

    “呼,那就好。”仲孙烈咧着嘴笑了起来,然后往前走了几步,对着左冷禅、白愁飞和段延庆呲牙一乐,大声道:“左冷禅!”

    仲孙烈这一嗓子声音极大,瞬间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被他点名的左冷禅。

    “您妈炸了!”

    虽然很多人生平从未听过如此言语,但是在这个有响箭、有烟火的武侠世界里,“炸”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大家都还是了解的比较直观的。所以,仲孙烈这一句来自现实的古怪骂法,瞬间让不少人忍俊不禁,差点笑出来,即便那些站在左冷禅身后的嵩山派弟子也是一样。

    而身为当事人的左冷禅在仲孙烈这句话刚刚脱口而出的一刹那,他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虽然他仍旧没有太过失态,但是很明显,仲孙烈的这句话远比无情那番讥讽来的刺激的多。

    但是,这还没结束。

    经历过昨日那一战,仲孙烈的心中一直都憋着一股火呢。

    “不止是您妈炸了,您爸也炸了,还有您家祖坟,一边炸一边往起冒烟,黑烟滚滚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仲孙烈一本正经的喊着话,而左冷禅的面色则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差。

    他以为,仲孙烈的这番话就是想要激怒他,引他先动手。而一旦他先动手了,那么之前安排下来的奇兵作用就会降低很多。

    所以,他必须忍,即便他这会儿满肚子的火。

    只是,仲孙烈是真的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只见仲孙烈对准左冷禅竖起了自己那根笔直的中指,然后朗声送上了自己的最后一句,或者说是最后三个字:

    “嘭!”

    “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