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百六十九章 官道

时间:2018-04-18作者:木南之

    ,精彩小说免费!

    出发之前,左冷禅与段延庆两人特意去找了白愁飞、无花和尚以及老实和尚一趟。根据探子最新的汇报,皇阿玛、李清曦等一众玩家跟四大名捕他们那一行人都在官道上,只是一前一后,相距约有七十里地左右的距离。因此,他们便商量了一下,准备同行。

    这样一来,既可以“增进感情”,又可以以防万。关键时刻说不定双方还可以联手一战,如此三全其美的好事,又何乐而不为呢?

    此时此刻,某一段官道之上。

    一路奔行而来的左冷禅、白愁飞等一行人勒停了马匹,决定在原地休息一下,以逸待劳。毕竟若是探子的消息没有出错的话,算算时间,那两伙人应该也快要赶到这里了。

    没错,就是两伙人,以防万一中的“万一”最终还是不出意外的出现了。就如同他们所想的一样,皇阿玛等人与四大名捕他们一行人汇聚到了一处,合并成了一支队伍。

    这其实也很正常,且不论木小九那一层关系,单单是这两伙人之间也是有关系的。毕竟皇阿玛手下的轩辕冥血、轩辕十三少两人可都是四大名捕的弟子,一个师从冷血,一个师从铁手。

    “啧,想不到,我今日居然有机会与白愁飞白公子、四大神僧中的老实大师以及七绝妙僧无花并肩作战,实在是幸甚啊。”左冷禅与白愁飞等人站在一起,假笑着称赞了起来“老实大师在江湖上成名已久自然不必多说,白公子和无花大师却都是江湖上的年轻高手。如今一看,这江湖终究还是尔等的天下啊。”

    白愁飞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老实和尚表情木讷,闭着眼睛站在后方嘟囔着佛经,自然也没回应。只有无花和尚温文尔雅的笑着,开口答道:“左掌门过谦了,天下人谁不知道左掌门心怀天下,武功高绝,一身寒冰真气可化三伏为三九。”

    左冷禅假笑不减,就像听不出无花那句“心怀天下、武功高绝”中的讥讽之意一样,与无花有来有往的互相吹捧了起来。

    段延庆靠在树上,一脸冷笑的看着左冷禅,心中暗道:“呵,左冷禅,好好享受你最后的这段时光吧,反正你也没有多少活头了。”

    左冷禅现在尚且还不知道,有一场劫难正在等待着他。这会儿,他还在说着:“不知无花大师练成了几种……”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先埋伏起来吧。”或许是终于听不下去左冷禅和无花两人之间的吹捧了,白愁飞突然开口道:“记得把设伏的地点向前提一点,四大名捕中的无情可不是浪得虚名,若是就在此地设伏,说不定会被他看出什么端倪来。”

    虽然被白愁飞毫不留情的打断了话语,可是左冷禅却丝毫没有生气,最起码表面上还是笑呵呵的说道:“白公子所言甚是。”

    白愁飞和左冷禅都这么说了,段延庆老神在在的也不说话,老实和尚更是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其他那些人便也不再犹豫,纷纷照着白愁飞的安排,潜入到道路两边然后向前走去,准备在前方设下埋伏。至于那些马匹,则交由随队前来的几个专职看马的弟子给带走了。

    ………………………………………

    在白愁飞和左冷禅两人安排着设伏的同时,合兵到了一处的四大名捕以及皇阿玛等人也正在向前前进着。这支汇聚了幽灵禁卫军战堂及闲逸堂,还有身为朝廷卫指挥使、昭武将军的苏凌天手下兵力,再加上与四大名捕随行的一众六扇门捕快的队伍声势极为浩大,所过之处,不但行人避让,就连管道两旁丛林中的鸟兽都是四散而逃。

    “啧,这么多人跟着,威风的紧啊。”仲孙烈双手抱在胸前,略微羡慕的对苏凌天说道:“小天兄弟,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官职?”

    苏凌天也没藏着掖着,直截了当的道:“卫指挥使,昭武将军。”

    “唉……”仲孙烈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然后对着旁边的北宫萧然道:“你看看,同样都是玩家,人家手底下就有这么多兵力,我呢?我啥也没有,就这一杆破枪。老厉一门心思要把我跟小烈分开,说是要把蹄踏燕和手里那把枪留给我,却要把邪异门留给小烈,你说说,这不是偏心是什么?亏我枉费一番心计帮他提前弄死了宗越那个二五仔。真的是,阿西吧……”

    北宫萧然翻了个白眼“你师傅又不知道宗越以后会反叛。再说了,他愿意把蹄踏燕和长枪送给你你就知足吧。你跟了他多久?风行烈跟了他多久?最主要的是,你如果再说这种话,我可能会带着战堂的弟兄们先把你打到生活不能自理。”

    一提到“战堂的弟兄们”,两个人先是笑了笑,随即却又变得有些低沉了起来。

    那日与诸多邪道门派的门人一战之后,这个已经正式更名为“幽灵御林军”的帮会直接折损了接近三分之一的人马。虽说那些弟兄们还能复活,可是不管是谁,以前辛辛苦苦的努力一朝尽丧都依然是件让人痛苦的事情。

    苏凌天和令狐寄桑这两天也听皇阿玛他们谈起过那一日的事情,而且,说是那一日,其实也不过就是昨日而已。实际上,那些弟兄们的死对于仲孙烈等人来说,或许还是历历在目的。

    所以,在看出两人的情绪有些低落之后,他们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摇了摇头,低声安慰了起来。

    就在这时,无情突然轻轻咳了一声,然后开口道:“停。”

    随着轻微的骚动,早就被通知过的大队人马没用多长时间就全部停下了脚步,静静的在原地等待着。

    “如此拙劣的埋伏,未免叫人笑掉大牙。不知是哪一路的朋友在此,都被我发现了,就现身出来一见吧。”

    然而,官道上空无一人,除了风声之外,再无半点响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