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百四十七章 弟子

时间:2018-04-07作者:木南之

    房间里,赵德言背着双手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半晌都不曾眨过一次眼睛,看起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赵敏则站在赵德言背后,把玩了一会儿手中那被她点的破破烂烂的折扇,然后随手一把将扇子弃如敝履的扔在了桌子上。

    或许是被扇子与桌子之间的碰撞声给惊醒了,赵德言的睫毛微微动了动,然后开口道:“今天,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寨的章残金和万碎玉那番举动,你怎么看?”

    赵敏眼睛微微一动,然后露出了思索的表情,看起来倒是让她平添了几分知性。片刻之后,只听她开口道:“徒儿以为,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寨此举,应当有两个用意。”

    “哦?说来听听?”赵德言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对赵敏的话有些感兴趣,但是他的身体却依然站在窗前,没有动弹。

    “第一点,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寨是在向我们示威。或者准确一点的说,他是在向大元、突厥、大清、西夏还有扶桑、吐蕃等国的所有武林势力示威。他们今日之所以会表现的如此张狂,实则就是在向我们表示,他们有足够的能力搅黄我们的计划。所以,杀木小九这件事可以做,但是我们不能染指中原武林。”

    “嗯,有道理,第二点呢?”赵德言背对着赵敏,微微颌首。

    “第二点,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寨同时也是在给那些被我们威逼利诱聚集起来的中原武林魔道门派下最后通牒。”说到这,赵敏的脸色有些怪异“不知道为什么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寨居然会这么急着逼这些门派站队,此举说实话,实在有些不智。”

    “不智吗?”赵德言无声的笑了笑“还不错,准备准备,这次诛杀木小九之后,我会安排你和你师兄一起回归魔相宗下,进入圣门,并以圣门为踏板,正式进入到中原武林中。”

    “多谢师傅。”赵敏单膝跪地,冲着赵德言行了一礼。但是随即,她却又不解的问道:“师傅,徒儿觉得,师傅似乎并不认同徒儿的推断和结论,莫非徒儿有什么地方说错了?”

    “呵。”赵德言轻笑了一声“你师兄平素为人谨言慎行,交手时却狂野之至,如同疯魔,算是相当矛盾的一个人;你平素看起来知书达理,知礼守义,有大家之风。可骨子里却是一个执拗、偏激,而且还很不服输的人。即便是对我这个师傅,你都觉得自己是对的。”

    赵敏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你的头脑很好,对很多弯弯道道都能看得清楚,也能够理解一些话语背后的意思。但是,你的不足在于,你对于江湖的认识还有些片面。而且或许是因为从小生活在官宦人家的原因,你对于江湖人士的处事原则和行事方法也不够清楚。所以,即便你能够做出正确的推论,但是有时候你却不知道这些事情背后的意义。”

    赵德言直言不讳的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在诛杀木小九这件事情之后,将你派遣到魔相宗中的原因。我希望,今后在做决策的时候,你要多听取一下你师兄的意见。”

    赵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虽然是个很有主见,很执拗的人,但是却并不是那种听不进去别人意见的人。

    赵德言笑了笑,回过身来冲赵敏摆了摆手“好了,接下来,你就把你的重点依然放在诛杀木小九这件事情上就好了。中原武林这边,包括那些魔道门派的事情,暂时先交给我就好了。”

    “好的师傅。”赵敏应了一声,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行,没什么事了,你先离开吧。”赵德言摆了摆手,示意赵敏离开。赵敏冲着赵德言微微鞠了一躬,从桌上拿起那把折扇,转身慢慢退出了赵德言的房间。

    良久,赵德言的房间中突然又传出了第三个人的声音“中原武林,就要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波了。师姐之所以会觉得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寨此举有些不智,恐怕是因为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此时出手,会遇到正道势力的大举反扑。但是实际上,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现在出手,与其他几家势力联合肃清中原魔道势力,正道势力非但不会反扑或加以阻挠,反而会坐壁上观,并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暗中施以援手的。”

    “没错。”赵德言坐在凳子上,脸上露出了几许认同的笑容“你虽然不如赵敏那般聪慧,但是在势力之间的这些事上,你却能看的更加透彻。待到你师兄师姐他们两人在中原江湖之中立稳了跟脚,你就可以正式走上台前了,而且,是以我钦定传人的身份。”

    “如此,那就多谢师傅了。”一个身着青衫,笑容温和的青年从里屋掀开帘子走了出来“只是,师兄师姐……”

    “别担心,他们不是问题。”赵德言看了青年一眼“你唯一的问题,就是继续提升你的修为。没到宗师境界,你便不可能走到台前。”

    青年谦恭的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师傅,您放心吧,我会继续努力,不会有任何松懈和怠慢的。”

    “如此便好。对了,既然你已经看清楚了这中间的事,那待会儿你回去之后,便起草一份文书,写出接下来的对策,然后以我的身份布置下去。这件事的后续,就由你来负责,有什么解决不了或是不明白的再来找我。”赵德言摆了摆手,示意青年可以离开了。

    青年行了一礼,但却并没有回里屋,反而是又回了里屋,然后在里屋的床上轻轻扳动了一下一个烛火架。

    “咔咔……”的几声轻响,床铺旁边的墙壁突然移开,露出了一条可供一人通过,由台阶直通地底的暗道。

    “师傅,那弟子就先行告退了。”青年开口道。

    “好,你先离开吧。”赵德言应了一声,然后又抿了一口茶盏中的温茶,目送着青年的身影消失在了暗道中。武侠见闻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