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百一十四章 嵩山

时间:2018-03-23作者:木南之

    ,!

    要是木小九知道潘水绿现在在想什么,在做什么,甚至能看到这一刻的潘水绿的话,只怕他会笑疯掉的。因为这一刻,潘水绿正在念叨着:“上面一条路,下面一条路,上面那条路近一点,但是要翻山,而且还要在快到南阳城的时候转到官道上……好吧,木小九他们一定是走的下面这条路。”

    如果木小九在这,他一定会对着潘水绿竖起一个大拇指,然后夸他一句“真是精彩的推理”的。可惜木小九不在这,所以自然也就没办法告诉潘水绿,他往前走能找到自己,往上走有狐小仙和李小白,唯独往下走,谁也不知道他能找到什么,说不定是龙王爷吧。

    当然,此时此刻的木小九也没心情去理会潘水绿,因为他这会儿已经碰到李小白口中的那些白衣剑客了。此时此刻,那些白衣剑客就围坐在他下面,聊着天。

    别想歪,木小九的正下方是一个火堆,那些白衣剑客只是围坐在火堆的周围而已。另外,木小九也没有被架在火堆上面做成人肉烧烤,他现在正蹲在一座破庙的房顶上,而那些白衣剑客,则身处于破庙之中。

    “师兄,我们铁定是被那摆摊的老太婆给诳了!”一个青年怒气冲冲的说着。若是在云阳镇镇子口摆摊的那位大妈看到这一幕的话,她一定能够想起来,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曾经问过她木小九他们一行人消息的那个青年。

    “废话!用你说!”这帮人的那个师兄,也就是唯一一个身上白衣与其他人的白衣款式不同的男子冷声道:“现在傻子都知道咱们是被诳了!”

    “师兄你说啥?”另一个男子一脸茫然的扭头过来看向了这个师兄。

    这男子自然不会是真的傻子,他只是先前有些走神,没有听清师兄的话,只听到了“被诳了”这三个字,所以下意识的问了出来而已。

    但是,那位师兄肯定不会关心他走没走神,所以,师兄只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一把拔出了手中的长剑,指向了那个男子“你他妈的是傻子是吧!你他妈的不知道我们被诳了是吧!你他妈信不信老子一剑捅你丫个对穿!?”

    此时的师兄,哪里还有面对程灵素与白小八时候那翩翩的风度?有的只有满面的狰狞。

    可那被师兄用剑指着的男子却是一点都没有担心或是恐惧,反而极为淡定的摆了摆手“师兄你不可能捅我一个对穿的。你忘了吗?你打不过我。”

    “噗……”还没等被这句话怼的有些呆滞的师兄说话,有人已经率先笑了出来。

    这话其实一点毛病都没有,这一次的任务的确是师兄带队,而且师兄在这支队伍中的实力也确实挺高的。不过,他不是第一,这个被师兄称作“傻子”的男子才是第一。

    这个男子其实也是玩家,而且虽然进入游戏进入的很早,但是习武却比他们这些人都晚,因为这个男子曾经死过一次。

    但是没办法,说不定是因为死过一次就开窍了,这家伙一开始重新习武,那速度,简直就他妈是别人家的孩子,“噌噌”的往上蹿,几乎没怎么遇到过瓶颈,一路直达一流。

    等到了一流之后,他终于卡住了,不过也没卡多久,满打满算两个月,两个月之后,人家进了化境了。

    据说,只要这一次的任务能够完成,等到回去之后,掌门人左冷禅就会把他收为亲传弟子,然后传授他嵩山派至高无上的武学密典,《寒冰真解》。

    没错,他们这一批人正是曾经五岳剑派中的嵩山派的弟子。

    “我……”师兄心中有句很难听的话想讲,可是他讲不出来。在“我”了一个字之后,师兄叹了口气,冲着男子摆了摆手“算了,你坐下吧。身为师兄,我怎么能跟你这个师弟计较呢?”

    “噗……”先前那个笑声再次响起,气得刚刚稍微平复了一点心情的师兄直接再度破口大骂了起来“谁!谁他妈的笑得!给老子站出来!”

    “嘿,我在这,你找我有事?”木小九语带调侃的说了一句,然后抬腿在破庙的屋顶重重一踏,那屋顶应声而破,一时间,不少瓦片直接掉了下去,惊得那些嵩山派弟子纷纷向四处散开,不敢稍有停留。

    随着瓦片掉落在地上,大片大片的灰尘被瞬间扬了起来,弄得破庙里变得乌烟瘴气的。

    “小贼!看剑!”

    一声暴喝响起,下方,有好几个嵩山弟子同时拔出长剑,从漫天灰尘中一跃而起。虽然看起来有些灰头土脸的,但是那长剑却依然亮闪闪的,而且他们的气势也是丝毫不弱。

    木小九微微一笑,也不应聘,只是抬腿又在破庙屋顶重重一踏,然后整个人瞬间闪了出去,出现在了这几个嵩山弟子背后十几步的地方。

    又是一大堆瓦片落下,上来的这几个嵩山派弟子没事,可还待在下面的那些嵩山弟子就倒霉了。好在这时候不知道是谁打开了破庙的门。光亮一透进来,顿时成了这些嵩山派弟子的救命良药。一边躲避着从天而降的瓦片,他们一边从大门冲了出去。

    其实,区区瓦片,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这些嵩山派的剑客呢?只需一把剑,那些瓦片绝对没有一片能够落到他们身上的。他们真正在躲得东西,不是瓦片,而是那些灰尘。

    然而,除了几个坚持住一直鼓荡着真气的人之外,其他那些嵩山派的弟子一个个身上都落了不少灰尘,看起来很是狼狈,一点也没有先前一身白衣时候的高贵冷艳了。

    这其中,又要属那个“傻子”看起来最为狼狈,因为他一点都没有用真气去吹开那些灰尘,所以现在他几乎满身都是灰尘,就连脸上都有。

    “何方鼠辈!居然敢暗算我等!”刚一出破庙,那师兄便直接气急败坏的喝骂了起来。他记得先前有几个弟子冲了上去,怎么现在没声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