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百零一章 马贩

时间:2018-03-15作者:木南之

    “啊!!!”石破天惊的一声惊呼,瞬间打破了云阳镇清晨的寂静,甚至还引起了一大群狗的乱叫。一时间,本该静谧的云阳镇突然变得鸡飞狗跳了起来,不少已经起床了的人纷纷开门向外张望着。

    “嚯,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啊,这一大早的,谁知道是在搞什么名堂。”

    “我怎么觉得这声音听起来有点像镇门口开关门的老王头啊。”

    “走走走,过去看看。这老王头大早上起来不好好收拾收拾自己,赶紧把城门给开开,在那里鬼叫个什么?简直了,莫不是他要改行去唱戏,一大早起来先吊个嗓子?”

    一群薄怒之中夹杂着气愤的人乱哄哄的闹成一团,向着镇子大门口走了过去,看那样子,显然是一定要那老王头给他们一个说法了。

    然而,还没等他们走出去几步,镇门口那个方向就又传来了一声惊呼“来人啊!救命啊!杀人了!!!”

    这下子,这些镇民相视一怔,也不敢再乱说了,急急忙忙的就向着镇门口的方向跑去。平日里大家本来就相处的很和睦,先前说那些话多半也都是大早上被老王头突如其来的一声喊给吓了一大跳,所以才说出来的气话。如今老王头喊得这么声嘶力竭,显然是真有什么事了。在这种情况下,镇民们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赶紧去看一看。

    当然了,除了关心老王头之外,这些人也未必就没有好奇心和看热闹的心思了,只是他们不会表现的那么明显罢了。

    然而,就在镇民们刚刚跑到一半的时候,老王头已经着急忙慌的从镇子大门口那边跑过来了。他不止跑的慌里慌张的,就连脸上的表情都还依然保持着极度的惊恐,就好像他刚刚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

    “老王头,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见鬼了?”一个看起来约有三十岁上下的中年妇女打量着老王头“说说说说,怎么回事?”

    老王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那两条腿现在赫然正在颤抖着,甚至就连那双布满了老茧和裂痕的双手都有些微微发抖。很明显,他现在正处于一种十分紧张的状态中。

    “你这婆娘!”老王头狠狠地喘了两口,然后怒斥道:“我现在没时间跟你扯皮,你们赶紧让开,老头子我得赶紧跑一趟里正那里。咱们镇子上死人了,尸体现在还在城门旁边那棵大树上挂着呢。”

    说完,老王头直接向人群中走去,看样子是打算从人群中直接穿过去。但是这帮心存好奇的镇民们可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他过去,老王头刚刚走出去没两步,就有个镇民一把揪住了老王头“嘿,老王头你急个什么劲?谁死了啊?”

    老王头甩了一把,想要挣开这个镇民的纠缠,可他不过是个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干巴老头,又怎么可能轻易就挣开这壮实有力的青年镇民?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咬咬牙开口道:“是卖马的马贩子。”

    马贩子,名字就叫马贩子。当然了,这应该不是真名,只是马贩子自从来了云阳镇之后,就一直让这些人叫他马贩子。

    马贩子来云阳镇,那已经是六年以前的事了。

    六年前,马贩子比现在年轻不少,但也狼狈不少。老王头至今都记得,马贩子那天穿着一身皮袍子,浑身满脸都是血,跌跌撞撞的一头冲进了云阳镇的门口,然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老王头上去努力想要把他扶起来,谁知道马贩子只是挣扎着喊出了一句“有马贼”,然后就二话不说的晕了过去,特别干脆利落。

    那时候,云阳镇上还没有医馆,甚至连个赤脚大夫都没有。好在有几个看出情势不对的镇民第一时间跑到了隔壁镇子,请来了那个镇子上的一个赤脚大夫,过来给马贩子处理了一下身上那密密麻麻的刀伤,顺便也包扎了一下。

    等两天之后,他醒过来了,经过他的讲述,云阳镇上的居民们这才知道,原来马贩子在赶马的过程中遇到了马贼,十几匹高头大马全都被马贼抢了不说,就连自己也差点没被马贼给砍死。

    从打那时候起,马贩子就在云阳镇上定居了,虽然依然还是在卖马,但是却基本上就是在云阳镇附近走动,所贩卖的马匹也都是从邻近的马场里买回来的,算是赚一个差价吧。

    而且,这么多年了,马贩子从来没有说起过自己的名字。即便是在酩酊大醉,喝的不行了以后,他也都是自称马贩子。用他的话说,他是想跟过去彻底告别,换个身份重新开始生活。

    说来也巧,马贩子在镇子里盖的房子,就在老王头家隔壁。所以这两个人平日里也没少在一起喝酒,甚至时常会喝的醉醺醺的。这一来二去的,两个人的关系也就慢慢好了起来。尽管老王头也知道马贩子偶尔会做的那档子狡诈买卖,可在他看来,人追名逐利,这本就是天性,只要别干的太过分就无所谓。再说了,他看马贩子还挺顺眼的,马贩子干这事都是在对着那些过往的江湖人士,他又何苦为了一群高高在上的江湖人士去交恶马贩子呢?

    不过,也是为这事儿,老王头曾经不止一次的警告过马贩子。毕竟照他这样做下去,指不定哪一天他就会被哪个武林人士给弄死。结果没想到,这一次,马贩子居然真的出事了。

    “什么!?马贩子死了?”好几个镇民都失声叫了出来。

    当然,也有几个对马贩子干的勾当略有了解的镇民很是不屑的笑了笑,对他们来说,马贩子的死简直就是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最完美的诠释。当然了,他们最多也就只会笑一笑,毕竟所谓“死者为大”,这时候多说,很可能会成为别人指责的对象的。

    “嗯。”老王头沉重的点了点头“他的尸体现在还挂在树上。”武侠见闻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