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五百八十章 刺杀

时间:2018-03-03作者:木南之

    不知何时起,天空中突然飘来了一朵乌云,慢慢的遮蔽住了半个月亮。

    葵公公站在乔北溟等七人所居住的那所驿站对面房子的房顶上,双手背负于身后,看起来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与往常不同的是,葵公公的腰间此时正挂着一把长剑。

    片刻后,有个身着扶桑武士服的男子从驿站中走了出来,然后在原地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才转身向街角走去。

    葵公公微微一笑,身影一晃,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驿站的房顶上。但他还是没有立刻下去动手,他说过,要把这件事做的干干净净的。所以,现在还不是最好的动手时机,他还需要等待。

    当然了,作为一个年事已高的老人,葵公公最不怕的就是等待了。只是等一会儿而已,这点耐心,葵公公还是有的。

    ………………………………………

    葵公公的脚下,便是乔北溟的房间,此时此刻,乔北溟正盘膝坐在床上练着功。而以乔北溟的房间为起点,往右的第二间房间里,蒙赤行和庞斑这对师徒正在里面聊着天。

    “那人是在对我示威,或者说是警告我。”蒙赤行手中握着茶盏,一边说着,一边还往嘴里轻轻抿了一口茶。

    喝完这口茶后,蒙赤行又继续说到:“那人的具体实力我不太确定,但那人定然是个高手。我知道你想往武当山一行,但是你要切记,小心半路上被那个高手劫杀。”

    庞斑微微一笑,看着蒙赤行在顿了一顿之后复又说道:“当然了,如今斑儿你的功夫也已经不逊色为师多少了,所以只要稍稍小心就好,真出什么问题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示威。”待蒙赤行说完,庞斑笑着摇了摇头道:“中原这小皇帝还真是很紧张那个木小九啊,居然还找到了一个隐藏的高手来威胁我们,希望能够借此把我们牵绊在京城之中。”

    蒙赤行有些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这小皇帝其实挺厉害的,不论是治国还是政令,甚至就连行军布阵方面都略有心得,更难得的是能忍。只可惜,他还是有些冲动,而且太重感情了。区区一个木小九,说穿了他也就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棋子这种东西,该舍弃的时候就要舍弃,若是因为区区一枚棋子就要放弃大好机会的话,这个下棋之人绝对难成大器。”

    “是啊。”庞斑点了点头“若是中原皇帝能够把给木小九的那些有形无形的支援在这一刻抽调出来,任凭木小九在临死之前发挥出最后一点余热拖住我们,然后用抽调出来的实力对扶桑或是高丽发起致命一击的话,这两个势力中必然有一个会元气大伤,甚至就此一蹶不振。”

    “嘿,就算他抽调兵力加强边境防守和排查,同时镇压那些蠢蠢欲动,想要在木小九这件事中插一脚的势力又能有什么用呢?”蒙赤行把空了的茶盏放到了桌子上“该死的,总会死。为了一个必死的棋子放弃大好时机?重情重义,真是可笑。”

    庞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却听到驿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叫嚷声。

    “什么情况?”蒙赤行和庞斑两人一怔,连忙起身向外面走去。

    正在练功当中的乔北溟自然也听到了这阵声音,所以他缓缓停下了体内正在运转的真气,也准备出去看看。然而就在这一刻,他房间的窗户突然被人瞬间破开。随后,单手握着长剑的葵公公从被破开的窗口一闪而入,出现在了乔北溟的眼前。

    “是你!?”乔北溟有些惊惧的叫出了声“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葵公公面色平淡的看着惊惧交加的乔北溟,仿佛像是在说吃饭喝水这种事一样的说道:“我来杀你。”

    乔北溟眼睛一瞪,他很清楚自己不是眼前这个老太监的对手,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跑。可是以这老太监刚刚从窗户冲进来时候的速度来看,估计他是很难逃走的。

    这老太监怎么会来杀自己?

    乔北溟心思电转,这老太监要杀自己,那必然是受到了皇帝的授意,但是皇帝想杀自己的话,那这件事就必然不能摆到明面上去。所以,外面那嘈杂的声音很可能只是掩饰,掩饰自己被杀的声音,同时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

    这一刻,乔北溟的脑子前所未有的灵光。

    现在,唯一有可能让他从老太监的手下活下来的办法就是……

    大声喊出来!只要出了声,把其他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即便他们来不及冲过来救下自己,这老太监也有一定的可能投鼠忌器,不敢动手。

    这个办法虽然不能保证他一定不会死,但是这却是现在唯一的一个办法。

    这一切念头在同一时间从乔北溟的头脑中划过,其实并未耽搁哪怕一点时间。所以,在葵公公说完话之后的下一刻,乔北溟就开了口。

    然而,他并没有提高音量,再次叫出来的机会了,因为葵公公右手中握着的那柄长剑已经动了。

    葵公公的长剑既然动了,那乔北溟几乎就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乔北溟的嘴巴才刚刚张开,葵公公手中的长剑就已经划过了两人之间仅有的那一点距离。乔北溟瞬间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抽身就要往后撤。可葵公公手里的剑却仿佛突破了时间的限制一样,追着乔北溟后退的身体向前刺了过来。

    葵公公向来不握剑,但是只要他的剑出手了,那便要夺命。

    乔北溟一退再退,直到撞到了门上,退无可退。

    这一刻,乔北溟终于绝望了。

    其实乔北溟从一开始就错了,他本不该直接放弃抵抗,却想要通过一些其他的方法来侥幸逃生。

    然而,人往往只有在绝望的时候,才能够发挥出自己身体最深处所藏着的潜力。

    就在葵公公手中的那柄长剑即将命中乔北溟的喉咙时,乔北溟突然绝地逆转,整个人横着移出去了一步多的距离。武侠见闻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