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五百一十九章 意指

时间:2018-02-01作者:木南之

    “按照先前老石的说法,他是吃过饭之后拎着酒过来探望岳父岳母的,而那个时候,他的母亲、老婆和孩子都还在家里面。在过来看到了他岳父岳母的尸体之后,他受到了惊吓,导致手上拎着的酒坛子摔在了地上……”狐小仙一边说着,一边环视了一圈周围“可是,房间里面并没有酒坛子和酒啊。”

    “有过。”木小九抽了抽鼻子,仔细的闻了一下,然后用手在地上圈出来了一个大致的范围“那个酒坛子应该就是在这里摔碎的,因为虽然整个屋子里面都充斥着酒味,但是这里的酒味最浓郁。但是酒坛子的碎片应该是被人给收走了,酒水一部分被收拾掉了,另一部分应该是跟血液和尸体混合到了一起。”

    “好吧。”狐小仙皱着眉头说道:“这种多此一举的行为……嗯,在酒坛子摔碎之后,老石冲出了房间,附近的邻居在听说老石的岳父岳母被杀了之后,就把这附近给围了起来,老石则是在两个邻居的陪同下回了一趟家,然后跟妻子一起来报了案。”

    “也就是说,在老石的岳父岳母被杀掉之后,那个行凶者很可能没有走,而且还尾随着老石回了家。”林钦顺着狐小仙的思路说了下去“然后,那人绑走了老石的母亲和孩子,带到了这里虐杀,然后才离开。”

    “嗯,除非老石夫妇撒谎,否则这是唯一可能的解释。”木小九微微颌“只是,这房子门口已经被邻居们守住了,始终没有人进出过。而且还不止是门口,后院也有人看着,只要不是老石岳父岳母家附近的这些邻居都想祸害他们家,那行凶的人就不可能从前门或是后院进入房子里。”

    “那不就说不通了吗?”林钦皱起了眉头“时间对上了,杀人的恶徒又进不来了。”

    “是有那么一点说不通,所以,我想到了一件事。”说着,木小九走到了厨房,然后开始在那被对折了的老人尸体上查看了起来。

    “有件事我其实一直都挺疑惑的,那就是,那条把小孩子吊起来的、布满血迹的粗麻绳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条麻绳上会有那么多的血迹?麻绳又是从何而来?”

    一边说着,木小九一边冷笑着抬手指向了老人尸体的脚步,那白色的裹脚布上赫然有些一圈红色的痕迹“说起来,那人杀了老太太和小家伙,很可能就是临时起意罢了?那么,他就不可能带着一条绳子过来杀人。这样一来,也就解释了这条麻绳的出处,这条麻绳,很可能就是老石岳父岳母家里的,而且就放在这个房间里,跟那些工具放在一起,所以才会被血迹浸染。”

    林钦和狐小仙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顺着木小九手指的移动,他们又看到了老太太尸体上的焦黑色的灰尘印迹。

    “所以说,这一老一小,是被行凶者用绳子吊着,从烟囱里放下来的?”林钦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可能吧。”狐小仙突然开口反驳到:“平常人家的烟囱没有那么宽的,三岁的小孩子可以顺着烟囱放下来,但是这老婆婆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们……都没有碰过这位老人家的身体吧。”木小九摇了摇头“这位老人家被折成这个样子,并不是在她死前,而是在她死后。她真正的死因不是被折断了身体,而是中了化骨绵掌。”

    “化骨绵掌!”林钦一惊,他虽然不是武林中人,但是这门阴毒的功夫他倒是听说过。

    狐小仙闻言也是有些震惊,她走上前去,用手指点了点老婆婆的尸体,现这老人家确实已经柔若无骨了,一指头点下去,什么阻碍都没有。

    “可是……就算这位老人家中了化骨绵掌,可以被塞到烟囱里,那行凶者也不可能从烟囱里下来啊。小孩子确实是在屋子里被杀害的啊。”在狐小仙提出疑问之后,林钦也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木小九在厨房里找到了烟囱的位置,然后轻轻点了点头“没错了,这种烟囱是直通外面的那种,可以从这里进出。”

    “莫非是缩骨功?”见木小九没有搭话,林钦自顾的嘀咕了起来。

    “很有可能。”木小九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面色冷然的说道。

    狐小仙看着木小九的脸色,突然心中一颤,开口道:“小九……你觉得?”

    “嗯。”木小九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地上被整个对折起来的老婆婆的尸体,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蹭蹭的蹿了上来“这一次,很可能是我连累了他们。”

    “什么意思?”林钦皱着眉头,不解的看向了木小九和狐小仙两个人“这事儿怎么又和二位扯上关系了?”

    “有些人,想要跟我玩一场游戏,还是用人命为筹码的游戏。”木小九闭上了眼睛,努力遏制着体内的杀意“亏了他们能想出这种办法,还真是绝了,这么想激怒我啊……”

    “这……”林钦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木小九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然后睁开了双眼“只是猜测而已,而且,这也是江湖上的事。”

    林钦满含深意的看了木小九一眼,随即便不再说话了。他明白,木小九不说清楚,就代表这件事自己不该知道。

    “这是准备牵着我的鼻子走呢,还是想要先挑动起我的情绪,一步一步的让我变得更加愤怒呢……”木小九低声呢喃了一句,然后突然又开口道:“又是化骨绵掌、又是缩骨功,费尽心思布置出这么令人指的场景,又没什么所求。很显然,对方意有所指。”

    “嗯,不管怎么说,这都不可能是像白天那件事一样的性质了。”狐小仙说道:“除非是这朱阁镇的武林人士中有一个变态,可如果真的是个变态武林人士的话,这件事也不可能是现在这样的场景,要把事情要变成这样,得是个变态加上精神病才可以。”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