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五百零一章 比刀

时间:2018-01-22作者:木南之

    战场之外的另一边,傅红雪与钟离从南两个人依然在对峙着。

    木小九、水森、狐小仙、木断以及李小白五个人则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两人的决定,或者说,傅红雪的决定。

    “你确定?”良久,傅红雪终于缓缓说出了这两个字。

    钟离从南点了点头“我确定,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我只希望能够借你这一刀,一来衔接一下当年的恩怨,二来,助我突破大师。”

    钟离从南说出前一个理由的时候,众人还没有什么反应,可当他说出第二个理由的时候,李小白却是一下子愣住了,然后扭头看向了木小九“师傅,这……他,他也到了那个关隘?”

    木小九轻轻摇了摇头“没有,他还没有到那一步,但是很快了。”

    水森轻轻拍了拍李小白的肩膀“小白,对你师傅有点信心。钟离从南并没有走到门口,他离那扇门还有一步之遥呢。他的意思是,希望能够从傅红雪这一刀中有所领悟,让他在开门的时候更轻松一些。”

    李小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看向了两个刀客。

    傅红雪看着钟离从南,好一会儿没有说话,而且他那张始终如冰山一般的脸庞上也始终没有什么表情,让人根本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不过,过了一会儿之后,他虽然还是没有什么言语或表情,可是众人依然还是知道了他的决定。

    傅红雪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用言语和表情来表达自己的人,很多时候对他来说,动作,或许才是最好的表达方式。

    所以,在这一刻,傅红雪伸出了手。

    傅红雪的手很像是刀客的手,他的手没有剑客那么修长,但是却比剑客的手多了几分结实有力。然而,这样一双结实有力,善于握刀的大手,却又是那么苍白,甚至苍白到血管都清晰可见。

    所有人都以为傅红雪要把手搭到刀柄上,然而,傅红雪没有那么做。他只是抬起手,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本小册子,扔在了地上。

    随后,刀意突然开始从傅红雪的身上蔓延开来。

    乍一感觉,傅红雪的刀意似乎与木小九很像,因为其中都包含着一股子杀意。然而,木小九的杀意更肆虐、更狂躁,也更混乱。傅红雪的这种杀意却更加纯粹,而且其中还有着一股子内敛和压抑。

    “见刀如见人。”木小九突然轻声道:“虽然傅红雪还没出刀,但是我好像已经看到了他的刀,也看到了他的人。孤独、隐忍、冷漠、坚毅,还有着透骨却又隐而不发的仇恨。”

    这一刻,傅红雪没有说话,但钟离从南却瞬间明白了傅红雪的意思。所以他笑了,傅红雪果然是个自信的人,他不肯先拔刀,而是用刀意告诉自己,让自己先拔刀。因为在傅红雪的心中,如果他先拔了刀,那么自己就不会再有出刀的机会了。

    因此,钟离从南伸出手,随意的攥住了刀柄。

    小楼一夜听春雨,这大概是武林中最具诗意的一把魔刀了。

    小楼一夜听春雨的确是一把魔刀,而且是那种沾满了邪性与杀意的刀,一出现,便一定是一场血雨腥风。然而,这把魔刀却又不止有着魔性,同时,它还兼具着那种诗意。

    魔,魔在这把刀;诗,却诗在刀法上。

    小楼一夜听春雨,圆月弯刀,神刀斩!

    圆月弯刀在这一刻,被钟离从南从刀鞘中缓缓地抽出来,一寸、又一寸。而“缓缓”这种形容,其实又半对半错,因为这刀,其实是似慢实快。同时,这一刀也绝对不是看起来那么无力。

    在李小白的眼中,这一刀实在是太快了。但在木小九的眼中,这一刀其实并不快,最起码钟离从南拔刀的速度其实并不快,之所以李小白会觉得快,只是因为他被钟离从南的刀意所压制了而已。

    小楼一夜听春雨,这一刀,便是那春雨。

    诗圣杜甫曾经写过一首《春夜喜雨》,其中说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李小白便是这样,在悄无声息之中,便被影响到了。

    然而,木小九却在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声。他不是叹别的,而是叹钟离从南。因为,至今为止,钟离从南尚且连掌控这把小楼一夜听春雨都做不到。不是不能完全掌控,而是完全没有掌控。

    连掌控这把刀都做不到的钟离从南,自然没办法掌控神刀斩。

    一点都不行,完全掌控不了。圆月弯刀和神刀斩讲究的是“刀即是我,我仍是我”,“人是刀的灵魂,刀是人的奴隶”。可惜的是,钟离从南已经完完全全的沦为了刀的奴隶。换句话说,圆月弯刀和神刀斩本应该是由人御刀,可钟离从南却是由刀御人。

    钟离从南并没有握住圆月弯刀,他已经沦为了圆月弯刀的奴隶。

    只有大智大慧的人或是至情至性的人,可以免受圆月弯刀魔性的影响。如今看来,钟离从南并没有达到这两个要求中的任意一个。

    在这一刻,在钟离从南尚且没有把圆月弯刀拔出鞘中的这一刻,木小九已经看到了结局。或许钟离从南凭借着圆月弯刀和神刀斩的威力,能够在傅红雪的刀下侥幸得生,免于死劫。但是,他一天参不透、看不破,便一天不能突破大师境界,踏入宗师的大门。

    说白了,钟离从南今天这一刀,其实是白接了。

    钟离从南手中的圆月弯刀距离完全出鞘,还剩下最后一寸。而傅红雪,却还依然静静的站在原地,无悲无喜,也没有任何动作。

    傅红雪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块石头,一块亘古以来便一直存在在那里的顽石,任凭风吹日晒,他都无动于衷。甚至于那开始时从他身上逸散而出的刀意,这会儿都已经全然散去。

    这一刻的傅红雪,让人完全察觉不到他会武功。

    天突然阴了,太阳即将被乌云给完全的遮蔽起来。

    可就在太阳还剩最后一丝光芒的时候,钟离从南彻底拔出了圆月弯刀。武侠见闻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