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百六十五章 转变

时间:2018-01-05作者:木南之

    知南这话虽然没有明确的说出来一个谓语,也就是没有说出来,接下来,到底是谁的。但是只要人不傻,都能听的出来,知南这句话就是说给木小九听得。

    在场一共就那么几个人,傻子都能看得出来,知南根本就没拿对面那些人当回事。而黑衣冷峻男子又被两个敌人给暂时缠在了原地,你说知南这句话,还能是说给谁听的?

    狐小仙或许是跟木小九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听了这话之后,她的眼睛突然微微眯了起来“这家伙很臭屁,很能装啊,木断、小白,我突然很想打他。”

    李小白和木断听了这话,忍不住都是打了个寒颤。他们不知道狐小仙能不能打得过这书生打扮的家伙,但是他们很清楚,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能够无条件的指使木小九,那便是狐小仙了。

    最起码在他们两个人的认知里面是这样。

    狐小仙说她想要打这个书生打扮的家伙,那么……

    木小九冷笑了一下,右手握着红衣刀,整个人瞬间化作奔雷,从仅剩的那两个人之中穿行过去。那两个人刚刚想要做出抵抗的动作,却突然觉得脖颈之间大动脉的地方一凉,鲜血已经从中喷了出来。

    木小九右手握着红衣刀,左手拿着一块不知道从何而来,或许是从两人身上截下来的衣服料子,在红衣刀上轻拂而过。一边擦掉了红衣刀上面的血迹,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到:“阁下这个考验,未免,也太过小儿科了些吧。”

    知南猖狂的笑了起来,却是转过头看向了黑衣冷峻男子。木小九同样扭过头去看,却发现黑衣冷峻男子依然处于苦战之中。

    不瞧不知道,这一瞧,木小九却是突然笑了起来“这之中可没有什么可比性,你不会看不出来吧,那两个人是华山派弟子,而且还是不走正途的那种。这两个人不去精研华山派的诸多剑法,反而是去学习华山派的正反两仪阵法。你还别说,这两个人倒是真的研究出来了一点东西,一前一后一进一退也称得上是颇有章法,这小子短时间内被两个人缠住,却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知南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可随着黑衣冷峻男子手里镔铁齐眉棍的挥舞,慢慢的,知南却是也同样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终于发现了,这黑衣冷峻男子的过人之处到底在哪。

    说起来,黑衣冷峻男子跟知南和木小九都不一样。

    知南实际上,是以足够多,足够精纯的内力取胜。他甚至不需要去学习什么武功,那一双手挥出,凡是内力不如他的人,罕有能够逃过他手下,或是在他手下支撑一会儿的人。

    木小九呢?他手段奇多,一举手一投足都是武功,不管了不了解他,只要与他对上,稍有不慎,便会被他一举胜出。

    可是黑衣冷峻男子不同,比起知南和木小九,黑衣冷峻男子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更像是一个主角。

    因为不管对面面对着的是什么敌人,他总是能够胜出对方一筹,然后与对方缠斗。比方说现在吧,他被那两个华山派的弟子以正反两仪阵法给缠住。但是他却能高出这两人一线,虽然说不能很快胜出,但是却能够做到稳压两人一头,然后慢慢把两人打败。

    而且最可怕的是,在这期间,黑衣冷峻男子能够一直游刃有余,保持着这种压住两人一头,不多不少的情况。

    假设说那两个人加起来,使出正反两仪阵法的实力是“十”,那么黑衣冷峻男子就能够一直保持自己发挥出“十一”的实力。

    不多不少,刚好够用。

    黑衣冷峻男子竟然就能一直保持住这样,不增不减,看的木小九与知南越是往下看,眼睛就越是发亮,若是换了寻常的玩家,可能还会觉得这么什么。可是对于木小九和知南这两个人来说,黑衣冷峻男子能够做到这一点,确实是很厉害。

    因为,最主要的事情是,黑衣冷峻男子的实力并不是“十一”。

    换做一般人,这么压制着自己的实力,那么在动手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是会有一些波动的。就算是木小九都不可能做到在生死相搏之中,把自己的实力一直压制在一个水平线上,纹丝不动。

    单从这一点上来看,黑衣冷峻男子却是强过了木小九和知南。

    而且,黑衣冷峻男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也值得思考。

    黑衣冷峻男子若只是面对原来的敌人,其实他是不需要这么做的,因为完全没有什么益处。他大可以把敌人先快速解决掉,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丝毫不拖泥带水,打完就走。

    但是现在,知南盯上了他,木小九又盯上了知南。

    所以,黑衣冷峻男子便想办法给自己套上了一层伪装。他知道自己掩藏实力是瞒不过木小九和知南的。但是,他也不需要把实力全部都掩饰住,他需要的其实就只是让木小九和知南摸不出他到底掩盖掉了多少的实力。

    而现在,他成功了。

    木小九和知南两个人也知道黑衣冷峻男子的意思,但是两个人毫不在意,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黑衣冷峻男子与那两个人缠斗。

    甚至于,时不时的,两个人还会笑一笑,也算是以示尊敬了……

    黑衣冷峻男子越打面色越难看,最后居然是直接一震手臂,手里镔铁齐眉棍往前一迎,瞬间将前方两个人顶的连退了数步。然后,便见黑衣冷峻男子往前迈出一步,手里镔铁齐眉棍那么一挥,两个人胸腹之间如遭重击,瞬间就此倒地不起。

    “你们两个……”黑衣冷峻男子在击倒这两个人之后,转头看向了知南和木小九“你们两个到底想干嘛?”

    知南面色怪异的笑了笑“什么要干嘛?你们打扰了我饮酒的兴致,还不许我看看戏了?”

    木小九耸了耸肩“我也是一样啊,不过刚才我家里那位说了,想要打这家伙,所以我决定尊重她的意见。”武侠见闻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