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百五十七章 行刑

时间:2017-12-31作者:木南之

    楚意晃了晃脑袋,刚刚一直在回忆,弄的他有些头疼了已经,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弃,依然试图着想起更多的东西。

    “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楚意在心中暗自骂了一句,他也想张开嘴骂,但是却没有办法,毕竟他的嘴里还塞着东西。

    换好衣服之后,他记得他应该是从自己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然后……然后他便来到了书房的门前。

    “所有人。”楚意站在书房的门前,对着正在这里打扫着院子的几个下人说道:“所有人都离开书房这边,晚饭之前不得过来。”

    对于下人们来说,这种事情早已经发生过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的这个主子心情不好的时候特别喜欢独处,每到这种时候,他就会跑到书房来,然后把他们全部屏退。

    记得有一次,或许是老爷进京城的那一次吧。那一次从京城回来之后,他们老爷,也就是楚意直接在书房里面待了一整天,早饭也不吃,午饭也不吃,晚饭也不吃,一整天就躲在书房里面,谁也不见。等到第二天楚意出来,他们进去打扫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书籍纸张散落了一地,瓷器什么的也碎了不少。

    所以,这一次楚意这样做也并没有让他们觉得有什么异常。这些下人在一一鞠躬领命之后,就纷纷退下了。

    楚意站在院子中央,一直等到所有下人都离去之后,方才进入到了书房之中,然后……

    然后他就没有印象了,估计就是那会儿,他被人给袭击了。

    而且,他还注意到,自己带着的那条绳子已经不在身上了。不知道到底是谁袭击了他,居然还拿走了他的绳子。

    没错,绳子,一条普普通通的麻绳,上吊用的那种。

    楚意其实很清楚,木小九说的都是真的。既然木小九说他这身官服被扒了,那他这身官服就是真的被扒了,不可能留住。

    而且,他已经能想到当罪证随着朝廷的圣旨一起下来之后,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境遇了。毫无疑问的,身败名裂,甚至被千夫所指、万人唾弃,或许……他会死也说不定。

    不……不是说不定,到那个时候,他是一定会死的吧。

    既然如此,既然注定了要死,那,为什么不自己了结掉自己的性命呢?为什么,要等着在别人的唾骂中死去呢?

    楚意不希望自己在临死之前还要承受别人的辱骂,所以,他带上了这根绳子,准备提前自己上吊自杀。【】

    然而,打晕并且绑住了他的那个人,居然拿走了他的绳子?

    那不过是一条普普通通,随处可见的麻绳而已,为什么……

    “楚大人,你是在找这个吗?”一个声音在楚意的背后响了起来,这声音很平静,只能依稀的让人听出应该是来自于一个青年男子。但是,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声音,却让楚意一下子瞪大了双眼。

    就是这个声音,刚刚在前不久,宣判了楚意的知府生涯彻底结束。

    他甚至不需要回头去看就知道,这个声音是属于木小九的。

    果然,下一刻,木小九从他身后,走到了他身前。然后,木小九轻轻的踢了踢他身下的太师椅,面带讥讽的说道:“楚大人,果然不愧是堂堂安康知府,居然能够临危不惧,在发现自己被绑住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去徒劳的挣扎。我是不是有些低估你了。”

    楚意那一双眼睛瞪得像是铜铃一样大,他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木小九,眼中除了恐惧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书房的门,居然被人推开了。

    楚意的脸上流露出了喜色,他的确决定要死,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落在了木小九的手里,那可就不仅仅是简单的死了。

    生不如死?或许还不止吧。

    然而,从门口进来的那个人,却在瞬间就击碎了楚意的幻想。因为,推开书房的门,走进来的那个人,是木断。

    “公子,所有下人都打晕了。”木断进来之后,开口说道。

    楚意一下子变得面如死灰,他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他也明白了,木小九究竟是要干嘛。

    木小九要干嘛?木小九为什么要让木断去把所有下人打晕?

    原因很简单,因为,木小九想要狠狠的虐杀他。因为担心他的惨叫声太大找来下人,所以菜肴让木断去把下人都打晕。

    楚意的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他突然开始怀疑,为什么自己没有从府衙出来之后就直接到安康城的城墙上,纵身一跃,摔死自己。这样一来,方便快捷,也就不用再……

    “楚大人,你听说过千刀万剐吗?”

    木小九眯起眼睛,红衣短刀突然悄无声息的从水火乾坤氅那宽大的袖子中滑落,落到了木小九的手里。

    楚意的身体猛然僵住,然后他疯狂的摇起头来。

    木小九却仿佛没有看到楚意的反应一样,一边用右手把玩着红衣短刀,一边缓缓说道:“我想楚大人你身为安康知府,肯定是知道千刀万剐的。但是为了防止你有什么误解,我决定还是要解释一下。”

    “这千刀万剐啊,又可以被称之为凌迟。行刑方法呢,是要用锋利的小刀,一刀一刀的把人的肉割下来。据说这千刀万剐要玩的好,需要多练。练到深处,每一刀落下,都只会割下极薄的一片肉。而且还要一边割肉,一边止血,以防罪犯失血过多而死。”

    “割到后面,人的五脏六腑统统裸露在外,却能不死。”

    木小九突然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可惜了,我没干过这种事儿,没什么经验,也不能让你体验到完整的千刀万剐。而且我这把红衣刀,也不是专门用来行刑的。”

    “但是呢……”木小九轻轻拍了拍楚意的脸,这一刻,他再也没有掩饰自己那疯狂而又如海浪般汹涌的杀意“但是呢,楚大人你也别太失望。放心吧,我让木断拿了一点好东西过来,也会让你很享受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