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百五十六章 楚意

时间:2017-12-31作者:木南之

    日头越爬越高,最终稳稳地高居在了天空的最顶端。

    陆小凤、司空摘星、西门吹雪和狐小仙、李小白都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但是木断迟迟没有归来,所以众人也就没有离开。

    此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按说从上午等到晌午,换做是谁也都该不耐烦了。但是因为知道木断是去干嘛的,所以这些人愣是没有一个有什么不耐烦的情绪的,都很有耐心的在等待着。

    因为楚意的那些罪行而恨不得杀楚意而后快的人,可不只是木小九他一个。所有的人其实都在等着木断回来,说出结果。

    而木断也不负众望的,在一刻钟的时间内就回来了。

    随着木断的脚步声在后院中响起,后院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木断。却见木断冲着木小九拱了拱手说道:“公子,楚意在离开府衙之后回了家,我一路尾随他回去,在确定他收拾好东西,进入了书房,并吩咐下人不要之后,我便将他绑了起来。”

    木小九眼睛一亮,然后赞许的点了点头,木断谦和一笑,退到了一旁。紧随其后的,木小九直接站了起来,然后眯着眼睛轻声说道:“几位,谁愿意与我同去?”

    陆小凤本想随之站起来,但是想了一下之后,他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开口道:“我知道你要干什么……我怕我会忍不住阻止你,所以还是算了。”

    陆小凤虽然没站起来,但是司空摘星却站了起来“木公子,我虽然不怎么喜欢杀人放血这种行当,但是我可没陆小鸡那么正派。咱走着,这么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我可要看一看。”

    西门吹雪对这种事自然没什么兴趣,李小白虽然现在已经缓过来了,但是毕竟这种事情短时间内他还不想再去接触,所以也没有跟着木小九和司空摘星一起。狐小仙心中其实是想要跟着木小九的,但是她也知道,她见不得那种场面,所以最后他也放弃了。

    最终,一起出发的就只剩下了木小九、司空摘星和木断三人。

    当然,也好在司空摘星也跟着一起了。若是只有木小九和木断两个人,说不得他们俩还是要偷偷摸摸的用轻功过去。但是有了司空摘星的帮助,三个人只需要简单的易个容,从后院翻出去,然后就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当楚意再醒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记忆有些浑浑噩噩的,而且后颈有些酸痛。等他终于稍稍清醒一些之后,他这才终于发现,自己居然被绑在了椅子上,而且嘴巴也被塞住了。

    面前的一切都很熟悉,不管是那张桌子,还是桌子上的笔墨纸砚甚至包括摆设和位置,都在清楚明白的提醒着楚意,他现在正身处于自己的书房里面。

    门窗都关的死死地,甚至连一丝缝隙都没有留下。但是阳光穿过窗户纸之后留下的亮度依然能够让楚意判断出,现在应该是在中午。

    楚意开始努力的回想,自己上一个记忆片段究竟是什么?

    在府衙,在木小九离开之后……

    楚意挣扎着站了起来,旁边的捕头想要过来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他现在还是很恐惧,非常的恐惧,所以他不敢让任何人靠近他。

    而当他站起来之后,他才终于发现,除了那个要作势想要扶他的捕头之外,其他人在看着他的时候,都是一脸的厌恶和嫌弃,似乎他楚意现在就是一堆狗粪一样。他想起那些人曾经谄媚的眼神,心中忍不住开始唏嘘了起来。

    当然,除了唏嘘以外,更多的却是怨恨。

    而且,即便是那个作势想要扶他的捕头,那双眼睛里面的神色也不复往日了。他看得清清楚楚的,那个捕头看他的时候,眼睛里面有的,居然只是怜悯。

    怜悯,这个词,楚意曾经连想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个词居然会出现在别人的眼睛里,而且针对的还是他。

    楚意很想破口大骂,但是他不敢。所以,他只是有些苍凉的笑了笑,然后就一瘸一拐的搀扶着墙壁走了出去。他不敢走得太快,因为木小九的那一脚踹断了他的肋骨,如果走快了,会更疼的。

    他离开了安康城府衙,这个他作威作福了好久的地方。

    半生努力,不过一朝一夕,竟然就已经付诸东流,尽数化作灰烬了。但是楚意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显然也不是输不起的人。

    他谄媚,他懦弱,他肮脏,但是,他不是输不起的人。

    试问一下,能一步一步的走到知府这个位置上的人,或许有着种种的缺点,但是最起码,他们每一个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所谓的谄媚、懦弱,其实都只不过是楚意的自保方式罢了。而与此同时,他也是个聪明人,而且也很能隐忍。

    在走到衙门的那一刻,楚意将木小九摔在他脸上的那些罪证塞到了衣服里面,然后忍着疼痛,挺了挺腰杆,像往日一样,或者说像还身为安康城知府一样昂首挺胸的走出了安康城府衙。

    在断了肋骨的情况下,以这样的姿态行走,每一步都堪称是一种折磨。但是楚意不希望自己以一个落水狗的形象出现在安康城居民的面前。

    即便,他心里已经做好了那个准备。

    但是他仍然不希望自己连走路都走的像一条狗,虽然他已经在尽力的昂首挺胸了,可是这依然是安康城中的百姓第一次看到他楚意楚大知府一个人走在路上。因此,被人指指点点的在背地里面议论这种事,楚意还是没能避免。

    然而,他却对这一切都置若罔闻。他已经尽力做到最好了,还被人议论的话,他也没有办法了。

    就这样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还有心底那不时阵阵上涌的恐惧,楚意一步一步的回到了自家的宅院。下人与他说话,他就轻轻点点头,也不搭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换起了衣服。

    换好衣服之后,楚意深吸了一口气,正了正色,然后推开了房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