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百五十三章 夜尽

时间:2017-12-29作者:木南之

    月亮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悄然沉入了地面以下,在这无比漫长的一夜之后,东方终于露出了鱼肚白。而不知何时,天上开始慢慢悠悠的飘下了小雪,落在地面上,将血红色的大地给埋在了下面。

    残尸早已经被收殓过了,官兵和捕快的尸体被拉走然后集体掩埋,玩家的尸体在玩家选择复活以后会自动刷新,剩下的那些尸体,直接挖个坑一把火烧掉了事,省时省力,还不会引起瘟疫。

    这确实是无比漫长的一夜。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不眠夜。比如说木小九、狐小仙、木断、陆小凤、司空摘星、西门吹雪、牧云归和他的老仆,再比如楚意和安康城统兵总将领、安康六扇门总捕头,还有那些捕快和官兵。甚至于对身处安康城的玩家来说,这也是一个不眠夜。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葬身之夜。这一夜死了太多、太多人,以至于数量甚至都无法清点。这一夜,宇文化及死了,宇文诚都也死了,就连仅存的三大恶人中的南海鳄神岳老三也死在了西门吹雪的剑下,更不要说那数也数不清的玩家、官兵、捕快和宇文化及、宇文诚都两兄弟的手下了。鲜血能够染红大地,死亡的人数可想而知。

    对安康城的百姓来说,这个夜,也太漫长、太提心吊胆了。窗外一直响起的惨叫声、厮杀声和呼喊声。最开始还只有北门那边,到后来,这些声音干脆蔓延到了整座安康城。

    对于安康城的地下势力、江湖势力和玩家势力而言,这个夜,很颠覆。毕竟不过一夜的时间,安康城黑夜里原来的主人就死于非命,而后,整个安康城居然直接被两个帮会给趁乱统一了。

    不得不说,那阴沉青年和那个中年男子行事真的很果决,手段也很毒辣。两人直接带着手下所有人在一夜之间覆灭了安康城里所有的帮会,一人占据东城,一人占据西城。白天的秩序由捕快来官职,夜晚的权柄却落到了他们两人的手里。官方的话语权握在安康城知府的手里,江湖的话语权,却归他们两人所有。

    这一夜,太漫长,发生了太多变化。

    但如果要说这一夜里面谁的心情最忐忑、变化最大也最多的话,那一定是安康城的知府大人,楚意了。

    从最开始的畏惧,到后面想到抓捕钦犯的功劳时的狂喜,再到宇文化及和宇文诚都带人冲城时的忧心。大起大落,不外如是。

    就算现在,楚意的心情也一点都不平缓。此时的他正坐在府衙的大堂里面,耳朵虽然听着手下的汇报,心思却已经飘到了不知哪里。

    他正在幻想,帮助朝廷杀掉了两个重要钦犯,能让他官升几品。

    “大人,昨夜战事惨烈,城中的捕快伤亡……”

    “楚大人,看你一副神游物外的样子,这是在想什么呢?”正在汇报的捕头的声音突然被打断,一个平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随后,只见木小九身穿青色长衫,外罩水火乾坤氅,腰悬酒葫芦,缓缓的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手长剑、一手洞箫,亦步亦趋的李小白以及身穿灰衣的木断。

    楚意可以不听手下捕头的汇报,但是木小九的话他却不敢不听。因此,在听到木小九的声音之后,楚意第一时间回过神来,一脸谄媚的从上首走了下来“哎呀!木大人,您怎么来了?”

    木小九笑了笑“楚大人客气了,我来这里,自然是为了给你报喜。”

    楚意眼睛一亮,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咳,木大人。”他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才义正词严的说道:“木大人,昨夜能够处理掉宇文化及和宇文诚都这两个反贼,那也不全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而且……”说着,他突然神神秘秘的凑到了木小九的身旁,低声说道:“我手下的捕快整理战场的时候,只发现了宇文化及的尸体,至于宇文诚都……已经两半了,而且背上的皮还被剥下去了。”

    木小九一怔,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但他表面却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楚意闻言松了一口气,他只怕木小九因为这事责怪于他,如今既然没事儿,那他就不怕了,往后退了一步之后,眼巴巴的看着木小九,等着木小九说出奖赏。

    “楚大人别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木小九轻轻笑了笑“昨夜,楚大人助我诛杀宇文诚都、宇文化及这两个逆贼,功劳不小,理应嘉奖。但是……”

    本来楚意听到前面那些话的时候,他还挺高兴的,可木小九后面这个“但是”,一下子让他的心悬了起来。

    木小九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讥讽“但是,楚大人先前也曾勾结逆贼,贪赃枉法,置家国百姓于不顾,其罪当诛!”

    楚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他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嘴巴开合了数次,却是半个字眼都没能说出来。

    “楚大人,你就庆幸先皇在世时,曾经颁布过‘功过可以相抵’的法令吧。”木小九低垂着脸“否则,现在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楚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猛地抬起头“不!你做不到!你没有资格给我的功过论处!我要上报朝廷!”

    “啧。”木小九微微摇了摇头“楚大人,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可能你不知道,我的特使官职已经拔擢到从二品了,凡三品及三品以下官员,我都可以任免,五品及五品以下官员,我都有权先斩后奏。来人!”

    木小九这一声令下,那些捕快自然是不敢动的,但是木断可没什么顾忌,直接走上前去,伸手揪着楚意的衣领把他扯了起来。

    “楚大人,还有件事。”木小九眼中开始流露出了杀意“我托偷王之王司空摘星和四条眉毛陆小凤帮我搜集了一下证据。”他伸手从怀中扯出了一沓纸“这些你欺男霸女、甚至对幼女施暴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月亮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悄然沉入了地面以下,在这无比漫长的一夜之后,东方终于露出了鱼肚白。而不知何时,天上开始慢慢悠悠的飘下了小雪,落在地面上,将血红色的大地给埋在了下面。

    残尸早已经被收殓过了,官兵和捕快的尸体被拉走然后集体掩埋,玩家的尸体在玩家选择复活以后会自动刷新,剩下的那些尸体,直接挖个坑一把火烧掉了事,省时省力,还不会引起瘟疫。

    这确实是无比漫长的一夜。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不眠夜。比如说木小九、狐小仙、木断、陆小凤、司空摘星、西门吹雪、牧云归和他的老仆,再比如楚意和安康城统兵总将领、安康六扇门总捕头,还有那些捕快和官兵。甚至于对身处安康城的玩家来说,这也是一个不眠夜。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葬身之夜。这一夜死了太多、太多人,以至于数量甚至都无法清点。这一夜,宇文化及死了,宇文诚都也死了,就连仅存的三大恶人中的南海鳄神岳老三也死在了西门吹雪的剑下,更不要说那数也数不清的玩家、官兵、捕快和宇文化及、宇文诚都两兄弟的手下了。鲜血能够染红大地,死亡的人数可想而知。

    对安康城的百姓来说,这个夜,也太漫长、太提心吊胆了。窗外一直响起的惨叫声、厮杀声和呼喊声。最开始还只有北门那边,到后来,这些声音干脆蔓延到了整座安康城。

    对于安康城的地下势力、江湖势力和玩家势力而言,这个夜,很颠覆。毕竟不过一夜的时间,安康城黑夜里原来的主人就死于非命,而后,整个安康城居然直接被两个帮会给趁乱统一了。

    不得不说,那阴沉青年和那个中年男子行事真的很果决,手段也很毒辣。两人直接带着手下所有人在一夜之间覆灭了安康城里所有的帮会,一人占据东城,一人占据西城。白天的秩序由捕快来官职,夜晚的权柄却落到了他们两人的手里。官方的话语权握在安康城知府的手里,江湖的话语权,却归他们两人所有。

    这一夜,太漫长,发生了太多变化。

    但如果要说这一夜里面谁的心情最忐忑、变化最大也最多的话,那一定是安康城的知府大人,楚意了。

    从最开始的畏惧,到后面想到抓捕钦犯的功劳时的狂喜,再到宇文化及和宇文诚都带人冲城时的忧心。大起大落,不外如是。

    就算现在,楚意的心情也一点都不平缓。此时的他正坐在府衙的大堂里面,耳朵虽然听着手下的汇报,心思却已经飘到了不知哪里。

    他正在幻想,帮助朝廷杀掉了两个重要钦犯,能让他官升几品。

    “大人,昨夜战事惨烈,城中的捕快伤亡……”

    “楚大人,看你一副神游物外的样子,这是在想什么呢?”正在汇报的捕头的声音突然被打断,一个平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随后,只见木小九身穿青色长衫,外罩水火乾坤氅,腰悬酒葫芦,缓缓的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手长剑、一手洞箫,亦步亦趋的李小白以及身穿灰衣的木断。

    楚意可以不听手下捕头的汇报,但是木小九的话他却不敢不听。因此,在听到木小九的声音之后,楚意第一时间回过神来,一脸谄媚的从上首走了下来“哎呀!木大人,您怎么来了?”

    木小九笑了笑“楚大人客气了,我来这里,自然是为了给你报喜。”

    楚意眼睛一亮,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咳,木大人。”他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才义正词严的说道:“木大人,昨夜能够处理掉宇文化及和宇文诚都这两个反贼,那也不全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而且……”说着,他突然神神秘秘的凑到了木小九的身旁,低声说道:“我手下的捕快整理战场的时候,只发现了宇文化及的尸体,至于宇文诚都……已经两半了,而且背上的皮还被剥下去了。”

    木小九一怔,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但他表面却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楚意闻言松了一口气,他只怕木小九因为这事责怪于他,如今既然没事儿,那他就不怕了,往后退了一步之后,眼巴巴的看着木小九,等着木小九说出奖赏。

    “楚大人别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木小九轻轻笑了笑“昨夜,楚大人助我诛杀宇文诚都、宇文化及这两个逆贼,功劳不小,理应嘉奖。但是……”

    本来楚意听到前面那些话的时候,他还挺高兴的,可木小九后面这个“但是”,一下子让他的心悬了起来。

    木小九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讥讽“但是,楚大人先前也曾勾结逆贼,贪赃枉法,置家国百姓于不顾,其罪当诛!”

    楚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他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嘴巴开合了数次,却是半个字眼都没能说出来。

    “楚大人,你就庆幸先皇在世时,曾经颁布过‘功过可以相抵’的法令吧。”木小九低垂着脸“否则,现在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楚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猛地抬起头“不!你做不到!你没有资格给我的功过论处!我要上报朝廷!”

    “啧。”木小九微微摇了摇头“楚大人,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可能你不知道,我的特使官职已经拔擢到从二品了,凡三品及三品以下官员,我都可以任免,五品及五品以下官员,我都有权先斩后奏。来人!”

    木小九这一声令下,那些捕快自然是不敢动的,但是木断可没什么顾忌,直接走上前去,伸手揪着楚意的衣领把他扯了起来。

    “楚大人,还有件事。”木小九眼中开始流露出了杀意“我托偷王之王司空摘星和四条眉毛陆小凤帮我搜集了一下证据。”他伸手从怀中扯出了一沓纸“这些你欺男霸女、甚至对幼女施暴的事情你怎么解释!”武侠见闻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