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百三十六章 壮汉

时间:2017-12-21作者:木南之

    ,!

    月明星稀,天上时不时的会飘过一两朵云彩。

    “诶,那不是楚大人捡到的那个傻子吗?看他天天除了吃就知道傻笑,想不到居然这么厉害。里面那家伙刚才可是一指头就戳断了一把刀啊!”依红馆门外,早已经聚集了许许多多的人。而这会儿,已经有人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什么那家伙?刚刚木大人不是自报家门了吗?听说他身上那件衣裳还是皇帝赐的呢,你看你看,那叫一个漂亮!那叫一个奢华!我估摸着就是楚大人也没有这么漂亮的衣裳。”

    “什么就木大人了!?”旁边有个男子反驳到:“楚大人都说了,那小子是个强盗,那件衣裳是陛下赐的不假,但是楚大人都说了,这衣裳是那小子抢来的!”

    “可是,木大人不是说了……”

    “说什么说!?你说你是信楚大人还是信那小子?楚大人这些年身为安康知府,一直兢兢业业,克己奉公,难不成你还要放着楚大人的话在一边,去听那强盗的片面之词?”开口反驳过的那个男子一脸鄙夷的说道。

    这番话呛得另外一个中年嘴唇动了动,嘟囔了两句什么话却也没人听清。反正他在那站着站着,也不说话了,甚至还被那逼人的眼神给瞪的低下了头。

    然而,他不说话,却不代表所有人都会沉默。

    就在那开口反驳过的男子洋洋自得的时候,他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义愤填膺的声音“什么狗屁的兢兢业业,克己奉公?啊呸!他楚意也配!当初老子家里那几亩地被张大户占了去,他楚意居然跟张大户狼狈为奸,就这种官也配当安康的父母官?要不是老子人小言微,又没什么学识,老子早就一纸状书抵到京城去了!”

    若是没有这男子牵头的话,或许很多人还会继续压抑心中的怒火,但是现在既然有了这男子牵头,那么这些原本压抑着自己的人自然也随之爆发了出来。

    毕竟群体是会让个人失去理智的。

    而那个第一个喊出“冤情”的男子此时早已消失在了人群中,同时,他也已然换了一张脸。

    没错,这个人正是司空摘星。

    除了偷王之王司空摘星,谁能有如此高超且自然的易容水平?除了偷王之王司空摘星,谁能够在密如潮水般的人群中任意穿梭且不引起丝毫异动,甚至不引人注目?除了偷王之王司空摘星,还有谁会这么恶趣味?

    对,就是恶趣味,这是唯一能用来形容司空摘星刚才这一举动的词语。

    事实上,并没有人跟司空摘星说过要让他来助木小九一臂之力,毕竟门前的这些人就算叫的再欢实,吵得再凶,也不关木小九任何事。毕竟,这些人是绝对不敢进入依红馆去触霉头、惹祸上身的。

    司空摘星在被真正的牧云归换走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牧府。也不知道他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竟然知道木小九此刻就在依红馆,所以他便跑了过来。而他先前之所以会说出那番话,带动起那些围观群众抵触楚意的情绪,完全是因为那个人在那里叫嚣楚意的好这件事让他很不爽而已。

    因为不爽,所以他要带动起那些人的情绪。毕竟他知道楚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而一个像楚意一样的官员,如果说他在位期间尽职尽责、兢兢业业,那司空摘星绝对一百个不信。

    站的老远,司空摘星抬起手挠了挠头,看了一眼那被憋的满脸通红,仿佛吃了苍蝇一般的男子,忍不住轻轻笑了笑。

    至此,他的恶趣味才算是平复下去。

    而在依红馆之内,一场战斗才刚刚打响。

    这场战斗的双方,正是木小九与那极高极壮,身材犹如铁塔一般的壮汉,也就是外面那些人口中所谓的“被楚意捡回去的傻子”。

    傻子?

    木小九双脚生根,在地上一动不动,但是身体却是往后一仰。

    傻子那沙包一样大的拳头从木小九的脸庞前方划过,带起的劲风刮得木小九脸颊生疼。

    “拳出有力,内气充盈,体格健硕隐有古铜之色……”木小九呢喃着说道:“这汉子单从内息和横练功夫来看,都跟田伯光那厮差不多,也就是接近一流高手的层次,可这两项叠加叠加到一起,却足以让这汉子碾压绝大部分的一流高手了。但他这一拳挥出,毫无章法,甚至不如村头地痞打架,莫非这汉子真的失了心智?”

    这时候,一拳不中的壮汉在愣了几秒之后,突然又是一拳挥了出来,直奔木小九面门。

    木小九皱了皱眉头,他有心想要试试这汉子,但是此时情况紧急,若是叫楚意彻底跑掉,那就麻烦了。所以,这一次,这一拳,木小九并没有选择躲避。

    眼看着眼前这粗犷憨厚的汉子一拳锤向自己的面门,木小九眼睛一眯,突然抬手在汉子挥出的右臂上一拂而过。

    汉子虽然失了心智,但是五感尚存。木小九这一拂以内力连封他几处大穴,那种酸麻胀痛的感觉顿时让汉子红了眼。右臂虽然不能动了,但是汉子依然执拗的挥出了左臂。这一拳裹挟着劲风,声势极大,木小九不想硬抗,却是右手不落,往右边一探,然后从汉子左手手腕下侧绕过,抬手一捻,便将汉子额左手腕门给死死捏住。

    随后,便见木小九右手用力一扯,右脚往下一趟,竟是直接将这汉子给抖飞了起来,直接跌扑出去,在空中划过了一道抛物线,直接摔落到了楼梯下面。落地时,还因为体重发出了一声轰然巨响。

    木小九回头扫了一眼汉子,然后重新抬头看去。

    这一切诚可谓是“说时迟那时快”,看似已经过了许久,实则不过片刻时间而已。

    因此,木小九抬头的那一刻,却正好看到了楚意被另外一个男子扯着,已经飞快的跑到了窗边。

    木小九冷哼一声,抬脚在楼梯扶手上一蹬,整个人瞬间横飞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