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百一十九章 聪辩

时间:2017-12-16作者:木南之

    与此同时,另一边,擂鼓山上。

    聋哑门门主,聪辩先生坐在一间小屋内,右手微微抬起,食指和中指之间还夹着一枚棋子,默然不语。足有半晌之后,他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将棋子放回了棋篓之中,起身走出了小屋。

    屋外,天气有些凉了。聪辩先生紧了紧身上的衣袍,转头又进了另外一间小屋之中。

    这小屋空空荡荡的,没有桌椅,没有床铺,甚至就连灯火都没有。整间小屋乌漆嘛黑,空空荡荡的,只有屋子中间的地上摆了一个蒲团,蒲团上面还坐了一个人。

    这小屋显然已经很奇怪了,里面明明有人但却又什么摆设、床榻都没有。但是相比与小屋,蒲团上坐着的这个人更是奇怪。

    只见此人长发及地、长须三尺,但是却没一根斑白。而且,从这人那一脸的阅尽繁华之后的淡然和聪辩先生脸上的尊敬上看起来,这人的年纪很明显已经不小了,但他却脸如冠玉,没有一点皱纹,显得比聪辩先生的年纪还要小。

    而且,从聪辩先生进来至今,这人就一直端坐在那,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奇怪、最令人震惊的。

    最令人震惊的是,聪辩先生进来之后,先是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突然开口说到:“师傅,您确定,现在就要那么做吗?”

    若是有知道聪辩先生的旁人在此,只怕会被聪辩先生给吓个半死。

    聪辩先生是谁?

    聪辩先生那可是聋哑门的门主,聪辩先生中的“聪辩”二字正是说:“耳虽聋而心聪,口虽哑而理辩。”也就是说,聪辩先生实际上是个聋哑人。

    如今这么一看,聪辩先生这些年岂不是在装聋作哑?

    更可怕的是,聪辩先生这样一位老者居然管这地上坐着的奇怪男子叫“师傅”?

    这简直就是耸人听闻!

    聪辩先生刚刚说完这一句,便见地上坐着的那男子已然头不抬眼不睁,甚至连嘴巴都没有张开,便已经有声音传了出来“嗯,我意已决,星河你……无需再劝。”

    “可是师傅,我听说……”聪辩先生还有意想要说什么,却听那声音又继续说到:“星河,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没有用的,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我如今尚能活着,纯粹是靠我这一身功力在撑着,另外就是我心头的那口气在吊着我的命。但是,如今丁春秋那个逆徒已死,那口气一泄,从你告诉我这个消息那天开始,我其实已经没有多久好活了。”

    “从你告诉我丁春秋那个逆徒死去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在想,一直在想,一直想到了现在。到今天,我终于算是想通了一些。”

    聪辩先生抿了抿嘴唇,然后突然叹了口气“师傅您……。”

    “我无崖子可以死,只是,我逍遥派的传承不能断。这一次的珍珑棋局,不论如何,也要选出一个逍遥派的传人,也就是下一代的掌门人。”

    “所以,星河,这一次,广邀天下群豪,不论出身,不论武功,不论跟脚,只要品性过关,符合我逍遥派收徒条件的,全部都可以参与这一次的珍珑棋局。”

    “好的师傅。”聪辩先生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应了一声“那,明日开始,我便着手布置。”

    “嗯。”

    聪辩先生见地上那人不再说话,恭恭敬敬的冲着地上盘膝坐着的那个男子鞠了一躬,然后缓缓退出了房间。

    然而,刚一出房间,聪辩先生的眼眶就有些湿润了起来。此时此刻,他很想放声长叹一声,但他还是忍住了,一直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聪辩先生才终于幽幽的叹出了这口气。

    “聋哑门……逍遥派……聪辩先生……苏星河……”聪辩先生自嘲的笑了笑,突然一掌拍在了棋盘上。

    “丁春秋啊丁春秋,妄我苏星河装聋作哑,自辱身份,甚至将弟子逐出门下。想不到,想不到你竟然就死了,死在天下众多武林门派的围攻之下。”

    说着说着,聪辩先生,也就是苏星河脸上露出了快意之色“死的好、死的好啊。”

    苏星河站起身,走到小屋墙壁旁的一张桌子上,一把掀开了桌子上盖着的一块黑布。

    黑布一被掀开,那被黑布盖住的东西顿时露了出来。

    原来,黑布之下,竟是放着一块木牌。那木牌平平无奇,看起来就像是随手从木板上截下来的一段一样。但是,木牌上面却是赫然写着“逍遥派不孝逆徒丁春秋”十个字,而且这十个字还是血红色的。

    若是这样看来,这木牌充其量也就只是一个奇怪的牌位而已。但是这块木牌虽然还保持着形状上的完整,但整块木牌却已经是伤痕累累,仔细看去,上面早已是布满了凹陷和印迹。很显然,这块木牌很像是曾不止一次的被扔在地上或是用一些利器戳弄。

    苏星河掀开黑布之后,将黑布扔到了一旁,然后一把抄起了木牌,将木牌立了起来。

    事实上,早在苏星河得知丁春秋死讯的第一天,他就自己做了这块牌位,每天必定要指着这块牌子骂上半天,然后将这块木牌当成丁春秋一样的去折磨。

    当然,这件事除了他自己之外,谁都不知道,即便是当时回来劝他重新现身江湖,说明自己身份的函谷八友也不知道。

    当然,苏星河的师傅,也就是无崖子或许是知道的。但是很显然,无崖子并不会制止苏星河的这种做法。毕竟严格说起来,这师徒二人对丁春秋都是恨之入骨。

    说起来,函谷八友之前的到来,并没有改变苏星河的想法。因为苏星河一直在等,他一直在等待无崖子做出决断。

    然而,一直到这么久之后的今天,无崖子才终于做出了决断。

    想到这,苏星河突然抬手甩出了一枚棋子,将这块平平无奇的木牌给击成了两段。

    既然无崖子已经做出了决断,那么他也终于可以算是解脱了。

    但愿……能解脱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