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百一十三章 四字

时间:2017-12-08作者:木南之

    闲聊了一会儿之后,张松溪突然侧头看向了木小九,然后开口问道:“对了,木公子,这一次不知你会在武当山上盘桓多久?”

    木小九迟疑了一下,然后道:“这一次过来实际上只是为了陪悟真来处理一下他的事儿而已。今日天色已晚,我们几人可能要在山上叨扰一夜。不过明天一早,我们大概就离开了吧。”

    张松溪和宋远桥对视了一眼,然后出声挽留到:“木公子不必如此着急吧。若是无事的话,不若再在山上待几日?过两天,我们要把无忌这孩子正式列入门墙,你不如在这里观完礼再……”

    正说着,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宋师伯!宋师伯!”

    宋远桥一怔,起身到门口推开了门,却见一个先前的守山弟子赫然正站在门口。一见到宋远桥,那弟子连忙一抱拳说道:“宋师伯,山门外来了一个信客,说是有信件要交给木公子。”

    宋远桥皱了皱眉头,还没说话,木小九便已经走到门口处,有些错愕的问道:“信客?找我?”

    那弟子点了点头。木小九有些不明就里的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下,然后冲着那武当弟子说道:“既然如此,那有劳你带我去山门那边了。”

    那武当弟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木公子客气了,既然木公子想要去看看,那我这就带着您过去。”

    这时候,木断来到了木小九的身后“公子,您在这边歇息吧,我代您过去,从信客手中把信取过来就行了。估计是谁要找您,但是不知道用飞鸽传书能不能找到您,所以才托信客给您送信的。”

    木小九想了想,也没有过于坚持。

    又过了一会儿,木断从山门那边回来了。木小九等人一直在房间里聊天,竟是没发现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开始下起了雪。木断站在房门外先是拍了拍身上的雪,然后才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小小的竹筒。

    木小九从木断手中接过竹筒,取下上面的塞子,然后从中抽出了一张纸条,缓缓展开。纸条上的字迹很潦草,让人看一眼就想到,这应该是在匆忙之下写下的。而且上面的字迹也很简单,事实上,这张纸条上一共也就只有七个字而已。

    “安康,有难,素来,四。”木小九呢喃着念了一遍字条上的字迹,然后脸上露出了费解之色“安康,应该是个……”

    “地名。”莫声谷从旁插言道:“那地方在武当山西边偏北,距离还行,不算很远。”

    “也就是说,给我寄信的这个人是在安康遇了难,向我求救。”木小九点了点头,斟酌到:“但是那信客肯定不是直接就知道我在武当山的,即便他向万事楼打探消息,最起码也要经过一天的波折。也就是说。现在距离这个人向我求救,很可能已经过了数日了。”

    狐小仙凑过来,从旁补充到:“而且,更主要的是,这个人可能是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没有写下自己的名字,只是在纸上留下了一个‘四’字。所以,小九你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向你求救。”

    一直默不作声的木断突然皱起了眉头“公子,会不会是有人故布疑阵,诱你入局,想要伏杀于你?”

    木小九想了想,还没说话,但是狐小仙轻轻摇了摇头,从木小九的手中拿过了纸条然后说到:“应该不会,仔细看看这字迹就不难看出,这些字虽然散乱潦草,但是其中却依然隐有风骨,笔意不散。若是有人刻意模仿这种紧迫感,按理来说应该会把这种笔意和风骨给刻意掩盖掉。写信的人应该是真的很急,但是平日里写字的习惯却没有丢掉。所以说,这人性子有些不急不缓,或者说是散漫……”

    随着狐小仙的分析一点一点的进行下去,木小九看着最后那个“四”字,突然眼睛一亮,开口道:“我知道这封信是谁寄给我的了。”

    众人闻言,顿时纷纷看向了木小九,却见木小九突然用力抱了一下狐小仙,之后方才说道:“先前我还没有想通,但是小仙儿这么一分析,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说着,木小九又习惯性的随手在旁边的桌子上用右手食指的指尖轻轻敲了两下“我认识的,且关系好到会向我求援的人中。老狄狄飞惊的性格可是一点都不散漫,聂风秦霜师兄弟二人自然也不必多说。桃花岛众人都在岛上,再加上岛上有玩家的存在,若是岛上有事,他们大可以直接让玩家给我发玩家之间的飞鸽传书。唯一一个有可能出来的就是梅师姐,但是梅师姐一来不太可能去安康,二来她双目失明,也不会写信。”

    “剩下的人里,我大哥萧峰自是不必多说,他这会儿估计还在北疆奋战,而且他也不是那种自由散漫的人。花满楼老花温文尔雅,这也不是他的字迹。”

    “所以,推测一下,剩下的人里,最有可能的就是……”

    “四条眉毛的陆小凤!”说着,木小九抬手指向了纸条上的“四”字。

    “说不定,在他快要写完信的时候,危机到来,他必须要尽快结束。这时候,他就要挑一个字写出来了。而这个‘四’字对他来说,写起来最方便。”

    “此话怎讲?”众人都是有些不明就里,唯有悟真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个字、这个‘四’字,似乎是一笔写下来的。”

    柳夕晴探头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有些惊讶的说道:“对啊,仔细看一看,这个‘四’上面那一横并没有封口。只是这一处太小了,很难发现。”

    木小九笑了笑“这倒不是我眼睛尖,而是我有时候偷懒,也会这么写这个‘四’字。只是有时候会写的像是‘人’字外面套了一个圈,所以被我父亲骂过。因此,我才想到了这一点。”

    “所以,陆大侠当时匆忙之间,需要挑一个字来作为落款。‘小’字不特别,‘凤’字容易误导,‘陆’字写着又麻烦,他便选了这个‘四’字,既好写,又有些特别。”宋远桥突然感慨到:“早听说四条眉毛陆小凤陆大侠很是机智聪敏,却没想到这一个字中也有这么多考虑。”

    木小九面色怪异的看了宋远桥一眼,这句话听着,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拍马屁。

    “不过说起来……”木小九随手捻了捻指尖“宋大侠、张大侠、莫大侠,看来无忌兄重新被收入武当门下的这场盛景,我是看不了了。这事不容耽搁,我估计我们待会儿就要上路。”

    宋远桥等人对此自无异议“这是自然,木公子尽管去。若是有什么麻烦,你尽管派人来与我武当言明。只要有用的到我们武当派的事,我们义不容辞。”

    木小九嘴角抽了抽,这陆小鸡面子真他娘的大……

    当然,这只是他内心的想法罢了。表面上他自然是拱了拱手然后说到:“好说好说,待我先去看看情况,如果不好解决的话,我会让小白来找你们的。”

    客套了一番之后,木小九与狐小仙、李小白以及木断在悟真的陪同下,直接下了山。

    “行了悟真,就送到这吧。”木小九四人从守山弟子那里接过马匹的缰绳,然后木小九拍了拍悟真的肩膀,开口道:“快回去陪你的柳姐姐,我们直接走了。”

    悟真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鼓起勇气问道:“木大哥,你们还回来吗?”

    木小九笑着说到:“回来自然是要回来的。等到陆小鸡……陆小凤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我会再来武当山的。这段时间你好好陪柳姑娘,准备好你们的大婚。”

    “好,我知道了木大哥。”闻听木小九还回来,悟真脸上也没了那种失落,大声应到。

    “行,那我们走了。”木小九四人一一翻身上马,最后与悟真道了一声别,然后便直接纵马离开了。

    “公子,真的要让小白公子跟咱们一起去吗。”走出去没一会儿,木断便突然加快了一点速度,到木小九身边开口问了起来“小白公子如今武功还不怎么样,安康那边有可能会有危险,这样贸然的带着小白公子过去,会不会有危险……”

    “自然要带他去。”木小九随口说到:“反正他是个玩家,即便死了,大不了也就重头来过。而且,他也确实需要一点磨练,不跟别人动手,只是一味的自己钻研,天下间没有几个人是这么成功的。再说了……”木小九回头冲着李小白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木断你看看他那副兴奋的样子,他自己都不担心,我们担心什么。”

    木断也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李小白这会儿的确是一脸的激动。

    “他自己都说要出来行走江湖了,那就先带着他见一见江湖的样子吧。”说到这,木小九的表情变得正经了起来“这样一来,即便有危险,好歹也还有咱们跟着呢。”

    木断闻言,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

    安康,位于武当山以西,走官道的距离大概三百多里,不到四百里。

    实际上,安康已经属于秦地范围了。安康城北靠秦岭,南邻巴山,更被汉水横贯东西,完全称的上是秦巴腹地、汉水之滨。而且,这里还有一个别名,叫做“金城”。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其中一个原因正是因为安康这里,有金矿的存在。

    因为安康距离武当山距离不是很远,再加上木小九四人又连夜赶路。是以他们当天下午出发,第二天上午就到了安康东边的一处县城,也就是平利县中。

    “走吧,咱们下去吃点东西。另外,小白也该休息休息了,”木小九在平利县城门口勒住了马匹,然后翻身下马,语气中满是调侃的说道。

    木断和狐小仙也是略感好笑的看着李小白。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刚开始赶路时的那种兴奋和激动?只见他脸色苍白,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是被马匹颠的有些受不了了。

    “呼……终于停下了啊……”李小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在木断的搀扶下下了马。然而,刚一下马,他便觉得两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

    紧接着,下一刻他便扶着马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这时候,有些正好从旁边经过的江湖人士看到李小白的这副惨状,顿时忍不住嘲笑了起来。

    木小九瞥了那几个人一眼,然后冲木断点了点头。木断得了命令,微微一抬手,游龙剑发出“呛”的一声,直接被木断从剑鞘中抽了出来。

    而且,就在游龙剑出鞘的一刹那,一道极为锋锐的剑气也同时被木断挥了出去。附近的一块大石受此一击,顿时炸出了一声闷响,被木断一剑劈出了一个大坑,一时间碎石四溅。

    那几个江湖人士见状,眼皮一抽,笑容也顿时收敛了下去,头不抬眼不睁的快步离开了。

    等到李小白吐完,从怀中掏出了一块帕子擦了擦嘴之后,他脸上竟是恢复了几分血色。

    “我去……难受死了,好在吐出来之后好了不少。”李小白一边说着一边活动了两下身体“师傅啊,咱快去吃点东西吧,这一吐完舒服倒是舒服了,但是早上啃的那点干粮也全让我吐出来了。”

    木小九翻了个白眼,轻轻点了点头“走吧,咱们进城先吃个饭,然后还有事要做呢。”

    三人闻言,同时牵上了自己的马匹,跟着木小九向平利县城里面走了过去。

    因为木断先前动手的缘故,那几个守在城门口的卫兵本来是该过来盘问一下的。可是想一想木断刚才那一剑,这几个士兵又哪里敢上前来问话?直接就准备让这四个人进城了。但是他们没有过来,木小九却是牵着马走了过去。

    “几位,不知道平利县的县衙在什么位置?还有,县城里面可有什么菜品酒水好些的酒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