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百一十二章 肯定

时间:2017-12-08作者:木南之

    宋远桥房间里的气氛开始渐渐变得诡异了起来。

    先前还略微仇视的看着柳夕晴的宋远桥和张松溪,此时脸上确实已经戴上了笑容。虽然问题尚且没有解决,但是最起码从他们的表现上看来,这两个人已经不再仇视柳夕晴了。

    即便除了宋远桥和张松溪之外的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可是这终归是好事。从现在开始,悟真这事儿算是完成了一半了。

    “师傅、大师伯,你们这是?”从先前开始就一直有些沉默寡言的悟真第一个问了出来,显然心中很是疑惑。

    宋远桥看了看张松溪,张松溪此时面色也已经舒缓了下来。如今听到悟真发问,他便开口说道:“这件事,除了你大师伯、二师伯我们六人和你师祖之外,再没有别人知道了。倒不是说这事情有多隐秘,只是当时事态紧急,所以没来得及说明。等到了事后,大家又都忘记了。所以,这件事你也是不知道的。”

    “刚才你大师伯问的那些话,其实是为了确认柳姑娘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我猜,大师兄应该还有一个问题。不过既然我已经开口了,那便由我来问吧。”

    说着,张松溪突然扭过头去,看向了柳夕晴,然后问道:“柳姑娘,我想请问一下,当时你救的那个道士,身上伤口在何处你还记得吗?”

    柳夕晴迟疑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过了一小会儿之后,她才点了点头“记得,但我只记得一处了,因为那伤口实在恐怖,所以我才会记得很清楚。至于那人身上有没有其他伤口我就不记得了。当时我救下那人的时候,他身体十分虚弱,完全是凭借着过人的意志在向外逃跑。事实上,当时的他腹部被利器洞穿,失血很多。我救下他之后,先是给他上了金创药,包扎了一下,然后又喂他吃了两颗大明尊教配置的秘药。”

    张松溪听了柳夕晴的回答,回过头去看了看宋远桥,然后两个人同时微微颌首。这时,柳夕晴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又说道:“对了,包扎的时候,我在白布里面垫了一块手帕。那手帕也是白色的,上面还绣了一朵莲花。”

    “看来,果然就是柳姑娘你。这一次,我们都相信柳姑娘你所言非虚了。”宋远桥微笑着,看向柳夕晴的目光中已经带上了感激。

    张松溪看出了众人的疑惑,然后解释道:“实际上,当时柳姑娘救下的那个道人,不是别人,正是……”

    “是七师叔!”悟真一下子恍然大悟“那一次我闭关了,因此只知道这件事,不知道事情始末,也一直不知道七师叔回门派求过援,还以为当时是门派查到的。但是我记得,有一次七师叔跟我说过,他曾经腹部受过巨创,还给我看了疤痕。”

    “没错。”宋远桥点了点头“当时柳姑娘救下的,正是我七弟莫声谷。若不是柳姑娘仗义出手,七弟这条命只怕早就丢掉了。只是当时他并不知道柳姑娘是大明尊教之人,还以为柳姑娘只是一个路过的江湖侠士。那次的事情过去了之后,七弟还曾经在江湖上寻找过柳姑娘的身份,只是一直一无所获。若是当时七弟想着在门派里问一句的话,怕是早就知道柳姑娘到底是何人了。”

    “对了,你看看,我们光顾着在这说,都忘了去找七弟了。”张松溪笑着说道:“我去把七弟找来,让他见见他的救命恩人。”

    看着这一幕,木小九顿时明白,宋远桥与张松溪应该已经大致相信了柳夕晴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两个人还是决定把莫声谷找来,给这件事加上一道保险。

    “什么救命恩人?四哥你说什么呢?”张松溪刚刚准备起身,就听外面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然后,便见一个穿着道袍、面容清秀,约莫有三十岁出头的男子走了进来。而在他身后,则还跟着一个二十岁左右,容貌俊秀,穿着一身粗布衣裳的青年。

    “嗨,七弟,刚刚说到你你就来了。怎么你还带着无忌一起过来的?是有什么事吗?”宋远桥起身迎接,话语里透露出来的信息却是让木小九和狐小仙心中一惊,同时看向了莫声谷身后的那个青年。

    “看来这就是张无忌了。”木小九看着张无忌,张无忌也是心中一动,扭头看了过来。四目相对,张无忌冲着木小九笑了笑,木小九也冲着张无忌抱了抱拳。

    “七弟,你快来看看,看看这是谁?”张松溪冲莫声谷打了个眼色。莫声谷一怔,在房间里面扫视了一圈“什么谁是谁?木公子、悟真,剩下的我都没见过,怎么会认识。”

    这时候,柳夕晴突然轻笑着说道:“莫大侠,你莫不是忘了三年前的那段松木?”

    莫声谷皱了皱眉头“三年前的松木……三年前的松木……松木……啊!是你!你是当年救了我一命的那个白衣小姑娘!”

    柳夕晴冲着莫声谷纳了一个万福“小女子柳夕晴,见过莫大侠。”

    “天呐,真没想到、真没想到!”莫声谷走上前来,凝视这柳夕晴,双手因为激动还有些微微颤抖“我莫声谷真是万万没想到,苍天居然给了我这样一份大礼,让我能在有生之年里再见到你。”

    木小九听了这话,面色有些怪异。他看了一眼狐小仙,发现狐小仙也是面色古怪。显然,他们两个人想到一处去了:这莫声谷,不会跟悟真抢老婆吧,那也太狗血了一点。

    好在柳夕晴下一句话就打消了两人的念头“我也没想到,当初救下的那个口口声声说要给我说一门亲事的武当道人,竟是武当七侠中的莫声谷莫大侠。”

    莫声谷一听这话,顿时讪笑了起来“当时不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嘛,你年纪轻轻,生的又精致,我武当门下俊杰辈出,我又想不到什么话题,自然就随口说了这事。”

    “现在,我的亲事不劳就不用劳莫大侠您费心了。”柳夕晴言笑晏晏的看了看身后的悟真“我已经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了。”

    莫声谷看到了柳夕晴的动作,自然明白柳夕晴口中所谓的“如意郎君”就是悟真“哟,悟真你有福气啊,竟然能得到你七师叔我的救命恩人的青睐。”

    悟真轻轻笑了一下,笑容中却透着几分无奈和愁绪。

    张松溪和宋远桥自然明白悟真为何如此,因此,两人便开口给莫声谷解释了起来。而两人所说的,正是先前他们从悟真、柳夕晴和木小九口中听到的那些事。

    有好一会儿,整个房间里都只能听到张松溪和宋远桥的讲述声。

    待两人讲完,莫声谷直接拍案而起“怕什么!该成亲就成亲!悟真,天塌下来有你师傅和我们这些师叔师伯给你顶着!”

    宋远桥叹了口气,莫声谷虽然少年老成,但却生性爽直,棱角未平,言谈举止锐利分明。此时听了这事,说出这番话,却还是有些欠考虑了。

    “七弟,这事儿,其实听了这么久,我也大概知道悟真是在担心什么了。”张松溪从旁说道:“这件事摆在明面上最主要的问题,是在白石师叔身上。”

    莫声谷一下子愣住了“白石师叔?白石师叔怎么了?”

    “唉,老七,你好好想想。”宋远桥伸手拍了拍莫声谷的肩膀“虽然说柳姑娘在那件事情中没有出手,而且还救了你的命。但是白石师叔这人向来泾渭分明,门户之见极重。就说五弟那事吧,当时都已经有了师傅的许可,可白石师叔还是不喜欢素素,甚至还因此迁怒于五弟。”说到这,宋远桥瞥了张无忌一眼,见他没有什么异状才继续说道:“若是叫白石师叔知道了柳姑娘的真实身份,只怕……”

    “这有何难。”莫声谷理所应当的说到:“不让白石师叔知道不就好了?白石师叔就算门户之见再重,只要我们不告诉他柳姑娘的身份,他也总归不可能去查吧。”

    张松溪看着莫声谷,缓缓摇了摇头。

    莫声谷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你们是说……”

    “没错,这就是暗地里的问题了。”宋远桥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考虑了什么,然后才继续说道:“这件事也没有瞒着的必要了,木公子他们都知道,无忌如今回了武当山,也总该知道的。”

    “如今师傅他老人家许久都没有回过武当了,又下落不明,杳无音信,门派里有些人早已起了歪心。若是这时候有人有心,去查一查的话,便会查到柳姑娘身份上的诡异之处。这样一来,咱们难免会落下把柄啊。到时候人家借机发难,再牵起白石师叔的情绪……”

    后面的话,宋远桥没有说出口,毕竟会有些不敬。但是在座之人,就连张无忌都知道,宋远桥接下来要描述的,是怎样的一个场景。

    “嗨,悟真你个傻小子,早知道你就听木公子的,来一手先斩后奏多好呢?”莫声谷感叹了一句“到时候你再把柳姑娘带回来,悄无声息,没多少人会注意到你这个小小的弟子的。”

    “其实现在也不是不可以。”宋远桥突然说道:“咱们似乎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啊!悟真这孩子之所以没有先斩后奏,只是为了让我们知道这件事,同意他的婚事,顺便见一见柳姑娘。如今我们都已经知道了这事,也都同意他的婚事,他大可以去山下完婚,事成之后再悄悄带着柳姑娘上山。大不了,就是我们下山一趟,给悟真这孩子做个见证。”

    悟真听了这话,眼睛里顿时有了神彩,满怀希冀的看向了张松溪。

    张松溪看着悟真,轻轻点了点头“你成婚,我做师傅的怎么会不到场?只不过,这样一来,倒是有些委屈柳姑娘了。”

    柳夕晴连忙摇了摇头,走到了悟真的身边,开口道:“没什么委屈的,能得到几位大侠的同意,我已经很开心了。”

    其实,悟真和柳夕晴一直以来担心的,就是张松溪等人会因为柳夕晴以前的身份和那次任务的事,而不同意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至于白石道人什么的,他们俩根本就没考虑。毕竟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在武当山上成亲。

    如今得到了张松溪等人的首肯,两个人自然是大喜过望。

    木小九在后面满怀笑意的看着这两个人,突然感觉自己的手掌被另外一只柔若无骨,纤细瘦弱的手给握住了。

    他回过头,看着狐小仙,突然反手将狐小仙给握住,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仙儿,要不,我们也结婚吧。在游戏里跟悟真他们一起,然后,再在现实里面结婚。”

    狐小仙心中一颤,忍不住抬头看着木小九的双眼,却发现那一对清澈的眸子里面,满满的都是诚恳和温柔。

    她突然觉得鼻子一酸,差点就流出眼泪来。好在她生生的把这眼泪给忍住了,然后故作嗔怒的撇开了木小九的手,撅着嘴说道:“谁想嫁给你啊,少自我感觉良好了。”

    木小九笑了笑,把手伸过去,又拉起了狐小仙的手。

    “既然如此,那我待会儿去查查看,近期有没有什么黄道吉日,咱们趁早把悟真的婚事给定下来。”张松溪笑得很开心“这段时间为了门派里的事,大家也都挺忙的,正好趁着这事放松放松。”

    这时候,宋远桥突然想起了什么,扭过头去看向了张无忌“对了无忌,你还记不记得你悟真师弟了?你们原来关系……”

    “当然记得了。”张无忌憨厚一笑,挠了挠头“我先前想说来着,不过大师伯你们一直在谈论正事,我也就没有插话。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父母刚带着我会武当,小悟真那会儿才七岁,天天流着鼻涕找我一起玩。”

    悟真脸一红,有些羞涩地说到:“无忌师兄你还记得啊。”

    张无忌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怎么会不记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