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百一十一章 过往

时间:2017-12-05作者:木南之

    阔羯现在很是有些惊惶失措。

    他一只脚在林中,一只脚在林外,眼看着只有一步之遥,他便可以窜入树林,然后凭借着树林的地形悄然逃离。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给扣住了。

    眼前这个年轻人扣住自己双肩的双手正在不停的向自己的体内输送着内力,然而这内力却不是为了给他疗伤,而是为了锁住他的内力,让他无法再逃走。

    “别想着逃跑了。”木小九轻声道:“你不可能逃走的,即便有人来救你,我也会先隔断你的脉搏,令你流血过多而死。另外,你再仔细感受一下你的经脉和丹田。”

    阔羯刚刚有些迟疑,不知道这年轻人在说什么,就突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一阵剧痛。随后,他的额头上就开始沁出了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不只是额头,他全身都在往外冒着汗,短短一会儿工夫,他的贴身衣物便被汗水给浸透了。

    “你、你、你是恶鬼!”阔羯感受着体内赫然已经被破坏的千疮百孔的经脉,以及那被剑气戳的破烂不堪的丹田,忍不住失声骂道。

    木小九浑不在意的轻轻笑了笑,然后松开了向上提着阔羯的双手。然而,阔羯此时哪里还有站着的力气?木小九刚一松手,他便应声而倒,摔落在了地上。

    看着倒在地上,面色苍白,浑身是汗的阔羯,木小九忍不住摇了摇头,然后一弯腰,一把将他拎了起来。

    “走吧,我还有些问题要问你。”木小九不再看阔羯,一边拎着他,一边大步向狐小仙、悟真和柳夕晴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然而,他不过刚刚迈出去一步,柳夕晴左侧的那片密林当中便突然飞出了一只细小、却透着寒芒的飞针。

    柳夕晴此时尚且还有些没回过神来,根本没有发现这根无声无息的飞针。狐小仙一门心思都在木小九的身上,此时木小九正往这边走来,她自然也没有往那个方向看。木小九虽然看到了,但却完全来不及回去救人,只能徒劳的在这边发出了一声大喝。

    唯有悟真,除了木小九刚动手的时候,他因为担忧注意了一下战场之外。其余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看着柳夕晴。

    所以,他也和木小九一样,发现了那一抹亮色。木小九刚刚喊出声来,悟真便已经动了。

    那飞针速度极快,木小九看到那根飞针的时候,那根飞针距离柳夕晴尚且有着一段距离。木小九直接开口大喝,到喝声落下时,那根飞针距离柳夕晴已经只有两步的距离了。

    两步的距离,以那根飞针的速度,柳夕晴恐怕还来不及躲避,就要被飞针给夺走姓名。

    好在悟真及时发现,他一个侧身,绕过马匹来到了柳夕晴的前面。此时,那根飞针离柳夕晴恰好还有五步之遥。

    只听“呛!”的一声,悟真赫然已经拔剑出鞘,而他整个人也已经一跃而起,将柳夕晴给完全挡在了身后。然后,他直接一剑挥出。

    “叮!”

    木小九一听到这声音,瞬间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声音代表着悟真成功拦住了那根飞针,因为这声音正是长剑与飞针相撞才会发出来的声音。

    但是,悟真的脸色却是变了。

    他很清楚,他的剑,根本没有挡住这一针。或者说,他本来是能够挡住这一针的。然而,就在长剑与飞针尚有那么一两寸的距离时,那根飞针突然分开了。

    没错,或许这听起来很诡异,但是那根飞针确确实实的就那么分开了,而那“叮”的声音,正是那飞针分开时发出的声音。

    所谓的分开,其实就是那根针突然一下子分裂成了无数根比头发丝略粗的小针。若不是此时日光正亮,那一根根的小针都闪着光的话,悟真只怕都发现不了这些小针。

    然而此时此刻,他的招式已然用老,根本没办法去挡下这些小针。

    其实若是他有心去躲,应该还能避开大部分的伤害。只可惜他不能躲,因为,他身后便是柳夕晴。若是他夺了,这些小针就会刺入到柳夕晴的体内。

    如果终究要有一个人受伤的话,悟真倒是情愿那个人是他自己。

    下一刻,悟真闭上了双眼,等待着那些小针的到来。

    只可惜,他希望牺牲自己,有人却没有让他如愿——这个人,是已经发现了不对的狐小仙。

    方才木小九那一声大喝出口的时候,狐小仙便已经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了那边。而她看到的刚巧是悟真挥剑的那一幕,也听到了那“叮”的一声。只是,与木小九不同的是,站在木小九那个方位,他看不到那些小针反射出来的光线,所以会以为危险已经被解除了。但是狐小仙所站的位置,却正好会看到那些小针。

    狐小仙虽然不如木小九那般身经百战,经验良多,但是好歹也是风云榜上的人,更曾一个人独对萧剑吟和齐梦旋,也与木小九并肩对付过聂风。所以,悟真的招式已然用老这一点,她自然是看得出来的。

    也正因如此,她才没有丝毫迟疑的甩出了腰间的缎带。

    只见一条黑色的轻纱倏然间从狐小仙的手中甩出,然后速度极快,几乎于电光火石之间挡到了悟真的身前,帮他震开了几乎全部的飞针。

    没错,只是几乎全部。

    悟真从半空中落下,然后腿一软,直接单膝跪了下来。

    “悟真!悟真你怎么了!?”柳夕晴急忙翻身下马,跑到了悟真身旁,两眼含泪的扶住了悟真。

    悟真咧了咧嘴“我没事,腿上好像中了两针,不碍事的。倒是多谢狐姐姐了,不然只怕我这条小命就丢掉了。”

    狐小仙摇了摇头“没事,你没事就好。夕晴你别太担心,这飞针如此细小,又有着这般变化,一般无法淬毒,不然容易误伤自己。你先保护悟真和你自己,我去把那阔羯提回来。”

    原来,方才见到了狐小仙出手,意识到事情不对的木小九一把扔下了阔羯,直接跑向了林中。因为,此时此刻,即便他跑过去也于事无补。倒不如赶紧过去林中,把那使用暗器之人抓出来。

    柳夕晴应了一声,定了定心神,小心翼翼的观察起了四周。

    见状,狐小仙收回缎带,脚下一动,直接飞身朝着倒在地上的阔羯的方向跑了过去。

    另一边,木小九刚一进入林中,便见到一个身影在不远处一闪而过。他微微眯起双眼,突然抬手一挥,只听“铮”的一声,两条细线猛然间被他挥出的剑气斩断,然后无力的垂了下去。

    “好布置。”木小九赞了一声,身形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前方,一个身着青色衣袍的女子正在飞快的逃窜着。她不知道自己的布置是否有用,但是,即便能多耽搁一会儿都是好的。毕竟那青年的速度她刚刚也看到了。

    正想着,青衣女子面色突然一变。

    她听到了身后那一声破空之声,然而,正在她想要躲避的那一刹那,她便突然觉得肩上一痛,然后整个人直接跌扑了出去。

    感受到肩胛骨上传来的阵痛,女子知道,自己的肩胛骨只怕是被这一击打碎了。她更清楚的是,这一次,她应该逃不掉了。

    果然,下一刻,几缕劲风连连击中了她背上数处大穴,直接让她整个人都动弹不得了。

    “啧,你倒是能忍,眼看着教众一个个被我杀掉,直到我擒住阔羯,警惕略有放松的时候你才出手。”女子看不到木小九的脸,但她能听到木小九的声音。那声音很平静,但女子却清楚的感觉到了那股被压抑在平静下的愤怒和杀意。

    女子没有说话,正要咬碎口中的毒囊,却被木小九一把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卸掉了她的下巴。

    女子的眼中终于露出了惊惶之色,但木小九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就直接提着她朝树林外面走去。

    ……

    “后来,我们有逼问他们还有没有什么布置和后招,但是这两个人,也就是大明尊教五类魔中的‘熄火’阔羯和‘毒水’辛娜娅都不肯说。即便我严刑逼供,这两人依然死不张嘴。无奈之下,我杀了这两个人,帮悟真处理好了伤势,然后便继续上路了。”

    “幸运的是,接下来这一路,我们都没有再遇伏。估计大明尊教的人有可能是觉得,只要碰到悟真和柳姑娘落单,以阔羯和辛娜娅这两个人的手段,已经足够杀掉柳姑娘了,所以便没有做出其他的安排。”

    宋远桥皱着眉头,然后突然说道:“但是,大明尊教的人肯定会知道,那阔羯和辛娜娅两个人并没有得手。所以,他们绝对会再派人寻觅柳姑娘的下落,并伺机动手,对吧。”

    木小九微微颌首。

    “悟真,你是想,尽快娶柳姑娘为妻,然后把她安置在武当山上,以免她被大明尊教的人找到。对吗?”宋远桥又转头看向了悟真。

    悟真依然低垂着脑袋,却是轻轻点了下头。

    “这有何难?你为何还……”

    “嗨!大师兄,这小子这副样子,肯定是还有什么难言之隐没有说出口啊!悟真这小子哪里都好,可惟独一有事的时候,倔着个脖子,总是不能痛痛快快的!”张松溪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悟真,说吧。”木小九在后面轻声劝了一句“勇敢一点,你执意要回武当山,不肯听我的建议,在山下偷偷结婚,不就是不想欺瞒你的师傅。师叔伯和你师祖吗?”

    悟真闻言,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半晌,他才抬起头来。

    柳夕晴心有不忍,正要开口,却被木小九使了个眼色,狐小仙也在她身后拉了一把。

    “让悟真说吧,他既然做了这个决定,就要更勇敢一点。不然的话,之前商量的两条路,哪一条都是千夫所指,哪一条,他都会受不了的。”狐小仙叹了一声,然后轻声在柳夕晴的耳边说道。

    柳夕晴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听了木小九和狐小仙的,没有开口。

    直到悟真抬起头的这一刻,宋远桥和张松溪才发现,悟真不知何时已经流下了眼泪,而他的嘴唇也已经被他咬破了。

    悟真紧紧攥着拳头,然后终于鼓起勇气说道:“柳姐姐、柳姐姐之前说的,她执行的那次任务,正是参与伏击白石师叔祖。”

    “什么!”张松溪一下子拍案而起“你是说,三年前的那件事!”

    悟真点了点头,眼眶中又有泪水流了出来。

    张松溪张了张嘴,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却还是忍了回去,化作了一声叹息,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宋远桥也是一脸的震惊“这、这!你怎么!”

    悟真咬了咬牙“但是,但是那一次柳姐姐没有动手,她一直在外围徘徊,最终被白石师叔祖一掌打下了山崖。”

    宋远桥和张松溪的面色这才稍稍放缓了一些,可是看向柳夕晴的目光中依旧微微有着不善。

    他们知道,不管怎么样,悟真是绝对不会欺骗他们的。但是,他们不敢保证柳夕晴有没有欺骗悟真。毕竟悟真生性纯良,容易被骗。

    柳夕晴苦笑着“宋大侠、张大侠,我保证我那一次绝对没有出手。事实上,不止没有出手。你们应该知道,那一次,白石道长他们被围困在山顶整整一天一夜。而在被打落山崖之前的那天夜里,我曾经救下了一名武当弟子。”

    宋远桥面色再变“你说你救下了一名武当弟子?”

    柳夕晴点了点头,不知道宋远桥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张松溪看了看宋远桥,也一下子想起了什么,急匆匆的问道:“你说的那个武当弟子,是否是一个容貌清秀,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道人?”

    柳夕晴又点了点头。

    宋远桥长出了一口气“若是我猜得没错,当时柳姑娘你应该是穿着一身白色衣衫,白纱遮面,眉心还点了一点朱砂对吧。”武侠见闻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