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百零八章 永月

时间:2017-12-02作者:木南之

    ,!

    旭日东升,从地平线爬到树梢,又从树梢爬到天空正中央。

    江南某地,某家酒楼当中。

    “喂喂喂,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晚上梅庄起火了。杭州六扇门的捕快过去的时候,在梅庄里面发现了五具尸体。”一个青年刚一坐下,就对着自己的同伴有些兴奋的嚷嚷道。

    “嗨,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没听说呢?”另一个玩家接上了话茬“而且,我有个一起玩游戏的朋友现在就在杭州六扇门做捕快,他告诉我说,那五具尸体里面,有四具正是梅庄的四个庄主。剩下那一具却是在梅庄的水牢里面发现的,那具尸体并没有被烧毁,琵琶骨被穿了不说,四肢也被铁链锁着,看那样子应该就是任我行。”

    说到后面的时候,这玩家压低了声音,可能是他朋友叮嘱过他,这件事不要传的人尽皆知。

    “什么!你说那是……呜呜!”

    先前开口的青年话还没说完,就被那玩家一把捂住了嘴巴。玩家朝着两边讪笑了一下,然后恶狠狠的瞪了青年一眼“你小点声!”

    青年挠了挠后脑勺,然后轻轻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到:“对不起啊师兄,我也是太兴奋了。那可是日月神教的前教主任我行啊!梅庄不是日月神教的分支吗?任我行怎么会被关在水牢里面?”

    玩家虽然很想说出原著剧情,但是因为担心受到系统的惩罚,所以犹豫再三之后,他还是闭上了嘴。

    “行了小师弟,你就别问了。”旁边那女子开口说道:“这些事让你知道了对你和你师哥都不太好。”

    “好吧……”青年抿了抿嘴唇,没有再追问下去了。

    就在这时候,万事楼的百晓生从门外慢悠悠的走了进来,然后坐到了台子上。只见他抄起惊堂木往桌上“啪”的那么一拍,然后开口道:“小弟我这一路走进来,听着各位似乎都在讨论昨夜那梅庄起火之事啊。”

    下面这些客人中有的人早已经在杭州待了好久了,也算是这家酒楼的常客,更是见过不少次这位百晓生。所以,那些常客听了这话,顿时应道:“是啊,三三零。怎么着,你有什么消息吗?”

    百晓生三百三十号故作高深的笑了笑,伸出手指在案台上轻轻敲了两下。下面那些客人顿时会意,纷纷从口袋里取出了些银钱扔了上去。有的人出手阔绰,一扔就是银子;有的人则家底不厚,所以也就象征性的扔了几枚铜板。

    但百晓生三百三十号却是见好就收,眼看着有几块散碎银子被扔了上来,他便不再卖关子了,开口道:“这梅庄起火一事儿呢,在下这里,还真就有些各位应该会感兴趣的消息。”

    “大家都知道,这昨天夜里……”

    ……

    昨夜,梅庄,水牢之中。

    “想不到、想不到啊……”牢笼里面,任我行站的笔直,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苍凉多些,还是感慨多些“我任我行纵横江湖数十载,最终却要在这水牢之中死去,而且还是死在你这么一个小娃儿的手里。不过,小娃儿,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永月微笑着看着任我行注视着自己的双眸“哦?准备什么?”

    任我行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若是杀了我,只怕明日,东方不败就会调集整个日月神教的力量追杀你。”

    永月轻轻摇了摇头“任教主啊任教主,到头来,你也不过是和我那四个师傅一样的德行嘛……”

    永月这话说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让任我行的笑声一下子戛然而止。

    “小子,你说什么!?”

    永月嗤笑了一声“我说,你和梅庄四友一个德行,没什么区别。”

    任我行先是愣了一会儿,随后却是露出了了然的表情“哦,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任我行大声的笑着,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扭曲了起来“小子,若是当初我身为日月神教的教主时遇见了你,我定要赏你一个堂主做做。”

    “算了吧。”永月满不在乎的说道:“给你做堂主?服下三尸脑神丹然后从此像个傀儡一样的活着?任教主,你是不是太高估你自己的人格魅力了,觉得任谁见了你都要纳头便拜?”

    任我行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反而是饶有兴趣的问道:“是谁?该不会是东方不败叫你过来杀了我的吧。”

    永月摇了摇头,却是举起了手中的酒坛子,打开了上面的泥封“任教主,马上就要上路了,喝一口吧。这是我叫手下专程去买来的佳酿。”

    任我行瞥了一眼地上的酒坛子,丝毫没有犹豫的走过去拎了起来,打开泥封之后,一抬头便是“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下去。

    “果然是佳酿。”任我行赞了一声“好了,毒药我也喝下去了,小子,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永月眉头一挑,开口道:“任教主,谁告诉你,我在酒里面下了毒的?狂妄也该有个限度吧。我想杀人,还不至于用下毒这种卑劣的方式。不然的话,上面那四个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任我行又怔住了,他发现这个曾有过一面之缘,甚至被他当作一枚棋子的小子,居然屡次让他无言以对。

    “告诉你也没什么。”永月抬起手掸了掸衣服上落上的灰尘“没人能叫我来杀你,东方不败也不行。自从上一次被人推入这水牢,与你做成那交易之后,我便明白,身为一个玩家,没人能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大不了就是一死,死了之后,还能重新来过。”

    任我行略微诧异的看了永月一眼,又喝了一口酒下去。

    “是杨莲亭,也就是东方不败的男宠请我来取走你的性命的。或者说,我们两个算是一拍即合吧。”

    任我行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正待再开口,却发现永月已经放下了酒坛子,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小子,你不是要杀我吗?”

    永月没有立刻答话,而是直到他的身影渐渐隐没到了黑暗中之后,他那清亮悦耳的声音才从黑暗中传来“任教主,你已经死了,不是吗?”

    任我行一下子呆住了。

    “上面那四个与我有着深仇大恨,我必须手刃才能过瘾。至于像你这样的人,我并不介意用省事一点的办法杀掉。”

    任我行摇了摇头,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虽然永月先前说了就里没有下毒,可那些话,他又怎么会相信?

    只是,永月真的有那么稚嫩吗?

    任我行正笑着,突然觉得微微有些头晕。下一刻,他才真的明白过来,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被他放到了地上的酒坛子。

    “原来有毒的不是酒水……是酒香啊!”

    ……

    “其他人都已经离开了吗?”从水牢通道中走出来之后,永月看了一眼站在身前的几个手下“东西都已经搬走了?”

    几个手下中有一个人往前走了两步,点了点头“是的帮主。”

    “好,先前让你们准备的火油准备了吧。”

    “准备好了,而且在您进入水牢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让其他的弟兄先行将火油泼洒出去了。”

    永月微微颌首,一边朝着梅庄之外走去,一边开口道:“动手。”

    与此同时,与狐小仙依偎着站在窗前的木小九正与狐小仙交谈着:“风云榜上的人啊……清曦姐你是认识的,剩下的,司徒闹闹、水森、北宫南城还有千漓末槿这四个人都算是我的朋友,也没什么问题。需要特别注意一点的,曾经跟你有过过节的萧剑吟是不用担心了,当时也只是意气之争,有了之前在崇明岛上的事之后,估计他现在也不可能对你出手了。只是剩下那些人里面,我仇家也不少。”

    “比如说玄参,这个你知道,当初在临安城地宫里面结下的仇怨。还有刹那芳华,这个就更不用说了,更是好早之前的事情了。最后便是呼延无名,也就是……嗯?怎么回事?”

    说着说着,木小九突然面色一变。狐小仙有些不解的顺着木小九的目光看了出去,脸色也是变了“怎么会突然起火的?”

    木小九摇了摇头“看这火光的位置,似乎是在西湖那边。”

    “西湖边上吗?”狐小仙微微蹙起了眉头。

    “有可能。”木小九随口说了一句,然后便看到了狐小仙正皱着眉头,紧紧地盯着自己。

    “放心吧。”木小九抬起手来轻轻点了一下狐小仙的鼻尖“我不会去的。起了这么大的火,我去不去也没什么区别,待会儿巡城的捕快会过去查看的。虽然我身上有朝廷的官位,可现在,我应该也算是休假的时间了吧。”

    狐小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头轻轻的靠到了木小九的肩膀上“我不是怕别的,也不是不让你去。但是你要去的话,不许自己一个人,最起码也要带上我。”

    木小九微微一怔,旋即露出了一抹笑容。

    ……

    “这昨天夜里,西湖边上骤起大火。六扇门负责巡城的捕快马不停蹄的赶过去查探,可抵达的时候梅庄的大火烧的正旺,捕快们也就只好赶紧救火。等到火被扑灭的时候,梅庄已经被烧成了一个空壳子。”

    “后来,经捕快们查探,发现梅庄里面已经是空空如也。凡是那些值钱的物件几乎都被搬空了,留在梅庄中的,仅剩下了五具尸骨。而且其中一具尸骨,更是在梅庄的水牢之中被发现的。”

    “外面的那四具尸骨早已经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可是从一些无法烧毁的东西,比如说兵器之中,捕快们还是判断出,那四具尸骨正是梅庄的四位庄主。但水牢里面的那具尸骨却没有受到大火的影响,只是被毒死的。后来经过多方查证,各位猜怎么着?”

    “那水牢之中的尸体,赫然便是昔年的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的尸体!”

    酒楼中的玩家们都是表情各异,毕竟他们早已猜出了死在水牢里的是任我行。但是其他那些原住民却是纷纷议论了起来。

    “什么?任我行?这怎么可能?”

    “对啊,梅庄不是日月神教的势力吗?任我行怎么会被囚禁在梅庄的水牢里面?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所以说……日月神教这一次恐怕要不太平咯。”

    “各位别忙着惊讶,事实上,开始的时候,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很惊讶,也很是摸不着头脑。但是,一封突如其来的飞鸽传书却是解开了我们所有的迷惑。”百晓生三百三十号说到这的时候,自己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怪异之色。

    “各位知道这封信是谁给我们万事楼杭州分部写来的吗?”

    百晓生三百三十号这么一卖关子,有的客人顿时不开心了“喂!百晓生!我们钱可都给了,你能不能麻利点啊!”

    百晓生三百三十号微微一笑“好吧好吧,那我就说了,这给我们写信的人,正是昨夜火烧梅庄,杀了梅庄四位庄主,并且毒杀了日月神教前教主的凶手。”

    “嚯!这人好大的胆子啊!他这么干,怕不是想要体验一下被朝廷六扇门和日月神教通缉的滋味。”

    “诶,还真就别这么说。虽然是凶手写信过去,但是人家未必就注明了自己的身份啊。万一人家写的是匿名的信呢?”

    后面这句话也落到了百晓生三百三十号的耳朵里,因此,百晓生三百三十号笑着说道:“不不不,这凶手就是胆大包天,他还真就注明了自己的身份。”

    百晓生三百三十号这一句话成功的把所有客人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了他自己的身上。那些人也顾不得讨论了,纷纷一脸惊讶的看着百晓生三百三十号,等着他说出最后的答案。

    “这个胆大包天,在犯下了这般大罪之后还给我们写信,同时注明了身份的人,正是风云榜上,第四句中的一位。”

    “慈航渡,梅边舞,白云城中剑飞仙。”

    “这个人,就是梅边舞——永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