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九十六章 错估

时间:2017-12-02作者:木南之

    常言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话的很有道理,而且也同样可以应用到眼下的战局当中。当这一队人马从侧后方杀出来的时候,所有的崇明岛驻守将士都像是被打了一剂强心针一样,那几乎快要跌落到谷底的士气不但重新高涨了起来,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昂扬。他们是真的已经濒临绝望了,所以,援军的出现可以是让他们完全触底反弹了。刚才所有的对死亡的恐惧、担忧和畏之如虎,在这一刻都重新转化成了更加强力的战意。但是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一支援军,只有五百人。……不久之前,长江口南岸海边。木九从船上一跃而起,直接朝着一艘距离比较近,而交战双方正在僵持不下的船飞渡而去。他身体尚且还在半空,便已经是双手齐动,一式飞蝗剑雨用了出来,帮船上那两个丐帮弟子解决了危机,还干掉了几个围在两人身边的扶桑人,给自己清除出了一块落脚之地。“你们没事吧。”稳稳落到了船上之后,木九随手一推,纵鹤擒龙当中的纵鹤劲一涌而出,将几个再度冲上来的扶桑人逼退了回去,然后开口向身后的两个人问道。“木公子,我们没事。我两人才疏学浅,让你担心了。”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净衣帮乞丐有些羞愧的了一句。“哪里的话。”木九摇了摇头“你们先去其他船上帮忙,这艘船上的扶桑人交给我吧。”两个乞丐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转身往后跑去,同时从腰间解下了飞爪。没办法,不是每个人都跟木九一样有着那么好的轻功,可以自如的在船只当中高来高去的。眼看着两个乞丐就要逃离了,那些扶桑人忍不住又一次冲向了这边。木九皱了皱眉头,抬起右手,五指微微张开,喃喃自语道:“还是差一点,解决掉这艘船上的扶桑人应该也就差不多了吧……”临门一脚,这便是木九如今与先破体无形剑气之间的距离。先破体无形剑气这门功夫习练者不多,但是凡是习练了这门功夫并有所成就的,罕有弱者。毕竟这门武功习练起来本就条件苛刻,比较麻烦,弱者根本学不了;再加上这武功一旦练成,其中威力可是堪称恐怖。其实这很好理解,毕竟这门功夫的习练者里面最出名的两个人分别是燕狂徒和关七。前者乃是公认的下第一狂人,曾经在西域龙门客栈轻松解决掉乔峰和雄霸;后者则是号称战神,在原著中半疯、半痴,又为内奸和敌人所设计、困陷,身上被锁上特制的枷锁,镣铐,屈身于一架囚车的情况下,仍能独斗苏梦枕、白愁飞、王石、雷损、狄飞惊这五人,最后断臂受雷击遁走;九年后再度出现却是变得更加强横,甚至堪称恐怖。木九现在距离那种境界自然还差得很远,但是这不代表他永远都达不到那个境界。即便没有学到这门功夫,木九也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在前面提到的两人之下,何况如今他这门功夫已经即将练成?只是,还差那临门一脚。这一船的扶桑人,就是木九这临门一脚!如今,木九的先无相指剑已经达到了顶峰,体内真气化作先剑气,自动围绕着全身流转往复,生生不息,生便有万剑护体。再加上身负水火乾坤氅,面对着眼前这些扶桑人,他连防御都省去了。只见他双手齐用,十道剑气自他指间蔓延开来,随着他双手的挥动不断夺走一个又一个扶桑人的生命。《先破体无形剑气》这门功夫可以是最适合木九的功夫。这功夫前面的第一重境界名为“死灵之剑”,而这一重境界,也正是这门功夫的关卡。若能突破先无相指剑,达到这个境界,武功的威力便会真正的显露出来。但是随之而来的,这门武功的桎梏,或者缺点也会暴露出来。这种桎梏只存在于这第一重境界,那就是负面情绪。死灵之剑,其剑气的根本在于,要吸收足够的死灵之气,而所谓死灵之气,其实就是种种负面情绪的集合——这正是木九最不缺的东西。死灵之气穿了,就是通过杀戮,来积攒诸如死气、怨气、尸气、杀气、煞气、邪气、毒气、阴气、瘴气、怒气、秽气等负面能量,并以此来化作剑气,攻杀敌人。但是这种通过杀戮来吸取负面能量的过程却很容易让人迷失,陷入到疯狂的境地当中。可木九不会。一来,因为修炼了《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的原因,他甚至不需要杀戮就能在体内源源不绝的生出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来糅合内力化作负面能量;二来,即便他必须要去通过杀戮来吸取这些负面能量,因为已经饱受过负面情绪的侵蚀,再加上又身负清心咒、冰心决以及当初学自玄苦大师的佛经,他也完全不用担心自己会迷失。所以,从某种意义上看来,这门功夫基本上可以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样,甚至不能再合适一点了。面对着两把劈斩而来的打刀,木九不屑一笑,抬手一指点出,无数剑气涌动,一瞬间就将其中一把打刀击成了碎片。而且,这一指的势头竟是丝毫没有减弱,在击碎了打刀之后,又将那握着刀的扶桑人的头颅给穿出了一个孔洞。疯狂而又无穷无尽的杀戮,等到还剩最后一个扶桑人的时候,木九的先无相指剑依然突破成为了“先破体无形剑气”。起来,这门功夫可以是越练字越少。最开始的时候,这门功夫叫做“先破体无形剑气”,对应“死灵之剑”;再往后,这门功夫便叫做“破体无形剑气”,也就是已经不需要去区分先后了,对应“自然之剑”;若能再进一步,这门功夫便可以被称之为“无形剑气”,也就是,不局限于在于何处,对应“无形之剑”。再往上,还有两重境界,那便太遥远了,最起码离如今的木九还遥远的很。但是,即便只是先破体无形剑气,也已经很强了。汇集了死灵之气的剑气,其中自带一股不清道不明的恐怖气息,木九只是信手一捻,一道剑气便已然成了型,一剑将最后那一个扶桑人的眉心给穿透了。“终于……成了啊。”木九慢慢注视着那个缓缓倒下去的扶桑人的尸体。一整艘船所有的人,到现在已经全部变成了尸体。木九叹了口气,面上却有着几分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进入这个游戏之后,木九突然发现,自己的情绪正在一点一点的发生着改变。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觉得,自己的作品需要素材,所以他进入到了这个游戏之中。结果过了这么久,他突然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这个游戏影响到了。“杀伐果断”这四个字,他原来连想都不敢想,但是到现在,他突然发现,这四个字不止是离他不远,甚至是已经到了他的身上。他现在,不就是“杀伐果断”这四个字的代名词吗?但是不管怎么,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他已经,杀了整整两艘船的扶桑人。既然事情已经如此了,那也就没必要再去纠结了。在清理掉了所有的扶桑人之后,木九苦笑了一下。他扫视了一下周遭的尸体,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时候,他甚至已经开始分不清这个世界到底是真还是假了。但是不管怎么,如今,他身处在这个世界当中。解决掉所有的扶桑人之后,木九并没有立刻去往下一艘船,而是选择了先去探查一下船上的物资。他突然很好奇,扶桑人究竟带了多少的物资,足够他们鼓起勇气来打这一场持久战。然而,入目的景象却让他整个人都呆住了。扶桑人的粮仓已经几乎空掉了,甚至于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粮食了。那么,粮仓里没有粮食了,意味着什么呢?粮仓里面没有了粮食,代表着敌人已经几乎弹尽粮绝了,更代表着敌人已经没办法再持续作战下去了。那么,放在眼下的形式下面,扶桑人的粮仓里面没有了粮食,这代表着什么呢?这基本上就代表着,扶桑人已经没办法再继续持续这样的作战了。他们已经需要……他们已经要破釜沉舟,在这一场战争中决一生死了。在原来,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场战争,就只是一场简单的战争罢了。但是现在,木九的心突然凉了半截。他突然明白过来了,这一仗,不只是简单的一场战争而已。扶桑人是要决定,这一场战争,不成功,便成仁。若是这一场战争输了,那就代表着扶桑人直接输掉了这一场战争;若是这一场战争赢了,那就代表着,扶桑人已经在这一场中原与外域实力中的交战中,取得了第一步的胜利。木九抿了抿嘴唇,突然苦笑了一下。他真的没想到,扶桑人居然会藏的这么深。白了如果每一艘船上存在的粮食与这艘船上一般无二的话,那么,扶桑人恐怕已经挨饿了好几了。在这种情况下,扶桑人还能做出这种破釜沉舟的决定,只怕是已经下定了决心,甚至已经下定决心好久了。他们知道自己打不了持久战,所以他们做出了决定,决定暂时蒙骗中原人,最后在捕捉到一个机会后,一举建功。这是赌博,而且是一场豪赌。谁也不知道,扶桑人到底能不能抓到这个机会;谁也不知道,扶桑人能不能找到一个时机,一举击破中原人的防卫。所以,扶桑人的这场赌博,不可谓不大,更不可谓没有决心。拼命,很多拼命都不能被称之为拼命,因为还没有到穷途末路,除了一条命什么都没有的状态。但是扶桑人这一次是真的准备拼命了。木九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也不再管其他船只上还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了,直接一纵身朝着岸上冲去。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他需要尽快找到秦沐言,告诉他扶桑人的船只上的情况。木九必须要让秦沐言知道,扶桑人已经破釜沉舟了,现在最需要帮助,最需要支援的不是长江口南岸这边的战场,而是崇明岛。不管怎么,南岸这边都不会败,但是崇明岛会。秦沐言离开的时候,带走了崇明岛上的最精锐的五百名士兵。而当李陵离开的时候,他根本没有给崇明岛上留下太多的士兵。白了,在计划中,崇明岛不过是拿来诱敌的罢了。然而,现在,假设这边扶桑人的战船上已经没有多少粮食了的话,那么可以预见的,已经出发的扶桑人的战船上也不会有粮食,因为没有必要。也就是……也就是,崇明岛现在已经陷入到了深深地危机当中。木九不敢稍有怠慢,全速离开了脚下的船只,跑到了岸上。“秦将领呢!?”面对着木九,那士兵咽了一口口水,有些颤颤巍巍的道:“秦将军在后面,木、木、木特使您有什么事吗?”木九皱了皱眉头“赶紧,过去把秦将领给我叫过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那士兵点了点头,赶忙朝身后跑去。没多一会儿,秦沐言便被找了过来。“木大人,怎么了?”刚刚跑过来的秦沐言面上悄悄有些不愉。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不管换了是谁,若是在安排行动的时候被其他人叫了过来,那也一样会不开心的。“秦将领,我刚才发现了一件事。不别的,我觉得,你需要尽快赶往崇明岛了。”秦沐言一怔“崇明岛?那边不是有李陵将军和张启将军支援么?要我回去干嘛?”木九抿了抿嘴唇“因为我们错估了扶桑人的决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