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上岛

时间:2017-11-19作者:木南之

    大风起兮,云飞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崇明岛前,扶桑人的战船已经渐渐接触到了陆地,一队一队的扶桑士兵正在从船上下来,踏上崇明岛的土地。“妈的,这些扶桑人怎么会突然打到崇明岛这边来?”一个士兵一边严阵以待,等待着扶桑人的进攻,一边却又在开口抱怨着。岛上留下的士兵并不多,此时已经全部集结到了这边。而且事实上,崇明岛这边的人很多都不知道李陵将军的计划,所以,这些士兵里面有些人已经开始变得绝望了起来。“这一次,我们怕是要为国捐躯了啊……”先前出口抱怨的那个士兵眼中多出了几分悲凉“呵呵,想不到最后居然要死在这崇明岛上。”“大家……不要太担心。”好在这时候,被秦沐言安排留在岛上的将官站了出来。他瞥了一眼扶桑人那正在集结的大军,其实此时此刻,他心中也已经满是担忧了,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他表现出了恐惧或是害怕,那就会让下面所有人都变得慌乱起来。而一旦军心开始不稳,这本就实力悬殊的一战就会更加没法打了。毕竟本身如今己方就已经因为人数上的差距而提心吊胆、战意全无。“事实上,我们的人比他们多!”将官清了清嗓子,装出了一副激昂的样子,开口喊到“将军早已识破了扶桑人的阴谋,实际上,他们今日去北岸只是做戏而已。如今,将军和岛上的大军正在回来的路上。只不过,我们军中有敌人的探子,所以将军他们没有将计划透露出来,而是选择了暂时隐瞒了消息。”“兄弟们,你们告诉我!你们想不想在今日一举歼灭掉所有的扶桑人!?你们告诉我!你们愿不愿意让这些敢于进犯我们中原,对我们发起侵略,给我们带来战争的扶桑人永远的留在崇明岛上!?”将官这一番话出来,直接令所有将士的心中都变得疑惑了起来。但是不得不承认,所有人心中的恐惧和担忧都变淡了许多。“你们将军这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啊?”“不知道,听起来倒是像那么回事。”“我也觉得,最起码李陵将军不管怎么也是出了名的聪明人,怎么会犯这种错误,连敌人的诡计都没办法识破?不可能的。”“快得了吧,这话明显是出来骗人的。将军摆明了就是想让我们为他效死命,担心我们一会儿临阵脱逃或是直接投敌。”后面这种言论也很清楚的传到了这将官的耳朵中,所以他皱了皱眉头,开口又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些人或许不相信我的话,觉得我是在欺骗你们。但是请你们仔细看一看你们的身边!你们难道就没有发现秦沐言秦将军不见了么?不只是秦沐言将军没有在这里,除此之外,你们的周围还少了五百精兵,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吗?”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位将官这一次的话直接让所有的士兵都议论了起来。“你看,我刚才就秦将军为什么会不在,你们还他有事。有什么事是要带着五百精兵一起走的?看来李将军确实是正带着人马过来了。”“对嘛,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有蹊跷,看来事情确实不出我所料啊。”将官明显很满意这一次的话收到的效果,所以他继续到:“实话告诉你们,还记得那晚上被迫离开的木九木特使吗?他并不是被逼走的,而是与李陵将军联手演了一场戏,其目的就是蒙蔽扶桑人的耳目。此时此刻,木特使和秦将军就在对扶桑人的聚集地发起突袭——!”将官的话戛然而止,因为眼下的形式已经不容许他继续再下去了。扶桑人,已经集结完毕,开始发动进攻了。“不管你们信不信——”将官一脸的急切“我所的一切都是事实,奋勇作战也是我们现在最好的选择!你们谁想等到李将军带人回来之后丢脸的?我保证,今所有奋勇作战的人,等到李将军回来,我一定会上表其功劳,让李将军犒赏三军,所有人都有赏钱!论功行赏!”本来这将官先前的那些话就已经让将士们开始相信了,再加上此时他又给出了这样的保证。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话其实是很有道理的。最起码现在,所有将士的士气已经被重新激励了起来。不那些将士已经可以做到全无顾忌和畏惧的奋勇杀敌,但是至少他们的恐惧已经全然消散了。“所有人,听我号令!冲锋!”一边出最后的冲锋词,另一边,将官的心中却在暗自思忖着:李将军,你们可一定要尽快回来啊……那么现在,李陵那边又是什么情况呢?“快快快,全速前进!”站在为首的战船上,李陵很是沉着冷静,但是在心里,他却有些着急。他也没办法不着急,因为千算万算,他还是算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他没想到扶桑人战船的速度会这么快,或者,他没想到扶桑人这次直接选择了破釜沉舟。何为破釜沉舟?扶桑人的破釜沉舟就是,这一次出击,除了人手和兵甲之外,他们没有额外携带任何东西,甚至连粮草都没带。也就是,扶桑人这一次已经决定在崇明岛的这场战役中,不成功,便成仁了。若是扶桑人能够获胜,成功抢占崇明岛,那么对他们来,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即便没有粮草,崇明岛上的物资也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若是没办法尽快拿下崇明岛,陷入到苦战当中。那么,甚至不用别人出手,粮草稀缺的扶桑人便会被不攻自破。事实上,扶桑人也确实不想再继续跟中原人纠缠下去了,长江口的这一场战役已经持续了太久了,久到扶桑人都已经不敢再继续打下去了。中原人背后有偌大一个中原作为后盾,粮草不足可以随时调取,兵甲损坏也可以得到及时的补充,就算是人手死亡过多也可以尽快抽调过来。但是他们不行,他们如果要补充物资或人手,就只能选择派人给扶桑通信,然后让人渡海而来。持久战,扶桑人是打不下去的。李陵知道,他早该想到,有如此好的一个机会,以扶桑人的性格,他们肯定会选择破釜沉舟的。但是没办法,他就是算漏了这一点。这也导致了,李陵带领的船队出发晚了,距离又更远,他们现在根本连扶桑人的影子都看不到。李陵现在只怕岛上驻守的将士们不敢死战,将崇明岛拱手让人。“该死……早知道就应该带些战马出来的!若是让士兵们从陆地上赶过去,还不如坐船走快。”李陵眯起了眼睛,最终还是挥了挥手“通知下去,让后面几艘船停下,从陆地上往大营的方向赶去。”“是,将军!”……另一面,北岸。张启皱着眉头“你的意思是,这几艘船虽然没有被留下来,但是有人注意到了甲板上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影?”那士兵点了点头“是的将军,刚才有人看到,扶桑人的战船离开的时候,甲板上根本看不到几个人。”张启咧了咧嘴“什么玩意儿,怎么会没几个人呢?”那士兵迟疑了一下,然后心翼翼的出了自己等人的判断“将军,您会不会是那些扶桑人不是分兵,后面这几艘回来的船只是他们的疑兵之计?”张启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什么意思?你明白点。”那士兵在听到“什么意思”这四个字的时候,忍不住偷偷咽了一口口水,他还以为张启是生气了。直到张启出“你明白点额时候”,他才长出了一口气。“呃,是这样的将军,您觉得有没有可能,其实扶桑人第一次离开,就是为了把几艘船上的人转移到其他船上。然后那些承载着兵力的船只直接离开了,剩下这几艘没人的船只是为了蒙蔽我们,让我们不会很快的发觉他们已经调走了全部兵力?”“什么玩意儿……弯弯绕绕的,听着真费脑子。”张启撇了撇嘴“果然老子还是比较适合阳谋,还有直来直往的作战。”“不过仔细想想,你的可能也有道理……”话头一转,张启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又念叨了起来“那也就是,其实扶桑人根本没分兵,而是直接把全部的人手都派去了崇明岛……”“嘶……”着着,张启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那这么起来,扶桑人出发的时间……比我们发现异常早了不少?那他娘的,李陵还能追上他们吗?不行不行,这样下去会出事儿的,绝对会出事儿的!好在老子半路上也安排了人轻装上阵,尽快提高速度,不然可就真的麻烦了。”一想到这,张启突然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他奶奶个腿儿的!不对啊,王威熊林出发的比李陵还晚,顶个屁用……啧,老子刚才怎么就下船过来这边了呢。”看着张启在这里唱独角戏,那士兵总有些想笑的冲动。当然了,这种事他也就只能想一想,不可能去付诸于实践的。不然的话,恐怕他要被张启吊起来打。……崇明岛,狂风怒号,卷的交战双方的战旗猎猎作响。厮杀声、惨叫声、刀剑碰撞的声音还有愤怒的吼声已经彻底充斥了整个战场。在这种最原始、最惨烈的搏杀当中,不管是中原人还是扶桑人都已经变得完全可以听懂对方的意思了。因为此时此刻,没有人会再去一句完整的话,所有人的口中基本上都只剩下了那些拟声词。事实证明,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嘶吼是比话语更常见的表达方式,拟声词也能更好的表达出人心中的情绪。战争才刚刚打响,可是,无论是谁过来都绝对看不出,这场战斗的双方才刚刚接触到一起。没错,距离扶桑人冲过来,崇明岛上的驻守军射出第一波箭雨,也就才过去了几分钟而已。但是双方却都已经有不少人倒在了地上,而且永远都起不来了。刚一短兵相接,双方就都开始拼命了。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变成尸体,跌落在地,流淌出的那些鲜血甚至已经快要淌成河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场战争过后,这一片土地甚至都很可能变成红色。看着红着眼的扶桑人悍不畏死的不停向前冲锋,将官心中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安了。第一波战斗过去之后,由于死亡的人数实在太多,再加上扶桑人那股子不要命的劲头,很多人都已经被吓到了。将官甚至可以猜到,恐怕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将士的心中生出了退意。一刀看下一个扶桑人的头颅,将官一脸的狰狞。他明白,从现在开始,事情已经开始变得十分麻烦了。纵然他巧舌如簧,成功服了士兵们与扶桑人交战。但是面对着死亡的威胁,面对着一条条在眼前轻易流逝掉的生命,他再能也没有用。现在想要稳定住这些将士的信念和士气,只能来一支突如其来的援兵。不然的话,不管怎么样都是白费了。难道崇明岛真的要失守了吗?将官狠狠地吐出了一口唾沫,然后狰狞的面容上露出了几分笑意。失守……就失守吧。他尽力了,他已经努力做到最好,拼尽全部力气的去守卫这座岛屿了。虽然如果真的失守了,他也会感到对不起各位将军,但是,他真的没办法了。援军、援军……呵呵,援军又不是神兵,就算是神兵,也不可能从而降的。神兵降,也就只是着容易罢了。神兵是不可能降的,这个世界看起来就是如此。但是,神兵虽然不可能从而降,但是这不代表,援军就不能渡海而来了。就在将官已经濒临绝望的时候,一队人马突然从斜里杀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