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九十四章 登船

时间:2017-11-17作者:木南之

    箭雨纷飞,这一刻,这一条船上的两百个人中,有整整一百人手持着长弓,松开了弓弦。另外一百人不是不想放箭,更不是因为有恃无恐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所以才不放箭。他们也跟别人一样恐惧,一样害怕,一样希望能够在半路就狙击掉木小九这个踏风而来,不请自到的客人。他们之所以不放箭,原因其实就一个——

    ——船上一共就只有这一百把长弓,再多一把都没有了。

    大船上的扶桑人在恐惧着,小船上的那些中原武林人士也在担忧着。

    同时有一百枝箭划破天际,直奔自己而来是种什么感觉,他们这些人没有体会过,也不想去体会。

    虽然说他们中相当一部分的人也都参与到了战场上,可是这种被整整一百枝箭指着的情况他们却从来没有遇到过。毕竟战场上虽然也有着铺天盖地的箭雨,但那却并不是单单针对于某一个个人的。

    所以,他们现在大多都很担心木小九。在场这些中原武林人士里面,没有担心木小九的,恐怕也就两个人了。

    第一个没有担心木小九的,是狐小仙。

    她之所以不担心木小九,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她对木小九有些绝对的信心,更听木小九说过他在大清刺杀杨康时候的遭遇。所以,她并不认为这一波箭雨会给木小九带来什么麻烦。

    另外一个没有担心木小九的,却是木小九曾经的对手——萧剑吟。

    作为对手,他不敢说自己有多了解木小九,但是他却知道,木小九绝对不会在这区区一波箭雨面前铩羽而归的。不然,木小九也就不是那个曾经打败过他的风云榜上第一人了。

    事实证明,狐小仙和萧剑吟是对的。面对着倾袭而来的漫天箭矢,木小九眉毛一挑,嘴角倏然勾出了一抹冷笑。

    “就靠这些箭矢来抵挡我吗?痴心妄想!”

    木小九右手从水火乾坤氅左侧袖子里一把抽出了红衣刀,然后,刀光一闪!

    “杀心……成焚!”

    这一刻,木小九以人驭刀,却又做到了人随刀走。那种感觉,就好像木小九整个人都融入到了这一抹刀光当中一样。

    一刀出,刹那间,芳华尽去。无论是天空,又或是这铺天的箭矢,在这一刀的面前,仿佛都变得黯然失色了一样。

    这当然是错觉,木小九的确还做不到一刀引动天地之威,领天地都黯然失色的程度。但是,不能否认的是,这一刀,确实很强,强的令木小九面前这艘船上的两百个扶桑人一时间甚至失了声。

    随着刀光,木小九骤然间突破了箭雨的封锁,整个人直接一跃到了船上。一百枝箭中,差不多有过半的箭矢都被这一刀卷的粉碎,剩下那些漏网之鱼之所以能够逃脱这个粉身碎骨的下场,还是因为射箭的人瞄的不够准。

    不只是箭。

    就在木小九跃到船上的那一刻,刀光突然炸开!

    不过一刹那的功夫,木小九手中的这一刀,猛然间变成了十几刀、几十刀!

    刀光,骤然四散着蔓延开来,直接将木小九身周的十余个扶桑人分了尸。一时间,甲板上血肉飞溅。

    一刀建功之后,木小九却又把红衣刀收了起来。

    看着周围颤颤巍巍,脸上故作凶恶,却又有着掩藏不掉的恐惧的扶桑人,木小九倏然笑了。

    “别怕,不过是一死而已,既然选择了上战场,不就应该做好这种赴死的准备吗?”木小九随口说到,只可惜,这艘船上没有能够听懂中原话的扶桑人,所以,木小九这也算是对牛弹琴了。

    “这艘船就交给……小心!”当看到木小九毫发无损,轻而易举的冲到了船上之后,下方的众人松了一口气。蒋舵主正待要说些什么,可这话才说了一半,他就突然发出了一声暴喝。

    木小九登上那艘船这件事,就好像是一条导火索一般。他一上了船,其他那几条船上的扶桑人纷纷慌了,疯狂的向下方射起了箭。这下可苦了下面小船上的这些中原江湖人士,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在努力抵挡着箭矢,竟是没人能够冲上船去。

    不对,有两个例外。

    没错,这两个例外依然是狐小仙和萧剑吟。

    若说这箭雨就像一条瀑布的话,那么,那两道烟色的丝带就仿佛是两条逆流而上的大鱼一般,一边不断的将袭来的箭矢拨开,一边向上方飞去。

    说时迟那时快,实际上,狐小仙的这两条丝带冲上船去,也就只用了很短的时间罢了。因此,有两个扶桑人尚且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狐小仙的丝带缠住了腰身。

    “给我下来!”狐小仙一声娇叱,双手一用力,竟是直接将被丝带绑住了腰身的两个扶桑人给拽了下来。而借着这股力道,狐小仙自己则是飞身而起,直奔着大船的甲板上冲了过去。而那些依然向下倾洒着的箭雨在狐小仙那一双纤然玉手的摆动之下,也是丝毫不能接近狐小仙的身躯。

    另一边,萧剑吟也不甘示弱。败在木小九的手上,萧剑吟不开心,甚至可以说是火大,但是他没有不服气。因为他知道,败在木小九的手上,他败的不冤。可即便如此,他依然无时无刻不想着追回来,再把木小九击败一次。

    没办法,萧剑吟本就是个心高气傲的人。

    而现在,这样一个心高气傲的萧剑吟,又怎么能够容忍自己落在一个女人之后上船?不可能,这种事他忍不了。

    所以,他竟是挺起手中的宝剑,不闪不避的直接朝着满天的箭矢冲了过去。

    萧剑吟对剑有多忠诚?

    他没学过掌法,没学过拳法,没学过任何其他武功,甚至连轻身功法都没学过。他唯一学过的,就只有剑法。到现在为止,他的轻身功夫都是他自己从他的剑法中悟出来的。

    诚于剑,极于剑。

    在这方面,木小九认识的所有人里面,恐怕也就只有水森能够与他相提并论了。不,就连水森都不如萧剑吟。

    因为,水森不学别的功夫,不是因为他不想学,不是因为他没有那个欲望,而是因为有阿飞在约束他。可萧剑吟不一样,他只学剑,也只对剑感兴趣。

    因为诚,所以强。

    若说面对着瀑布一样的箭雨,狐小仙选择了如游鱼一般逆流而上的话,那么,萧剑吟的选择就是,斩断这条瀑布。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和木小九其实算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一剑出,剑影重重,以萧剑吟为中心,向四方扩散而去,并在萧剑吟之前为他开着路。

    同样以萧剑吟为中心,当他升到了最高点之后,那些箭矢竟是直接被他一分为二,在中间留出了一条极为明显的空空如也的地带。

    最终,萧剑吟还是成功的快了狐小仙一步上船,对这一点,他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

    只不过,其实似乎还可以再快一点……

    随手一剑取走了一个疯狂扑过来的扶桑人的性命,萧剑吟撇了撇嘴,瞥了一眼木小九的方向。

    血流成河!

    不过这一小会儿的功夫,已经又有数十人丧生在了木小九的手中。而且令人感到惊讶和畏惧的是,这些死在木小九手下的扶桑人,竟是死相各异。有的人是被剑气洞穿了首级;有的人是被一刀砍下了头颅;有的人胸口凹下去了一大片;有的人却是脸颊变得凹陷,身体这明显干瘦了不少。

    更有甚者,有些人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从面上却是很难看出来,因为这些人的身体没有一点缺失,更不存在变形,唯有那狰狞痛苦的表情能够看出他们确实是死掉了。

    不得不说,木小九的武功,确实可以称得上一句“广博”了。

    面对着眼前这些扶桑人,木小九一直在不停的变换着招式。

    有时他一指点出,剑气激射,将敌人的身躯洞穿,这是先天无相指剑;有时他忽然抽出长刀,一刀断人躯体,这是断情七绝刀法;有时他拳头紧握,一拳将人轰飞,这是大致杀拳;有时他抬手轻轻拂过他人身躯,但却直接让人变得面色苍白、干枯憔悴,仿佛一身血肉都被木小九给夺走了一般,这是大搜魂手。

    而到了后面,木小九更是彻底放开了手脚,各种武功信手拈来。时而以弹指神通一指弹出,时而又是排云掌一掌推去,没多一会儿,这一艘船上的整整两百个扶桑人就在他手中死的只剩下了三个。

    这三个人,都是有武功在身的,所以他们才能在木小九的杀戮当中苟延残喘的活下来。

    没错,就是苟延残喘。

    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木小九看着眼前还站着的这三个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啧,居然还剩下了三个啊……”

    三个人的腿都有些发抖,对他们来说,眼前的这个年轻中原人无异于是天下最可怕的人。毕竟这才多大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有将近两百个人死在了这个年轻中原人的手上。更令人心寒的是,这个人居然还没有受一丁点的伤。

    其实以方才的那种杀戮速度,木小九应该是会受伤的。当然,他也可以做到不受半点伤就杀掉那些人,但是速度势必会下降很多。

    之所以能做到现在这种程度,木小九还要感谢小皇帝。不得不说,小皇帝嬴銮赐下的这件水火乾坤氅确实是厉害。刚才他有些实验,硬挨了一个小有功夫傍身的扶桑人一刀,不但没有受一点伤,而且就连疼痛也比想象中轻微了不少。

    不得不说,这件水火乾坤氅确实值得当初在大元拍卖出的那个价格。

    “为了扶桑……为了天皇……冲!”

    “扶桑人宁死不屈!”

    两句扶桑语从那三个还活着的扶桑人的口中喊了出来,吓了木小九一跳。

    “这是临死之前的壮胆吗?大概是类似于‘为国捐躯’之类的话?”木小九虽然听不懂,但还是嘀咕了一句,揣测了一下这两句话的意思。

    当然,嘴上说着,木小九的手上也没有闲着。面对着直勾勾的朝着自己冲过来的三个扶桑人,木小九抿了抿嘴唇,然后突然脚下一动,整个人瞬间出现在了还在奔跑的三个扶桑人的面前。

    红衣刀出!

    一刀,只是一刀。木小九手中的红衣刀映出光芒,然后接连划过了三个扶桑人的脖颈。

    行云流水,毫无滞碍。

    下一刻,木小九的身影出现在了三个扶桑人的背后。他好整以暇的收刀入鞘,然后看也不看的向前走去。

    然而,那三个扶桑人还在向前奔跑着,直到……

    直到三步以后。

    三步以后,三个扶桑人脚下一软,然后直接栽倒了出去,在甲板上滑出了不远的距离之后方才停下。

    也是直到这一刻,这三个扶桑人的脖颈间才缓缓的浮现出了血线。

    三个扶桑人倒地的声音并没能引得木小九回头去看,因为他知道,那一刀之下,这三个扶桑人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一刀既出,三人必死,这便是木小九的自信。

    在这同时,扶桑人的其他船只上,战火也已经燃烧了起来。数十个中原江湖人士三五成群,各自登船作战。区别只在于有的打的很顺利,有一些却遇到了阻碍,暂时僵持住了。虽然说扶桑人死伤不少,但是这些来自丐帮和白云城的弟子有些却也受了伤,好在至今为止,尚且没有中原武林人士死亡。

    当然,也有几艘扶桑人的船尚且没有遭到袭击,只不过这些船只的反应也各不相同。有一部分船只选择了去支援其他遭到了袭击的船,有一部分船只却是开始收起了船锚,准备逃离这片战场。

    解决掉了这一条船的木小九在临近的几条船中,选择了一条双方正在僵持,甚至中原武林人士已经落入了下风的船只,直接飞身跃了过去。

    当然了,战争,并不仅仅只是在长江口南岸这边打响。甚至于相比与另外一处战场,南岸这边更像是小打小闹。

    此时此刻,崇明岛上,战争也已然打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