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九十一章 做戏

时间:2017-11-14作者:木南之

    营帐里,李陵只觉得自己的心凉了半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诸多事实的证明下,他已经可以几乎肯定,眼前这个木九,就是真正的木九。但是,如果眼前的木九就是真正的木九,那无疑就证明,张启那边出了问题。也就是,张启那边很可能有敌人的暗字,甚至于,很可能张启被人偷梁换柱了。而与此同时,很多问题也需要摆到台面上了。比如,如果这封信真的是张启撰写的,那么,依照张启的性格,他怎么会把木九支到崇明岛上?如果这封信不是张启写的,或者张启只写了前面,后面则是被他人模仿了他的笔迹,增添上了最后那一句,那么,这个人是谁?而且,到目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他们该怎么办?直接派人去跟张启沟通?如果暗中的那个人真的是张启的副官,那么这一举动绝对会打草惊蛇。放任不理,押后再议?如果暗中的那个人是扶桑人的探子,那己方的行动就会被暴露出去,虽然张启这一计是阳谋,但是如果扶桑人有了防备,甚至针对性的做出一些行动,那就会给这场计谋平添许多变数。李陵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左右为难……左右为难啊!”木九看着一脸疲惫的李陵,轻轻摇了摇头,他在想,如果现在他是李陵的话,他应该怎么做。“我觉得,张将军应该没有被偷梁换柱。”木九突然到“虽然我并不认识张将军,但是从种种举动看来,他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所作所为也都很合理,尤其是在面对启东县城被偷袭这件事上的安排以及启东县居民全部撤离这两件事的时候,他表现的很正常。”“更何况,通过那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可以看出,张启张将军跟手下人的关系不错,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不合理的举动,他手下的人肯定会跟他据理力争。所以,我觉得张将军应该没有什么太可疑的地方。”李陵看了木九一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么也就是,现在最坏的可能就是,张启的身边有扶桑人的棋子,而且他已经把我们这一次针对北岸的全盘谋划都交给了扶桑人。”羽逸飞也跟着发表了意见“那,不如我们终止行动?”“不行!”这两个字是木九和李陵一起出来的。“现在布置都已经布置好了,根本没办法去终止。如果终止了活动,就意味着北岸的兵力要重新调动,否则以现在的布防根本没办法迎接扶桑人的进攻。可是问题在于,我们现在不知道扶桑人什么时候会进攻,也就是,如果在我们重新布防的时候,扶桑人进攻了的话,北岸就会被直接攻破。”木九开口解释到。“既然如此,那我就改变一下策略好了。”沉思了有一会儿的李陵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只是笑容里却满含杀机“我原本定下的计划是,事先派人在北岸岸边一带埋伏起来,一旦扶桑人登岸,我们就倾尽全力,与北岸的张将军一起对扶桑人发起进攻,争取一举歼灭扶桑人的大部分兵力。”“果然是阳谋,简单,粗暴。”木九扶了扶额头“但是不得不,因为扶桑人对北岸志在必得,所以这种阳谋尽管简单,但却最为有效。而且再加上扶桑人虽然知道我们定然会设伏,但是却不知道我们会在何时、何地,设下多少埋伏,所以他们也无法有针对性的去抵御,只能分散兵力,做出两手准备。”李陵点头表示赞同“对,但是一旦我们的布置被扶桑人洞悉,那他们就可以很明白的对此做出准备,我们也就失了很大的先机。”“所以,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计就计,同时把阳谋转而成为阴谋。对吧李将军。”木九看着李陵,也终于露出了笑容。“对。”李陵会意,压低了声音道:“这样,为了避免我营中也有细作,羽公子,待会儿要麻烦你受一点苦了。木大人,一会儿你……然后,等到明日,木大人你记得,要……”……“嘭!”李陵的营帐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随后,一道白色的身影撞破了营帐,跌了出来,在地上滚了两下方才止住身形。与此同时,营帐中还传出了几声大喝。“九你干嘛!”“木师兄!有话好好,不要动手啊!”“你这贼子,果然暗藏祸心!竟敢……”最后这句话还没完,一道身影裹挟着另外一道身影直接从营帐中蹿了出来。营帐周围的士兵定睛看去,发现那位特使木大人正挟持着他们的李将军,从营帐中出来。“你们还看不出来吗?李陵他这是铁了心的不相信我,死活都觉得我就是一个冒牌货。我已经争辩了那么久,你们都问了我问题,我也一个个的解答完了。可他呢?他居然还怀疑我!”木九一脸的冷然,身上的杀意逸散而出,让周围的士兵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师兄,那你也不能动手啊。”陌可都快急哭了“你这一动手,不是更坐实了你是冒牌货吗?”木九手中的刀又用力了几分,李陵脖子上也随着又多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帮我跟逸飞道个歉,我不想伤他的,情急之下逼不得已,望他见谅。至于这位李将军……”着,木九侧过了头“李陵,我真的很失望,这么简单的诡计你竟然都看不出来?呵,我看你这个将军算是做到头了。你就等着陛下的圣旨吧!”“九!你别动手……”狐仙咬了咬嘴唇,走到了木九的身边,然后看了看周围那些严阵以待的士兵“我们走吧,既然他们不相信你,我们就离开,让他们自己打这一仗。”木九眼神变换了几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一把拉住狐仙的手,然后一脚把李陵踢了出去,转身飞纵而去。“将军,将军您没事吧!”李陵被人从地上扶起来,眼看着那些人要追出去,他轻轻摇了摇头“我没事,你们别追了,让他走,这人武功很厉害,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派几个人去江湖人士的营帐那边,把他们的领头人叫过来,我有事要宣布。”“遵命将军!”……这时候,秦沐言已经走了过来,他先是给李陵递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然后有些冷硬的道:“李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木特使怎么发生了冲突?我想,你需要给我们一个解释。”李陵一怔,旋即心中大喜,秦沐言这句话递的简直太好了。若不是知道,他险些以为秦沐言刚才在里面跟他们一起商议过对策了。暗中跟秦沐言比划了个大拇指,李陵面上却叹息着摇了摇头“秦将领,你先随我进来吧,这当中有些蹊跷,我们等人来齐了再。”又过了一会儿,等到那些将领和江湖人士陆陆续续的走进了营帐中之后,李陵先是屏退了左右,然后扫视了一圈这些人,缓缓道:“本将军接到密报,那位木九木特使是被人假冒的。”“什么!?这怎么可能!”“这不会是搞错了吧!”丐帮四位舵主中的那两位都皱了皱眉头,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了桃花四友。因为先前有过木九的吩咐,所以羽逸飞四人知道这两个人可以信任,便也冲他们递了一个安心的眼神。两个丐帮舵主会意,微微点了点头,不再话。“唉,这事儿……实在是有些扑朔迷离。而且,虽然我们也觉得这个木师兄并不是冒牌货,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所以……”羽逸飞摇头叹息着道,他脸色苍白,衣服上还带着尘土,显然是木九那一下让他伤的不轻。“没错。”李陵皱着眉头,黑着脸道:“事已至此,多无益。各位,眼下这个时辰叫你们过来,也只是为了跟你们一声,木九已经离开了而已。”“算了,不就是一个木九嘛。”萧剑吟眼神闪烁“走了就走了,走了才好,省得爷见着他就烦。”“喂!萧剑吟!你怎么话呢!”陌可一下子站了起来。萧剑吟冷哼了一声,颇为蔑视的看了陌可一眼,然后竟是转身就走。然而,羽逸飞却看到了他藏在袖中的左手对着自己勾了勾手指,显然是示意让自己跟着他出去。所以,羽逸飞也告了个罪“不好意思各位,在下捱了木师兄一掌,身体有些不适,就先出去了。”众人连道没事,于是羽逸飞在陌可的陪同下,也走出了营帐。“羽大哥,木师兄那一掌不重啊,你这脸上的白色不是自己凝滞气血弄的吗?你怎么?”刚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陌可就低声问道。羽逸飞摆了摆手“先走,先回营帐,萧剑吟在那等着……”“我在这。”黑暗中,萧剑吟突然走了出来。“唉,你这人怎么——”陌可话刚了一半,就被羽逸飞一把拉住了“萧公子,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萧剑吟正了正色“刚才你们是在演戏吧。”“嗯?”陌可和羽逸飞都愣住了。“呵,你们骗别人可以,骗我可骗不住。”萧剑吟摇了摇头“我曾经跟木九有过一次生死相搏,那家伙若是别人假冒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既然他绝对是真的,李陵将军又不是白痴,怎么会把他逼走?所以,你们应该是在演戏吧。”羽逸飞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苦笑着道:“怪不得木师兄是这件事绝对骗不住你。”“啧,他倒是挺了解我。”萧剑吟面上满是不屑,眼中却带着笑意“既然他知道骗不住我,那他肯定有安排,吧。”“师兄,你是个很骄傲的人。”羽逸飞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干脆利落的直接到:“在这种情况下,假设你不知道他是在骗人,再加上李将军那句‘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你会怎么做?对了,师兄他会去南岸的时思镇。”“嘁,你子还想考校我?”萧剑吟冷笑了一声“行了,我知道了,你们走吧,我这就去李陵的营帐。”完,萧剑吟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直接就走向了李陵营帐的方向。营帐中,本来众人都快要离开了,萧剑吟却突然再一次闯了进来。注意到了李陵的眼神,萧剑吟面上怒气充盈“李将军,我听,你我们不是木九那厮的对手?”李陵眼中闪过精光,正要话,却听萧剑吟继续道:“呵呵,你等着,我这就带上白云城弟子去围捕木九。你放心,我会留下一半的白云城弟子供你驱使的。”看着萧剑吟离去的背影,丐帮那两位舵主中的大义分舵蒋舵主站了出来“这萧剑吟怎么如此胡闹,算了,我带上一部分丐帮弟子跟他一起去,也省得他出什么问题。”李陵点了点头“也好,那就劳烦蒋舵主了。”蒋舵主点了点头,也离开了营帐。“唉,行了。”待蒋舵主走后,李陵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各位回去休息吧,明日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大敌当前,居然出了这种乱子,还真是……对了,秦将领你留一下,我有些事要跟你,关于明岛上的防御工作的。”秦沐言应了一声,没有跟着那些人一起出去。等到众将领和那些武林人士都离开了,秦沐言看向了李陵“李将军,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陵笑着摇了摇头“还真是,看来是什么事都瞒不住老秦你的这双眼睛啊。”秦沐言嘴角微微翘起了一点弧度“我若是跟他人一样盲目,又岂能走到今这一步?如果不是我还算有用,你李将军恐怕也不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力敌众议,与刘庆将军一起把我保下来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