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九十章 验证

时间:2017-11-14作者:木南之

    对峙,依然在继续着。从刚才开始,风突然变得越来越大了起来,吹的木九身上的水火乾坤氅猎猎作响,他那简简单单的只用一条发带束住的头发也跟着摇摆不定。然而,对此木九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静静的在那里看着李陵。“我记得,当初上船的时候,张启将军是亲手将信件交给我的,但是当我和仙去找昊牧的时候,那段时间一直跟张启将军在一起的只有他的副官。”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木九又道。李陵皱起了眉头“你是,王隆?”“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木九摇了摇头“从来没听他提过,张启张将军也没有给我介绍过。但是那人中等身高,比我略矮一些,模样普通,身材壮硕……嗯,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他的手上有一条手串,上面是黑色的珠子,材质我没仔细注意。”李陵抿住了嘴唇,若是这人模仿张启的笔迹,从中挑拨离间的话,那倒也不是不可能。张启三个月前刚刚新换了副官,提拔之人正是这个王隆。此人原本是江浙一带的守军,与扶桑人接触的机会也不少,若是他之前就被收买了,那也能得上合乎情理。只是……如今尚且不知谁真谁假,虽然眼前这个木九的似乎一点毛病都没有,但是,他还是需要依照自己的办法来做出判断。如果他没记错,眼前这个木九似乎是个玩家……李陵眯起了眼睛“木大人,请恕在下无礼,你的话固然没错,但是我还是需要对你的身份验证一番。你先前那一刀没有斩下来,没有杀我,也不足以证明你就是真正的木九。杀了一个我,这里还会有王陵、张陵,而通过不杀我来坐实你自己的身份,能够带来的效益似乎更大,也更有用。”木九看着李陵,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了,我可以配合你,但是仅此一次,是我看在陛下的份上,为了大局考虑。如今大敌当前,军营之中的内讧或是我不明不白的离开,都难免造成很大的影响。”李陵面色平静的看着木九“木大人高义,既然如此,请跟我来一趟我的营帐。”着,李陵转身就走,木九犹豫了一下,迈开步子跟了上去。“你们两个,出去跑一趟,一个去桃花岛弟子的营地,请桃花四友过来我营帐一趟;另外一个,去一趟木特使的营帐,帮我叫一下狐仙狐姑娘。”到了营帐门口,李陵直接朝着两个卫兵吩咐了一句,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然后走进了营帐,木九看了一眼两个卫兵离去的身影,眉头一挑,走了进去。刚一进入营帐,木九就开口道:“李将军,我那四个师弟师妹或许做不了假,但是如果我真的是假货,那么仙儿肯定也是假的,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李陵看着木九,突然笑了“不必费心,这件事,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你只要好好等着就行了。若是你真的是木大人,我定然会负荆请罪,但你若是如信上所一般,是个假货,那你放心,今日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要把你留在这里。”“嗯,不得不承认,李将军很高明的手段。”木九没头没脑的赞了一句“现在就算我真的是假货,在担心之下杀了你,恐怕我也没有能够逃脱的机会了。”“哦?何以见得?”李陵笑着问道:“我营帐外面仅有的两个卫兵都被我支走了,你现在杀了我,然后大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这里。”木九在李陵的对面盘膝坐了下来“很简单,李将军,咱们明人不暗话,那两个卫兵,恐怕是你的亲信吧。你今晚过来找我之前,其实已经跟他们过了对我的怀疑。我今注意过你,你在跟卫兵对话,即便是吩咐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去拍卫兵的肩膀,但刚才你拍了,而且一轻一重,这也未免太明显了一点。”“我想,你应该先前跟他们有过约定,如果你死了,凶手一定是我;如果你活着回来,还带着我,而且我还有嫌疑的话,你就会去拍他们的肩膀,一轻一重应该是一种吩咐好的暗号。嗯……我猜一猜,现在外面应该已经全营戒备了吧。”“而且我敢,我的营帐离你的营帐这么近,但是仙儿来的绝对不会很快,因为那两个卫兵需要先去吩咐命令,然后才会去找人。”李陵脸上的笑容一敛,神色颇有些复杂的看了木九一眼“现在,我有些相信你是真正的木九了。”没等木九开口询问,李陵就直言道:“我仔细搜集过你在大元之事上的资料,并以这些资料为根本,分析过你的行为。其实你在大元的谋划之所以能够成功,计谋最多只能占到三层。”“嗯,那剩下七层呢?”木九饶有兴趣的问道。“剩下七层……”李陵深吸了一口气“两层在于情报,你的情报不错,很多事情都能及时的反馈到你那里,方便你展开后续的动作;还有五层,则在于你的观察能力和你对人心理的把控能力。”“你的整个大元谋划白了其实只用两个字就能概括,那就是用人。你利用诸葛神侯、宇文阀、独孤阀甚至陛下,这是用人,你藏身于赵敏麾下,借她的手来完成很多动作,这是用人,就连你借助江湖人士的力量去覆灭下会,这也是用人。你的整个谋划,完全是围绕着用人展开的。而想要做到这种程度,你必须要识人,知人,还要善于看出每个人的喜好、习惯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啧,李陵将军还真是高看我。”木九笑了笑。就在这时,营帐的帘子突然掀开了,一个卫兵带着狐仙走了进来“启禀将军,狐仙狐姑娘带到。”李陵点了点头,挥手示意那卫兵先离开,然后转头看向了狐仙“狐姑娘,这么晚了还冒昧打搅,真的是不好意思,只是在下有些事情想要请你帮忙,还请你先坐一下,还有人没来。”狐仙还是有些糊涂,但是见木九点了点头,便干脆挨着木九坐了下来,也没有先问些什么。狐仙到了之后,木九和李陵两人也就没有再聊了。又过了一会儿,羽逸飞、一箫奈何、白凤和陌可四人也被另外一个卫兵带了进来“启禀将军,桃花四友,羽逸飞等四人带到。”李陵微微颌首,抬手请四人坐了下来,然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本将军接到密报,密报上,眼前这位特使大人,木九是一个冒牌货。”“什么!?这怎么可能!?”狐仙直接开了口“九怎么可能是假的?我们俩这段时间一直都在一起,就没分开过几次。”羽逸飞他们四个也是面面相觑,然后齐齐摇起了头“李将军,你的密报是不是弄错了,木师兄怎么会是假的?先前他跟我们四个聊时候的那种姿态,动作甚至语气都是一模一样的。”李陵抬手往下一按“停,你们的我都知道,但是姿态、动作、语气,这些都是可以模仿的。我曾听闻江湖上有的易容术的高手,甚至可以以假乱真,就连一起生活的家人都认不出来。而且,狐姑娘,没分开过几次还是有分开过的,你仔细想一想,有没有哪次分开之后,木九发生过一些变化的?”狐仙摇了摇头“李将军,我敢肯定九是真的。我和他都是玩家,先前在营帐里的时候他曾经跟我过,让我下线去睡觉,就这一句话就足以让我确信他是真的九。”“何以见得?”李陵眉头一皱。狐仙脸一红“因为在另一个世界里面,我们俩已经同了。所以他知道我在这种吵闹的地方根本睡不好,才会让我下线去睡觉。”除了木九之外,其他五人都是一愣,李陵更是在心中暗自思索到,难道真的是张启那边出了问题?“不管怎么,我还是要再确认一下,以防万一。”张启最终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行事“羽公子,白姑娘,你们四个有没有什么可以证明眼前这个木九真假的办法?”羽逸飞皱了皱眉头,然后突然眼前一亮“木师兄,还记得在桃花岛的时候,那晚上我们四个去你院子找你请假,你还留我们在你那里喝了酒的事吗?”木九翻了个白眼“你……无不无聊啊……你们只去过一次我的院子,是在我回岛授课的那一段时间。而且那你们是早上去的,我带着你们晨练来着,喝的也不是酒,是粥。”羽逸飞松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道:“是真的,这事除了我们四个和木师兄之外,没几个人知道,最多也就只有几个桃花岛弟子中跟我们四个交好的人听我们过。”李陵点了点头,却没有就此作罢“还有别的桃花岛弟子知道吗?好,我知道了。白姑娘呢?有什么可以问的吗?”陌可鼓起勇气嘟着嘴道:“李将军你怎么这样啊,羽大哥的问题还不够吗?我们整个桃花岛上除了师傅之外,就只有木师兄最厉害了,哪个桃花岛弟子能冒充得了他啊。”李陵摇了摇头“就算桃花岛弟子冒充不了,别人也能,只要从桃花岛弟子那里探听到了消息就行。”陌可张了张嘴,最后却还是气冲冲的坐了下来,一副孩子模样。木九看着陌可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冲着白凤道:“白师妹,你问吧,就当是为了让李将军死心了。”白凤咬了咬嘴唇,看了一眼狐仙,然后在心中下定了决心,开口问道:“你在桃花岛上做过几个酒葫芦?分别送给了谁?上面雕刻了什么图案?”木九想都没想就直接答道:“我一共做了四个酒葫芦,一个我自己留着了,现在就在我腰上挂着呢,剩下三个我送给了皇阿玛一个,没刻什么图案,送给黄师姐的那个雕了我们初见时候的场景,送给师傅的那个我则雕了已故师母冯蘅的画像。”白凤也点了点头“这回可以确认了,师傅的那个葫芦从来没有拿出来过,整个桃花岛上只有木师兄、黄师姐和师傅见过上面的图案,就连羽逸飞和一箫都不知道,我和可还是黄师姐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告诉了我们,我们俩才知道的。”“这样吗……”李陵缓缓吐出了一口气“木大人,你还愿意让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吗?”木九干脆利落的回答道:“不愿意。”李陵自嘲一笑,然后看向了狐仙“狐姑娘,我基本上已经相信木大人了,但是,我还是想请你帮我问出最后一个问题。”狐仙一把挽住了木九的胳膊,坚定不移的道:“我不问。他是我的九,我很清楚,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所以我不需要去问什么问题来证明他的身份。如果我连认出他是真是假都做不到的话,又凭什么我是他女朋友?”白凤和陌可看着狐仙,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木九在提到狐仙的时候,眼睛里会有遮掩不住的光芒了。“算了仙,你问一个吧,就算是做善事了。”最终,木九还是摇着头道:“你不是在为你自己证明我的身份,而是在向李将军证明,我就是木九。”狐仙这一次没有再拒绝,而是特别温柔的笑了一下“那,我问你,你还记得我们去杭州那一次,在断桥边上,谁送了我们什么东西吗?”木九看着狐仙,轻轻点了一下狐仙的鼻尖“我怎么可能会忘?西湖旁,断桥边,本来好带你去看雷峰夕照和断桥残雪的,结果路上突然遇到了下雨。好在那运气好,遇到了一个摆摊卖伞的老婆婆,她送了我们俩一把青花油纸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