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八十三章 昊牧

时间:2017-11-07作者:木南之

    木小九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才说道:“的确,如果我能出现在扶桑战场上,那么确实是会给战局带来一定影响。另外,如果我能略作布置的话,说不定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小皇帝点了点头“待会儿我会下一道命令,等你休息休息之后,就去扶桑战场吧,具体情况我会联系人通知你。现在,我想跟你说说武林中的事你最近没有处理什么消息吧。”

    木小九有些不好意思的应道:“没错,最近这段时间我确实没什么心思去处理江湖上的事情。本来是想着这两天再”

    嬴銮看着木小九那副有些羞涩的样子,一下子促狭的笑了起来“没事没事,英雄难过美人关嘛,我理解的,你尽管放心,朕才不会因为这种事儿取笑你的。”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小皇帝脸上的那抹笑容却是丝毫不曾收敛。

    “所以你还是赶紧说正事吧”木小九这话说的有气无力的。

    小皇帝嬴銮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虽然说这一次在你的带领和号召下,不少武林人士与武林门派纷纷加入到了战局当中,给军队减少了不少的压力。但是我想你应该也清楚,有人帮忙,就绝对会有人捣乱、唱反调。截止到目前为止,花公公昨晚交回来的名单当中,在金钱帮和嵩山派的号召下,青海派、清凉寺、黄河帮、海沙帮这四个江湖势力全都跟着造了反,闹腾个不停。”

    “除此之外,李阀你知道吧?在李阀阀主李渊的带领下,李阀也反了。不过他们却是打上了大义的名号,说是要清君侧,勤王。而且宇文阀的那两个余孽,也就是当初跑掉的宇文成都、宇文化及两个人也出现在了李阀的队伍当中。”

    “剩下的,还有不少江湖门派也都纷纷开始闹事,可以说中原武林现在的乱象不比战场的乱象好多少。若不是有诸多名门正派以及那些心向中原的门派在镇压这些反叛的门派的话,只怕整个天下都早已经乱成一团了。”

    木小九点了点头“原来花公公是被派出去查这些事了。”

    “没错。”小皇帝的脸上多出了几分担忧之色“就为了查这事,花公公还受了伤。”

    “什么!?”木小九闻言大惊“花公公受伤了?不管怎么说花公公也是惊神境界的高手,怎么会轻易受伤呢?”

    小皇帝叹了口气“花公公是伤在了血榜中人的手上。血榜八人,其中魂走九泉下酆都、明珠求瑕无缺公子、斩马怒关留杀名家还有那个杀僧不留佛四个人一同出手,花公公最终受了明珠求瑕一剑,逃离了险境。”

    “这四个人性格差别很大,行事方法也都不同,怎么可能会搅合到一起?”木小九总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嬴銮摇了摇头“不知道,事实上,就连沉寂多年的血榜sha shou为何会重现江湖我们都还不知道,又何况是他们的目的?”

    “那,花公公现在没事吧?”

    一提到这个,小皇帝的脸色顿时变得怪异了起来“说起来,当时明珠求瑕一剑伤及到了花公公的心脉,本来花公公几乎算是必死无疑了。即便能及时得到救治,他最后也免不了落下伤残,终身不能再动武。但是他却被人救了,那人不但治好了他的伤势,而且还帮他修复了心脉。而救他的那个人,正是血榜第一人。”

    “医邪天不孤?”木小九一时间瞠目结舌。

    “没错,就是他。”小皇帝有些不爽的点了点头“我算是真的懵了,血榜上的人差点杀了花公公,然后又是血榜第一人救了花公公。”

    “嘶”木小九揉了揉太阳穴“医邪天不孤,这人虽然身为血榜第一人,但是却亦正亦邪,难以琢磨”

    小皇帝知道木小九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会不停的思考。只是这件事本就扑朔迷离,所以他也不想让木小九就这么疯魔一样的想下去。因此,他开口打断了木小九的思绪“好了,不说这个了,这个不重要。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这件事,才是最主要的。北冥楼,摘星阁,这两个势力你知道吧。”

    木小九明白了小皇帝心中所想,是故也强行中断了自己的思绪,点了点头应道:“知道,而且这两个势力都跟我有过节,我跟他们都交过手。只是这两个势力的隐蔽工作做得很好,我至今都不太了解这两个势力,怎么?这两个势力也反了?”

    “也不能这么说,对了,你知道吗?我手中的情报系统给我的反馈上说,他们在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之后,已经查明了北冥楼的幕后主使。”小皇帝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厌恶。

    “哦?”木小九眼睛一亮“查到了?”

    “没错,北冥楼的幕后主使不是别人,正是南诏的段誉。”

    木小九突然苦笑了起来“陛下,我怎么觉得你手下查到的是假情报呢?”说着,木小九分析道:“段誉变成这副样子,主要原因在于当初段正淳与刀白凤的死。但是实际上,早在刀白凤和段正淳死之前,北冥楼这个组织就已经出现了。或许段誉如今是北冥楼的一份子,也是北冥楼现在的掌权人。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段誉绝对不会是北冥楼真正的所有者,说不定他只是一枚棋子。”

    小皇帝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陷入到了良久的思考当中。

    “小九,你回来了?”刚一打开房间的门,木小九就听到了狐小仙的呼声,随后便是一阵香风扑鼻,一个柔软的身躯扑到了他怀里。

    木小九紧紧抱住怀里的狐小仙,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才说道:“嗯,我回来了。真是不好意思,居然让你等了这么久,主要是嬴銮那家伙太能聊了。”

    狐小仙微微一笑,木小九早就跟她说过小皇帝的姓名,所以她自然知道木小九口中的“嬴銮”就是当朝天子“好啦,别抱怨了。再说了,哪有你这样身为臣子的,连皇帝都敢吐槽。”

    木小九轻轻把脑袋搭在了狐小仙的肩膀上,闷声闷气的说道:“没所谓啊,反正我们都不在乎,今天我还当着他老妈的面吐槽他了呢。”

    狐小仙对于这个一秒钟内变成了小孩子的木小九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其实说实话,她倒是也觉得这样的木小九很是可爱,所以她也耐着性子,温声软语的回应道:“嗯,你今天见到太后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直到萧峰和阿朱两个人过来敲响了房门,叫他们一起出去吃饭,他们这才离开了房间。

    长江口附近,长江末端岸边的一座小城中。

    说起来,高丽和扶桑这两个势力的分工很明确高丽主要从黄河口处入侵,以黄河末端两岸作为主要战场扶桑则是从长江口处入侵,以长江末端两岸作为主要战场。

    而今天,扶桑军队的目标就是这座热闹,平和的小城。

    “梅婶,过来买肉啊。”卖肉的小摊后面,一个模样平凡的青年一边笑着招呼眼前的大婶,一边从旁边拿起了那把尖锐、锋利的剔骨刀,在面前剩下的那块猪肉上比划了两下“今儿有点晚了,我这就剩下这点了,您看看要多少?我给你分出来。”

    大婶笑呵呵的摇了摇头“不用了,今天晚上我家你大爷那边来亲戚了,你这些肉我都要了,回去多弄几个菜。原来刚弄米铺那会儿,这几个亲戚没少跟着忙里忙外的,总得多弄点肉招待人家。”

    青年笑了笑“好嘞,那,您要不说说这肉我怎么给您弄?”

    “哎呀你这孩子,你就看着弄吧,梅婶我还能信不过你?你要实在不行,就切点片,剔几块排骨,再给我切点肉丝。”

    青年会意,先是用剔骨刀在肉上划出了几个道子,然后拎起了旁边那把厚实的斩骨刀。

    说起来,这小摊上一共放了六把刀,都是常见的厨刀。其中,斩刀有两把,一把骨刀,一把九江刀,前者用来劈斩骨头,后者用来处理海鲜批刀有三把,一把日常用的桑刀,一把用来切肉片的片刀,一把用来斩小骨的文武刀除了这五把刀之外,剩下那把就是青年最先拿起来的那把剔骨尖刀了。

    眼看着青年一刀就要落到肉上,街口那边突然有个人慌慌张张的,踉跄着跑了过来,把青年吓了一跳,这一刀最终还是没能劈下去,而是被他方才了一旁。

    “诶?那不是李大哥吗?”青年正要过去把这人扶起来,就听着人开口嘶喊了起来“快跑啊!扶桑人打过来了!赶紧走!”

    这话一出,整条街上的人也顾不得其他了,纷纷跑了起来。他们都是早就听说了扶桑人入侵的事情,因此有不少人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剩下的这些基本上都是有些家业,舍不得离开的。但是眼下扶桑人都已经打到了眼前,他们又怎么能不慌?一时间,除了摔倒在地的那个李大哥之外,整条街上只有青年没有跑,其他的人都是纷纷朝着自家的方向跑了过去。

    青年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扶起了李大哥,然后开口问道:“李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鬼子扶桑人打到哪了?”

    姓李的这人如今心中惊惶,因此也没有发现青年口中的口误,而是杂乱的说道:“没有,不是。扶桑人不知道怎么的就打过来了,到现在都还没有不对不对,扶桑人已经到了城门口了,一部分卫兵在阻拦。然后,然后还有几个人去求救了,我们也赶紧跑吧!”

    虽然李大哥的言语毫无章法,但是青年还是顺利从中整理出了有用的信息扶桑人已经打到了城门口,卫兵在与扶桑人作战,已经有人去求援了。

    既然得到了自己需要的消息,青年也就没有再继续拉着李大哥了。他站起身,任由李大哥慌里慌张的跑开,自己却跑到了肉摊前面,用身上的围裙把六把刀都擦了一遍,然后从肉摊下面的小柜子里掏出了一样东西那是一个类似褡裢的布袋子,上面有六个绑带,看那尺寸刚刚好可以把六把刀插在其中固定上,而且这个布袋子本身也有两根铁链,可以在腰上挂起来。

    将六把刀一一插入对应的环扣中,然后把袋子绑在了腰间,青年顺手从中抽出了那把剔骨尖刀,在手里掂量了两下,然后朝着城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从进入游戏的那天开始,他就一直住在这座小城里面,从来没有去过其他地方,安安心心的当着自己的屠夫,唯有每日去进购那些鸡鸭猪羊之类的牲畜时才会去离小城不到十里的地方。

    而从进入游戏至今,他也没有跟人动过手,整座城里谁不知道昊牧是个大好人,晚上卖剩下的肉除了自己留下吃的一部分之外,剩下的都会做好之后拿去送给穷人们吃。

    但是,没动过手,不代表他不会武功。

    昊牧很清楚,单凭那些卫兵,绝对没办法抵挡住那些扶桑人,城中的卫兵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两百人,而且其中大多数都只是一些普通人,别说杀敌了,就算看着别人杀敌恐怕都会觉得害怕。

    在这种情况下,扶桑人很快就能攻破守卫,进入到小城当中,开始肆虐、烧杀抢掠。

    不管怎么说,他在这座城里已经住了那么久,很多人他都认识,甚至关系很好。城东的张奶奶时不时的会叫他去家里一起吃饭,刚才来买肉的梅婶也经常会多给他一些米,李大哥家的小丫头每次一见到他就会笑的特别开心,抱着他不肯撒手。

    昊牧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好人,但是他知道,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扶桑人在这座城里肆虐,更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自己认识的人死掉。

    所以,既然是这样,那就只能拎着刀上了。

    至于扶桑人

    这六把刀劈砍了那么久的牲畜,也该试试kan ren顺不顺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