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三十章 帮了倒忙?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如果说先前想起木小九,叶笛的心满是敬佩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在感受过那种剧痛之后,再想起木小九的时候,叶笛的心充满的已经是敬畏了。

    武功,真的有如此大的威力吗?

    叶笛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木小九只是轻飘飘的一掌拍下来,就让他疼了这么久,甚至有一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

    然而,若是他知道,木小九给他种的附骨针只有正常附骨针一般的威力的话,只怕他的敬畏会更上一层楼。

    其实如果叶笛心不是已经有了那一丝臣服于木小九的苗头的话,此时此刻他的心一定满是恨意。可是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木小九杀了梨阳城的父母官,却放过了他和他最爱的mei mei,这无疑让他很感激;而木小九那杀伐果断的模样和强大的武艺又让他畏惧;最后,木小九给他种下的附骨针更是成为了最后一块让他拜服的敲门砖,直接叩开了他的心门。

    这也是为什么他阻止了叶箫的胡闹,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为何而痛,所以,他害怕如果一味强求下去,最后会被刘长海看出什么。

    如果叶笛真的想要往上爬,那么刘长海便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握一城军权的人,即便只是一座流的小城池,那么最起码,对于这座城池的官员任命,他就是有很大发言权的。

    叶笛需要刘长海的发言,所以他不能让刘长海怀疑他。

    “医师,我没事,只是刚才一不小心扯到了伤口。”说着,叶笛自嘲一笑“人家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今儿我算是彻底相信了,这么点疼痛都忍不了,我的身子骨真的是太弱了。”

    刘长海笑了笑“叶师爷,别这么说,什么叫百无一用是书生啊。我们这些大老粗上阵打仗还行,但是论起别的,那还要靠你们。话说回来,这次的事,你有没有什么看法或者能帮到我们的?”

    叶笛拉着叶箫的衣袖,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然后心一动,开口道:“刘大人,我还真就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们。刚才在衙门的时候,那个木小九曾经开过口,但是没有说出自己的姓名,只不过,我还是发现了几点有用的消息。”

    一边说着,叶笛的头脑一边飞快的转动着。

    他并不知道公子到底为什么潜入大清,更不清楚公子的目的是什么,但是通过公子向他提出的点要求,他还是看出了一点端倪。

    让自己直言不讳的暴露消息这一点,既然公子曾经做下搅乱大元那一档子事,便足以证明公子并不是一个蠢材。所以,这足以证明公子是想要大闹一场,声东击西,所以才不怕暴露身份,更甚者,公子很可能有办法遮掩,或是换一个身份。

    所以,在判断出了这一点之后,叶笛眨了眨眼,直接说到:“我听那木小九说,他似乎要刺杀……”

    刘长海看着叶笛那吞吞吐吐的样子,心大感焦急“要刺杀谁!你快说呀。”

    叶笛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开口说道:“那木小九,似乎是要刺杀陛下身边的一位近人,具体是谁他没说。”

    面上虽然一脸的犹豫,但是心里,叶笛早已经乐开了花。

    他知道公子来大清,如此行事,那肯定是要刺杀什么人,但是目标绝对不可能是皇帝,也不可能是皇帝身边的人。

    原因很简单,以木小九表现出来的头脑,他是不会这样做的。虽然刺杀皇帝和皇帝身边的近人效果更好,但是太过冒险了,一旦自己深陷其,那完全得不偿失。

    所以相比之下,其实叶笛觉得,木小九的目标更可能是某个王爷或者大臣。而且是那种能够实际对战场产生影响的人。

    若是他没有成为木小九的下,叶笛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他的猜测。但是此时此刻,他已经成为了木小九的人,那么,他就要想办法帮自己效忠的人遮掩谋划了。

    将别人引到一个错误的方向上,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刘长海皱了皱眉头“陛下?陛下身边之人?”

    刘长海此时此刻已经开始有些狐疑了,倒不是狐疑叶笛,而是觉得木小九很可能是故意放出的假消息。

    叶笛也知道,刘长海绝对不会第一时间相信,但是不论他信不信,这件事他都要上报。因为如果木小九的目标真的是皇上,而刘长海却只是因为自己的猜测就没有上报这件事的话,那刘长海绝对会有da ma烦。

    然而,这个时候,神助攻来了。

    “报!”医馆之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启禀大人,有边境将士过来通报,说是有极为重要的消息。”

    刘长海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直接让人进来了,没有避开叶笛。

    “大人,在下乃是边关将士,奉将军之命过来传讯。”说完,那单膝跪在地上的传令兵从怀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刘长海。

    刘长海打开一看,面色却是越来越差。

    “这木小九、这木小九!他居然要刺杀桂公公!他是疯了吗?”

    别人不清楚,但是身为玩家的刘长海,即便已经是一个年人了,但是最起码韦小宝的真实身份他还是知道的。

    天地会青木堂堂主,韦小宝,不正是宫里的桂公公吗?

    虽然韦小宝很亲近皇帝,但是不论如何也都还算得上是原人士,而且还是天地会的高层。这木小九是神经病发作了吗?居然要刺杀韦小宝?

    “这消息确定真实吗?”刘长海咬牙切齿的问道。

    传令兵皱了皱眉头“大人,这消息是将军给您的。”

    “呼……”刘长海吐出一口浊气“好了,我知道了。”

    镇守边境那位将军素来以沉着冷静,聪明谨慎著称,既然是那位将军传来的消息,那基本上就是正确的了。

    而且仔细想一想,其实也没什么想不通的。不管韦小宝是天地会的高层,还是神龙教的高层,最起码此时此刻,他几乎可以被称为是大清皇帝身边最亲近的人,若是真能杀了韦小宝,那么恐怕可以对大清造成一次沉重的打击。

    这木小九曾经敢只身入大元,这次又只带了一个老仆人就偷偷潜入大清准备刺杀,这么两件事已经足以证明木小九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人物了。

    而这样一个人,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吗?

    刘长海将信件揉成了一团“回去禀报将军,就说我知道了,会尽快完成命令的。”

    传令兵得到了回复,直接转身离开了医馆。

    “刘大人,这……”叶笛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叶师爷,你说的没错,那木小九确实是要刺杀陛下身边的近人,而且还不是一般人,是陛下身边如今最红的大红人——桂公公。”

    叶笛怔了一下,一抖,将桌上的一个杯子给打落。那杯子落在地上,直接摔了个粉身碎骨。

    这……不可能吧……

    叶笛想在很想给自己一耳光,因为他似乎帮了倒忙,一不小心把公子的真实目标给说了出来。

    正想着是否还能补救的时候,刘长海突然又开了口“算了,叶师爷,你先好好休养着,我去外面跟下人说一下。将军下令,要尽快将此事上报。”

    叶笛茫然点了点头,刘长海也没当回事,只以为叶笛是被消息给震惊到了。

    等到刘长海离开了房间,叶笛颓然的将头靠向了后面。

    “哥,你怎么了?”叶箫看着叶笛那副失落的样子,有些不解的问道。

    叶笛叹了口气“我似乎一不小心做错了事。”当即,他便把自己方才所想的那些事全都告诉了叶箫。

    叶箫想了想,然后突然眼睛一亮“哥,你是不是忘了件事?”

    叶笛看了叶箫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哥,能不能请你相信一下你自己的判断?”

    ……

    城外。

    出城之后没多久,在确定了不会被人看到之后,木小九和木断便找了个偏僻隐蔽的地方,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一下,然后戴上了ren pimian ju。再踏上官道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变了一副模样。

    木断依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而且比原来显得更加苍老了,但是面相却慈祥和蔼了不少,看起来就像是个普普通通的老管家、老仆人;木小九则变得年轻、帅气了一点,再加上那一身做工极好、面料上佳的白色长衫,整个人直接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富家贵公子。

    “木断,如何?”

    木断看着模样大变的木小九,点了点头,赞叹道:“公子,你若不开口,我几乎认不出你了。”

    木小九笑着拍了拍木断的肩膀“你也一样,除了声音和身高,几乎都和原来大不相同了。现在看来,我们俩只需要再改变一下声音,就算得上是彻底改头换面了。”

    木断对此深以为然“公子,我们接下来去哪?”

    木小九想了想“算算时间,现在我们两个的消息差不多也快要从边关散播出去了。既然如此,我们这两天也就不要再闹事了,先隐遁两天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