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二十九章 叶笛叶箫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借着暗器的帮助,刘长海成功躲过了木小九的剑气攻击,一扯飞爪,稳稳的落在了大树的枝桠。

    木小九没有第一时间再次进攻,而是开口问道:“这是什么暗器?”

    刘长海面色复杂的看着木小九,最终还是回答道:“天女散花。”

    木小九点了点头“最后一招。”

    就在刘长海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木小九突然双手齐动,一招“飞蝗剑雨”使了出来。一时间,铺天盖地的无数剑气直奔刘长海涌去。

    面对着这无数剑气,刘长海大惊失色,这次出来,天女散花他也就带了那么一枚。这一招,却是很难轻松接下来了。

    好在厉害的暗器虽然没了,但是他那一身暗器手法却还是在的。只见他双手往袖子里面一笼,在伸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是抓着一大把暗器了。而且,还不止这些,刘长海一共动了七次,一时间,什么飞蝗石、柳叶镖、甩手箭、菱镖纷纷从他手里掷出。

    然而,即便如此,刘长海还是废了好大的功夫才将木小九的剑气给堪堪拦住这还是在他暗器手法精湛的情况下。

    方才他这一手,名叫“漫天花雨”,据记载,这一招如果练得高深了,一瞬间便是数十百枚的暗器甩出,但是刘长海显然没有到那种程度,他如今最多也就能同时操纵十二枚暗器罢了。

    这招漫天花雨最厉害的地方并不在于能够用出多少暗器,而是在于暗器脱手之后,能够完美掌控住暗器的轨迹,让这些暗器在半空中的时候,犹自能够互相撞击,二次借力,发挥出更大的效果。

    然而,当刘长海成功挡住了木小九这一波剑气,再抬头看的时候,他却发现木小九已经消失在了他眼前。

    “最后一招……原来是这个意思……”刘长海叹了口气,却没敢再追过去了。他知道,自己不是木小九的对手,对方的警告意味已经这么明显了,他又何必过去自讨苦吃?

    其实木小九并不是不想杀他,但是他也很清楚,这梨阳城已经不能久留了,所以他才只是警告了刘长海一下,然后就回去接应木断了。

    此时此刻,木断已经杀到了城门口,距离城门口也只不过是一步之遥。而这一路,倒在地的尸体恐怕已经不少于一百具了。

    说实话,那些士兵此时此刻,其实都已经被杀得胆寒了。眼看着站在城门口的木断,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再前一步。

    然而,这时候木小九已经拎着红衣刀走了过来。

    在连续砍翻了三个人之后,所有的士兵终于都明白过来,眼前这两个人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这完全就是两个杀神。

    退避三舍,木小九就这样朝着木断的方向走着,周围那些士兵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冲来。

    “开门。”走到木断的身前,木小九突然冷声道。

    那两个把守着大门闸门的士兵不敢有丝毫违逆,直接一把抓住了升降大门的木闸,然后卖力的拉了起来。

    乘着这会儿功夫,木小九轻轻拍了拍木断的肩膀“没事吧。”

    木断甩了甩右手,因为先前硬扛了刘长海一箭,再加这会儿他一直在奋战,所以他右手的虎口此时依然是血淋淋的,不停的往下滴着血。

    但是他却没有表现出哪怕一丁点的痛苦之色,只是笑着说道:“公子放心,我没事,其实也没多痛。”

    木小九白了他一眼,没多痛不还是痛?

    “公子,您没事吧?”

    木小九看了看完好无损的自己,有些奇怪的说道:“我能有什么事?”

    木断自嘲的笑了笑,也是,以公子的实力,区区一个弓箭手,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公子?

    大门缓缓地打开了一条足够两人通过的缝隙。

    木小九收了红衣刀,瞥了一眼周围战战兢兢的这些清兵,然后不屑一笑,带着木断从大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

    同一时刻,梨阳城的一家医馆当中。

    “哥,你没事吧……”

    年轻师爷面色苍白,却还是鼓足力气将自己从床强撑着坐了起来“放心吧,我没什么,你没事就好。那位大……公子并没有下重手,虽然血流得多了些,但是却不会碍到性命。”

    娇俏女子眨了眨眼,有些不满意的说道:“哥,那人砍了你一刀,你还叫他公子?”

    年轻师爷苦笑了一下,他很想说些类似于势不如人之类的话,但是话到了嘴边他却突然发现,他根本说不出来。因为那年轻刀客的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他突然发现,即便此时此刻,他还没有诚心诚意的臣服于那个年轻人,但是最起码,他已经开始隐隐的佩服起那个年轻人了。

    就在这时候,那军官带着士兵们把伤员抬了过来。安顿好伤员之后,军官直接过来了这边,算是探望年轻师爷吧。

    “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

    年轻师爷摇了摇头,随即灵机一动,咬牙切齿,却又有些庆幸的问道:“大人,那大肆杀戮的家伙怎么样了?有没有伏法?”

    军官很理解这位师爷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咬牙切齿,是因为这位年轻师爷和他mei mei差一点也命丧黄泉庆幸,却是因为木小九杀掉了梨阳城的父母官。

    没错,这就是军官理解到的原因。

    虽然说军官是一个玩家,但是爬到了掌握梨阳城全城军权的位置,这军官对于梨阳城的一些事情也理解很多,尤其是guan chang的事。

    比如说,这位年轻师爷本来有远大的前途,却为了他mei mei而选择留在了梨阳城,做一个小小的师爷。

    比如说,这位年轻师爷,也就是叶笛虽然在位之时兢兢业业,但他其实一直对梨阳城的父母官满怀怨恨。

    比如说叶笛的mei mei叶箫,其实是被梨阳城的父母官逼迫成为小妾的。逼迫的方法,是如果叶箫不从,那么他就会联系担任乡试主考官的同乡,把叶笛给扣下来。

    这一对兄妹,其实都是可怜人。

    所以说,年轻师爷叶笛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刘长海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相反的,他觉得这才是叶笛此时此刻该有的表现。

    “你说木小九?他很厉害,成功逃离……不对,应该说,他成功杀了出去。”刘长海的话语里,带着三分怅然,三分无奈,还有三分庆幸。

    庆幸,是因为他居然在木小九的手下幸免于难了。

    原来,公子名叫木小九吗?叶笛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然后皱着眉头,略带好奇的问道:“刘大人,这木小九很厉害、很出名吗?”

    刘长海苦笑着点了点头“何止是出名,这木小九可是中原武林的玩家当中,首屈一指的人物。而且此人武功出众不说,头脑也是极为聪明,前两年大元之乱,就是他一力促成的。”

    叶笛愣了一下,大元的那件事,他也是清楚的。只是他没想到,这件事居然是公子做出来的。

    “行了,叶笛。你先好好休养一下吧,你身子骨本来就没多强健,若是”

    “啊!!!”叶笛突然惨叫出了声,一阵钻心刺骨的剧痛从他被木小九一掌拍中的地方开始生出,然后慢慢蔓延至他的全身。

    这种痛,叶笛从来没有体验过,就仿佛是有成千万只小虫子在他的骨头缝里爬来爬去、不断叮咬一样。起初还只是一个位置痛,到了后面,他整个身体都开始痛了起来。

    因为这种难以忍受的剧痛,叶笛忍不住开始在木床扭动了起来。原本清秀帅气的面容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不说,平日里那种智珠在握、风度翩翩的气质也早已不知道丢到哪处去了不停地在床翻滚着的他怎么可能还有那种气质?早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一样。

    “疼啊!”叶笛那沙哑的嘶吼声和满头的大汗把叶箫跟刘长海都吓了一大跳,两人不敢有丝毫怠慢。刘长海冲前来一把摁住叶笛的四肢,同时卸下了叶笛的下巴。叶箫虽然很心疼,但却还是十分果断的去找了医师。

    “医师!医师你快来看看!我哥哥他要撑不住了!”

    那医师一听叶箫这话,顿时吓了一大跳,直接冲到了叶笛的身旁,为叶笛探起脉来。然而,这脉越探下去,医师就越慌张。

    不是因为叶笛的脉象有什么异常,而是因为叶笛的脉象平平无奇,除了略显虚弱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症状。

    对于一个医师来说,有病没关系,可以治。但是如果连病是什么都探不出来,那又能怎么治?

    摇了摇头,医师很诚实的叹息着说道:“不好意思,叶师爷这病,老朽无能为力,甚至找不到这疼痛是因何而起,几位还是另请高明吧。”

    叶箫一把抓住了医师的衣领“你说什么!你不要胡说!”

    就在叶箫想要再有些别的什么动作的时候,叶笛突然强忍着那种剧痛,压着牙说道:“叶箫,放开……”12932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