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一十九章 想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除了在座的所有人之外,木小九还有这意外收获。

    诚然,在座的这些人的确将是未来京城当的流砥柱,但是最起码在如今,事实上,可能大家不过是些大师级别的武林人士罢了。

    最起码在如今,他们还不是那些勇战关,力敌无数的大高。现在的他们,如果对上关,说不定也就只是送菜而已。

    然而,现在牵扯着木小九心神的,却不是这一群人有多厉害,而是方才婠婠说的那一句话。

    小仙有危险?

    说实话,这是木小九从来没想过的,他一直都觉得,即便自己有了再大的危险,小仙儿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其实说实话,木小九是一个很自我的人,所以,这也让他一直都以为,除了他这种整天闯荡在龙潭虎穴当的人外,谁还会受到什么伤害?

    所以,他忽略了一件事。他忽略掉了狐小仙每一次只要遇到了他以后,都谁都不理。他忽略了上一次临安挖宝,是他把狐小仙带在一起。而最终,狐小仙从他的拿到了宝藏的一部分,2阴癸派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换句话想一想,木小九毕竟是那一战极大的一个获利者,但是往往,获利越多的人,就越是会造人记恨。

    所以,狐小仙被抓起来的这件事,似乎也没有多想不通。

    毕竟财帛动人心,既然身怀宝藏,就不能不遭他人觊觎。

    但是,如今困扰着木小九的,又不止这一件事。

    若是因为当初宝藏一事,为何过了那么久,小仙儿才被收押起来?如果不是因为宝藏之事,小仙儿又为何会被收押起来?

    还有。宝藏一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当初参与之人也就那么几个,为何事情至今,才传出小仙儿被囚禁之事?要知道,小仙儿不同于那些系统原住民,如果真的有事,小仙儿是可以给木小九发飞鸽传书的。

    那么,为什么狐小仙儿,或者说王思涵没有给木小九发消息呢?

    或许明确的说明事情原委真的要很多的言语,但是,简简单单的发出一个“救命”,这其实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那么,为什么狐小仙儿没有把自己有性命之危这件事情告诉木小九呢?

    这一刻,木小九突然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一点发酸。

    说实话,作为一个恋爱白痴,他一直都觉得,自己能够和狐小仙儿在一起,这实在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算什么,一个应届毕业生,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子,长的不帅,身材没多好,也没什么钱。

    说白了,他一直觉得,狐小仙儿对自己的喜欢,完全没有半点由来,果断的让他自己都震惊。

    但这就是事实,一直以来,狐小仙儿,或者说王思涵对他表现出来的理解和认同,都让他没办法不相信,这是一个爱他爱到了骨子里的人。

    这一次更是。

    木小九自问,如果换了是他,如果换作是他被人囚禁了起来。那么他只要一逮到会,就一定会向所有他觉得可能回来救自己的人发消息的。

    然而,这一刻,事实狠狠的给了他极为嘲弄的一耳光。

    事实就是,狐小仙不但没有在游戏给他发飞鸽传书,甚至在线下,也不曾跟他说过这件事哪怕一次。

    木小九每天都会下线去喂猫,逗呆比玩。而狐小仙儿似乎已经摸透了木小九每天下线的规律。每一次木小九下线儿喂猫,狐小仙儿都会准时准点的,提前五分钟下线等着木小九。然后一边陪着木小九喂猫,一遍跟木小九聊游戏里面的事。

    也正因如此,每一次听着狐小仙聊着游戏里面的那些事,木小九都会觉得,其实狐小仙什么事都没有,每天都不过是一如既往的玩着游戏。

    但是今天,事实在木小九的脸上狠狠地扇了一耳光。

    他太自私了,他太狂妄了。

    木小九总觉得,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最忙,就只有他在忙着拯救这片天地。

    这件事或许不假,但是他却忘了,在他拯救整个原,拯救他在游戏生存的这片土地时,又是谁,在不辞辛苦,不记付出的拯救着他。

    他在拯救这片原或许不假,那么,又是谁一直在拯救他木小九呢?

    da an,其实是显而易见的。

    一直默默站在他木小九背后的,是狐小仙儿。

    一直在暗地之帮助他的,是狐小仙儿。

    一直躲在yin xing当陪着他木小九的,依旧是狐小仙儿。

    木小九突然很想打自己一耳光。

    听着耳边狄飞惊、白愁飞、苏梦枕、王小石等人的聊天声,木小九明明知道,这一刻的主角是自己。可是,他就是没办法去说出哪怕一句话。

    此时此刻,木小九很想嚎啕大哭一场。

    他自始至终都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傲气,但是直到此刻,他才终于明白,自己究竟有多么以自我为心;自己又是多么不曾在意别人的感受。

    他真的没有想象过,当魔门阴癸派得知了临安城发生的那些事之后,会怎样处置狐小仙儿么?

    其实,从他将狐小仙儿拥入怀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了,这一次回去,狐小仙儿或许会有危险。

    想到这里,木小九突然很想把自己摁倒在地上,然后狠狠的问自己一句。

    木小九,你真的有把狐小仙儿当做你心爱的人吗?

    木小九,你真的曾经觉得过狐小仙儿是你这一辈子可以依靠的人吗?

    如果不是,那当初你为什么要把她抱在怀里?

    如果是,那为什么,那时候的你,居然只考虑到了自己?

    其实仔细想一想,狐小仙儿为什么不肯告诉他,自己有危险的这件事?这件事真的很难理解吗?

    其实一点都不难理解。

    说实话,不论换了是谁,任谁都不会把这种事情告诉自己真正亲近的人的。不说别的,最起码,这个世界即便再真实,它也依旧是一个游戏。而在一个游戏,人是不会真正的死亡的。

    所以狐小仙儿不肯告诉木小九,因为狐小仙儿从来不觉得这是一件事。

    狐小仙儿知道,这个游戏对于木小九来说,已经不是一个游戏了。这个游戏已经寄托了木小九的梦想——那个从小到大的武侠梦。

    所以,狐小仙儿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拖累木小九。

    然而她忘了,整个阴癸派之,认识木小九的,不只是她一个。

    她狐小仙儿身为玩家可以不在乎;但是婠婠作为一个游戏原住民,她没办法不在乎。

    如果即将死在婠婠面前的是其他人,婠婠真的会不在乎。但是这个在婠婠面前受够了苦难的人,是狐小仙儿,是她婠婠最亲密最喜爱也最信任的师妹。

    婠婠怎么能不管?又怎么会不管?

    说实话,婠婠本来想的是,等到今天送走狄飞惊和苏梦枕这两位来自“金风细雨楼”和“六分半堂”的贵客之后,无论怎样她都要找到木小九,然后亲口告诉木小九,狐小仙儿现在正受着怎样的苦楚。

    但在看到木小九的一瞬间,婠婠突然明白了狐小仙儿的话。

    “师姐,算我求求你,不要跟小九说这件事。”

    “为什么?”

    “因为对小九来说,这个世界已经是他真实的世界了,我不希望因为我,让他失去这个真实的世界。”

    但是,当婠婠今天看到木小九的时候,她突然更加坚定了告诉木小九这件事情的想法。因为她突然明白,真实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木小九的心。

    但是其实婠婠还是有一件事没有明白。

    不只是婠婠,就连狐小仙儿也没有想明白,想清楚。

    对于木小九来说,或许他真的是把眼前这个游戏世界当成了真正的世界。但是,不管是游戏世界还是真实世界,木小九永远都有一个准则。

    那就是,欺辱我我最多教训你一顿。但是如果欺辱我在意的人,我可能会灭了你全家。

    木小九有的时候真的是一个很不讲理,很不理智的人。偏巧他把他的这种心思藏的很深,所以狐小仙儿到现在都没有发现。

    这一次,或许到了狐小仙儿该发现的时刻了。

    婠婠这一次对木小九说出的这番话,给木小九好好的提了一个醒。

    他突然想起来,即便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他父母的羁绊,可是狐小仙儿还在。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他不能只为他自己而活了。

    而且这也间接提醒了他,其实不只是狐小仙儿,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

    闲逸居的众人就不提了。

    黄药师,黄蓉,乔峰,桃花岛上的那些人,他的各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还有小雅他们一家子。

    这些人,都是他要照看,要负责的人。

    诚然,从来没有哪怕一个人对他说过,这些人是你的包袱,是你需要背起来,承担起来的担子。

    但是在木小九心的某个暗处,这已经是事实了。

    或许先前他还未曾发觉,但是在此刻,在婠婠对他说出狐小仙儿如今很可能遇难,最起码已经身陷囹圄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

    ——这些,已经是他避不开的责任了,从他将自己当成这个世界的一份子开始。

    他的耳朵突然自动过滤了那些嘈杂的声音。

    木小九就这样静静的看向了狄飞惊。

    不,不只是狄飞惊,还有白愁飞,那个永生永世只盼自己能够高高飞起,跃居于众生之上的白愁飞。还有苏梦枕,那个被人誉为“梦枕红袖第一刀”的金风细雨楼楼主苏梦枕。还有王小石,那个似乎永远都能够乐天知命,笑容满面的,拿着挽留奇剑的王小石。还有雷纯,那个让无数男人魂牵梦系,一颦一笑都牵动人心神的雷纯。还有温柔,名为温柔,实际上灵动跳脱,一点都不温柔的温柔。

    最后,其实木小九还是看向了狄飞惊。

    那个“白首顾盼无相知,天下唯有狄飞惊”的狄飞惊。

    那个永远低着头,但却让人忍不住想要仰视的狄飞惊。

    那个每次说话都断断续续,但却温柔,轻柔,而且让人觉得十分雅致的狄飞惊。

    那个方才说,自己是一个随时能见他的人的狄飞惊。

    木小九突然明白了这个游戏对于自己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他也突然发现了,自己大部分的朋友,居然都是这个游戏里认识的。而真正最好的那几个朋友,比如狄飞惊,比如乔峰。

    居然都是游戏里的人物。

    这一刻,木小九突然明白,这个游戏真正带给自己的,不是别的,正是这些情感。

    所以他突然清楚,为什么在听到狐小仙儿的事情之后,他会这么愤怒。

    因为那是他的女朋友。

    木小九终于知道自己心的那种怨愤是什么,或者说是从何而起了。

    如果没有婠婠跟他解释的那些话,木小九真的觉得,自己可能下一秒,就会直接裹上大氅,背好行囊,直奔阴癸派而去。

    他也终于明白了,侠,不管是怎样的侠,也不管是多大的侠在他这里,都是有一个前提的。

    这个前提就是,不管怎样,不论如何,自己所喜爱的人,不能成为自己“侠”的牺牲品,更不能成为自己生活的受害者。

    换句话说,如果连自己重要的人都守护不好,那又算什么侠呢?

    “我辈练功学武,所为何事?行侠仗义、济人困厄固然乃是本份,但这只是侠之小者。江湖上所以尊称我一声『郭大侠』,实因敬我为国为民、奋不顾身的助守襄阳。然我才力有限,不能为民解困,实在愧当『大侠』两字。你聪明智慧过我十倍,将来成就定然远胜于我,这是不消说的。只盼你心头牢牢记着『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八个字,日后名扬天下,成为受万民敬仰的真正大侠。”

    这是郭靖曾经说过的一段话。

    但是木小九从来不认同,直到此刻,他依然不认同。

    为国为民,奋不顾身,所以连自己亲近的人都没办法守护好。

    为国为民,奋不顾身,所以害的自己所珍视,所重视的女儿屡次被掳走。

    木小九不知道真正的侠是怎么样的,但是最起码,他的侠并非如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