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百零一章 桃花三代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归云庄正厅前,裘千仞看着狄飞惊,终于还是服了软。

    “狄堂主,今天看在你的面子,我放过他们一马。但是你可要想好了,你能护的了他们一天,可护不住他们一辈子。”

    狄飞惊轻轻笑了一声“裘千仞,你这是在提醒我赶紧解决掉你吗?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活得太久了,有些活腻歪了。”

    裘千仞紧紧咬住了牙,最终却还是灰溜溜的走了。他本来想放句狠话,可惜他没想到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吃他这一套的。

    最起码狄飞惊不是他能够吓唬得住的。

    待到裘千仞等人离开之后,黄蓉紧紧抱住了黄药师的手臂“爹爹!你怎么来了。”

    黄药师用指节十分宠溺的轻轻敲了一下黄蓉的小脑袋“我能不来吗?我再不过来你们要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黄蓉吐了吐舌头,瞥了木小九一眼,用眼神狠狠地威胁了一下木小九。她知道,爹爹会知道自己在这里,肯定是因为小九通风报信了。

    木小九苦笑了一下,这黄蓉,明明是你自己离家出走,我报个信还不成了?我要是知道你的消息还不跟师傅说,明天黄药师可就能把自己吊起来打。

    叫下人将菜肴重新回去弄了一下之后,在陆乘风一脸欣喜的邀请下,所有人纷纷落座,包括狄飞惊也不例外。

    “老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刚一落座,木小九就直接迫不及待的问道。毕竟他是真的很好奇,按理来说,通常情况下,狄飞惊都是坐镇在京城六分半堂的总部的。

    狄飞惊腼腆一笑“要是我说我是专程来救你的,你信不信。”

    木小九先是愕然,旋即也跟着笑了起来“我信,当然信。”

    狄飞惊低垂着的脸,闪过了一抹安然的神情,紧接着,木小九就听他说到:“其实这一次,我是纯姑娘出来游玩的。”

    木小九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那他就明白了。说起来,狄飞惊可是一直都倾慕着雷纯,但是很可惜,雷纯的未婚夫是苏梦枕,那个被人称为梦枕红袖第一刀的苏梦枕,那个掌管着金风细雨楼的苏梦枕。

    说起来,苏梦枕是用刀的,他的刀法叫黄昏细雨红袖刀法,而他的刀,则叫“红袖刀”仅仅和木小九的红衣刀差了一个字。

    “当时在太湖的时候,我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远处有个声音很像你,所以就问了船家一句是谁在放歌。船家告诉我,放歌之人便是归云庄的陆庄主。”

    “联系到陆庄主曾是桃花岛弟子这一点,我便猜想先前听到的声音可能是你,决定晚点过来看看。”

    “没想到返回的途中,我竟见到铁掌帮的裘千仞带着一大批人坐着船,浩浩荡荡的冲向了归云庄的方向。因为好奇,再加也有些放心不下,我便过来了,没想到来的正是时候。”

    听着狄飞惊一点点的将事情叙述出来,木小九缓缓点了点头,心中也不由得多出了几分感激。不为别的,就为在太湖,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狄飞惊都能听出他的声音。

    “那雷纯姑娘呢?没跟你过来?”

    狄飞惊苦笑着开了口“纯姑娘说,这太湖也没什么好玩的,所以方才自己回京城去了。”狄飞惊的声音中,不乏怅然。

    木小九突然明白了什么,伸出手拍了拍狄飞惊的肩膀。

    “好了,不说这些事了,这一次聂风、秦霜两位兄弟也跟着我出来了。秦霜护送纯姑娘回了京城,聂风却留在了我们栖身的客栈,待会儿下午我带你去找他。”整理了一下情绪,狄飞惊再次回到了先前那副宠辱不惊、波澜不生的状态。

    木小九应了一声,然后侧过头去“花兄,我原先听陆小鸡说过,你似乎对我师傅的箫艺很是有些佩服,今日一听,觉得如何?”

    花满楼原先在那边跟慕容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如今听到木小九把话题扯到了他身,还是忍不住怔了一下。但是随后他便笑了起来“盛名之下岂有虚士?黄岛主的碧海潮生曲我早有耳闻,心中也是一直很希望有机会能够体会一下。今天心愿得偿,实在是开心得紧,黄岛主的箫声,当为天下一绝。”

    若是换了平日里,黄药师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别人奉承他,所以进屋之后,不管慕容复怎么搭话,他都没有太过理会。然而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木小九的这两个朋友,也就是狄飞惊和花满楼,黄药师却始终没办法冷漠下来。

    毕竟这两个人太真诚了,在花满楼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黄药师竟然罕见的对一个小辈拱了拱手“花公子客气了,我这碧海潮生曲不过小道而已,难登大雅之堂。”

    狄飞惊突然开了口“黄岛主这话传出去,只怕要让那些乐师羞死,这天下间论起音律,能与黄岛主您比肩的,不过数人而已。”

    “对了!”木小九的脸突然露出了遗憾的神色“唉,花兄,那次陆小鸡还说,你也很喜欢石青璇石大家,不过可惜了,我虽然有机会见到了石大家,甚至还救了她一命,可惜却是没能听她吹奏。”

    花满楼一下子愣住了,然后连忙问木小九是怎么回事。

    “我……我一不小心,说了一句石大家不如月饼。”木小九有些弱弱的把那天晚的事叙述了一遍。

    “……”整张桌子周围坐着的所有人都无语了,片刻之后,狄飞惊第一个笑了起来“小九啊小九,你可真是厉害了,面对着石大家这般美人还能走神,还说人家不如月饼。啧啧,这也是石大家脾气好,换了是我,可能直接一剑捅死你。”

    听着众人纷纷的调侃,木小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中暗暗骂着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件事说出来。

    “嗨,小九糗事很多的。”黄蓉笑够了之后摆了摆手“我跟你们说,原来在桃花岛的时候,他还天天跑去偷酒喝。有一次,他偷偷换掉的酒居然是爹爹要喝的酒,而且他还在酒坛子里面放了一张纸条,面写着:今有同门木小九,被关酿酒坊,渴酒如狂,故此行偷梁换柱之法,望兄台见谅。此外,内里泥土皆是辛苦挖来,如兄台不弃,可以拿去栽花种草,岂不快哉?。”

    木小九看着一脸狡黠的黄蓉,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今天这是要开批斗大会吗?

    好在这时候,陆乘风和陆冠英从后面出来了,仆人也开始往桌重新菜,算是给木小九解了围。

    “乘风,你儿子?”黄药师看到陆冠英,脸顿时又扳了起来。

    陆乘风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是的,师傅。我这些年一直遵循着门规,没有擅自将桃花岛的武功传授给冠英,而是让他拜到了仙霞派枯木大师的门下。”

    “枯木……”黄药师轻轻哼了一声“仙霞派的功夫也配和我桃花岛相提并论?小九有黑玉断续膏,可以帮你把腿伤治好。从明天开始,你亲自教他功夫!冠英就做我桃花岛门下第三代的大弟子吧。”

    陆乘风顿时欣喜若狂,回头看了一眼陆冠英“冠英!还不跪下谢谢师祖?”

    陆冠英连忙跪了下来,而且很懂事的说道:“冠英谢谢师祖!谢谢黄师姑、谢谢小师叔!”

    黄蓉饶有兴致的看了陆冠英一眼“爹爹把你收归门下,小九帮你爹爹治好腿伤,你谢他们就行了,谢我做什么?”

    陆冠英一窒,却是被黄蓉这一问给刁难住了。眼看着黄药师似乎有些不喜,木小九眼睛一转,突然打岔道:“好,冠英,你既然叫我一声小师叔,那我这小师叔自然要给你样礼物。只是我身无长物,所以便传你一门武功吧。”

    “谢谢小师叔!”若说之前陆冠英对于管和自己年纪差不太多的木小九叫师叔这件事还有些抵触的话,那么这一次,陆冠英可是真心真意的叫出声来的。

    黄蓉瞥了木小九一眼,她本来还想让这个小师侄吃个瘪呢,想不到却被木小九给打扰了“小九,你要传小师侄什么武功啊,该不会随便拿些破烂武功出来抵数吧。”

    木小九翻了个白眼,他哪里不知道黄蓉这是刁难陆冠英不成,又跑过来刁难自己了。好在他心中早已有了腹案,因为黄蓉这一问却是落在了空处。

    “别的功夫自然不好传,所以我打算把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的天移地转大移穴术传给冠英。”说着木小九又看向了陆冠英“冠英,你别怪我不肯传你全篇,只是这功夫古怪得紧,我能修炼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靠着种种机遇和很多朋友。更何况我桃花岛的功夫可以点不比这秘笈的武功差。”

    陆冠英能得传一门功夫已经很开心了,又怎么会有什么想法?见木小九这么说,他连忙回应道:“师侄不敢,多谢师叔的一片苦心。”

    “行了,有什么事待会儿再说,先吃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