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九十七章 来多少,杀多少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木断和木钱究竟是如何被木小九收归门下的,谁也不知道,而木小九本人也一直对此守口如瓶,从来不说。如果说木钱的归心还能让人有迹可循,找到一丝蛛丝马迹的话,那么木断究竟是怎么被木小九说动的,就真的没人知道了。

    萧峰自然不会对此深究,木小九不想说自然有他的用意,但是说实话,自己这个贤弟能让这些人诚心诚意的跟从着,这一点着实让萧峰很是佩服。

    不说木玉与她母亲的叙话,不说木断的忠心举动,也不说其他人心中的想法,单单说此时房间里的情况。

    “木公子,请先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柳生江,乃是柳生家族之人,此次前来,是代表了我们扶桑的天皇陛下,希望能够与木公子达成一桩交易。”柳生江率先坐了下来,然后给木小九倒上了一杯茶,谦和的说道。

    木小九也不客气,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柳生江见状不由得失笑“木公子,身为一个中原人,你这种喝茶的方法是不对的,茶作为一门有内涵的饮品,自然需要好好品尝。我冲的这茶,可是中原最正宗的明前龙井。”

    木小九看着柳生江,突然也跟着笑了起来。

    此时的木小九已经脱下了蓑衣和斗笠,露出了里面的青色长衫和烟色大氅,大氅的衣摆处还绣着一只白鹤,让木小九显得多了几分出尘,少了几分戾气。

    然而,当木小九笑起来的时候,柳生江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寒而栗,仿佛是被一直饥饿难耐、择人欲噬的猛虎给盯上了一般。

    “茶,是用来喝的,有的人品,有的人不品,没有对不对之分。我这个人不常喝茶,也不太懂茶,有时候喝茶我也会品,但是不是现在。”说到这,木小九拿起茶壶,又给自己续了一杯茶水“眼下恶客当面,我不品茶,只用茶来解渴。”

    柳生江眼角抽搐了一下,但是依然没有生气“看来木先生对于扶桑很有成见啊。”

    这时候,柳生江已经把对木小九的称呼由“公子”改成了“先生”,因为他终于开始相信,眼前这个青年能在江湖上闯出偌大的名头,绝对不是因为运气好。

    他开始尊重木小九了。

    然而木小九却摆了摆手“我对扶桑没什么成见,也不喜欢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扶桑也有好人,我从来不否认。我只是有敌意而已,而我有敌意的,也只是你这种入侵中原,还妄图染指中原的人。”

    柳生江轻笑了一下“木先生,难道中原就不曾侵略过其他域外势力了吗?难道中原就不曾兴起刀兵,大动干戈吗?”

    木小九再次喝干了茶,然后把小巧精致的茶杯倒着扣在了桌子上“我不讲大道理,因为我说了,我对你是敌意,不是成见,我生而为中原之人,别人只要入侵中原,就是我的敌人。没得辩解,我也不觉得我这种想法多高尚,我只是在照着身为中原人的理念来行事而已。”

    “中原人不是向来讲究以德报怨吗?”

    “又是一个断章取义之人。”木小九脸上的笑容收敛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则是满满的不屑“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才是孔子的原句,你要是不理解我可以给你解释一下。”

    说着,木小九轻轻敲起了桌子“如果他人侵犯了我中原的土地,我是不是该去宽容他人呢?自然不是,因为如果我这么做了,那么我该如何去报答别人对我的恩德呢?就应该别人如何对我,我如何对别人,别人恶意对我,我以恶意还之;别人对我施恩,我才以恩德还之。【】”

    柳生江缓缓闭上了双眼,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然后,就见他说道:“木先生,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那么这生意是否就此作罢?”

    “为什么要作罢?”木小九饶有兴致的看着柳生江“先说来听听。”

    柳生江先是愕然,然后苦笑着说道:“木先生果然让人捉摸不定,好吧,事情是这样的。天皇阁下希望您能够帮他扳倒仍然怀有二心的无神绝宫,若是木先生做到这一点,那么天皇阁下会以一门绝学来报答您。”

    啧,拿捏得很准啊……

    木小九心中蓦然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很显然,这些扶桑人很清楚他最喜欢、最需要的是什么。但是,一门绝学,呵呵……

    木小九笑了起来“嗯,这交易很不错,可惜我没兴趣。”

    柳生江强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正想说些什么,却见木小九又再次说道:“不过我可以免费送你们一个消息,那就是你们天皇的势力里面,已经有无神绝宫的人渗透进去了。”

    柳生江心中顿时一惊。

    他不需要去考虑这件事情的真假,他知道,木小九是很期盼着能看到他们扶桑这两个势力互相攻伐的。也正因如此,木小九才不会说假消息。这种事只要稍稍留心,很快就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这样一来,如果木小九说了假话,到时候只会面对他们扶桑的凶猛反击。不管是天皇一派,还是无神绝宫那些很可能是假意投奔的家伙。

    所以木小九说的一定是真话。

    说起来,自从无神绝宫投靠了天皇一派之后,天皇似乎真的是松懈了很多。毕竟,如今的天皇已经把主要目标放在了中原上。

    “多谢木先生了,这个消息很重要。”柳生江站起来对木小九鞠了一躬,即便知道木小九不安好心,可是他身为一个武士的尊严告诉他,他还是必须要谢谢木小九的。

    木小九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旁边的蓑衣斗笠,直接起身离开了房间,一边走,他一边还说着:“现在,木玉与她母亲已经重见,再见血显然不吉利,我知道你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但我偏不杀你。”

    “我给你两个时辰的时间,两个时辰之后,如果我还能在平湖看到你,那就对不起了。还有,给你们天皇带个话,改日,我们扶桑再见。”

    木小九说着不杀他,可是柳生江的脸上依然浮现了一抹苦涩之意。

    不杀他,就是不杀他,但是外面那些扶桑武士,木小九已经隐晦的告诉了他,那些人是不可能活着离开的。

    但是柳生江没有动弹,他只是安静的坐在原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因为他知道,首先,他没办法阻止那些人的死亡,死也不行。而他不能死,木小九告诉他的消息很重要,他必须要把消息亲自带回去。其次,木小九先前就说过了,以直报怨,他们先是入侵中原,接下来又以木玉的母亲来加以威胁。甚至他心中都存着以木玉的母亲来威胁木小九的念头,所以才没有直接第一时间杀了那人,然后出来与木小九谈事情。

    木小九放过他是为了让他带话,那些人没有求生之道,所以必死。

    ……

    木小九走出房间,看到守在门前的木断,先是一愣,然后笑着拍了拍木断的肩膀“放心,没事,去杀人吧。”

    木断跟了木小九多久了?说实话,正经有一段时间了。

    也正因如此,木小九这话刚一说出口,木断就立刻明白了木小九的意思,所以他跟在木小九的身后走向了那些扶桑武士。

    “你们可以试着逃走,但是实话告诉你们,外面现在已经被官府的人和六扇门的人包围了,你们冲不出去的。”

    看着木小九面色平淡的说出这种话,那些扶桑武士都开始觉得有些不寒而栗了起来。

    “刚才在里面,我给了你们老大一个免费的消息,但是,说是免费,其实大家都已经默认了,这个消息的条件,就是你们这些扶桑武士的性命。”

    终于有扶桑武士遏制不住自己的恐惧,开始朝着屋子里面用日语大声喊起了柳生江的名字。但是,柳生江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他依然在那里喝着茶水,只是他的手却一直在抖着,而且抖动的幅度极大,甚至每次举起茶杯都会洒出去一半的茶水。

    外面终于响起了惨叫声,在此之前,木玉已经在木小九的示意之下,把她母亲带回到了小屋里面聊天。

    惨叫声整整持续了两盏茶的时间,两盏茶之后,这声音才渐渐小了下去,最终消失不见。

    院子里,断晓漆走到了木小九的身边,这一场屠杀,到后面她几乎没有动手了“木……酒公子,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

    木小九看了她一眼,然后冷声道:“残忍?什么叫残忍?在洛阳的时候我们救出了那两户人家,但那些被扶桑人杀死的人呢?那些小孩子呢?我告诉你,在他们入侵的那一刻,他们就应该要做好被杀死的准备。”

    屋子里,柳生江死死的咬住了牙,他知道,这些话木小九也是在对他说。这是一种警告,警告他如果扶桑再敢入侵中原,来多少,他木小九就杀多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