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八十九章 乔峰受伤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五天之后,一行七人抵达了湖州。

    这一路虽然算不上紧赶慢赶,但却也说得上是舟车劳顿了。因此众人也没急着分开,而是先一起在湖州找了家客栈休息了下来,清洗一下身体。到了晚间,众人则是找了家酒楼一起喝了点酒,聊了起来。

    “小九,那明天你们直接去无锡?”花娇娘随口问道。

    木小九随手夹了口菜,然后点了点头“对啊,明天我们就先去无锡,把我大哥的事情解决掉,你们那边有什么进展随时联系我,一有情况我立马过去。无锡到平湖距离不远,用不上一天就能赶到。”

    木玉从坐下之后就一直在沉默,这会儿却突然开口说道:“公子,您说这一次我们能把我母亲救出来吗?”

    木小九愣了一下,然后抿了抿嘴唇,他知道木玉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因为木玉还是很希望他能跟着众人一起过去。

    自从她哥哥柳生阴流死后,木玉对木小九就多了一份依赖,甚至隐隐之间有些把木小九当成了她的主心骨。

    最终,在沉吟良久之后,木小九还是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们一定能把阿姨救出来的。我之所以先去无锡,也是因为事情多了许多变数,我担心那边会出问题。至于阿姨那边,有寄桑和老花在,一定很快就能帮你找到阿姨的所在的。而且我在那边留了一位大师境界的高手等着你们,你们去了之后直接跟他联系,一有进展立刻通知我就是了。”

    木玉看着木小九诚恳的脸庞,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是最终还是压了回去,没有说出来。她知道,公子能为她做到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公子说的也对,母亲那边还需要查明位置才行,现在就把公子拉过去,只能是浪费时间。

    况且公子也没有失言,洛阳那边的事情一结束他就立马着手安排了搭救自己母亲的事情。【】

    然而,虽然木玉不怪木小九,但是木小九自己心中却是有愧的。

    他真的很想去平湖那边,先把木玉的母亲救出来了之后再去找乔峰和狐小仙,中途他甚至改变了先前定下来的计划。可是昨天,一封飞鸽传书直接让他的算盘落空了。

    飞鸽传书是狐小仙发给他的,上面说,乔峰在无锡松鹤楼饮酒的时候,遇到了和雄霸在一起的段誉,结果双方直接大打出手。本身雄霸就似乎学到了当年丁春秋留下的辟邪剑谱,将乔峰给压制住了,再加上如今实力俨然不俗的段誉以六脉神剑的功夫从旁相助,乔峰竟然被打伤了,最后无奈负伤带着狐小仙逃走。

    所以木小九必须要尽快去往无锡,想办法助乔峰破局。

    当初临安城丁春秋与宁道奇一战的时候,早就有人发现了雄霸的异常。是以很多人都因此纷纷猜测,雄霸是不是得到了去年丁春秋在临死前留下的那无数辟邪剑谱之一。

    而且,更是有玩家列举了一份名单,说上面的人都有可能得到了辟邪剑谱,不过很快,其中数人就被证实了根本没有发生这回事儿,最后这名单也只能是泯然众人。

    反正现在全天下人都可以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当初丁春秋确实在死前留下了后手,而雄霸赫然就学到了丁春秋后手流出的一份辟邪剑谱。

    ……

    次日清晨,不愿去与众人告别的木小九提前叫醒了黄蓉和潘离,带着两人直接出发,朝着无锡的方向走去。

    从湖州到无锡,木小九他们三个一共也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早上出发,晚上就已经到了。虽然当时无锡城门已关,但是木小九一掏出牌子,城口的卫兵就直接开门放行了。

    “大哥!大哥!大哥你怎么样了?”

    刚一找到乔峰和狐小仙落脚的客栈,木小九就飞快的冲了进去,一脸焦急的问道。

    “敢问可是木公子当面?”

    听着这清脆温柔、又带着些伶俐的声音,木小九忍不住回过头看去,却看到一个鹅蛋脸的俏丽女子正站在楼梯旁,刚才的话赫然也是她问的。

    木小九点了点头,按捺下心中的焦急之后平和说道:“姑娘是?”

    俏丽女子嫣然一笑“启禀木公子,我叫阿朱,是姑苏慕容家的婢女,听里头那位乔大爷和狐姑娘的吩咐,过来专程等您的。”

    木小九心思一动,想不到这就是阿朱,倒当真是个纯正的小家碧玉江南美女。只是杏子林一事在原著中,不是慕容家的人和丐帮起了冲突吗?怎么如今……

    虽然心中不解,但是木小九还是说道:“有劳阿朱姑娘了,还请姑娘带我过去见一见我大哥,我现在对他的伤势实在是担忧得紧。”

    阿朱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引着木小九去了乔峰的房间。然而远远的,还没等到门口,木小九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憨厚的声音“我真的觉得那个全冠清心怀不轨!乔帮主你相信我啊。”

    不知道为什么,木小九总觉得这个声音听起来很是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一样。

    真的好耳熟啊……

    木小九推开了房门,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乔峰,随后,房间里的人更是让他一阵心惊。

    狐小仙自然不必多说,她先前正站在窗边,清洗着毛巾。除了她以外,这房间里还站了一个穿着破烂的老叫花,木小九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赫然是九指神丐洪七公。洪七公的身旁则站着一个身上衣服打着补丁的青年,这一位木小九自然更输了,爱唱儿歌的北宫南城嘛。

    另外,房间里面还有五个人,依次是与木小九曾见过一次的王语嫣、包不同,除了他们俩之外,另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妙龄女子,想来便是风波恶与阿碧了。

    最让木小九觉得惊讶的,则是站在乔峰床边上的那个铁塔一样的壮汉。没办法,这人给木小九留下的印象太深了——这壮汉正是王语嫣的义兄王铁柱。而想来先前那句“全冠清心怀不轨”的话,也正是这王铁柱说出来的。

    进了房间之后,木小九先是给狐小仙递了一个眼神,然后冲到了乔峰的身边“大哥,你没事吧。”

    乔峰看到木小九,眼睛不由得一亮,抬起手来拍了拍木小九的肩膀“贤弟,你怎么来了?身上的问题解决了?”

    木小九点了点头,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大哥,你怎么搞的,把自己弄成这样,那姓段的小子真的这么厉害?”

    乔峰点了点头“不只是那姓段的小子,雄霸应该也是真的练了辟邪剑谱,武功比以前更强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木小九叹了口气,这才站起来朝着众人打招呼“洪前辈、包三哥、王姑娘。”一一点过头去之后,木小九又看向了风波恶和阿碧“这两位想来就是风四哥和阿碧姑娘了吧,在下木小九,先前失礼了。”

    说完之后,他又看了看北宫南城和王铁柱“二位,好久不见。”

    这时候,包不同却抢先说道:“非也非也,失什么礼?好什么久?你这小子依然是狗屁不通,狗屁不通。”

    木小九撇了撇嘴“包三哥,此言何解?”

    包不同嘴角一勾“我上次可说过,下次见到你一定要拍死你,如今我见到你了,你不留遗言,却在这里寒暄,岂不是狗屁不通?”

    嘴上说着这话,包不同却是看向了乔峰,毕竟他今天可是见过了乔峰的本事,带着那么重的伤还能打败风波恶。

    然而乔峰并没有什么表示,反而是一脸好玩的看向了木小九。

    废话,乔峰当然不会有什么表示,毕竟他根本就不担心木小九会被包不同拍死——换句话说,在乔峰的眼里,包不同可能会被木小九拍死。

    事实上,除了乔峰之外,狐小仙、北宫南城还有黄蓉、潘离这些人都不觉得包不同能拍死木小九。因此,一贯牙尖嘴利的黄蓉这回甚至连句话都没说,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靠了下来。而看出了木小九一些实力的洪七公更是直接坐了下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只有王语嫣和阿朱劝解道:“包三哥,乔帮主正在养伤呢,你这样贸贸然在屋里动手不好。”

    然而,木小九这个当事人却是耸了耸肩,这包不同上次说要拍死自己,这次还要拍死自己,更何况看狐小仙那个“教训他一下”的眼神,显然就是今天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所以,他毅然决然的决定,包不同既然想拍死自己,那自己就拍他两下吧,省得他天天以为天老大、地老二、他家公子爷老三、他自己老四。

    “包三哥,既然你要拍死我,那就请吧。大家都是习武之人,谁也不要多说什么,我被你拍死了的话,我毫无怨言,在座的也没人会找你麻烦。但是你要是被我拍了……”说到这,木小九拖了个长音。

    包不同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老子会被你拍!?老子要是被你给拍了,老子他妈是小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