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八十七章 北冥魔影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玉子亲启。

    你放心,自你离开之后,我一切安好,柳生家族的人非但没有为难我,反而让我帮他们抚养了一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才八岁,比你只大了一岁,而且他和你的父亲名字一样,都叫做阴流。

    阴流很乖,不比玉子你差。而且阴流很护着我,每次柳生家有人想要欺负我的时候,阴流都会拿着木刀出去跟那些人理论,但是有每次都会带着一身伤回来。我跟他说以后不要这么做了的时候,他总会说要好好学习剑术,成为像柳生家三位天狗大人那样的强者,然后好好保护我。

    这一次他们来到中原,也把我带来了,我知道他们是想用我来胁迫你做一些事情,而且他们给阴流下了死命令,如果他不能完成任务,就要切腹自尽。所以我给你写了这封信,希望你可以帮一帮阴流,他真的是个好孩子,说起来,他还是你的哥哥呢。

    我也托阴流好好照顾你了,你放心,他也很喜欢你,有他在,玉子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爱你的妈妈。

    玉子亲启。

    我也不知道这封信你能不能看到,如果你看到了,请不要怪哥哥。

    母亲的那封信里说了很多,在我被派出来之前,母亲让我一定要把信交给你。但是当我看了信之后,我决定把这封信藏起来,如果我死了,就在信上跟你道歉;如果我没死,我会亲自跟你道歉的。

    我知道,你虽然从小在扶桑长大,但是七岁的时候你就离开了扶桑,跟着你的父亲一起回了中原。你写给母亲的每封信我都看过,你的一言一语都表示着,你真的很喜欢中原,而做为你的哥哥,我又怎么忍心让你帮着我伤害你喜欢的东西?

    迫于任务和我们出发前上面的交待,我只能用母亲来要挟你帮助我们出城进城。但是别的事情,我不希望你插手,这样一来,你的罪责也许也不会太大,所以,在得知了你被官府找到的时候,我竟然很欣喜。

    没错,那一男一女是我派人抓的,我听说那个木小九很聪明很厉害,我觉得他能找到那两个人,然后借此找到你,结果没想到,他真的做到了,这真是太好了。

    我亲爱的妹妹,母亲被关在嘉兴附近的平湖,如果可能,我希望你能救母亲出来,不要让他们带母亲大人回扶桑,回柳生家族,那里对母亲来说,简直就是地狱。

    你的哥哥,柳生阴流。

    ……

    两封信看完,木玉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而一直在她身旁的木小九在看完这两封信之后,也是默然不语。

    “公子,你说,哥哥他为什么先前要说出那么恶毒的话?”

    木小九良久才说道:“我……不知道,或许是因为他不想背叛扶桑,背叛柳生家族,也不希望伤害到母亲和你,所以他早就在两难当中做好了死的准备,这才恶言相向。这只是一种推测,但是可以想象的是,无论他是出于什么想法,在说出那番话的时候,他一定很心痛。”

    木玉又放声哭了起来。

    木小九轻轻拍了拍木玉的背,然后静静的坐在那里。

    半晌,木玉突然抬起头,用一种恳求的目光看着木小九“公子,答应我,帮我救出我的母亲,可以吗?”

    木小九点了点头“我说过,洛阳的事情一结束,我就带你去救你的母亲,现在既然知道了他们在平湖,那我们就直接去平湖。”

    木玉的脸上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笑容,但是木小九清楚的看到,此时此刻的木玉,恐怕疲惫要多得多。

    “公子,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木小九没有多说什么,起身离开了房间,临出去的时候,他看到木玉又拿起了那两封信,紧紧地攥在了手里。

    出去了之后,门口赫然正站着两个士兵在把守,木小九冲着两个人摆了摆手“出去吧,今晚不会有什么危险了,现在,带我去找古大人他们。”

    两个士兵点了点头,带着木小九去了古月辰他们那里。

    然而,当木小九过去的时候,却敏锐的发现少了几个人。令狐寄桑不在,断晓漆也不在,甚至连路明都不在。而花娇娘似乎正在和众人说着什么不得了的消息,每个人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这是什么情况?”木小九皱着眉头问道。

    古月辰摆了摆手“令狐公子查到了剩下那些人所在的位置,路明带着手下跟他一起走了,去抓捕那些漏网之鱼。花公子则在这边跟我们说着这两天他查到的一些事情。说实话,这些扶桑人的目的真的是吓到我了。”

    木小九用疑惑的眼神看向花娇娘,花娇娘会意,苦笑着说道:“很简单,这些扶桑人的计划根本就没有那么隐蔽,相反的算是有很多蛛丝马迹,我只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在路明大人手下那些人的配合下,猜测出了事情的真相。”

    “猜测?”

    “没错。”花娇娘点了点头“虽然是猜测,但却是唯一有可能的事情真相。记不记得那句话,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答案,剩下的那个答案哪怕再骇人听闻,也一定就是真正的答案。”

    “说说看。”木小九点了点头,这么出名的话,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我觉得,扶桑人很可能和嵩山派联合到一起了。”

    木小九一下子愕然,无他,实在是花娇娘这句话杀伤力太大了,嵩山派和扶桑勾结?这可是能直接让嵩山派灭门的一句话。

    如果这句话是真的,那么明天,朝廷就会直接派人,围剿整个嵩山派。上上下下,鸡犬不留。别说鸡犬不留了,说不定只要是会动的东西都不会被放过。

    “老花,你能证明吗?”木小九沉吟良久方才问道。

    “证明不了。”花娇娘摊了摊手“嵩山派的左冷禅买了官位,而且是洛阳城的官位。今年年末,洛阳城会重新委任城守。若是到时候左冷禅参与到了其中,那么我的猜测就是对的,但是我们依然没办法证明。因为,没有证据。”

    木小九叹了口气“是啊,如果朝廷贸贸然的动了手,只要有有心人稍加推动,这件事很可能就会上升到中原武林和朝廷之间的对立。”

    所有人一下子都不说话了。

    过了半个时辰之后,令狐寄桑、路明和断晓漆带着人回来了,一个活口都没带回来,倒是带回来了不少尸体。

    “那个山中四兄弟当中的最后一个人跑掉了,而且是直接跑出了城。剩下的都在这里了,全是死人。我试着抓了几个,但是这些人都服了毒。”

    “怎么搞的,难道抓人的时候没有检查嘴里的毒药吗?”古月辰心情略微有些烦躁。

    路明苦笑着说道:“检查了,但是这些人的毒药是涂在嘴唇上的。”

    木小九一下子瞪大了双眼“涂在嘴唇上的?”

    路明点了点头“对啊,你也没想到吧,居然有人会想到把毒药涂在嘴唇上,这也未免太奸诈狡猾了一点吧。”

    谁知道木小九居然直接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木小九现在的心情完全没办法形容,他真的已经整个人都懵住了,是啊,奸诈、狡猾。只不过不是扶桑人,而是北冥楼。

    北冥楼……

    木小九的额头上已经开始沁出汗珠了,他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压力,即便是当初孤身一人去大元,干出了那般惊天大事的时候,他也没有感受到这么大的压力。

    北冥楼这个组织却成功让木小九压力倍增了。

    这个一直藏在迷雾中的组织在一声不吭的情况下,居然做出了这么多的大事,一幢幢一件件。而最可怕的还是,这个组织竟然能够在做出这么多事情之后,依然藏在暗中,没有一点浮出水面的迹象。

    北冥楼,到底是一个什么组织?

    想到这,木小九“嚯”的猛然起身,然后表情严肃地说到:“今晚的所有消息一律不许传出去,包括我的反应,还有涂毒的事件。你们一定要记住,否则绝对会死的很惨。这件事已经不是洛阳城能够处理的了,我必须上报朝廷,这件事将原原本本的被我呈报给陛下,由陛下做出决断,你们听懂了吗?”

    在座的所有人都不是傻子,木小九如此严肃的将事情说出来,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即便有也要烂在肚子里。

    而且木小九那句“你们会死得很惨”他们也没觉得是木小九在吓唬他们,因为木小九没有那个必要。他如果动手,现在在座的所有人,绝对没有一个能够逃出去的。

    所以,所有人都纷纷说道:“听懂了。”

    路明更是直接说:“木大人请放心,我保证今晚的所有事都会烂到肚子里,不只是我,包括今晚参与此事的所有我的手下,谁敢传出去,有一个我杀一个!”

    说到最后,路明的脸上满是决绝,这是木小九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位路明路大人也是一个很杀伐果断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