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八十四章 分头行动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 ,最快更新武侠见闻录最新章节!

    酒楼当中,所有人都在为木小九提出的那个问题而思考着。

    没错,现在摆在众人面前最大的疑惑就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些扶桑忍者要这么做?为什么他们宁可绑架走一个半条腿埋进棺材的老太太和一个不大的小女孩?

    事实上,如果是为了遮掩秘密的话,明明是有更简单的方法的,比如说杀掉这一对祖孙。这样一来,不但省时省力,而且只要做的足够果断和干脆,那么也同样能让他人查不出什么破绽。

    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

    这已经是摆在众人面前的第二个问题了。

    事实上,这些扶桑忍者要杀洛阳城城守古月辰,再加上绑走了刘老太太祖孙二人,这都是让所有人疑惑不解的事情。

    杀古月辰,完全不会有什么好处,最起码从扶桑人这方面来讲是这样。古月辰在中原和扶桑之间的波折中,完全没办法掀起什么风浪。而绑走刘老太太和她的孙女更是一件费力不讨好,根本没有一点好处的事情。

    然而,扶桑人就是这样没头没脑的做了。

    虽然在木小九等人看来,这些扶桑人的这两件事做的确实很没头没脑。但是事实上,众人可不相信,这些被派出来的忍者是真的没头没脑。

    所以,这两件事情只有一个解释能够成立,那就是,扶桑人另有阴谋。而且众人几乎可以断定,这阴谋绝对不会小。

    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些扶桑人的阴谋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我们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先找到刘老太太。”令狐寄桑如是说道:“这些扶桑人宁可费如此大的功夫也要绑架刘老太太,这足以证明这些扶桑人绝对是很看重刘老太太的,如果找到了刘老太太,说不定我们能了解到一些很重要的信息。”

    花娇娘摇了摇头“不,我不这么觉得,确实,找到刘老太太固然很重要,但是按照理论来说,了解作案人的作案动机也同样很重要,毕竟如果我们连对方为何做出这些事情都不知道的话,即便知道了对方的秘密,也很难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两个人各执己见,很快就争吵了起来。

    “到底我是警察还是你是警察!”

    “警察怎么了?”令狐寄桑显然对这句话很是嗤之以鼻“警察很厉害吗?那为什么现实里面还有那么多的大案、悬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冤情?”

    花娇娘言语不由得随之一窒,但是很快他便回应道:“那又如何?换作是你你就能解出那些案件了吗?你以为你是谁?柯南还是夏洛克福尔摩斯?你一个野狐禅又有什么资格去质疑真正的正牌警察?”

    令狐寄桑嗤笑了一声“呵呵,啧,怎么?野狐禅怎么了?别搞得自己好像很厉害一样好吧。”

    就在花娇娘想要再次反唇相讥的时候,木小九站了起来,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吼道:“好了!别吵了!有什么好吵的?你们俩在这吵来吵去的,就算真的能够争出一个胜负又能怎么样?难不成就把案子给破了?真有本事你们拿去查案子啊?谁查出来了是谁有本事!”

    木小九这话,本意是希望能够制止两个人的争吵,但是他也是关心则乱,却是忘了令狐寄桑和花娇娘这两个人此时此刻本来就互相看不顺眼。木小九这一句话说出来,非但没能阻止两个人之间的矛盾继续激化,反而让两个人都是异口同声的直接说到:“查就查!谁怕谁?”

    话音落下,两个人又同时冷哼了一声,然后同时走出了房间。

    木小九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半晌才终于说道:“各位大人,令狐寄桑不通武艺,扶桑人又没什么太多顾忌,如此贸贸然的去查案,难免有危险,希望诸位能够派些人去帮忙。花娇娘我虽然不太清楚,但是看他的一举一动,即便有武功在身也不会太强,所以同样请各位帮他一把。”

    方才两人的一言一行都是落在了古月辰等人的眼中,因此木小九的这些话他们也是赞同的,所以木小九刚说完这话,这些人就纷纷派出了士兵过去帮忙。

    “所以,木大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路明在派出了手底下的士兵之后,面上不乏担忧的问道。

    木小九耸了耸肩“说实话,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等,但是坐以待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觉得除了他们两个人去查案之外,我们还可以从他们先前给出的信息上面着手。”说着,他看向了仵作“好在虽然他们两个人任性,但是我们这里还有一个仵作。”

    仵作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很清楚自己和令狐寄桑、花娇娘两人之间的差别,所以木小九这话并没有让他生出什么不愉的情绪。

    “先前呢,他们两个曾经一致确认过,昨天晚上袭击士兵的那些扶桑人中,有一伙是曾经在酒楼当中喝过酒,如果按照令狐寄桑的推测的话,那么这些人喝酒的酒楼应该就在昨晚案发地点的附近。”

    木小九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看向了仵作。

    仵作略为谦逊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没错,木大人这话说的并没有问题。如果令狐公子的推测没出错的话,那么几乎可以把扶桑人行凶前喝酒的酒楼确定在这条街上。”一边说着自己的推论,仵作一边用食指沾了一点酒水,在桌子上画出了一副图案“诸位大人请看。”

    众人将目光看过去,发现仵作画的图案十分简单,赫然只有一条竖线和几个圆点。

    当然了,在座众人都不是什么笨蛋,所以略一思索之后也就想到了,仵作画的很显然就是昨晚案发的街道和刘老太太的裁缝店所在的位置,而另外几个圆点赫然标注的就是。

    “很显然,目前我们能够确定的事情是,刘老太的店铺就在昨晚扶桑人袭击士兵的街道上,而且就处在杀人之地的旁边。如果站在裁缝店里,就能一眼看到外面的火并。另外,在这同一条街上,凑巧就有这么两家酒馆。”说到这,仵作探了探手“各位大人,不知道各位发现了什么?”

    古月辰不愧为城守,虽然不擅长查案这方面的逻辑思维,但还是很快给出了答案“这说明,实际上这两伙人在之前曾经有过沟通,而且那些先动手的扶桑人就是在这条街上动的手。”

    路明不失时机的拍了一记马屁“城守大人果然聪明绝顶,第二点连臣下都没有想到。”

    古月辰淡淡一笑“其实很简单,我只是觉得,如果我和一群人在喝多了酒之后想要打人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有耐心跟踪别人一段路程之后再下手的。”

    众人都是笑了起来,最后依然是古月辰拍板定下了接下来的行程“既然猜到了些东西,那么事不宜迟,大家尽快吃完东西,然后去附近这些能够喝酒的地方问一问吧,看哪一家酒楼昨晚接待了那几个扶桑人。另外,派人通知下去,扶桑人的事情不要隐瞒了,直接放出消息,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凡是能够提供出扶桑人确切消息的人,通通赏银百两。”

    路明这些洛阳城本土官员接了命令,纷纷单膝下跪应承了下来。

    ……

    “什么?扶桑人?咱们洛阳城怎么会出现扶桑人?不是听说扶桑人都是在东海之外的小岛上生活吗?”

    “对啊,不过听说,那些扶桑人生活的那个小岛很狭窄,地方也没多大,还不如咱们中原的一半大呢,说不定他们是觊觎我们中原地大物博,所以准备出兵掠夺,先派人过来探查情况啊。”

    “啧,一半?照我看你还说少了,说不定那些扶桑人生活的地方都不如我们中原的一小半大。”

    在这纷纷的议论声中,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看着墙上的告示,冷哼了一声之后,用周围人都听不懂的语言嘀咕了一声,同时眼中一缕不屑一闪而过。

    然而他没有发现的是,在他身后,一个青年听到了这些声音,也看出了他的异样。因此,这青年高高的举起手来,同时手指指向了这个身材矮小的男子。

    站在对面酒楼露台上的木小九眼睛一眯,突然从露台上一跃而下,同时抬手往前一指,一道剑气猛然从他的指间迸射而出,直接贯穿了那矮小男子的右肩。

    那矮小男子一声痛呼,被木小九这一指剑中的力道给带的整个人直接翻倒在地。

    而木小九这时候也已经落到了他身旁,一脚踏在了那男子的胸口上。

    矮小男子面色一阵阴冷,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句话出来,木小九虽然听不懂,但是依然勉强分辨出了那是扶桑的语言。

    “呵,果然是扶桑人。”木小九微微眯起眼睛,屈指连连弹出两道弹指神通气劲,点住了那男子的穴道,然后弯下腰一把将他提起。与此同时,木小九还从腰间掏出了一个钱袋子,抬手抛给了指出扶桑矮小男子的那个青年“干的不错,一百两赏银是你的了。”

    眼前这一幕,顿时引得周围围观的民众一阵哗然。

    “嚯!原来还真有扶桑人啊!”

    “哎哎!你们看那钱袋子,那么大,里面十有八九真的有一百两银子,这要是咱们也能像刚才那个小子一样找到扶桑人,报给官府的话,咱们岂不是发了?”

    “对啊,不行不行,这两天可得多留意留意,告示上面说扶桑人可能藏在任何地方,甚至有可能挟持居民,然后用居民宅来藏身。”

    当然了,也有些人并没有被眼前的利益而迷惑了双眼,在那里轻声的嘀咕着“怎么这么巧,就真的有一个扶桑人,然后有人指认了出来,还刚巧附近埋伏了高手?”

    这一切当然不是巧合,而是早有安排的。

    出发之时,木小九就提议,他和古月辰等人兵分两路,古月辰他们去酒楼询问消息,他则带着人去张贴告示,顺便看看能不能引几个扶桑人上钩。

    在贴出这张告示之前,其实就已经有二十余个年龄不同的士兵、捕快穿着便服,隐藏在了围观群众当中。这些人早已经接收到了木小九的命令,一旦发现扶桑人就立刻抬起手来指认,木小九会在第一时间出来解决。

    如果这安排没能奏效,也无非就是浪费一点点时间罢了。但是如果能够成功的话,就既可以起到打草惊蛇的作用,让扶桑人鹤唳风声,自乱阵脚;同时呢,也可以让周围的围观群众觉得,官府的告示上说的都是真的,只要真的找到了扶桑人的踪迹,就能领到一百两银子的赏金。

    一百两纹银什么概念?这一点想来不用过多赘述,那可不是一百块钱,即便用现实里的钱币兑换,那也要两百元钱才能换一两银子。

    木小九拎着那个扶桑人离开告示周围之后,很快就转入到了一条鲜有人迹的小巷子当中。然后,没多一会儿,先前那个从木小九那里领走了“赏钱”的青年也跟了进来,同时把钱袋子还给了木小九。

    要知道,那里面可不止一百两银子。木小九的这只钱袋子里面除了铜板和银两之外,另外还有些金子在里面。

    看着那青年丝毫没有不舍的模样,木小九忍不住笑了一下,从钱袋子里面掏出了一块不轻不重,差不多有五两分量的银块丢给了那青年“虽然说这是你的工作,不过你做得很不错,这些是你应得的。”

    青年眼睛一亮,他根本没指望着能够拿钱,没想到这位木大人还是赏了他五两银子,这些银钱可是正经足够他出去吃好的喝好的花上几天了。

    “行了,我先去下一个地点等着你们,你叫上那些弟兄们,收拾收拾,去下一个地方贴告示,我们争取趁着消息还没有扩散的太大,多引几条扶桑的大鱼上钩。”

    说完,木小九直接转身离开了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