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八十二章 线索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 ,最快更新武侠见闻录最新章节!

    仵作从尸体旁边离开,然后用眼神向在场的众位大人请示了一下,待到所有人都点了头之后,这个中年才缓缓开口说出了自己观察到的情况。

    “这里一共有尸体十二具,其中十一人死状相同,都是被人以凶器割开喉咙,从平整的伤口上来看,可以看出杀人者武功很强,所用的凶器应该是一把很锋利的刀。”说到这,中年仵作忍不住看了木小九一眼,从旁人的目光中,他已经看出了这个人就是杀死这些人的那个高手。

    “另外一人死状不同,很像是被人一刀削去了首级,虽然说死法不一样,但是通过伤口依然可以看出,凶器应该是同样的。”

    木小九皱了皱眉头,疑惑问道:“凶器虽然一样,但是这个人是被我以刀气斩首的,难道伤口上不会有什么区别吗?”

    仵作摇了摇头“如果是带有些奇异效果的奇门内功的话,那确实会有区别;如果大人您这一道刀气没有直接切掉他的头颅的话,,仔细观察之下也有细微的不同。然而,大人您一刀斩下了他的头颅,这样一来就很难看出什么区别了。”

    木小九在解掉了心中的疑惑之后,就让仵作继续了。

    得到木小九的首肯,仵作复又说道:“从身体特征上,我可以断定这十二个人应该是扶桑人。”

    这一次轮到另外几个人不理解了。

    “嗯?何以见得?扶桑人和我们中原人在样貌上确实比较接近啊。”

    “因为扶桑人常穿屐屉,也就是木屐,所以他们脚的大拇指与其他四指是无法并和到一起的。”仵作开口解释道:“至于我是如何知道这屐屉的,其实很简单,因为这本就是我中原发明的,只是后来传入日本了而已。”

    木小九看着其他几人一副了然的模样,轻轻笑了一下,这仵作倒是挺博识的,屐屉这个词,很多人都是不知道的。

    “好了,各位大人,我在这些尸体上能够给出的信息只有这么多,因为他们被运来的时候,身上的服饰全都被收走了。”

    木小九点了点头,证明了仵作的话,然后说道:“没错,确有此事,因为我那位朋友已经到了,所以我把衣物之类的东西的检查交给他了。”

    正在这时,令狐寄桑突然跑了过来“有发现了!有发现了!”

    木小九一喜,连忙跑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其他人也都纷纷跟在了后面,包括那检查尸体的仵作。

    “寄桑,怎么样了?有什么发现?”

    令狐寄桑一把将木小九拉到了桌子旁边,然后先是拿起了一只鞋子,把鞋底那一面朝向了木小九“小九你看,看到什么没有?”

    木小九愣了一下,然后仔细看了看,半天之后才说:“泥土……还有木屑?”

    令狐寄桑点了点头,然后又拿起了一只鞋子“在看这只?”

    “只有泥土,没有木屑。”说完这句话之后,木小九自己突然反应了过来“寄桑,你的意思是,这十二个忍者其实藏在了两个地方?因为其中一批人至少也是走过另外一批人没走过的路?”

    “对了!没错。”令狐寄桑一拍桌子,然后又问道:“还有呢?”

    “还有?”木小九摸了摸下巴,一只有泥土和木屑,一只只有泥土,没有木屑……明白了!

    木小九突然将十二双鞋子全都看了一遍,然后笑着说道:“大师兄,问题出在木屑上是吧。”

    “没错,我就知道你也能看出来。”令狐寄桑很兴奋的说道:“十二个人,十二双鞋子,其中五双有木屑。这些木屑都是那种原木的颜色,没有一点被漆过的痕迹,所以,这就成了一条很明显的线索。”令狐寄桑看向了其他人“我想问一下,最近洛阳城里,有哪里正在动工吗?”

    众人面面相觑,那仵作倒是轻轻点了点头“是有的,但是不止一处,一会儿我可以带你们去看一看。”

    木小九又看向了仵作,说实话,这个仵作真的让他觉得有些惊讶。

    令狐寄桑却不知道先前那件事,所以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就继续说道:“而另外七个人的随身物品也不是没有给出什么线索,相反,他们给出的线索比前面五个人还多,我甚至可以断定他们这一次的行动是由这七个人主导的,而且是自发的。”

    说着,令狐寄桑拿起了一块衣服“昨晚这些扶桑人是穿着汉家衣服出来的,其中一个人穿了一件白衣服,小九你闻一下。”

    木小九接过令狐寄桑手中的白衣服,轻轻闻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亮“有酒味,虽然过了一晚,导致味道很淡,但是依然是有酒味的。”

    “对,有酒味。而且这一件衣服的胸口位置有一块很浅的斑痕,那是喝酒的时候酒水从嘴边滴落到衣服上,干了之后显露出来的痕迹。”

    “这么说起来,似乎确实如此。”那仵作露出了一幅如有所思的神情“昨天晚上那几个士兵把尸体送过来的时候,曾经说了一句‘怎么一股酒味’。但是当时我是在屋子里喝过酒的,所以以为他们是闻到了我身上的酒味。现在想一想,他们当时没有进屋,离我又有点远,所以说得很可能是尸体上的味道。”

    “嗯,喝了酒,怎么就能证明这些扶桑人昨晚的行为是自发的呢?”城守古月辰饶有兴致的问道。

    “很简单。”令狐寄桑解释道:“袭击发生在夜里,通过小九的描述,这些人无论是袭击他还是袭击城守大人,都是发生在夜里的,而且,前两次预谋好的袭击时,这些扶桑人都穿上了忍者服,但是昨晚没有,他们只穿了便服。”

    “由此,我敢说,昨晚的事情经过已经暴露在眼前了。”

    “事实就是,昨天晚上的时候,七个扶桑人穿着便服,跑去喝酒。此时,外面路过了一些士兵,在喝了酒,头脑不够清醒的情况下,这七个扶桑人因为多日以来的躲躲藏藏和两次任务的失败,一怒之下就跑去和士兵们交手,想要杀了这些士兵以此泄愤。”

    “然而,或许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士兵冲了过来,又或许是因为另外五个扶桑人也很愤怒,所以在发现了两方人的冲突之后,另外五个扶桑人也冲了出来,因为是在匆忙之中冲出来的,所以就也没有来得及换上忍者服。”

    “所以……”令狐寄桑笑着看向仵作“满足动工和在案发地点周围这两个条件的,应该没有几处吧。”

    仵作点了点头“嗯,杀人处我随那些士兵去看过了,正巧就是在我家邻近的一条街。街上有一家裁缝铺,这两天正在动工,听说是后屋的横梁坏了,一直在修。”

    “那裁缝铺的主人……”问话的是路明,先前酒楼老板娘木玉的事,实在是让路明现在有些草木皆兵了。

    但仵作给出了一个让众人松了一口气的答复“放心吧,那家裁缝铺的主人是一位老婆婆,从小在洛阳城里长大的,她母亲就是之前的店主人,她也是从她母亲那里接手的裁缝铺。”

    唯有令狐寄桑突然眉头一皱,嘀咕了两句“后屋的横梁坏了……糟了!那家裁缝铺的主家有危险,小九你快去看看!”

    木小九一瞬间就明白了令狐寄桑的意思,直接应了一声,然后朝仵作问了一句:“那条街上只有一家裁缝铺吧。”

    仵作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忙不迭的说道:“没错!”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木小九为了能够尽快一点,干脆也不走门了,直接从窗户跳到了院子里,然后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这是怎么了?”洛阳城的城防官一脸懵逼的看着木小九跳出去,然后很是疑惑的问道。

    令狐寄桑没有先回答这个人的问题,反而是先说到:“走吧,我们也过去,说不定会有什么变故,多带点人。”

    说完这话之后,令狐寄桑才解释道:“很简单,那老婆婆既然从小在临安城中长大,所以不可能跟扶桑人勾结,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也就是这位老婆婆被扶桑人胁迫了。”

    “但是谁知道昨晚死掉的那五个扶桑人就是躲在老婆婆家里的全部扶桑人呢?万一有一两个没有出去的,在看到自己的同伙死亡之后,说不定恼羞成怒就把老婆婆杀掉,然后换一个地方躲藏呢。”

    ……

    当木小九赶到那条街上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很可能被令狐寄桑料中了。因为这条街上唯一的那家裁缝铺门口,已经围满了人。

    走过去之后,木小九还听到了这些人纷纷的议论声“刘老太怎么了?怎么到现在都还没开门,不会真的像那小子说的一样,是出什么问题了吧?往常刘老太天天开门都是很早的啊?”

    “嗨!别瞎说,说不定刘老太是有什么事出门了呢?”

    “那也不可能出去这么长时间啊,这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刘老太太就算绕着洛阳走一圈也够了啊。”
小说推荐